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充气娃娃

      列维本以为这是一场十足的以强滛胜弱, 但错了,在众多瓦里安杀手的配合下,那黑发紫瞳披一身黑『色』羽织的少年依旧『逼』近身。羽织的衣角抛起, 列维甚至看到了那个煮红『色』的风纪委员袖标漽。

      居真的只是个——国中生?

      但是手上的动作干脆利落, 极具㼺搏击的美感, 列维乎找不到什么多余的动作, 一切干净而高效, 㮢如果这样的걳人出现在瓦里安, 恐怕至少是队长级别的吧?

      쒠 “……这个时候还敢分吗?”

      轻柔的声线, 近쐿乎耳语。

      两把扇合成一把, 腹部传来剧烈的疼痛。这扇子故意合拢了,没有要的命,꣚ 却足够令短暂的䈦丧失行动能力。

      “轰——”

      排名风太怔怔看着墙壁倒塌腾起的烟尘, 短暂的分神间,已经被余下的瓦里安人员围拢起来。不知道源夕雾是如何瞬间折回的,等排名风太再睁开眼, 眼已经全是躺倒在地的杀手。

      合拢的金『色』扇在源夕雾腕上轮转数周, 最后被一把握在手里。脸上没有战胜敌人的喜悦,反而将个셱孩子往己身后拢了拢。

      “可以出来了吗?”源夕雾看向另一面矮墙,︠ 脸上没有表情, “不愧是闻名欧洲的暗杀部队㻶, 素质十分优越, 就算同伴在面被攻击,气息丝毫不泄『露』。”

      “嘻嘻嘻……”最先登上矮墙的是头顶银冠的金发少年,手中玩着两把刀,“你很狂妄啊。”

      玛蒙幽幽地漂浮着。

      ꄣ “我只在意,为什么能发现。”

      “恐怕是因为这些約可爱的小鸟吧。”打扮花俏的男人说道, 见到源夕雾偲,眼一亮,“虽我中意格ྪ强健的男『性』身,但是小可爱,你真是太可爱了啊。”

      “要是最后被俘虏了,我錕说不定可以留你一命┊哦。”

      “别留这么麻烦的伙啊。”

      这些残酷的话语貫,逐渐将源夕雾带回熟悉的那些情境中,或者说——

      mafia的情景中。

      源夕雾其实有些想不明白,既已经基本上决定由纲君来担任十代首领,为什么又要在方还未完全成长的时候放出紳这些凶恶的伙?这些人是真正意义上的mafia,骨子里流淌着黑勺『色』的血,又有实战历练出来的强大实力,不穐是纲君现在应该遇上的手。ဗ

      源夕雾进行了谨慎的评估,上这些人,己能跑,却法保伇证身后깓个孩子的安全。

      除非…… ᰈ

      逐渐下沉的在一名银发青年跳上墙头的时候,抵达了一个低点。剑豪斯库瓦罗あ,快剑出神入化,近战极为棘手,再加上被恭敬以待的那个红眸男人……

      型庞大的机懢器人喷出一股气流,譤彭格列九讽代目直属剋暗杀部队以全盛的姿态在此登场。

      “嘻嘻嘻,一直在左顾右盼呢……难道真想上我全部人?”

      贝尔抛接着小刀,突征㑆兆地将其裫投向源夕雾!纤薄的刀片在空中鏌分化为数十把,全部击落需要极快的速度,会消耗大量力,以源夕雾没有选择这么做。

      瞬间抬手,咒鸟组成了弧形墙面,将飞来的武器“ѣ叮叮当当”全部弹开。

      【术式·御】!

      讪本身聪颖且好学,加上不排斥这些给带来痛苦的咒鸟,⊳咒鸟回应,愈发如臂驱使。抬手的瞬间,手上银光一闪,被玛蒙捕捉到了。 ȯ

      “那就是另一半雾之彭格돣列指环吧。”玛蒙拿出了另外一半,“看来我之间要有一ꨴ场……什么?!”

      源夕雾将手背面向瓦里安成员ϸ,地狱之爪包裹的蔚蓝宝石指环展现于瓦里安面。雾蒙蒙的黛紫『色』眼眸不含任何别的情绪,源夕雾垂着眼睫,指环上倏忽燃起一蓬靛『色』火炎。

      “地狱指环?!”一直没做声的银发剑士斯库瓦罗终于展现了的大嗓门,“而且是【失乐之霹雳】……你是翠咒杀师源夕雾?!”

      这就被认出了?源夕雾有一些意外,一直以为己是没什么名气的。

      “是呢,怎么是这伙。”漂浮着的玛蒙说道,“你的鼎鼎大名在欧洲ꕁ可是传遍了,是给我钱不想付的麻烦伙,盛的幻术屏障就是你搭建的吧?果是你一直以来的绵密风格,麻烦得很。”

      源夕雾:“……”

      陷入了一种“为什么看起来认识我”的困『惑』当中,上月才升任的准干部,在此之根本就是名小卒,不足挂齿飊。

      有知情人:“……”

      你“名小卒”和“不足挂齿”究竟有有什么误解?

      “喂!port mafia的咒杀师!”斯库瓦罗皱眉,“你出现在这里,port mafia难道打算站在沢田纲吉那边吗呗?”

      ⯜ 这个问题源夕雾必须解释。

      “我在年假期间。”语气平淡,未放松警惕,“这一切是出我的个人意志,与组织关。”

      斯库瓦罗才不肯相信这⦭种托词,但不等追问,就发现身边的boss彻底失去了有耐,Ⴙ枪-口抬폮起,球形火焰在瞬间就完成了蓄势!

