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L罩杯爆乳

      林元双亲在另一个城市上班,并不与他生活,折腾了一天,最终还是无法确定他的藏海品质,只是确认了他确实没有使用过禁药。

      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九点了,由检测局的中年警察开车送他回来。

      他开始随便下了一碗面,然后在忐忑中洗脸刷牙,终于,十点到达。

      “叮,更新完毕,屠魔系统正式启动!”

      姓名:林元

      年龄:16

      天赋:变异海(据说比浑浊海好)

      屠魔值:0

      (其它不详,静待更新!)

      眼前出现短短的几行数据,再无其它。

      林元:“????”

      “你这个不讲武德!一般不是有新手大礼包吗?”

      “数据补充中,奖励金色转盘一次。”

      话落,林元眼前出现一个巨大的金色转盘,上面琳琅满目地摆放着许多东西,最顶端是一艘豪华的航空母舰,除此之外他还看见了银白色外观的战争机甲,还有一把造型酷炸的黑色玄剑!

      “金色转盘,0.1%抽到混沌神器,10%抽到金色品质,20%抽到紫色品质,30%抽到蓝色品质,39.9%抽到绿色品质。”

      林元瞧去航空母舰还有银白色机甲是紫色品质,黑色玄剑是蓝色,一个小格子里有着一个小钟,周身黝黑古朴,看上去就是未经打磨的古钟,然这个小钟确实里面最珍贵的,它是一件混沌神器,东皇钟。

      是传说中古神东皇太一的伴生神器,攻防一体,弹指一挥间破灭星尘宛如吃饭喝水般简单。

      金色品质的也不多,其中有一瓶至尊进化液,若是吞服,肉体可以算是直接一步登天,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空手接炮弹。

      绿色品质的就很多了,有书籍功法,刀剑武器,丹药宝液。

      林元深吸一口气:“抽取!”

      金色转盘指针飞速转动,速度慢慢停下,堪堪停在金色至尊宝液上,林元忍不住欢呼了起来,就在呼出声音的一瞬间,指针猛地下滑。

      “恭喜宿主获得蓝色品质技能:王霸之气。”

      王霸之气(被动技能):当宿主被侮辱时触发,强度由蓄力时间决定。

      蓄力三十秒(王不可辱):周身迸发王气,下一次攻击类技能伤害提升200%,并在技能释放结束后发生指定,战胜对手则对手照成心灵冲击,使其全属性下降20%,失败则自己全属性下降50%。两个效果独立判定。

      蓄力一分钟(王之蔑视):无视所有防御,使侮辱者怒气上升100%,智力下降100%,无视敌友进行无差别攻击,持续30秒

      蓄力五分钟(王之一怒):王之一怒,浮尸十万,对敌方照成无差别精神打击,并将其拉入战争古城,接受王之宣判。

      蓄力十分钟(无能狂怒):很显然,敌方比你强,你只能选择无能狂怒!

      林元一呆,好家伙,直接变身游戏模式?

      不可否认,除了无能狂怒外,王不可辱,王之蔑视,王之一怒都是很不错的技能。

      一阵蓝色光华闪烁,林元周身气质中若有若无地产生王霸之气,眼里也多了一种威严。

      “大晚上嚎你嘛呀!有种让女人嚎,艹!”

      外面一个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吼道,然后一个女人提着白色的浴巾将他拉了回去。

      林元家旁边是一个小旅馆,经常有一些男男女女在这里进行特殊交易。

      他家不大,因为就林元一个人住,所以就一室一厅,做饭神马的就在客厅,厕所在走廊尽头大家共用!

      “叮,受到侮辱,触发王霸之气,叮,敌人不在可视范围内,触发失败!”

      林元一愣,跑到窗户那里吼回去:“就你能嚎,嚎三十秒我算你金枪不倒!”

      “艹泥马,有种到楼下来,我让你看看锅儿是铁造的!”嫖客明显也是一个暴脾气,当场回应。

      林元回道:“来啊!下来啊!不下来你是我孙!”

      说完,林元关灯,上床,睡觉,开玩笑,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怎么和一个五大三粗的成年人打?

      下去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爆脾气的黄毛是当地的一个小混混,因为平时纵欲过度,哪里很难起反应,今天吃药终于来了反应,眼看就要提枪上阵了,却突然被一声大喊吓得以为条子来了,当场就软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怒气,对面三十秒直接让他暴怒,当即拿过一旁的木质板凳,气冲冲地下楼。

      这里地处较为偏僻,不容易被条子查,十点过后路上基本没了行人。

      此时好巧不巧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现在正值七月流火,即便到了晚上都热得一批,可这个人还裹着风衣。

      他一只手捂着腹部,一只手押着帽檐,摇摇晃晃地像是随时会跌倒在地!

      黄毛提着板凳,跑了下来,看着空无一人的细长巷道,此时只有黄色的路灯照着,不见人影。

      他跑出那个叉道,就看见了风衣男,叫嚣道:“刚刚是不是你这个杂碎在嚷嚷,尼玛的,问你话呢!”

      黄毛提着板凳,一边口吐芬芳,一边走了过去。

      风衣男靠着墙,一言不发。

      “我日尼玛呢!”

      黄毛男抡着板凳就朝对方头上砸去,他本来就是想吓唬一下对方,正常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躲开,可是,风衣男并没有。

      “碰”

      板凳拍在风衣男头上,黄毛男被反弹的力震得后退几步,踩到一枚碎石跌倒在地。

      他惊恐地抬头,完了完了,这个傻子没有躲,完了完了,出人命了。

      风衣男一动不动,只是帽子被打掉。

      “嘶”

      眼前这个风衣男根本不能称为人,他面部腐烂,一个眼珠掉落,左脸皮被撕烂露出黑黝黝的口腔。

      黄毛男张着嘴,眼睛睁得大大的,眼里瞬间布满浓浓的恐惧,人魔,人魔。

      他想张口呼救,风衣男身形瞬间在他瞳孔里放大,两根腐朽的手指直接插入了黄毛男的吼间。

      鲜红涌出,黄毛男没有瞬间死亡,眼里满是惊恐,喉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风衣男一口咬了上去,那一瞬间黄毛还能闻道扑鼻的恶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