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弹彩播

      薊陶公,这座距离北大年一百多公里的小城也是阒一座华人聚居之城,后世则多被称톿作那拉提瓦。 罡

      当然后世的那拉提瓦,已经看不到多少华人的痕迹了,八成的居民都是马来人,而现在,叶家在这里修建了六七座坞堡,马来人很少会到这边来定居。

      ﹡ 叶福来、叶开父子,包括整个릕叶家的大部ᣆ分族老都来ﰆ了这里,他们要岆在这里举行了一个中国农民千百年来梦寐以求的仪式,那就是按纫口授田。

      “黄老四!”一个﭂书办高⬸声䘵的喊着,那个得了五十亩塔尼河边良田,分到了一房媳妇的黄老四,㩹又喜滋滋的走上前来了。

      由于他主动请缨带着人抄了三㯘房的库房,现在已经是叶开父子⫓最信任的人了。

      “黄老四家,共뾶计男丁六ѝ人,妇人三人,合计授田二百四霡十亩!”在书办激昂的声音中,䒈黄老四在几张地⢖契上按쏦下了自己的拇指印。ꕹ

      周围的民众响起了一阵又β一阵的惊叹声燖,这就是二百四十亩田啊,加上黄老四在塔尼河边的五十亩良田✙,一共二百九十亩田,搁到广东那就是地主了。

      随着一个个名字被喊到,喜利滋滋的人群比过年还高兴,叶开判断的没错,土地大部分都是捏⒃在各房各家的领头人手中,真正졘自己有田的还真不多,而且就算有田的,每年给裿上面缴的租税也不少。

      叶开这次说动叶福来取出了祖先义信公留下的财宝,把所有人的田产都给买了下来,想要当官的族长、族老的田按半价收购,一鑜半给现银,一半用隆盛号和糖寮的干⯳股按揭支付。

      꽜 至于普通族人的田,则是按市价收购,由于后边还要按口授田,基艡本就是相当于白送钱给他们。

      縟઀当然叶开的钱和田也没那么好拿,拿了叶开的钱和田那就得卖命了,以前的叶家族兵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各管各的,有事的时候就集ᖳ中起来训练几天。 絕

      而䊱现在,每个十四至四十岁的成年男丁,每年的集中训练时间不得低于六十天,平时鳖还会以村为单位两天一操。

      其中能熟练使用洋枪或勇敢敢战之士,还劐会被选入副督卫队,选入卫队的諶基本就呔是脱产士兵了,除了免除个人田亩的租税外,还会再ಬ塔䫽尼河边从叶开的封田中拨出三十亩作为衣食之地。

      叶开准备初次选入八百人,其中三百人会留下,与拉玛一世赐予的五百銮爵侍卫一起混编,成为北大年叶家压服土著的根本武力。

      剩下ㆋ的五百人则会被叶᭍开带到广南去,成为叶开在广南的武力班底。

      至于九叔爷叶文信,叶开允许他带着不超过两百两银子的财产回大陆去了,叶福来还去信一封,交给了自己的大舅哥归善县ᣪ县丞,让他为叶文信及其二儿子叶福林买上二十亩水田,并‘好生照看’,以后叶文信能得个善终,吃饱饭没问题,׎其他的就别想了!

      裶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叶文信毕竟是叶开的叔爷,在这个家族为大、敬老尊长的时代,叶开不但不能把叶文信怎么样,还需要好好安排,这样才符合当时的价值届观!

      更重要的是不能把叶文信勾结马来人得事情捅出去,真要捅出䣰去了,叶家在南洋华人圈的声誉可就毁了!

      不过叶文信虽然走了,他的长孙叶振武却留了下来,一是这个叶振武确实是个人才,二麚是叶开냾也可以让身在大陆叶文信投鼠忌器,免得他到棃处去乱说。

      “少爷!少爷,外面来了个姓辜的ሂ汉子,说有重要的事找你!”叶开在主持分젉田的时候,阿ꃒ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叶开皱了皱眉头,他不认识什么姓辜的啊!

      “唐人新客辜礼欢见过叶侯爷!”一个身材不顟算很高大,但是双眼有神、步履沉稳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他嘴里高喊着见过叶侯爷พ,但手上的大拇指和食指弓起␿,形成一个圆圈,其他的三根手指则直直竖起,随后双手交叉,这是个初次쫓相识洪门中人的江湖手势。

      귢辜礼欢?叶开轻轻念了一声,突然电光火石间,他想到鼐了一个南洋的著名华踁人,好像就是这个名字。

      盿“尊驾仙乡可是闽省同安县?莊”

      “没错,在下正是同安县人,叶侯认识在下?”

      辜礼欢也有点惊讶,今年二十三岁的᛿他是刚下南洋的,按緵说叶开不可能认识他呀!

      “哈哈哈!我就那么一问,辜兄弟请上座,阿山,去吩咐厨房做几㴦样拿手的闽菜,今日我要与辜兄弟畅饮一番。”

      叶开乐了,果然是辜礼欢,这位老兄可不简单,他本是福建的天地会分子,䣞去年因为在家乡同安搞反清썗复明、保护莠民的运动而被清廷通缉,不得已只能借钱下南洋。

      历史上他先后流浪曼谷、北大年等地,最后选择了去到槟榔屿,也就是日后的槟城。ㇻ

      颇具政治头脑又精通商业的辜礼欢,靠着不列颠东印度公司莱特船长的支持,迅速把这个小海岛建设成了人口七八万,扼守马六甲海げ峡的重要海港,后来辜礼欢被任命为槟城的第一人甲必丹,影响力甚Б至能辐射到新加坡等地。㙋 

      当时的不列颠东印度公司与吉达苏丹、暹罗王室出现矛ಬ盾的时候,都是请辜礼欢调解,任何一个詧白人要到槟城做生意、开公司,首先都要来辜礼欢这拜码头。

      就是在叶开穿越前的二十一世纪,马来西亚的槟城仍然是一座华人占多数的城市,走在槟城你甚至都感觉仺不到自己出国鵉了,这些都是辜礼欢的功劳。

      他的孙子就是著名的南렑洋富商辜紫云,而辜紫云还有个更出名的蓰儿子,就是清Ὥ末的国学Ᏺ大师,那位生在南洋謳,学在西洋,婚在东洋,仕在北洋,拥有十三个博士学位的辜鸿铭。

      这样的牛人쇭,叶开怎么能放过?

      셹他一直担侜心自己去欧洲后,北大年这一块缺少一个有勇有谋的人坐镇,这辜礼欢简直就是自돹己送上门来的最合适人选。

      辜礼欢本来是有点忐忑的,他被通缉后,只带了十几个兄弟就往南洋跑,一路上从越南河仙镇到曼谷,再到北大年,没人拿他这个二十三岁的毛头小子当盘菜,好点的给两个钱打发走了,不好的直接管顿饭就没了下文,简直把他当做了要饭的。

      菜是经典的闽菜䠏,爆炒双脆、淡糟香螺片、荔枝肉,酒则ᗚ东西南北各色酒都有。

      已쯘经吃了大半年猪食的辜礼欢连吃了好几筷子,随后长叹一声,这是他离噮开福建后,吃到䔕的第一顿家乡菜,受到的第一次礼遇。

      ꄗ至于他带来的十来个兄弟,在싟外屋吃东西的声音,连里屋都听得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