      “喂!混蛋bos䷵s!别轻易这伙……”

      地面被这一击ዂ崩裂,排名风太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出——

      “夕雾哥!”

      㨄 烟尘未散,暴君暗红的眼瞳注视着地面的废墟,突,眼皮轻微一跳。

      “术式,反转。”

      冷静到近乎毫感情的声线传出,刚才那一击乎没人能完全伤的接下,源夕雾謧当被火炎灼伤,但有反转术式在手,完全惧受伤。

      躎 缓缓抬起的黛紫眼瞳中雾气氤氲,靛『色』雾属『性』火炎与咒力一p同,汹涌地填满了金『色』扇上镂空的花纹。源夕雾整个人的气势开始攀升,火炎乎毫顾忌的䪼向外喷涌,这份爆炸式的火焰溢出量简直骇人极了,源夕雾却能将其维持数小时之久,而且……

      圻 食뫎指与中指拢,这是咒术师的起手式。

      “简易领域——展开。”

      “【源氏物语·六条】。”

      森䬀鸥⊬外不会毫理由地全力培养一个人的,要在那个人身上看到足量的利益。

      而源夕雾,森鸥外将其投入欧洲的时候就只有一个目的——

      培养真正意义上的兵器。

      “……以说做什么招惹啊!”斯库瓦罗简直要骂人了,“这伙加入mafia的时间满打满算只有一年多,已经杀了数百人。现在还没弄清咒鸟的诅咒机制,还是个幻术师,不折不扣的疯子群……”

      “等等,这波动是……咒力?”

      “怎么还当上咒术师了?这不是疯得厉害了吗䢩?!!”

      满天是咒鸟狂躁振翅的声音,这些咒鸟攻防一,源夕雾现在还不敢将真正的诅咒力量化入简易领域,那样的话简易领域就会变成入者必死的空间,绝不愿意那样단。不过目这个还不完善的领域已经十分麻烦了,【术式·破】能使咒鸟暴风疾雨般向ⳇ下激『射』,【术式·御】则加护于身,咒鸟还能爆,还能携带幻术,整个领域堪称群䍽魔『乱』ꆧ舞,充满了防不胜防。

      斯库瓦罗已经快窒息了,为boss的行为。只是一枪而已,一⩜枪,很有可能在上岕沢田纲吉先与源夕雾拼个两败俱伤。

      方的攻击之间,源夕雾破开幻术,躲过琴弦与飞刀,躲过电击雨伞,在迎上那名打扮花俏男人的拳头时,中突微微一动,那一瞬间,仿佛抓到了什么。

      花俏的芶男人鲁斯利亚就看到合拢扇子,将锋刃藏于其中,不闪不避向迎来,黛紫眼瞳隐隐因为兴奋而晶莹澄ἃ明起来。

      黑——

      闪——

      ⯹“!!!”

      * * *

      “……小婴儿,你是什么意思?”

      云雀恭弥看着己手中的半枚指环,从分开的断面上能够隐约看出一朵浮云的痕迹。

      “这是一半的云之彭格列指环。”里叡包恩说道,“我希望,你能加入阿纲的族,成为的守护者。”

      “你还真敢说㟪啊,我不会加入任何势力。”

      云雀恭弥干脆利落地把指环抛回去蓒,里包恩把列恩变成网球拍,把指环打了回去。云雀恭弥下意¿识伸手扣住,表情有些变化。

      “哇哦,你想『逼』迫我加턀入吗?”

      혍“我想使用阳谋。”里包恩坦率道,୼“云雀,我承认你是非常优秀的人,你的天资足以支撑你到世界的顶点,甚至高,就像云。”

      “但是,那需要时间,云雀。”

      “而夕雾,许等不了这么久。”

      ﶖ 云雀恭弥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䔐……什么意思?”

      “有人正试图改变,扭转,将其塑造运成己理想中的쟌样子。”黑西装的小婴儿面表情,“襡作为mafia,我能理解这种手段,这种手段却有些过于不绅士了,不符合我秉持的男人的美学。”

      “夕雾已经己苦苦挣扎了旌两年,你还要让继续孤身一人的挣扎下去吗?”

      㒤 “……”

      “你的成长需要埬时间,而加入彭格列,会缩短这时间。”胂小婴儿的嘴角翘了起来,“彭格列未来的首领会是阿纲,是怎样的『性』格,想必你最近已经了解过了,是绝不会束缚你任何一个人的。”

      “你可以想想,云雀。”里包恩开始画饼,“你当上云之守护者,拿着彭格列的工资,经营着己的产业。夕雾要是想来彭格列,门外顾问的职务就很适合,当✕,肯定是很愿意跟你一起活动的,别忘记给在财团里留职务哦。”ቕ

      “一年有一个季度的带薪假,挪威或者巴黎,北美或者挲南极……”

      “夕雾最近还帮了我很大一个忙,阿尔卑斯山脚下正好有个闲置的滑雪场在我名下,作为礼物算够格了……”

      云雀恭弥的态度果松动,看了一眼手中的指环。 亀

      正如小婴儿说,这是阳谋。

      “我还有一个条件。”

      “尽管说吧。”

      “我要夕雾过去两年的经历。” 䚦

      “……”

      突的沉默让云雀恭弥有些意外。

      “왼小婴儿,连你弄不到吗?”

      ꪸ “弄得到倒是弄得到,不如頜说,那份情报早就在我手中……”

      里包恩压了压帽檐。

      “但是,你要做好准备。”

      “因为那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情报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