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找到app的视镢

      朱慈烺出了奉天殿,只见那个方德胜早就候在那里了。

      “舟太子爷,皇后有要事相商,让爷立即走一趟,”

      方德胜笑的很尴尬。

      朱慈烺知道跑不了,还不如早点去领罚呢。

      于是悠悠的跟在方德톷胜身后去了坤宁宫。

      入得大殿,只见平日里十分贤淑慈母范儿十足的周后稳一脸寒霜,咬着惲红唇怒视着面前这个不孝子。

      朱慈烺知情知趣的蕤当即⊯跪拜,

      “儿臣拜뇦见母后,”

      “你心里还知道有我这个母后,呵呵,”

      周后讥讽着,随即手里拿起了戒尺,这是要暴走。

      ⋤ 朱慈烺这个无语。

      他多大的人了,惩戒还用这么儿戏的手段덉,太丢脸。

      朱慈烺决定不让自己那么丢人,要反抗一下,

      “母后说的定然是外祖父的事儿,”팊

      “哟,㋊你心里还锰有外祖,不是张口一个嘉定伯闭口一个嘉定伯㹗吗,胴”

      周后咬牙道。

      这一位宫中的消息也很灵通啊。

      “母后错怪儿臣᪺了,儿臣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

      㪎朱慈烺刚说到这里,周后已经过来就是一戒尺。

      朱慈烺只好抱头鼠窜。 췴 ꡛ “好啊,你还敢跑,真是胆子大了,”

      周后盛怒的用戒尺指着朱慈烺。

      “母后听我一言,孩儿今둙日如此也是迫不得已,如今天下板荡,父皇忧心忡忡,每日里忙碌不堪螱,母后在后宫紧衣缩食,只为父皇分担一二,儿臣当奋起​为父皇母邘后分担些大事,酖”

      周后脸上和缓一些,但也不好骗,

      “这和你外祖父何干,”

      “母后,此番松山大败,几乎耗尽了我大明的钱粮,因此儿臣建言让勋贵和大臣助捐,结果这些所谓勋贵们只是拿出区区数百两来捐助,㋥其中就有外祖父,只是拿出区区三百两,要知道,不知道多少文臣勋贵看着外祖父,外祖父如果拿出一万两,其他的勋贵谁敢拿出一万两以下的银子应付,偏偏外祖父对我皇室如此吝啬,”

      朱慈烺眼睛泛红,

      “父皇如要再行助긦捐,奈何外⺧祖父訶做的榜样太过镤不堪,如果苛责其他的臣子,其他臣子必然大喊不公,因此此番能否获取大量捐助,让大明可以整军再痭战,就看外祖父的榜样,所以儿臣也뜃不得不弹劾外祖父,否则天下人谁人能ꂞ服,”

      틎朱慈烺的意思是他也很견苦啊,外祖父不争气,而他人不大就要为父母分担这份重担。

      揌扑通一声,朱慈烺身边的李德荣跪倒在地不住叩首,

      “娘娘不要责怪太子,太子爷也是迫不得已,松山大败后,太子常常夜鞋不能寐,这几日为了分ꕰ担重任日夜操劳,宫中、丰台、军器监等处跑个、遍,昨日返回宫中已经縒夜深,奴婢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为殿下奉茶,回来一看殿下已经合衣睡着了,太子小小年纪츬实在太苦,”

      퍿李德荣是涕泪交加,叩首出血。

      周后心中一酸,落下泪来,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怒气消了大半,不过还是气苦道,

      “就是你说的有理,也不该重罚你外祖父三十万㣙两银子,周家哪里有那么多的钱粮,藁这不是要逼死你外祖父,”

      “母后不知,我本来招来了骆养性,询问一番ᵳ外祖父家中的资财,本想重罚一两万两银子䩻足以了,然而骆养性言及外祖父家怕是有四五十万两银子,另外珍宝无算,儿臣震惊,骆养性说此事属实,儿臣忿不过才要重罚三十万两银子,”

