美女吃男生鸡

      白狐也意识到处境危险,没敢马上离开,担心饩外面有埋伏,老老铑实实在秦浪的肚子里躲了一罇夜,秦浪极其镇定,继续画那幅画像,借以消磨这慢慢长夜,小狐狸一直都很뜧乖,呆在他肚子里一动不动,生怕打扰到他。

      黎明终于到来믇,秦浪拉开房门,来到煂外面,昨天隔壁发生凶案的房间已经被贴上了封条,西侧房间有人正在清扫,却是在众生院赖了三十年的胖修士古谐非昨晚已经飘然离去,这厮走⛍得匆忙,还欠了众生院三个月的房钱。 

      秦浪决⠝定送白狐一程,装出鯭晨练的样子走出了众生院,来到后面的山林,四处看了看,确信四周无⼨人,这才将㧛嘴巴张开。

      白狐从秦浪口中爬了出去,在他面前略作停留,一双蓝汪汪的眼睛看了看他,雪白的头颅低了三下,算是Ἴ给秦浪行礼,然后化成一道白光,投入晨雾弥漫的山林之中。

      秦浪舒展了一下身体,身后几道身影朝他走了覮过来,桹其中一人正是劳逸平,劳逸平冷冷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浪䲑反问道:“这里不能来吗?”

      劳逸平道:“我师父找你!”

      秦浪跟着劳逸平来到众⳼生院的一处幽静院落,潘玉奇正在静室做早课,劳逸平让秦浪在院子쉦里等着,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总算等到潘玉奇出来,他向秦浪招呼道:“久等了镩?”

      秦浪笑了笑:“潘先生找我有事?”

      潘玉奇道:“畡是这續样,本来以你的身份是没资格进入九幽宗的,不过宗主对你网开一面,决定暂时留你在九幽宗,你收拾一下,去我昨天接你的飞云渡等着,我师叔待会儿会带你过去。”

      俲秦浪暗自詚欣喜,看来白玉宫果然没有食言,才过去了一晚就帮自己解决了问㯔题。他向潘玉奇道谢之后准备回去,潘玉奇又道:“对了,你有没有见过古谐非?”

      秦浪摇몈了摇头,遇到这种事情最휷好还是一问三不知,知道的越多越容易犯错。

      潘玉奇道:“他昨晚突然就下山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秦浪走后,劳逸平来到师父身边,低声道:“师父앯,我昨晚分明看到他和古谐非在一起,两人好像烸很不错呢。”

      看到潘玉奇没什么表示,他쟽凑过去道:“٦师父,您难道不觉得奇怪,昨晚发生命案,古谐非马上就离去,而且这个人傯恰恰是昨晚才来的,我怀疑……”

      慸潘玉奇打断道:“他是小师妹带上山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劳逸平道:“真要破例收他入门?”

      潘玉奇唇䞕角露媤出一丝嘲讽的笑意:“你当九幽宗的门槛这么低吗?”心中却叹劳逸平有眼无珠,连一个披着甲障쭕的亡灵都没有识破,九幽宗的这帮四代弟号子真是一爴个不如一个。

      秦浪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简单整理了一下,就来到了昨晚和白玉宫分开的地方,飞云渡就躱是一个凸向云海的天然平台,周圈纁没有护栏,走在其上,风起云涌,步步惊心,一不小心就可能ᱼ掉入万丈深渊,每年都会有人在这里失足落下。

      哢 附近튩有不少求道者姿态各异,或站或坐或躺,以他们自以为最有效的方式吸收着这山间灵气。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修炼的世界里,互不搭理,即便是对面相逢也视如不见,过去秦浪就听说过修炼之人六亲不认,现在算是亲眼见识到了。

      秦浪坐在平台上,看着前ਉ方云海翻腾,因为阴天的缘故,没能看到太팵阳,抬梘头望去,九幽峰被铅灰色的云层遮住,白玉宫此时想必就在峰顶,也已经见到了她的师父,不知今天会不会和她重대逢?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头顶乌云向两旁翻滚分开,一道白光从裂缝中投射下来,在乌云的衬托下瞑,显得越发퓪神圣걮。

      秦浪抬头望去,只见华云楼站在ಋ白骨舟之上,破开乌云缓缓降落。不得不承认每次华云楼的出场都有如仙人下凡,랓属于身上自带ꎬ光环的那种,他的年龄应该在六十岁以上了,不벭过因为修炼的缘故,看上去也就是二搬十多岁的青年,修士的容颜状态不能以常人而论。

      秦浪恭敬道:“ڊ华先生好!”

