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gif动态图转换

      七点刚过,舺二十六亩玉米顺利抢收完毕。

      陈耀东不得不佩服陈爸这点,算计的刚刚好,一点都不浪费人工,换了是他,肯舅定会担心人太ɼ少一天收不完,得多找几쳄个才能放心,浪费人工几乎是肯定的。

      现在看看,陈爸对苮时间和节奏的控制实非他能比。

      多一个人,估计六点半就完了,肯定要浪费人工。 ⮥

      少一个人,估计就到七点半了,挣钱的多半不干。

      省下一个人工不是重点,重点是陈爸的这种判断和掌控让陈耀㻏东望尘莫及。

      种地也有学问,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庄稼人,不是那么容易的。

      没有几十年的磨练,肯定是不够的。

      把最后一车玉米送走后,陈建斌就在地ෞ头给雇㤍来的人工把钱结了,然后花钱请来的人到陈家骑上电䬓摩三轮直接走了,就剩下陈家和陈妈家的亲戚留下吃饭。

      ꏍ 晚饭已经准备好了,除了炖的羊肉,还有大盘鸡。

      陈耀东ว的舅舅姨妈们干农活习惯了,到不觉得累。

      姑姑大伯家这边的人却累惨了,一个个进了门也顾不上烰洗,喘口气再说。

      两梶个表哥和两个堂哥也顾不上保持形象了,席地坐在菜园子迡旁边,帽子没了,围巾和口罩也不见了,头发湿嗒嗒的贴在脑门上ဆ,脸上白一道黑一道郈的,看着就挺䰥惨。

      陈国东一边毫无形象Ú地抠指甲,一쫧边捶着大腿感慨道:“农民是真不容易,每年秋收的时候真该把那些专家们辑安排下来好好体验一下农民的生活,否膅则都不知道玉米咋收的,只쇘会坐在办公室里凭空想象,搞的研究宔也脱离实际被农民笑话。”

      陈纪东笑话他:“一年就干这一次,老大你ꛯ应ゥ该觉得很賵有成就才䷛是,不然你们这些当领导的天天坐在办公室里喝茶看报,时间长了可是会脱离群众뻂的!”

       陈国东瞪了他一眼:“我一个副科算啥领导,就一跑藍腿的。”

      陈纪东嘿嘿嘿:“那也是领导,不⩓然咋说官是官,民是民。밋”

      田永丰道:“可惜쓂姥爷把我妈和小姨大舅二舅都给安排掉了,就小舅㶟没有来得及,不然怎么也不用吃农民的苦,看看几千年的历史,哪一朝农民不是最苦的。”

      ⥴ ೠ薛丘明道:“我到觉捶的农民挺好,要不是小舅획种地,你哪有机会体验生活!”

      田永丰道:“你就呕是个嘴炮,站着说话不腰疼,既然你觉得农民큢不错ഐ,那就让小姨몚父给你也包上一百亩地种种,种上一年地再说好我就服你了。”

      䠩 薛丘明嘿嘿嘿:“你说的啊,哥,回头就让小舅给我问问去。”

      田永丰问:“你不说要弄那个什么微博吗,弄的咋样了?”

      薛丘明含糊道:“正在弄、正在弄!”

      田永丰不问了,ৃ这就一不务正业的,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干点正事。

      人自己不上进,就算哥哥们㞮想拉一把也没法拉。

      闒 毕竟不是什勝么大官,能耐有限ࢺ。

      吃过晚饭,亲戚们都走了,陈耀东和陈爸坐在沙发上算账。

      逫一共送了二十九车,每次过完磅都会给一张磅单的票,基本磙每车都在一吨左右,把二十九张票全部加起来,最后得出结果,陈耀뗘东给陈爸看:“27300,二十七吨多点。”ꦍ

      陈建斌吸着烟,心算了下,道:“能落个三万多块钱。”

      陈耀东又因乘了个2.2,算出结果:“一共60060,六万块钱。”

       陈建斌道:“化肥农쟵药水费地膜种子这些除掉,再扣掉人工就三万多不ﵚ到四万。”

      陈妈叹气:“比去年还少了。” 

      陈|建斌道:“一年比一年少,工价却一年比一年高,再下去没法种了。”

      陈耀东问:“一亩地连一千六都没了?”

      陈建斌道:“不到,去年一公斤两块三呢,今年少了一毛,而且去年的产量高,一亩产两吨一,今年这个品系产量不行,两吨一都不到。”

      陈耀东搓了搓头皮:“那包上一百亩地连八万块钱都没有?”

      陈建斌道:“照今年这情况,最多六万块⊺钱撑死了。”

      陈耀鬸东没说话,深深感受到种地也不是那么好种的。

      种什么卖多少,全都不由农民掌控,命运在人家的手嬥里,还真特么草蛋。

      陈耀东很不爽㻒,脑子里又冒出来냞不少想法,可惜都是白日梦。

      胡思乱想了不到十分钟,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漮 实在是累閬坏了。

      骨头都有点软。

      ࡑ 第二天一觉睡醒时,已经十点多了。

      爸妈又出去打工了,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听到动静了,但累綜的起不来。秋收工价高,一࢕天能挣一百多块,对农ྛ民来说就是挣钱的最好时候,自家忙完了,自然要抓ⷘ紧挣钱。

      哪怕陈耀东说破嘴皮子,再别뱀打工了,依旧没用。

      爸妈该挣钱还是要挣的。

      起来洗脸,胳膊疼的举不起来。

      弯了下腰,肚皮疼的弯不下去。

      陈耀东龇着牙,感觉又成了半﹉个废人。

      练车是别想了,洗了把脸,骑着电摩一溜烟懿到了콾城里貲,随便找个껫饭馆吃了顿也不知是早饭还是午밮饭,才去了店里继续给蝹陈二哥打工。

      簫“陈哥,玉米掰完䢅了듺吗?”

      吴婷㘳婷见到陈耀东就问,两个小姑娘也㽞知道他昨天干嘛去了。

      “完了。”

      陈耀东慢慢活动着댋胳膊,问她:“你们早上开횢单了没?”

      吴婷婷撇撇嘴:“兰兰姐开了一单,我一单没开。”

      “可以啊!”

      陈耀东表扬陈兰兰:“能自己开单了,不错不错!”

      蕯陈兰﵅兰苦着脸:“今天运气好,錞开了一单,这个月我自己一共才开了三单。”

      “不急,慢慢来吧!”

      䋖 陈耀东道:“销售是个技术活,你才干␒了两个月,平时多学多练,我忙不过来的时候你也要主动顶上,抓住一切锻炼的机会,小吴,你也是一样。”

      “知道啦!”

      吴婷婷兴趣缺缺的쮡应了一声,一看就没走心。

      到是陈兰兰挺有上啀进心,主动㲆请教技术。

      这个要得,算是个可造之材。

      陈耀东吧ﮆ啦吧啦给讲了半天,总낃算体验了一把为人师的感觉。

      可惜陈兰兰却听的怀疑人生,为嘛感觉膥还不如自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