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视频为什么看不了了

      气温下降得썝很厉害,没过ぴ多久,瓢波大雨倾泻而落,砸向对峙的两位青年能銣士。

      千 刚刚腾起的火热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浇灭,闵兴站在雨里,抹了一把脸,对秦啸天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拼个你死我活?”

      鷀 雨帘中,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直视秦啸天僦的眼神在风雨中亦是茫然。

      再怎么说,他们两人并没有深仇大恨,挑起这场血ڙ腥战斗的动机始终让闵兴费解。

      虽祉然不了解秦馓啸天,但鰜是闵兴不相信,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会为了一时泄愤匯去动手杀人。 涄

      ㇔ 况且,真的要动手,当初为什么쉵不这么做?

      面对闵兴的质问,秦啸天㋒无言以对。

      这场大钸雨让他冷静,更让他清醒。

      他不能退,必须完成任Ɛ务。苦练了一个夏天,为的,就是在秋季,在自己最强大的季节,确保任务万无∮一失。

      所以,闵兴必须死。

      験 鎭 啸天剑如燎原之火,开始激烈燃烧。秦啸天沉默地向前冲去,雨水打在黑袍上,隔着薄衫与他体内的能量相撞,发出呲呲声响。

      看着风雨╁中暴冲的背影,闵꣄兴有些不知所措。

      秦啸天很强大,比数月前离开学院时强大得多。并且,在这个属于秋삷芒族的季节,天时明显也站在秦啸天这一边。

      “幸好我现在是烈金族6级通士后期,不然的话,怕是已经被他弄死了。”闵兴紧握灵棍,心ꨬ下莫名生出一抹忌惮。

      듙如果没有神速进步,쾐刚才那带着充沛能量的背后一剑,定会让闵兴无法站立。

      “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这家伙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于和我战斗时的凌悬了。”

      闵兴左避右让,火亮的啸天剑在雨中穿梭,不时犮与闵兴贴而而过,带着前所未有的犀利杀机。 晐

      雨下个不停,水花打在啸天剑上,削弱ﱁ了剑身散发的精纯劲气。秋雨寒凉,对秋芒族来说,落雨有些影响ਤ他们的内力发挥。

      当然,闵兴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乌云密布,太阳的光辉被遮住,他的实力一样难以施展到位。

      同样受影响的情况下,天时还是有些偏向于秦啸天。毕竟说ꮯ到底,这是一场秋雨。

      一进一ʘ收,时展时缩,闵兴和秦啸天在雨幕中来回穿梭。两道伴着能量涟漪的身影,在幽暗的密林中,俨然是两道闪电,时而破空飞跃,时而下砸。

      空气中,不停传出低吼声以及重器撕破雨帘的声音。

      雷声乍响,闵兴身形急掠,在半空中,顺兴灵棍瞬间离手,从某种刁钻的角度侧插过秦啸天的右腿,与秦啸天石柱般坚硬的右腿Ƈ撞出火花。

      “嘭!”

      ܣ秦啸天眉头微蹙,喉头发出一声极短的呻吟,随即火剑穿透琉璃般的水帘,直指闵兴胸膛。

      껩残影划过,锋利的剑尖与闵兴的胸膛只有毫米之距,二人以相同的速度在半空中平行急退偽。

      雨势渐沉,两道⁀残影同时在空中划出极为相近的弧度ᆀ,从毃半空中抛向地面。

      ꁏ秦啸天热血沸覇腾,劲气顶到极致,剑锋始终抵住闵兴的胸膛。如同落叶飘向地面,落地之前,闵兴的手掌在雨中轻轻下压,借助于淅沥的雨柱与地面的反弹力,将自己再次送上天。

      避开锋芒,顺心灵챗棍直戳秦啸天喉咙珬。秦啸天瞳孔一缩,抬头的同时双臂挣开,整个人仰面后翻。

      秦啸天后翻,闵兴急退,两人瞬间分开十几ⲅ米远。

      뱣 定住脚跟之后,闵兴嘴角一咧,手臂大幅度摆动,顺心灵棍在空中猛奺烈划过,放出一道肉眼可见的能量波。

      邦与此同时,秦啸天怒吼一声,双臂擎着啸天剑,带动着手腕,从天而降,在空中狠狠一劈。

      “哐~~~”

      一红一黄,两道光弧从不同的方向迎面冲去,在雨中撞法击出一声骇人的巨响。

      巨响的尾声像是某种音波,具有强势的扩散功能,以惊楥人的速度在空间中扩散,振聋发聩。

      “快,给我加快速度!”

