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频在线观看草莓

      倏忽之间,秋的季节深度感染了晴空下的世界,一丛丛一簇簇的金黄如润开的画笔,将漫山遍野涂抹上了收获的气息。黍米熟了,퇸灰石部的男女老幼齐齐涌出了寨门,奔嘍走在希望的田野上㜓。

      被姬兴宰杀的那头鲶鱼怪臘所留下딒的余泽格外丰厚,最显蓾著的是灰石部难得的生产工具更新,以前的石器、竹ី器被扔到了犄角旮旯,取而代之的是用精怪脊骨啐、鳍、ꉇ头骨等磨制的一些诸如镰刀、锄爸头、钉耙等物的雏形工具,生产效率比之先前高了不止一点点。男人们下地割穗,孩童们前前后后搬运,女人们晾晒,整个寨子里里外外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当然,这一䷿片的喧闹与三个人无关。

      一个是姚猛。所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人群聚居的寨内,他当晚偷腥姜鹊后又被鸠面老妪出手惩戒的传闻,几乎成了人尽皆知的笑柄。某些好事的妇歧人甚至毫无避讳的对着姚猛戏谑,说什么有空来找姐姐,保管솋主母大人不会拿刀子插你云云。对此,姚猛哑口无言,只能讪讪而退,忍着手臂疼痛,按照主母要求扩建部族食䗈堂。另外两个自然是鸠面委老妪和姜鹊了,她们二人有一段时间未在大0众前露面了,吃食都是由老嬷嬷送,这么䰟一来夽二去大家似乎也猜测到了某些事情,于是再也没有人胆敢传播那晚的见闻了,一个个讳莫如深཈,哪怕是面对姚猛彄,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倒是姚猛亲舅,则是喜忧参半,一再嘱咐了外甥些什么。

      即将临近ꥇ中午,一个在田蹅埂边抢着捡拾黍穗的孩童,一抬头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正朝┆寨子走来դ,顿时欢天喜地迎삩了上去,一面尖叫道:“兴舅舅,阳舅舅,明舅舅,涛舅舅,秋舅舅回来了!咦,舅姥爷呢?”

      孩童的声音天真浪漫,可落在经历了艰难险阻才回归寨子的姬兴等五人耳中却有着百쩬般的沉重。孩童口中的舅姥爷,自然指的是姬云。他当然也回来了,只是已铂经化成了骨灰,被姬兴用兽皮包裹着负在֒背上。

      姬兴一把将蔟孩童抱在怀里,摸了摸他的ක头颅,沉默难言。

      很快,田野中劳作的部落男女们也围了上来,见他们쟑五人背后都鼓fi鼓囊囊的,显然此㣷行颇有收获,可是出去六人回来五人,不用说姬云已经罹难了,这份高兴之情便大打了折扣。

      “先回去吧,回去再说……”有妇人说道,“你们能ᵴ平安回来,就是ⲅ老䓖天ꍩ保佑了,主母知道了也팩会很高兴的……”

      “嗯……”姬兴应了一声,默默跟着队伍走去,眼看着离寨门越来越近,两道人影急匆匆迎面走来。

      一人身材丰满,身披㛘一㰤件插满了各色羽毛的彩衣,精神饱满的走在前面,正是姜鹊。鸠面老妪却落后前者一个身位,只穿了件駣朴쌽素的兽皮褂子。虽然族内众人之前便有了某些揣ꜰ测,ㇷ但姜鹊是第一次以这身装宖束出첛现人前,虽还未举行正륮式的禅让仪式,毫无疑问,姜鹊就是下一任的灰石部首领,继承了灰石部古老相传的巫神之术。

      “拜见主母!”顿时,人群黑压压跪下去一大∠片,连孩童们也在长辈ꗘ的要求下⏧,向姜ꨖ鹊叩头。

      姬儠兴等五人震惊得无以复加,也急忙跟着俯身下拜。

      “起来吧弥。”姜鹊笑吟吟说道杓,她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面对大家的顶礼鏸膜拜倒也显得从容,当人群一个个站起,她也顺着一个个看去,当见到姬兴时唇角露出一个轻缓的幅度,可当她确认没有见到姬云时,笑容顿时僵緭硬起来,清冷的问道:“我夫君呢?他怎么不在?”

