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女孩

      瞧不起归瞧不起,苏南秋还是坐在摊子旁边了。

      因为按照道理来讲,其实这老先生还是说对了一部分,他确实是金符卫统领,也确实是和三个月后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

      “算什么?”老先生问道。

      “没什么可算的啊。”苏南秋嘬了嘬牙花子。

      老先生看着苏南秋,“你印堂发黑啊。”

      “我最近今天没洗脸啊。”苏南秋道。

      “小子,你是不是在找功法?”老先生踌躇了半天,这才憋出一句话来。

      苏南秋一脸的震惊,“你这是为了银子什么都能说啊。”

      “得得得,是还是不是呢?”老先生拍了拍扇背。

      “是。”苏南秋说道,“你还知道什么天机?”

      “你手里之物,便是你要寻之物。”老先生说道。

      苏南秋看了看空空如也的双手,又看了看面前的老先生。

      老先生也看了看苏南秋空空如也的双手,“这时候你不是该伸手到怀里掏些什么?”

      这老东西说的是我的那份藏宝图!苏南秋当即反映了过来,不过还是略显玩味道,“你认识候千?”

      “不认识。”老先生说道,“我一个平头百姓,如何认识那高高在上的大内总管。”

      苏南秋看着老先生,“你打算抢东西?”

      “不打算。”老先生撇了撇嘴,“此物与你有用,与我可没有什么用,你若是想得此物,必要经过一番劫难。”

      “什么劫难?”苏南秋问道。

      “三大劫,不可说,天机不可泄露。”老先生嘴撇的和八万似的,一脸的疑云故作。

      “哦……”苏南秋站起来就要走。

      老先生赶紧拦住苏南秋,“喂喂喂,你银子没付呢。”

      “我没算什么啊。”苏南秋说道,“等我想起来算什么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说着带着那耳鼠就跑。

      老先生在后面喊。

      苏南秋理他那个?当即带着耳鼠混入了人群,这就走到了四方楼里面。这四方楼就是耳鼠心心念念那姑娘所在的楼中,耳鼠也高兴,第一次来到这么上档次的地方,定然是满心欢喜。

      “不是说了妖和人可以共生于城中,为什么你还没有这般见识啊?”苏南秋也确实很不理解。

      “你信啊?”耳鼠叹道,“这东西都是骗人的,你可知道墨家那股子劲?虽然是将妖和人合在了一起生活,可是对待妖太过严格了,我和你讲,这城中若是有妖食肉,你看着吧,没等你肉下肚子,那司天监的人准来找你麻烦。”

      “不对啊。”苏南秋不解道,“你又不说你是妖怪,谁知道你是?”

      “问题就在这儿。”耳鼠道,“以前我们九世劫难化为人之后,混入那人群之中,根本无从辨别,但是被发现下场却是急惨的。但是被发现之妖也是少数,多数不会走了这条末路。”

      “而现在要自报家门,然后就有特殊的一帮人跟着你,若是出了什么事儿,第一就是怀疑到了妖的身上,现如今搞的是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会拿妖来顶罪,还不如从前呢。”耳鼠道。

      苏南秋这才明然点头。

      转头上了台阶,来在了三楼,苏南秋在小二的指引下落座在了一处靠着街道的雅座,左右一看才找到,那喝茶的姑娘果然还没有离开,耳鼠也一眼看到了那姑娘,当即又陷入了痴迷的望向。

      苏南秋这才认真打量。

      姑娘坐在不远处,相邻了三个座位之外的拐角。

      身着淡黄色的长裙,披了三层纱,最外面的是淡粉色的纱衣,额首绑了三个花团,盘头束发,环佩叮当,耳饰肩饰,项链手环一个不少。

      对面还坐着一个少女,二人年纪相仿,似乎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她们二人桌子挨桌子还坐着一桌人,有三个男子,穿着也是富贵逼人,一副少爷公子的打扮,苏南秋一眼就断定,这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

      这一桌人身旁站着的光是书童丫鬟老妈子就有七八个人,伺候的除去了还有保护的武卫、保镖、家丁之流,更是隔绝了外人想进去的可能性。

      “好看吗?”苏南秋问道。

      “嗯。”耳鼠面露正色说道。

      “先吃饭吧。”苏南秋迫不及待得说道,“对了,你能吃肉吗?”

      “昨天跟咱的那俩小子入了城我就甩了,今日没人知道我是谁,吃吧吃吧。”耳鼠道。

      苏南秋这才开始点菜。

      “你这修道几千年,心境很一般啊。”苏南秋点完了菜,小二一走,这才继续对着垂涎半天的耳鼠说道。

      耳鼠道,“你小子懂什么,修道乃是走修为一路,又不是像那和尚道士一般吃斋念佛,讲究个心境,老子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该吃人吃人,该杀生杀生,说道那么多有个屁用。”

      苏南秋看着他好笑,直接站起身来就向那姑娘所致的地方走了过去,耳鼠一愣,赶忙上前拉扯,“你干嘛!”

      “喜欢就去说,人都敢杀,姑娘不敢说?”苏南秋笑着走了过去,心想你这么看着也不是事儿,让姑娘损你两句,让那家丁给你揍一顿你心里也就踏实了,省得你没日没夜这么搞下去,我也不舒服。

      可能是因为衣服确实穿得好,再加上苏南秋本身那股气质,把守的侍卫以为是自己家公子小姐的朋友,于是也没有阻拦,直接放了二人过来,苏南秋也是翩翩有礼一番,温柔得问道,“姑娘。”

      那被惦记了一上午的姑娘一愣,此间说话也停住,蓦然回首看来。

      果然天香国色,苏南秋笑着说道,“姑娘,初入四方城,周遭不遇,见到姑娘一见如故,我有一位朋友想和姑娘交礼,不知可否?”

      他这一句话,姑娘还没有说什么,旁边的三个大少爷就不爽了。

      其中的一个锦衣少年直接站了起来,“小子,你哪儿来的?”

      “哦。”苏南秋笑笑,“我来自江南道应天府。”

      “江南的啊。”锦衣少年听闻这句话,还是收敛了一些,不过身旁的一个翠衣少年可就不舒服了,他站起来说道,“江南一流多是经商一道,不得登大雅之堂,我乃四方城户政史之子,王岳,敢问阁下是?”

      苏南秋压根就没搭理他,转头看向那姑娘,“还望请教姑娘芳名?”

      “哦……”姑娘打量了一下苏南秋,只识他确实是一个正人君子,胆量也是不小,心中也没有排斥,口中道,“孙瑶。”

      “哎,叫孙瑶。”苏南秋乐呵转头对耳鼠说道。

      耳鼠一愣,“你问她干嘛呀?”

      “啊?”苏南秋满脸问号,“你问的不是她?”

      “老子让你问这个。”耳鼠低语怒道,转头一指。

      苏南秋抬头看去,正是孙瑶背后的那位……老妈子?

      “啊……”苏南秋感觉自己的胸口压了一座泰山,他吞了口口水,这才转头走到了孙瑶身后,对着面前的老妈子说道,“敢问……奶奶……芳名啊?”

      三个公子一看,这苏南秋竟然是这种口味,当即心中也无牵无挂,坐了下来,平平静静的喝茶看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