坛蜜thunder

      :“殿下,您看,”一直守在三王子身边的兰山帕已经发现了战圈中的混乱,指着一处战圈ჲ对三王ॏ子说:“鴾有情况。” 淈

      :“有什么情况?”三王子顺着兰山帕所指的方向看去,疑问道:“两军交战,不是很正常吗?”

      :“不正常,”兰山帕说道:“敌军发起全军攻击才多久,怎么会有军队冲到我方腹꾗地。”

      :“哦?”经过兰山帕提醒的奐三王子,终于发现了确有不妥,出言问道:“怎么会跥有一支孤军冲上来?”

      䫃修罗军的冲击已经到达敌军的最后一重防线,远处肉眼可见的数百敌᪉军足以表明了这些人的身份,更有的,是那뎲数十面迎风飘扬的鹰旗。

      :ഭ“那是敌方的主将。”冷邪一边冲锋,一边连连发䁆箭,身为一名顶尖的弓箭手,他已经分辨出三王子的身份。

      玥宸朝前一看,很快就锁定了三王子。

      椦 ഗ 无论是身上所穿的华贵盔甲还是被亲卫兵拥簇在前的站位,都足以表明三王子的身份。 렯

      :“老大,上吗?”小龙对玥宸大声喊道。

      玥宸㷾快速转过头看了鞁看身后的混元大队,发觉已经有数十名士兵被合围上来的닕敌军缠住,而还能跟在他们ȿ身后的只有寥寥数十人。

      쎾 :“不能再等了,冲。”玥宸大声喊着。

      这么一支犀利的军队杀穿对方阵容,已经吸引了很多敌军的注意,再让他们冲下즢去,绝对会危害到己方主将的安危。

      无数的敌军从远ꭟ处合围过来,修罗军的压力顿时增大。

      :“他们絆想干什么?”高星发出一声怒吼,就㛧连身边的欧东阳都被吸引过꣪来。

      高星和欧东阳,这对如兄弟如搭档的战友,这ᶠ么多年来在战场上一直是相互扶持,他们所在的位置正好离修罗军冲锋的路线不远。

      一直带领部队埋头杀넦敌的高星刚开始的时候还真没发㻋现修罗军冲进战场,因为他们的速度太快了。诈

      但渐渐中,高星敏锐돆的察觉到敌军的动向,而顺着敌军变化的方向看过去,高星看到一支军队如利箭般直插敌军腹地。

      那身绽盔甲太有辨识度了。

      :“修罗军怎么脱离战线冲到敌军阵后去了?”欧东阳大声喊道鐬:“他们疯了吗?”

      高星一刀将拦在面前的敌人砍下马,怒骂了一声:“干……”

      퍷:“我们怎么办?”欧东阳着急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高星怒喊道:“组织军队冲上去救援,难道看着他们送死吗?”

      꿓 :“给我冲,冲啊。”欧东阳二话没说,举起手中的长刀高声呼叫。 釖

      而猽高星则是一马当先,带着一直围在身边杀敌的守军冲了上去。

      将领چ都已经发出命令了,大批的士兵迅速朝这边集结过来,而反应最快的肯定是骑着战马作战的守军。

      没过多久,섭数百上千名的骑兵跟在高星和欧东阳身后快速朝修罗军所在的方向冲锋过去,而身后更多的守㘆军也툵全力向高星所冲的方向猛杀过去。

      :“亲卫军,迎战,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殿下。”兰山帕拔处挂在马背上的弯刀,对守在身旁的数百亲卫军高声喝道。

      因为魩他清楚的看到,敌军一支数十人的部队已经杀穿防线,正朝这边冲来。

      玥宸的气势在此刻提升到巅峰,大喊了一声:“杀……”

      冷邪挽起青天大雁弓,三箭连发,瞬间将三名亲卫军射杀下马。

      双方转眼间就交战在一起。

       而最恐怖的当属范逍遥,左手拉住缰绳控制战马的速度和方向,右手连连挥动,每次挥䳤击都有数把柳絮飞刀向亲卫军射去。

      一年的时间,冷邪真的把范逍遥打造成一个杀人机器。

      手臂,腰间,大腿小腿,甚至马背上都绑着插着柳絮的布带,范逍遥可以从任意位置随时拔出飞刀射杀敌军。

      双方刚一碰撞,数十的亲卫军就被射杀下马。

      뵮小龙收割的速度一点也不比范逍遥慢。

      在两方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小龙率先策马独自奔向一处,没办法,他的混元开山⾿棍都是大开大合的招数,为了避免砸到自己人,他只能孤身作战。

      身后跟着的数十名混元大队的士兵只有一半跟了上来,而另外的一半已经调头回冲,因为他们要拦截追上来的敌军。

      尽管人数与对方相差太大,但修罗军悍不畏死,自虐般对战训练的鿧成效在这一刻终于得到证明。

      这些修罗军对眼前的情츚况非常之清楚,他们已经抱着必死ﯨ的信心,对一些根本无法防御的攻击修罗军干脆就不防御了,直接和敌军以命博命。

      随着斩杀的敌军越来越多,修罗军身上本就带着的戾气越来越重,鲜血可以让人恐惧,同样能让人兴奋,甚至丧失理智。

      当修罗军发觉敌军砍在身上的攻击只能造成疼痛而无法伤害到自己的时候,疯狂了,修罗军疯了。

      他们举着卑手中的武器对敌军狂打猛扫,至于防御?完全放弃了。

      ꗗ 修罗军是疯狂了,但三王子的亲卫军也䨀疯㮳了。

      :“这些都是什么鬼?真的是人吗?怎么他们完全不怕攻击?就算盔甲再好渨,一刀两刀砍不破,难道打在身上也不痛吗?”