      风雨中的黑衣人似乎受不了这种嗡嗡声,捂住耳朵,对着奔跑中的骏马大吼道。

      “驾!”他扬起马鞭뮛,一鞭子抽下去,凄厉的长啸声在雨中响起。

      风雨中뭑的马车急剧摇晃,速度快到即将散架。黑衣人心神不宁,预感到某种危险的靠近,无论怎样加速,他也殃觉得不够安全。

      车厢中,练婷裳睫毛闪烁,却没有渦睁开眼睛。

      刚才的嗡鸣声,已将她从睡梦中震醒。敏锐地感知到危险,练婷裳只好继续装睡。

      䪻 在她的身边,黑衣人留下的眼线并没有觉䨙察,练婷裳的手指正在轻微地摆动。

      一道激烈的雨花在能量撞击后瞬间炸开,四散之后,无力地坠下。雨雾消散之后,闵兴与秦啸天的身影㓿渐渐清晰。

      片刻之后,两人中间逐渐出迗现了一个庞䰣大的旋涡。那是雨水在两种能量的牵引下发生了变化,加压轮转之后熖,形成的흜巨大雨涡。

      闵兴与秦啸天凝神注视着这圈诡异的은雨旋,看似纹丝不动,却在暗中较劲。

      没有动作,对决在无形中进行。能量雨涡靠近闵兴,被某种强悍的推力重重地推开,逼近秦啸天之后,又以相同的方式推离。

      一来二去,内力的角逐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轰!”

      一阵汹涌的震颤,海潮般的波澜向空中炸开足足十几米。爆炸的劲气,瞬间将闵兴与秦啸天从不同的方向顶飞出去。

      如◔同两颗炸弹轰向地面,二人同时将地面砸出两个深坑,暴雨未停,因撞击产生的两团烟雾却是依然清晰可见。︹

      秦啸天断断续续地咳嗽着,率先从深坑里爬了出来。见闵兴ጓ那里没有动静,秦啸天喘着粗气,呵呵冷笑了两声。

      定睛一看,秦啸天发现,适才自己在地上砸出的坑比闵兴的略小了一些。见此情形,他不禁暗自得意。

      即使是这样춁微弱的优势,也会打破力量的平衡。

      鵿 同级的高手拼到最后一刻,决定战局的就是슣细枝末节。

      此时此刻,秦啸天非常欣慰。这样的细节说明,他等到今天动手不算是错误的选择。 ◅

      天边出现了㤖一道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极细的光线开始变得粗壮。在这道光締的周围,乌云消散,雨势骤停,仿佛某种光明的力量驱散了阴郁갬。

      秦啸天见了,意念微微一动。

      他渐渐发现,这道如火如荼的能量波,正以某种难以察썿觉的方式,诡异地向闵兴所在的位置迁移。

      能士的直觉告诉秦啸天,闵兴在发生动作。

      这突如其来的光辉,像极了太阳。为什么会有小范围的太阳能⨎突然出现?这精纯的自然能量,似乎是刻意为闵兴安排똂的。

      光线븷移动到闵兴所在的坑位,便停滞不动。

      深坑中,闵兴扬起稚嫩的脸庞,闭上捩眼睛,沐浴这道阳光。

      流星般的光线,在他옦的宦头顶聚集,然后尽情挥洒。如同聚光灯照在身上,闵兴所在的位置瞬间亮了。

      闵兴大口大口地呼吸,身体内部,骨骼经脉抓住时机不放过一分一毫,强势介入的能量,让他শ瞬间恢ℂ复了活力。

      “见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啸天咬牙切齿地暗骂一句,啸天剑横在胸前,倾盆大雨掩盖了他的担忧之色。

      秦啸天的脚底,水波燩一圈圈荡漾,不安分地旋转扩散起来。

      预感죫到不好,秦啸天主动出击,一路狂奔向闵兴。他的脚掌踏在镰水里,雨水如同粘在脚上,有节奏地激起一道道涟漪。

      “啪!”

      一声炸响,耀眼的光球从很坑中暴跃而出,刺眼的光线,让秦啸天不由得偏过头去。

      秦啸天眉头紧皱,下意识地砸了ꑭ咂嘴。不需看一眼便可以想象,这么震天的异响,必定是闵兴复苏了。

      刚才那道光线意味着什么,秦啸天不是不清楚。

      光球潇洒地在地上滚动一圈,稳稳地定在地上。劲气微散,光球的中心,闵患兴坚毅的眼神不䜰怒自威。

      一条腿跪在懘地上,身体半蹲着ϋ用顺心灵棍支撑。闵兴昂起头,嘴角挂着一抹邪笑。

      磈 秦啸天心中猛怔,不甘心地硬着头皮大札吼一声,向闵兴咆哮而来。

      下一秒냃钟,闵兴身形突然消失不见,顺心灵棍滞留在原地。秦啸天双眼发直,正在疑惑为什么将武器丢弃,眼前便깖是恍惚一下,不知从何而来的拳头,已经轰到了家门口。

      ⱷ “好快!”

      心中唯一的想法脱口而出,秦啸天像是被某种恐怖的力量拉住了脖子,将他整个人猛地提起。

      他的身体,径直蹦向数米高空,紧接着,便如同陨石一般,生生砸向了地面。触地之后,在惯性的졉作用下,他再一次从地上弹了起来,轰鐺向更远的地面。

      残酷的撞炕击持续了数次,直到肣最后,空间中残留下一道长长的雨影,秦啸天才勉强停止了重摔,满身泥泞,狼狈不堪。

      섘暴雨中,闵兴的拳头微微颤抖,仍然保持着出拳的姿势。雨水打在他的身上,瞬间⣒蒸腾出一道道白色的真气。

      闭目的凝神的闵兴看上去意犹未尽,为了发挥出体内难耐的劲气,他甚至将顺心灵棍丢弃不用。

      为‼的,就是直面秦啸天,轰出这愤怒的一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