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开车的聊天app

      对于区秀的离开,刺客只有羡慕。可是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坚持,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深入丛林。何况,随着睡狮城的人到来,要做的事情也跟着多了起来。

      此前,蓝图或是大饼已经画好了,至于能不能吃到嘴,何时吃到嘴,则是另说。刺客呢,就是要让这些人相信,希望就在眼前。今日对他们的支持、投入,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得到令人心动的回报。

      刺客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让人心动。只要心动了,那么许多事情就可以继续谈下去,而且会是对方主动谈下去。若是获得神器前,他对此还没有多少把握,可是有了神器就不同了。就像他对雯华说过的,这把神器并非武器,而是一件超凡的工具。今天,就是当众展示的时候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举起神器对着面前的岩壁轻轻一敲。只听咚的一声,好似暮鼓晨钟,深远悠长。随着声音灌耳,一幅画面随即浮现于脑海,将山体内外构造展现得纤毫毕现。

      声音方歇,刺客开始侃侃而谈:“只此一点就胜过千军万马,不是吗?一会我还要为你们展示,开山凿岩的本事。但与此相比,开山凿岩反而显得微不足道。相信我,在神器的帮助下,工程将事半功百。

      当然,目前还有许多麻烦需要处理,毕竟这内外构造展现得太过详细。想要合理利用这一切,方方面面的前期规划将变得极其繁琐,恐怕要耽搁许多时间。”

      这句得便宜卖乖的话,立刻引来一阵附和的笑声。此类麻烦,没人会嫌多……

      “抛开这些麻烦,我们仍有许多困难,目前最棘手的就是,工具和人。

      那些鼠人的工具太过简陋,许多时候都是在凭借天赋本能去钻岩、掏洞。若是能够配备更好的工具,必然会有更好的表现。最艰苦的工作虽是交给鼠人去做,但依旧需要我们来督工。可是就连督工的人手,都远远不足。

      这还仅是第一步,我相信在神器的帮助下,城市很快就会出现雏形。在这座城市中,我总不能当一辈子鼠王吧?”

      来人中,有人提问:“对此,你有什么打算呢?”

      “我想将鼠人划为附庸,因为日后的城市维护,依旧需要他们。而我们,将成为这座城市中的贵族。”

      “呵,贵族——

      这话倒是与碎金城的商人很像。”

      听到这句调侃,刺客一拍前额,露出一副恍然的神态,“怪我,忘记解释了。说起来,目前这座城市,区秀占的才是大头——四成。我们这些人,分润剩下的六成。怎么说呢,我们都是主人,也都有话语权。

      我虽顶着城主的头衔,而且也不排斥这个头衔,事实却是区秀不耐烦这些琐碎。可是,她再不耐烦,我也不能代替她做决定,所以必须为她保留那部分权利。”

      那人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

      刺客略显无奈的继续说道:“想要保留,也就只能这样子了。你们多少都该知道区秀的性格,她的东西最好别动,也别去打不该有的主意,特别是在这块——丛林环绕之地。”

      “哪能呢?你是不知道,三叔回来了……”

      刺客有些莫名其妙:“我怎么不知道,区秀提到过。”

      “看来,还真是不知道。先不说这些,你继续……”

      于是刺客继续讲,众人继续听,所有的事情都要继续下去。无论前路是成功,还是失败,这个时候都已经停不下来了。对于刺客来说,哪怕是骗,也要把需要的一切弄到手。从这一点看,现在的他——还真有些像碎金城的商人。

      ……

      可是没过几天,刺客就发现这番努力全无必要。因为有人比他还着急,想要把所需的一切送过来。

      是的,碎金城的商人。

      作为碎金城的城主,雯涄的一举一动都有着非凡的意义。其中最让商人们看重的,则是商机!跟着城主走,不说有肉吃,汤还是能喝上一口的。所以当雯涄露出些许动向时,许多人就按捺不住了。

      那日,在接受了三叔区貑的指派后,雯涄就立刻回城准备货船。不仅是为了区貑,也是为了自己。他还不知道,区貑此行是为了女儿,根本不求回报。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相信世上会有这种人、这种事。

      就目前来看,为了神器,的确值得冒险,值得投入。何况,这家反正是要分的,有些东西早晚都要送过去。

      何不,就趁现在?

      若能有所收获,自然最好;若是没有,也无所谓。所以在三叔兵临端木城时,雯涄就已经与睡狮城接洽上了。

      为表示诚意,还有急迫的心情,在接洽的同时——首批的人和货,就已经等在睡狮城的码头上。人不多,但个个精明强干;货也不多,毕竟打通商道才是此行重点。只是谁也没想到,短短几天的接洽时间,就涌来了一批闻风而动的商人。所以起行的那天,穿城而过的商队竟是一眼望不到头……见此情形,睡狮城的老老少少就坐不住了。

      诚然,可以接受商队的雇佣,以巡林武士的身份参与进去。可是,接受雇佣才能得几个钱?于是,拜望区狖的人陡然多了起来。其中多是些进言,例如——那丛林可是我们自家后院,放任碎金城的王八蛋进去捞好处,我们不甘心啊!

      对于想死的人,拦是拦不住的,所以区狖决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虽依旧建议再等等、再看看,却不再阻拦跳得最欢的几个……于是属于睡狮城的商队,也出发了。

      看着没入丛林中的身影,这位老城主不厚道的哈哈大笑。他真想知道,当面对雯家那寥寥几个人时,这么大一群商人——打算怎么做生意?

      说起来,雯涄这人也是坏透了!根本没提这批人和货是嫁妆,是分家……不过呢,提到嫁妆,区狖觉得多少该有些表示才对。总不能让区昱显得太寒酸,那丢得将不是区昱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睡狮城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