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x045在线观看

      随着这一百多个鬼子,被自己带着的炸药包送回了东瀛老家,日军的这个大队,除了伤员和后勤人员,算得上是全军覆没了。

      这样的战绩自然是被政府拿去大肆宣扬,鼓舞人心士气。

      一时间,敢死营,还有他们的营长。抗日英雄李孟然,成为了中国军民最喜欢谈论的话题。

      在破坏掉日军夜袭后,军政部不光送来了五千现大洋来劳军,又紧急抽调一批老兵和各种武器装备,来加强敢死营的实力。

      免得自己这边刚树立一个标杆,就被日军打掉,那样的话,太伤士气了。

      送走军政部过来的人员,李孟然领着陈大个,方宇他们盘点物资。

      看了眼手上的嘉奖令后,李孟然把它折好,放在口袋里。心中没有一点兴奋的感觉。

      敢死营!如果是有稳定的后勤保障,那些伤兵何至于如此?

      这用士兵生命换来的赞誉,并不是他想要的。

      “这都是好东西啊!军政部这次倒是大方,连这些西药都舍得给咱们送来点。”

      陈大个拿起一盒盘尼西林,喃喃的道。

      要是早点送过来,他带出来的同乡就不会选择那条路。

      对大多数人来说,能活下去,有几个愿意当这样的英雄?

      看到这一幕,陈铁娃也没了那股子兴奋劲。耷拉个脑袋,站在旁边默默不语。

      “走,咱们去看看那些弟兄,这份荣誉,咱们配不上,这是他们用命换来的。”

      李孟然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也不想在这时候鼓舞人心。只想着,把这份荣誉送给应得的那些英雄。

      几个人默默来到村后边的一片小树林里。

      这是埋葬那些伤兵的地方,因为牺牲的太过于惨烈。大部分的尸首都分不清是谁的,只能埋在了一起。

      本来李孟然是准备给这些英雄立个碑,他们值得后人缅怀祭奠。不过却被方宇制止,仔细一想,他也放弃了。

      不光是方宇清楚,李孟然也能看得出来。上海,中国部队是守不住的。

      之所以在这里调集重兵,和日军大会战,政府高层考虑的是,以此来求取国际同情,希望国联可以干涉,调停中日战争。

      可这很难得到实现,李孟然在德国留学时,就能的感受到,欧洲这个火药桶,已经到了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哪还有心情去管远在万里之外的中国。

      既然知道这里会被日军占领,他也放弃了立碑的打算,只能记好地方,等以后光复了再补偿对英雄们的亏欠。

      走到这些英雄的埋骨之地,李孟然拿出嘉奖令,拿出打火机,把它点燃,烧给这些弟兄们看。

      看着他们都沉默不语,特别是当时陈铁娃说的那些话。以及他在白天明知道有那样的安排,依旧不要命的和日本鬼子对射。

      这些都让他担心自己在这世界上第一个兄弟,因为愧疚而失去生命。

      他走上前,从兜里掏出烟,一人散了一根,给他们点上,自己抽了一口后。

      “铁娃哥,我知道你心里愧疚,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这些弟兄。”

      “俺不是为了别的,俺只是不想看着他们死嘞更难受。俺知道,俺不是个东西,出嘞都是馊主意。害死了弟兄们,等哪天,俺受伤了,也会和他们一样,给小鬼子拼了,等到了阴曹地府,再给弟兄们磕头认错”

      陈铁娃抽了口烟,眼睛通红的说道。

      “你个鳖熊说啥嘞!这事是我出的主意,有啥报应,也是报应到我身上。你给这弄啥嘞?你个鳖熊到现在连个种都没留下,你死了,让俺小大咋弄?”

      陈大个听到他的话后,一个大耳刮子扇了过去。

      看着陈铁娃捂着脸默不作声,李孟然张嘴想要说话。

      “你们先别急揽责任,能不能先听我讲个故事?”

      方宇没等他去争是谁的责任,抢先开口道。

      “大个,你先别激动,咱们听听方宇的。”

      李孟然对于方宇还是有着很大的信任,今天之所以能胜的那么轻松,方宇出的主意占了很大一部分功劳。

      而且现在又鼓弄了不少新东西。除了人贪生怕死外,能力和见识,就是他这个留学生,也不得不服。

      “在几十年后的中国内地,有一个小城市,在那里,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在一天下午放学后,去玩游戏机,在路过街边的时候,看到一个年龄很大了的残疾老人,坐在路边乞讨。”

      “可能是好奇,也可能是恻隐心,他了走过去,老人看到他走过来,看了看他,继续低头用仅有的一只手,拿着乞讨来的半个硬馍。颤颤巍巍的用手指扣掉馍皮,再把里面的心,捏碎后,放到嘴里慢慢的吃。”

      “这时候男孩才发现,老人的嘴里没有了几颗牙齿,已经不能咀嚼硬点的食物。”

      “在老人身边,放着一个编织袋,里面装了许多馍,不过大多都是零零碎碎的馍头子,很少有完整的。”

      “咦!几十年后人还怪有钱啊!要饭的还能有那么多馍,搁俺那边,一年也吃不上几回馍。”

      听到方宇说到这,陈铁娃打断他问道。

      “大哥,有点信心好不好,几十年后的中国,又不是现在。等到几十年后,杂面比白面值钱。窝窝头比白面馍更精贵。”

      方宇给他解释了一句。

      “那男孩看着老人在那里艰难进食,犹豫了半天,才依依不舍的用自己准备用来打游戏的钱,给老人买了两个刚蒸好的馍。”

      “老人似乎有些惊讶,过了小半天才拿起他放在身前的热馍,细细的吃起来。”

      “老人吃完了一个热馍,看了看不远处的酱菜摊子,满眼渴望的看着他。”

      “咦,这老头怪不识均嘞!”

