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梦玲森执行官

      ᪭“哈哈,也䠌就你能说得出这话,那可是你写的第三首咏竹诗妗,时间过得鏁可真快,转眼便是半年过去,你可没有作其他新诗啊!”李弥笑道。

      “定岳,此时此地,你再来一首吧!”林明贤说道。

      “是啊是啊,定岳,不管是南院的师兄和同窗,还是女院的女学子,可是都期盼≱着你的新诗呢!”孟夏原本不喜欢说话的性子,在书院≃学习了半年,脾气鎿倒是改了不少,此时햇也开口说道。

      方子平突然想起轤自秆己之前答应过,林明贤帮他找出那女子的消息,便给他写首诗的垝事情,不过此时却不方便说,于是说道: ⮾

      “只是一顿饭的功夫,哪有什么诗性。”

      三人见方子平刚才犹豫,以为他心中已经有了诗却不愿意出名头,便又开始一个个劝说起来。

      ᠈ 方子平见三人盛情难却,只得开口说道:“我确实没有其他好诗,便继续作一首咏竹好了。”

      三人也只是想要听㤛他的诗,至于是什么诗,那倒也无所谓,连忙让他念。

      方子平沉吟一番后,便开Ƿ口念道:“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㡣依旧与天齐。”

      这首诗念出,三人听了原本没感到比之前的三首诗秒,但是从总体来看,却又能感觉出,方子平是以竹喻几,诗中的意思是说:雪把竹子压弯了,但再低也不着地。偱只旸要红日㔟一处蛅,雪一消融,照样挺直了腰,摩天凌云。

      这显然是说自己也会像竹子一般,受到压迫啎绝不放弃原则罧,只要有机会,依旧顶天立地。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是,方子平实际上是想要念头通达,畍若有雪压到身上,那就晒磤干挓了。

      当然与天齐软这样的话可不能随便说。

      此时在他癋们不远的那位自饮自酌的老人,刚刚탫听了几个少年的话语,原本还没有在意,此时听了方子缕平的这首咏竹,不由呆住了。

      他口中喃喃自语着,身后两人迷糊能听到“与天齐銆”这样的字眼,不由对视了一眼。

      那老人良久之后,终于回过竰神来,缓缓转身看了眼刚刚作出诗来的方子平,眼中闪过了奇异的光芒。

      ……

      붢 方子平丝毫不知道一个大人物刚刚将他的诗听了去,吃完饭后便Ă一同结账出去了。

      在方子平四人走出鹊龔香楼后,那位老者低声说ᘬ了一句:讖“去查걟一查刚才吟诗的少年是谁,我要他的详细资料。”ⷱ

      “是,侯爷!”他背后一人抱拳一礼ㆨ,随后㜁转身便出去了。

      大约过了一盏茶葩功夫,此人便从楼外陘进来稿,恭敬递给了老者一个卷宗。粺

      “方子平,字定岳,以金榜头名考入青山书院,九品儒者,百年来书院入学摐后学子晋升九品最快的一位。

      父母与天倾之变双亡,家中还有一个二叔,方乾宇……”

      老者仔细看完,特别是஛看了方子平之前作的三首诗,不由很是喜欢。

      “不错,不错!”老者点了点头,却是让身边的两人都是惊异。

      他们可是知道,侯爷能够说出一句不错来已经算很高的评价了,朝中很多年轻有为的官员,也没有得到侯爷的一句不错。

      淰 此人퉋却靘是被侯爷连说了两个不错,显然心中对祂方子平很是喜欢。

      憭“回去吧!”老者站읛起身来,眉宇间的些许愁绪一扫而空,心情还不错⃃的样子,让身边两人也跟着高兴起来。

      ……

      方子平返回书院之后,又安똃静读了几天书,突然被一封信打破了生活的平静。

      这封信是齐天司发来的,竟然直接绕过了狼书院,送到了他的手上。

      他看了之后,竟然是招揽⿣他进入齐天司的,而且看落款㱺竟然是一位八大齐天使之一的乾天使书写的。

      橻 他自然知道齐天司是什么衙门,权力比他知道全盛时期的锦衣卫还大,耳目遍布天下,就算是朝堂百쎬官家中,说不定也有齐天司的耳目。

      䵵 Ӆ甚至一些官员的妻妾家丁,就可能是齐天司的人。

      赢乾˶天使更是齐天司中ጶ排名第二렣的人物,方子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他的眼뭤中的,甚至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刺杀单其舫的事情被发现了茿。

      不过他想了想又感觉不对,要不然就칒算是自己在书院之中,᭒也根本拦不住齐天司的人上门抓人。

      儒家虽볽厉≁害,却也在皇权之下。

      齐天司是皇权特许,光从齐天两个字中就可以看摯出,皇室对齐天司的␏态度。

      㨷“我此时虽然在书院中,但是我自家事自己知道,恐怕到了儒家九品后,想要再晋升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还不如趁此离开书院,加入齐天司,也算是有了后台。”

      “不过如今的齐天뢫候还ﳉ是老皇帝封的,若是頡我加入后,后台突然倒了,恐怕还会먡牵连到我。”

      方子平想了想,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ᄼ

      “我恐怕是有些太过高䙦估自己了,齐天候是参天大树,我就是棵小草,他们之间的争斗恐怕根本삌就不会波及到下层,不过后台倒了对我确实没ꠎ什么好处。”

      “小皇帝想要掌控朝堂后,再掌控齐天司,所以一直没有动手,但是不代表漣一直不动手,敥单其舫的案子一直没有查清,恐怕小皇帝正好用这个理由换将。”

      虽然他杀了单其舫过去了镁很久,但是他知道,齐天司和刑部等鉤都还在查。

      只不过时间过去太久,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新的“ꭓ元气师”。

      却从未想过,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错了,不是元气师,而是小说家。

      当然任谁当时看了那个溯源的影像,都会认为是元气师动的手。淚 췑

      떊“不管了,我此时后台也就是一个大儒而已,而周墨老师只←是在书院中,从未当过官,若是我的书店也出了问题,便没办法解决了,所以我只能到时候自己解决,毕竟书店对自己的譫修行实在太重要了。”

      方子平ඐ想通之后,便再也不顾及其他,决定加入齐天司。

       能够被乾天使亲自致信邀请,这已经算是非常高的礼遇,尤其是对于权力如此大的衙门,能够这么客气的邀请他,他都有些意並外。

      他虽然晋升儒家九品,但是齐天司想帽要强行征召他加入,恐怕儒家也不会太过反对。

      毕竟方子平虽然是儒家的“天才”,但䆋却不值得跟齐天司闹大,天才又不是强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