      这是此刻缠绕在亲卫军脑海中的想法,他们的武器甚至一丝鲜血都没有染到,就算有,也是自己的。

      䍙 修罗军会为他们解答吗?肯定不会。

      就算会解答,修罗军的答案也只会是,我也不知道我身上的盔甲为什么砍不破,至于打在我身嚾上会不会痛?那肯定会痛,但这些痛楚只是쫢小儿科,早就习惯了。

      持续一年的负重训练,还有着强身健体的药物辅助,身上各处早就是伤了늡又好好了又伤,这些痛楚算什么?

      你有试过熟睡的时候被ᖒ人用被子蒙着生生打醒吗?你有试过正在训练的时候就忽然被围殴吗?你有试过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揍到吐出来吗?你有试过茅房上到一半的时候生生被人打끉缩回去吗?㯚

      :“这是山岩关的守军吗?”三王子有些慌,对身边的兰山帕问道:“我怎괱么从来没听说鵺过这么一支军队。”

      :“殿下,这恐怕是敌人专门训练出来的军队,为的就是执行斩首,”兰山帕对三王子说道:我们后撤퇯一点吧。”

      :“撤什么?”三王子怒吼道:“我还不信这几十人能翻天。”

      双方经过短暂的交战,三王子的亲卫队已经死伤过半,玥宸的破虚寂灭枪已经斩杀了至少二三十名敌剔人。

      但情况很不妙。

      大批的敌军不断向这边增援过来,一些较近的敌军已经对修罗军进行围杀,뢡哪怕是刀枪不入,修罗军所面对的敌人太多,已经岌岌可危。

      :“你们这群混蛋到底想干什么?”高星率领的部队终于冲到熊霸这里,大大减轟低了留鹈守修罗军的压力駐。

      而熊霸呢?看뇏到高星Ღ带人过来,楞是理都不理,扯着֔嗓子大喊:“跟我冲,跟我冲。”

      顿时,散落在四周相互掩护攻击的修罗军方盾大队和弓箭大队再次集结,向前方冲去。

      :“卧槽……”高놞星怒骂麥道:“他们到底要干嘛?”

      眼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冲过来救援,就算他们不暂时回撤,也应该配合칅支援的军队逐步向前杀去,丢下援军继续向前冲是什么意思?

      高星真的很火,他真的很想一刀就把那个看上去跟座塔一样的楞头兵砍了。

      因为他知道,那个愣头青是这队修罗军的将领。

      솞 大猴小猴的淆刀盾兵并没有熊霸方盾兵的防御力出色,更加没有弓箭手ỏ的支援,他们已经被敌军围在一个很小的范围内。

      ֝

      大猴小猴分别带领着刀盾兵以背靠背䧇的防守方式收缩成一个圆阵与锬敌军厮杀。

      要不是凭借出色的体力和修罗盔的施防御,恐怕大猴小猴的刀盾兵早就被杀得七七八八了。

      熊霸的支援来得非常及时,泜三百名修罗军的加入解除了刀盾大队的危机。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摆出一个百杀阵,顿时反守为攻,直接改变眼前的不利局랃势。 褦

      高星没有机会继续咒骂,修罗军是向前冲锋了,而他们也面对了敌人的围杀䛥,幸好,他们身后跟着大批士兵。

      守军接到的命令本就是全军攻击,只是高星加快了他们这块战圈的前进脚步而㪏已。

      :⥻“我ȓ们还救吗?”欧ڂ东阳一边杀敌,一边对高星喊问道。

      :喐“能不救봹吗?”高星大䞫喝道,一边윞从腰间抽出一个竹筒拔开。

      被拔开的竹筒顿时冒出一股浓ⴰ烈的黒烟,高星随手一丢,把竹筒丢到敌人密集之处。

      那股升上高絢空的黑烟是狼烟,只有职位达到一定等级的将领才可以使用。

      狼烟在不同地方出现代表桽着不同的意思。

      如果狼烟在哨岗位置升起,代表的是预警,而狼烟在战场的某处升起,则代表着有将领要僪求己方军队全力向此处集结杼。

      高星丢出的这支狼烟在战场上引起了连锁反应。

      大批的守军向狼烟所在之处奋力杀去,而є敌军就更是疯狂的进行阻击,因为双方都知道뗫,狼烟的出现代表此处情况危急。

      :“给我继续冲,冲。”高星丢出䔪狼烟后,䙤带臯着身后的部队继续向前冲去。

      他是真想看看,那群自以为是的白痴到底想干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