      方宇还没接他话,陈大个就一巴掌打在了他后脑勺上。

      “很有意思的是,这男孩很喜欢看小说,小说里,这样的老人,往往都是世外高人,然后他就屁颠屁颠的过去买了几毛钱的酱豆,还有几毛钱的辣椒酱。”

      “或许他善良,可同样他也有了自己的小算盘。算不上纯粹吧!要不然他也舍不得把所有零花钱都花了,而是会跑去打游戏。”

      “老人就着辣椒酱,又把剩下的馒头吃完,喝了口水,用有些怪的口音,给这男孩道了个谢。”

      “男孩看老人没有给他什么武功秘籍,心里头有些失望。不过钱已经花了,也没有办法,就好奇地问老人,为啥在外面要饭,而不回家?”

      “老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家太远,以前是家里人不想他回家,现在他家里也没有亲人,家,他回不去了。”

      “男孩看到老人不光少了一只手,就是剩下的那只手,也少了两个手指,就问老人是咋回事,老人告诉他,是年轻的时候,打仗受伤没了,不光是手和手指,就是一条腿,也打瘸了。”

      “男孩一听不是为老人感到惋惜,而是很兴奋,也不再为了不能去玩游戏懊恼了。因为他爸爸喜欢看打仗片缘故,耳熏目染之下,他也对打仗很感兴趣。就一个劲的追问老人,他是不是老红军,当年是不是打过日本鬼子。”

      “老人有些落寞,过了会才说,他不是,不过伤,是打日本鬼子落下来的。”

      “男孩没有留意老人的神情,只顾一个劲的问他当时的情景,把这当成有趣的故事听。”

      “可惜老人没有满足他,只告诉他,他们当时有多苦,活的有多惨,打仗就是不断的溃败,他当兵那时年龄还小,是被抓了壮丁拉到了战场上,虽然打了好几仗,可他一个日本鬼子都没打死过,在一次的战斗中,他还被日本鬼子的炮弹击中,一只手都炸没了,腿也炸瘸了,后来好不容易活下来,却没了去处,只能无奈的回自己的老家。”

      “在家里,刚开始那些年还好,可是在他父母过世后,因为自己不能干活。他家里的兄弟,就找借口,拿他出身说事,把他赶了出来。实际上他兄弟一直在等机会,想着把他这个残废赶走,少了他这个累赘,他的亲人们,会活的更开心点。从那以后,他就开始四处流浪,靠着乞讨为生。”

      “男孩那时候刚学过国内历史历史,对那些年的浩劫动荡很不满,就在那里抱怨,要是如何如何。”

      “老人却说,你还小,不懂,那位先生是真正的伟人,你不知道,当时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哪怕他是乞讨为生,也觉得后来的生活,他比当时所处的社会强很多,是那位先生挽救了这个国家。”

      “少年很不服气,说另一种可能,也许这个国家会更好,老人也不和他争辩,只是一个劲的说,他还小,不懂。他觉得自己的认识不被欣赏,为他打抱不平,他还不领情,就气呼呼的回了家。”

      “在往后的日子里,男孩偶尔也会给他买点吃的,不过老人说不用买馍,买点辣椒酱就行。到后来男孩去朋友家玩的时候发现,距离他朋友家不远,在路边堆积的楼板旁边,有个用石棉瓦搭的小窝棚,就是这个老人的住所。”

      “后来,在去找朋友玩的时候,有机会了,他就会带个鸡蛋,或者家里吃不完的西瓜送给老人。”

      “每一次见到,他都会问那个老人,恨不恨,想要让老人同意自己的观点,可惜老人一直不愿接受。直到有一次,大概老人被他问烦了,说自己不恨,因为旧社会被推翻后,他们才有了希望,他阿爸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和屋子,而在那之前,他们祖祖辈辈都是一群一无所有的奴隶。他只恨当时政府当官的处事不公,本来轮不到未成年的他,可却收受地主家的好处,把他拉了壮丁。如果不是这,他会参加那支队伍,为老百姓自己打江山。更恨得是,自己当时,为啥没有死在那战场上,免得回来了,拖累家人。”

      “后来呢?”

      陈铁娃看方宇说完后不再讲话,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后来,有一天,那男孩路过那里,发现那个窝棚不见了,那个老人也不知所踪。”

      方宇叹了口气说道。

      那个老人的命运,其实可想而知,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他的家人把他接回去,或者被政府收容,可他这一生,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痛苦中度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