      쾑 朱慈烺卖队友飞快,㭢他相信给骆养性三暃十万个胆子也不敢否认,这锅他是必背。

      “不可能,周家㡔怎么有这么多资财,”돁

      周后大惊,怎么可能。

      “母后大约不晓得如今周家在南方和北方的良田过十万亩,商턅铺近百,田庄数十,很多人求助外祖父门上,奉上珍宝无算,풥此外,九边的粮饷漂没谁也没忘了周家一份,”

      朱慈烺一ᵯ一说着。

      “周家哪里有那么多钱来购置田庄田产,你别是被人骗了,”

      周后迟疑道。

      “母后,您真的因为周家是用银钱腄购置田庄的吗,” ꇺ

      朱慈烺幽幽道。

      周后沉默,面色变幻。

      ‘母后,儿臣现下就可以派出锦衣卫查收周家的帐房所在,收取的账簿拿到宫中,母后可以看看斖是낶不是㸨过十万良田,是不是有现银几十万两,如果没有,请母后治罪,릔儿臣绝无怨言。’

      朱慈烺跪拜道。

      他真不怕对赌,周家就是这么잹个烂货,一查罪证一大把,他也相信很徢多事周䛂家都不会掩饰的,因为不需要,谁有天大胆子敢查皇后娘家。

      周后长叹一声,她信了九成,首先一个骆养性就是皇室的一条忠狗,如果没有十成把握ꔵ,给骆养性百个胆子槧也不웥敢说出这番话来㙶。

      也就是说周家䫗这些年手段不堪的巧取豪夺,而一切不过是依仗她的身宩份。

      ŵ而偏偏举家上下瞒着她这个让全家飞黄腾达的人。

      汔而方才她还在全力维护周家,真是莫大的讽刺。

      ‘好了,你出去吧,周家这事本宫不管了,随你们父子折腾,’

      周后满满홏的伤感。

      朱慈烺侥幸自己逃过一劫,狸安慰几句后只能败逃,不过他对周家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愧疚,只是惭愧让周后陷入这个矛盾中。

      经过풴了跌宕起伏的一上午,朱慈烺回宫简单用饭,춣立即出宫去了兵仗局。

      这是内廷ㅽ太监节制的所在。

      朱慈烺刚ⓚ刚来到兵Т仗局的所在,一个太监带着从人诚惶诚恐的奔出来。

      “奴婢高德盛叩见太子爷,”

      提督兵仗洸局的太监高德盛跪拜。

       “起来吧,”㖁

      朱慈烺向里间走去,

      “边走边说吧,你这里有多少匠ꩰ户,”

      “太子爷,此处共有两千六㱚百多名匠户,”

      䑚高德盛弓着腰绝对᩸的奴才相。

      “抠哦,人不少,”

      朱慈烺点头表示满意,有时候你得说太监是贪婪ꇽ的,但是收钱办事,而≧士人,呵呵。

      “高德盛,你以前在这个位汀置上贪了多少,本宫可以既往㰸不咎,如果日后再有贪腐,本宫빕诛你九族,”

      朱慈烺身形不甚高大,但是这话却是重若千钧。

      高德盛一瞬௿间就是全身汗湿,他没曏想到斮和太子爷的第一面,太子就是峿这样犀利的言辞,

      “太子爷,奴婢从来不敢。。。”

      接着他看到了朱慈烺似笑非笑的表情,急忙来个急刹车。

      “还成,你还有自知自明,如果你说你从未有过,信不信你就去了锦衣卫昭狱,”

      高德盛急忙숮跪下,

      “殿下,奴婢有罪,这些年奴婢攒下了三万多两银子鋜,明日就全部捐给陛下,” 

      “㷊好了,捐个三万吧,留个几千两银子防老吧,䩚”

      朱慈烺继续向里走去。

      高德盛急忙爬起跟上,他知道这关ꂋ过了,虽然失去了三万两肉疼,但是他心里却是如释重负。

      ᢌ “多谢殿下体谅我等残余之人,”

      “好了,不用说这个漂亮话,把你最쵨信得剎过的火铳火炮作匠招来,尽快,”

      朱慈烺这两天是忙的飞籧起。

      他到这里来敲打一番那是顺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