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个网站2021年直接进入的

      沿海地带,山路平坦,并不十分高耸,所谓不好走,只是于常人有些疲累,膝盖小腿有些承受不住,对于修仙之人自然是轻而易举,无有负担,二人一路倒是欣赏山泉嬉戏,清芬酝藉,风韵相宜,莫名有些忘情。

      陡然一拐,便处于山丘最高点,眼前便是下坡,可见云端末梢的城墙,真是朗朗乾坤,万里无云,只是有些闷热。

      二人便加快脚步,往前方树荫茂密处歇息。

      还没停顿,却听前方有打斗之声,二人一惊,随即上前查勘。

      只见一群大刀贼人俨然在抢劫过往商贾,那为首的管家护住老夫人,对贼人喝道:“你们可知,我家老夫人是何人?”

      大刀贼首哈哈大笑道:“怎能不知。”

      “那,你们,还敢,还敢动手,光天化日之下……”管家话音有些疲软,不知对方是何目的,转而道:“你们要多少钱?”那管家还没说完,已被一刀横砍,身首异处。那群贼人将旁边身穿华服的老太太往地上一扔,拿出绳索笑道:“老夫人,得罪了。”

      老夫人自是无法抵抗,怒道:“你们,不得好死。”说罢貌似要咬断舌根自尽。大刀贼也是醒目之人,立马将粗布条将他的口中勒紧,只见老夫人泪眼如大豆般滚落。

      黎疏绵指着他们身上文字,子华也是看到,赫然是炼魂团,四下无暇考虑,冲上去武起大刀,施展法术,怒喝:“道风叉夜月,”只见林中树木宛若摇旗呐喊一般,炼魂团诸人也是受了惊吓,四下张望,为首的汉子看来者不善十分识趣,拱手对二人正色道:“在下炼魂团‘地煞七十二星’座下‘地全星’分舵舵主穆大力,还请高人行个方便,日后定当上报上峰圣史,聊表谢意。”

      子华大刀一挥,怒喝:“快快滚蛋,否则休怪我刀下无情。”

      穆大力见子华温文尔雅,刀却是和口气一样大,便冷笑道:“二位既然知道我炼魂团做事,还不起开,别以为看了几本武侠小说,便以为道义比天大!有个词叫什么来的?对,义薄云天!”说罢不等子华搭话便也是大刀劈去,瞬间如泰山压顶,劲道川流不息,子华若不是利器傍身,还真抵挡不住他那猛然一击,黎疏绵更是被那刀风余威阵势震退数尺。

      子华自诩每日苦练刀法,如今却如山崩地裂一般招架不住,又见对方人多势众,瞬息间周遭利刃不断砍落,血肉纷飞,黎疏绵在他身后亦是退无可退,他只能咬紧牙关,依靠刀风一刮,对手见病猫发威,始料未及,被邪风斩退了几步。

      穆大力笑道:“呵呵呵,难怪你敢多管闲事,也是有些妖法,兄弟们,布阵。”

      地全星众歹徒也不是什么善类,自是经过千锤百炼,百炼成钢,只见他每五人组成方阵,五柄大刀转成莲花模样,旋转极速朝子华削去。

      电光火石间,黎疏绵暗下对子华说道:“你坚持片刻,我术法将成。”

      子华会意,微微点头,将黎疏绵死死护住,刹那间,莲花旋刀纷至沓飞来,子华已然放弃抵挡,只是将身后牢牢锁住,正要失去意识之时,黎疏绵将宝扇一抛,扇子中满池泥水波涛汹涌而出,地全星诸人皆是呆若木鸡,回过神来,已经被活活埋入泥泞之中,穆大力也是拼命挣扎,但扇中污泥源源不断,他越是聚力挣扎,越是陷得飞快,不一会儿也和他的兄弟们牢牢的被泥浆封印在地上,入土为安,刹那间林中一片寂静,泥泞的土地又化为平壤,只是好像较先前高耸一些。

      子华看了这惊心动魄的场景,也将身上血痕悉数忘却,直到黎疏绵一口鲜血喷到他本已是血迹斑斑的青衫之上,才晃过神来将她搀扶住,靠在树干休息。

      此时,一阵马蹄声响起,子华也顾不得苦笑,想去看一旁被紧紧绑住的老太太时候还活着,却没想到从马上下来的人一看到老太太便将其松绑解救,老太太喘了口气,详尽一番。子华见其两臂雕青镌嫩玉,头巾环眼嵌玲珑。鬓边爱插翠芙蓉。盔甲在身,衫串染猩红,一看便是官府中人,稍微有些放心。

      那军官到子华跟前作揖道:“多谢英雄救了老夫人。”

      子华支撑身体道:“这位姑娘需要静养。”

      军官立马让属下搬来担架,说道:“无妨无妨,有马车,公子请。”

      原来,那老妇人便是南安县令闳留的母亲尤氏尤太君,今日前往钟谷山镛铨寺祈福,没想到回城居然遇到歹徒,而前来救援的军官便是先前茶客所说的武状元,南安郡城的二把手陈温,陈县尉,也就是南安郡的治安官,看到赶来报信的家仆便立即赶了过来,陈温和县令闳留一文一武同榜状元,又恰是刺史一方,情投意合,便义结金兰,认了尤氏为干娘。

      “炼魂团?”县尉听子华说起歹徒来历也是咬牙愤恨,“真是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和县令大人以为如今治下百姓安居乐业,没想到还有如此宵小,今日多亏英雄仗义相助……”

      一行人回城,忽然一群人拦路道:“县尉大人,县尉大人!”陈温勒紧马头倒是一愣,兵丁见群人貌似是县尉熟人,也不好阻挠,只听其中为头的一个喊道:“陈大官人,忘了兄弟。”原来是陈温老乡故人,如今估计是听到他为官一方,便前来讨酒,陈温便道:“大兄来吃酒。”

      那领头的是屠夫陈老好,素来大嗓门,扯惯了便喊道:“大官人,我等是旧相识,如今你老大哥高升了,也不记得我们这群发小,不过是俺家老人受了些许寒热症,特地来借几百两救济救济,大家伙说是不是。”众人立马上前作揖,口中无不称赞陈温如何如何体恤百姓,如何如何爱民如子,对他们这些老哥们都是赴汤蹈火不惜根本,待自己双亲爷奶更是无微不至。陈温拱手便道:“虽然我如今为官一方,但俸禄低廉,家用不济,无多少余钱,只有这几两银子,还望兄弟不嫌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