      姬兴沉默,良久才道:“二舅,已经亡故了……”

      阂说完,他取下背上的包裹,捧在手中。

      옆ᱏ在姜鹊的情感厹世界里,姬云就是一座山,一座一心为了部族却从未考虑过自身的大山。当年䇣姬云将她从猛兽之口救下时,她就喜欢上了这个高大威武的汉子,视其为终身依靠。即便他后来残疾了,心里ﯜ也꽲从未有过怨言。陚只要是他说的话鿟,她都愿意去做,ꡧ哪怕是让她胭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姬兴,因为姬云相信姬兴是未来部族的希望,她也无条件的选择相信。至于那晚ᓟ与姚猛刹那之欢,纯属其生理需求驱使下的一个意外,只是她怎么也没想獼到,姬兴罹难的这段时间,෺她却给他凄凉的离去蒙上了一层耻辱。

      “夫君,你为什么就这般走了荺,鹊心里悔啊……”姜鹊颤놝抖着接过包裹,流下泪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圐夫君,鹊不是个好女人,鹊对鏉不起你……”

      狲 众族人听了姜鹊此懊悔之语,一时亦蕎不知如何劝解。

      年迈的鸠面老妪叹息着摇了摇头。

      现场只听闻姜鹊一个㖟人的哭声,忽然其银牙一咬,抬起头来,挂着泪水的眼眸盯着姬兴,寒声道:“出솬发之前,你曾向我起誓,保证我夫君能醓囫囵去囫囵回,你告诉我,为什么偏偏是他出了意外,为什么偏偏是他,为什么?”

      姜鹊说到恼恨ᴦ处,鷧伸漕手就向姬兴脸上抓来。

      姬兴面庞上顿时皮开肉绽,出现五条血槽,他只是一动不动。

      “鹊껰,你是灰石部未来的主母,切不可冲⋩动莽撞!”鸠面老妪见姜鹊心神失守,进退失据,不由提醒道。

      如果姜鹊只是匔一个普通妇杴人,在人前撒泼、谩骂皆无伤大雅,可她不是一般人了,是部落首몢领是未来板主母,与姬云同行的五人岂不个个心寒,惟恐其迁怒于人,如此一来只能背井离乡永不复返了。 

      鸠面老妪此言一出,姜鹊如醍醐灌顶般恍然大悟,经过这段时间对巫神之术的学习,她虽仅习得皮毛,但已经知晓此术的奇妙,再结合当日鸠面老妪安排姚猛扩建食堂以及之后的出手惩戒,种种迹象表明鸠面老妪似乎早已有了预测。

      “主母,你是否早就知道了?”姜鹊猛然回首问道。

      鸠面老妪不⼬答。

      “你一定知쑺道,你一定知道!”姜鹊咬牙道:“我恨你끯……”

      说猸完,她抱着放置姬云骨灰的包裹퐿,向寨内自己的房子跑去媣。

      鸠面老妪满是皱纹的眼眶올流놛下浑浊的泪뺽水,站在原地木然不动,如风中残烛。按照占卜所得,刻画着姬云姓名的龟甲碎裂了,那只有一个结果,便是预示死亡。她作为部族主母,又何尝不想救自己的孩子于水火,可她不能那么做,在灰石部历代主母的记录中,敢于挑战宿命者无一得善终,且祸及部族,否则以巫神之术的精妙,又何以经历如此多代发展灰石部依然只是个人ꡡ丁单薄的小部落。无论遇到什么,哪怕心里再苦再Ꮜ不舍,她只能默默承受着,这是她身为部族主母的悲哀,当然也将会是姜鹊的悲哀。她更明白,姜鹊的不理解只是一时的,其终究会如自己一般承受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且无怨无悔,这是每一代主母无法推卸的缸责任。

      “兴,阳,还有你们,莫要介怀,鹊只是一时곤不忿……”鸠面老妪对姬兴姬阳等五人说道,很快又振作起来,问道:“那物可曾到手?”

      “得主母庇佑,我等不辱使命。”

      五个皮袋依次排开,里面满满的都是白花花的盐。

      这一晚,灰石部按照惯例为姬云举办丧宴,跳傩舞,通宵达旦,䶻至黎明时分,将其骨灰﫬葬在祖地。姜鹊哭得像个泪人,自始至终,她都未向任何人说过一句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