      쁆 白骨舟已经降临到他面前,华云楼淡然ල道:“上来吧。”

      秦浪爬上白骨舟,心中暗忖,这华云߈楼身为宗主的师弟,九幽宗排行第七的人物,怎么安排他迎来瑑送往,ម充当了摆渡人的角色,难怪整天板着脸,估计是嵒工作不顺心,换成自己也是如此,身份如此尊崇还不是在这里当个迎来送往的司机,ꄸ关键是还没有人付费。

      秦浪坐好ᬭ,双手各自抓住白骨舟的一边船舷,来九幽峰不久,已经是띋第二次乘坐白骨舟了,왓总感觉还是缺了条安全带。䬑

      华云楼双手负在身后,白骨舟在他的操纵下舟身不断倾斜,与水平面呈六十度角,秦浪担心自己掉下去,双手死死抓住船舷,白骨舟开始飞升,很快就进入乌云之中。

      冰冷的雨滴傎迎面扑来,秦浪不敢动弹,转眼쎯功夫就被淋得如同落偙汤鸡一般,再看人家华云楼,仍然一动不动地立于白骨舟上,双手负在身后,仪态潇洒,翩翩欲仙,云层中的雨水虽然猛烈,可没有一滴落在他的身上蜪,这逼装得有些技巧也有些深度。现在的他有多潇洒,秦浪就有多狼狈。

      白骨舟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几乎贴着九幽峰陡峭的山体往上飞行,就在秦浪以为自己的身体即将掉出白骨舟的时候,速度却突然慢了下来,白骨쭸舟前端向下一沉,舟体变成了水平,这白骨舟开得真是惊心动魄,膱有点疯狂过山车的意思。

      秦浪抬头望去,穿越乌云之后,焻终于可以看到九幽峰的峰顶,在峰顶处闪烁着金光的就是宗主所住的通天阁,不过他们距离峰顶还很遥远,白骨舟没有틜选择继续向上攀升,而是变成墨了水平行进,速度也明显放慢,因为多半时间穿行在云雾之中,根本不知身处何处。

      秦浪好奇道:“华先生,咱们这是要往什么地方쐏去?”

      华云楼道:“后山。”

      “去后山做什么?”秦浪本以为华云楼会带他去山顶见宗主岳阳天。

      华云맱楼给了他一个沉默的背影。

      后山北坡背阳,常年都笼罩在阴影下,华云楼送秦浪去的地篶方叫凝翠崖,这里是九幽峰的后山,也是九幽宗的工坊之所在。

      ↯ 九幽宗这样的实力雄厚的仙阀,门下弟子众多,平时他们的吃穿用度都会有专门的机构헿负责,所以在山上开辟了不同的地方负责后勤供给,这里就是其中嫡之一。筩

      凝翠崖是负责提供各种器具的工坊,这里由人称鬼匠的肖开壁负责,鬼匠肖开壁身份特殊,除了这里的工作,他还是九幽宗四大护法之一,主管监刑,也就是说如果九幽宗有弟子违背了门规,会由髦他直接负责处罚。

      华云楼将白骨舟停在三渡桥的另外一侧,扔给秦浪一䈀个白色玉牌:“你去吧。”

      秦浪拿着那玉牌道:“华佖先生不送我过去吗?”

      华云楼惜字如金,认为自己已经交代清楚,连一个字都不肯多说,抬头望天,神情冷漠。ꕅ

      秦浪只好下了白骨舟,华云楼立刻操纵白骨舟离开。

      秦浪抬头看了看ꉽ高高在上的峰顶,这里的环境好像还不如众生院,至少众生院那里到处都是求道者,还有白玉阶通往通天阁,这里好像没有道路可抵达山上,也没有下山的道路,秦浪不휜由得想起了当初撵自己被困的儖荒岛,感觉再次遭遇了与世隔绝的命运。

      三渡桥就在前方,名字里面虽然带了一个桥字,可实际上却是天然形成的石梁,仼横跨在两廢面陡峭的山崖之ꆦ间,长遺十丈,宽三尺,行走其上ૺ,山风猎猎。

      抬头望乌云漫天,低头看,白雾满山,山风一吹,牛乳般的白雾从桥下飞速流淌,让人仿佛看到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秦浪小心翼翼走过通过三渡桥,尽量走在中心,맭生怕被猛烈的山风给吹下桥去。

      对面站着⛝一个负责接引他됸的黑衣少年,表情木然静候在那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