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男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ios

      冯晓宇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办法。

      雪地里有马拉雪橇,他准备做一个冰橇。

      冰上滑动的摩擦力极小,按小灰有一百五十斤的拉力计鶀算,冰上雪橇至少能驮三吨货物。

      乌维得悉冯晓宇的打算后,把句里돃湖叫来一起来帮忙。

      冯晓宇寻找合适的树干、树枝,乌维和句里湖一起搓草绳豫。

      两天之后,冯晓宇做了两个冰橇出来。

      ᥴ 乌维又找莫昆协商,以四头棕熊肉做代价,帮冯晓宇换了一匹老马。

      用草绳绑住的冰橇不够结实,冯晓宇不敢多带,担心路上散架。

      如果按每天行走一百五十里来算,一个月要走四千五百里。

      如果冰上能行走ᅡ的距离⪝不够远,多엜余的东西只有扔掉。

      这样做的话,完全是在暴殄天物。濴

      第三天一ᨐ早,冯晓宇带着十六๹张熊皮、一个月的草料和一头棕熊肉出䠄发,把꩷剩下的棕熊肉留给了乌维,让乌维分给句里湖和其他ᕓ帮忙的人。

      众人帮冯晓宇把东西搬上冰橇,乌维又交给冯晓宇两个水囊和一把小刀,然后与冯晓宇挥手ћ告别。

      䉺 等看不到古格部的人影之后,冯晓扙宇才从背包里把头盔拿出来。

      头盔显示,乌水河向西南延伸一千五百公里后,拐了个大弯向西北而去。

      这个大弯的ꮢ正南方向,有一条쉜东西流向的河。

      冯晓宇决定,走到那个大弯后上岸,然后㆐再沿着那条河边往西走。

      天黑之后,他把冰橇停放在靠北一侧的河岸旁,把駑马卸掉,取了两张熊皮下来。

      一张当褥子、一张当被子。

      虽说被窝里有股浓浓的బ肉腥味,但他身上的䘧味道不比肉腥味小多少。

      各种味稆道混杂在 一起,也݊就闻不到了。

      冯晓宇日行夜宿匚,偶尔让马上岸去翻开积雪啃些枯草,十九ㄲ天后,来到那个大弯。

      他把马卸下,让老马驮着马草和⇌熊肉,自己骑着小灰上岸行走。䊯 䘣

      极目远望,正南方是一望无尽的荒原。

      正西方是一片群山。

      뇻冯晓宇向南骑行六十多公里,来到小河边,在小河边住一晚,次啡日沿着河边向西赶꯮路。

      路上看到河对面一老一少两个骑马的人。

      骑马的老者看见冯晓宇后,跨过冰面过来攀谈。

      路途遥远,能碰到同行之人,的确不易。

      晉 老者方脸、浓眉、披散着头发,浑身裹满了兽皮。䉔

      他来到冯晓宇的不远处,问道:“年轻人,你准备到哪里去?”

      冯晓宇不答反问:“老伯,知不知道附近哪个地方能换些马草?”

      老者指了指驮马两侧的马草说道:“那么多不够吃吗?” 

      “我要去很远的地方。” 沵

      “哦,我以为你独自去捕猎,原来是个远行的路人。既然想补充马料,那你跟我走吧。”

      三人一边伴行一边攀羱谈。

      ༌这条河叫乌拉古纳河,这片山叫乌拉古纳山。

      前面百里不到的地方,是柯扎部族的王庭所在地。

      王庭与成国的雒京大同小异,是游牧人的经济、文化먥、军事中心。

      境王庭的东面是左王古突部뱟的领地,西面是右王扎伦部的领地。

      左、右二王拱卫着柯扎部的安全。

      乌拉古纳河䙇两岸地势平坦、水草茂盛,是这片草原上绝佳的放牧之地。

      噾但王庭周围的草地从不放牧,只作为牲음畜用来过冬的草料。

      ﶿ每到春暖花开⺟的时节,牧人们就赶着自䐱己的牛羊马匹远走放牧,到了冬天再回到固定的地方过冬。

      为了壮大自己的部族力量,草原̏上所有的部落都在尽力繁衍人口。

      可是人口越多,需要的地盘就越大。

      自己的地盘不够,就只有去Ἄ抢别人的。

      几乎所뫟有的部落战争均由此而发醡。

      淛 胜利的部落抢到适合的聚集地,然后安居下来,失败的部落只有迁徙。

      如果冯晓宇带着一队륀人马,必然会引起游骑哨兵的主意。

      但冯晓宇一人两马,对大小部落都形不成威胁,所以根本没人拦截、盘查。

      老者是东南不远处一个小部落的头领,带着小儿子来王庭寻找适合定亲的少女。잊

      煯 王庭的规鼃模大概比镍郡稍大,而且交易可以使用银两。

      冯晓宇送给老者骒二十吶斤棕熊肉,老者介绍冯晓宇补充马料。

      愓此后翻山越入岭走了一个半月,终于刈在一天下午,看到了开垦过的土地。

      只要有农田,就会人烟,就会有路。

      再不用弯弯绕绕沿河而行了簉。

      太阳西斜时,冯晓宇看到了不远处的郖一个低矮的草房,草房外面ш有一个人正在低头摆弄着什么,他走过去,跳下马来准备询ꈓ问。

      那人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首先问道:“先生,你找谁?”

      冯晓宇说道:“我路过这里,想买些食物顺便找个住的地䇒方。”

      那人向侧面远处一指,说道:“领主在那里,你去找他吧。”

      冯ޥ晓宇望向那人指的方向,看到一栋高大的房屋,于볧是谢过那人,牵着马顺着旁边的小路走过去。

      載 高大的房屋其实只有两层,房子四周用半人高的篱笆围着。

      ବ站在二楼窗前的领主看到鸿冯晓幅宇后,带着仅有的4名护庄武士走出房子,远远对冯晓宇喊道:“你是什么人,打算干什么?”

      冯晓宇高声说道:“先生㰆,我路过这里,需要一些食物和草料。”

      领主走近看到冯晓宇马上驮着的东西,指着棕熊肉ᜤ问道:“那是什么?”

      冯晓宇说道:“是棕熊肉。”棌

      这个庄园的领主只是一个小领主,平Ⴊ时难得⚚有吃肉的机会,啒于是颇感兴趣的问道:“你用熊肉交혻换吗?”

      6“可以。”

      两人经过讨价还价,冯晓宇用二ﺼ十斤棕熊肉换了十斤面包和三天的马料以及一晚上的住宿机会。

      他只是个过路客,领主不打算知ጻ道他的名字,而他也没必要知道领主叫什么。

      ⌻只☉做交易就可以了。촴

      胢 领主指着篱笆外䓠的一间柴房说道:“你晚上可蹁以住䩫那里。明天早上面包就可以做好了。”

      “好。”

      尽管只是间柴房,芠但总比住在野外好的多。

      领主不敢将一个带着武器的外来客引到家里去住墽,完全是看在二十斤棕熊肉的份上,才愿樛意与冯晓宇做交易。

      但他担心冯晓宇晚上趁他们入睡时有不轨的举动,所以派了自己的护庄武士,晚上轮流守在冯晓咜宇所住的柴房旁边。

      见此情景,冯晓宇就不用担心晚上睡着了쓩会有野兽骚扰,于是美美的睡了一晚上㽤的好觉。 䶕

      㓜 第二天,双方交뼘易完毕,冯晓宇继续赶路。

      五天以后进入人口密集区

      ꢬ 补充食物、马料和水恈就方便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