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色的

      马道䪆长见了以目视之,示意张顺不要用这种来历不明的药物。张顺想了一下,反倒觉得没啥问题。自己和此人无冤无仇,这点信任人的能力都没有,以后ⵑ何以管理霶千千万万部下?更何况不如此行事,何以折服其人?于是,道声谢便受用了,让马道长给他敷上。

      马道长倒出药来,却是白色粉末状,敷到伤口之上,张顺居然感觉疼痛有所减鈏轻෥,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这时候,马道士使人拿来布镟条,正要给张顺缠䉒上,张鱦顺一看吓了一跳,连忙说道든:“这布条需用开始煮狥一煮方可使用。”

      马道长当着外人面也不方便问什么,此时悟空已࠽回,马道长让⡵他护卫着张顺,自己径直使人捡柴烧火靪煮水去ᳺ了。那萧擒虎见张顺如此信任自己,果然是㧙条好汉,心中颇为佩服。平心而论,若是颠倒角色,自己未必能像此人这样行事也。݇

      这时候,张顺才抽出时间便忍坝着疼,询问他们陈长梃和萧擒虎两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旂这老鰝虎就跑到自己头上了。

      于是,二人疋一五一十将事㳍情详细向他讲述一遍。张顺听完二人讲述,心中真是日了哈士鼴奇了。若不是自己反应舯及时,恐怕自己就要葬身虎腹之中矣,到时候就成为“穿越者之耻”了。他心中不夡由得一方面不由气恼陈长梃办事剑不用心,另一方面囙却是惊叹二疃人如此高超的射艺。Ⱑ

      他仔细看魲了看萧擒虎,只见此人二十五六年纪,身高八尺,魁梧健壮,身着青衣,其人脖子挂了一串不知道什么动物牙齿的项链༟,腰间缠了根虎尾,看起来威风凛凛。再看其长相,满脸横肉,其眼睛如若铜铃一般,下巴上长着一副连面胡须,整个Ⓡ人看起来就戤像一只猛虎一般,真是好一副碸猛将形象。

      张顺心想:我前世听说过裴擒虎、韩擒虎,此二人皆是天下英豪,此人既然叫做萧擒虎,ᑋ又身材魁梧、箭法高明,理应不是平凡之辈,可以为我所用也。便有心收服此人,他说道:“蹰你既有心替陈长梃顶罪,你可知此人当受何罚?”

      “还请阁下示下。쪾”萧擒虎凛然不惧。

      “若按军中规矩,我命其猎虎,其猎虎不成,反伤及主帅,论罪当诛!若按家中规矩,以下犯上桃,以仆伤主,打死勿论!”张಺顺厉声喝道。

      “主公!”诸人一听大惊,连忙求情道。张顺竖起手掌,伸手一摆,众人皆不敢言。张顺此时柦还没注意到,随着这些日子他带领众人夺卄孟숫津,渡黄河,破孟县,过太鼕行种种行为,早已在众人心中积累出了蹺威望来。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还请阁下定罪。”萧俙擒虎也不傻,知道此人说出这䡇种话来,定是吓唬自销己一番,若是真有心杀人ﴥ,早喝令部下将自己乱棍打死,㵜哪里还需要뒎在晏这里装模作样。

      “主公,此事万万不可。一人ù做事一人当,还请主䡚公责罚长梃便是。”陈长梃一听也急了眼,连忙求情道。榾

      “哈哈哈!此人真是个义士!”张顺哈哈大笑,随即又扭过头看着众人接着道,“我家长梃也是有情有义之人,此皆英雄豪杰也!如족此人物,我怎么能杀了他铤们呢?”문

      “主公圣明!”马道长立刻做一个好捧角。

      “然而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们既已成军,当赏有功,罚有过!陈长梃违背军令,又致使主帅受΃伤,理当杖责二十棍,罚后勤劳役三쮰个月。念萧擒ퟟ虎有些顶罪,二人可共担此罪,一人杖责十棍,后勤劳役月半,你二人可有异议?”

      “主公,쉌此罪长梃自领之,何须劳烦他人?”陈长梃只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就牵扯到外人了,这于理不䝷合啊,更不符合他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原则。

      ྘ 张顺以넝目示之,说道:“렔萧兄弟若是不㞛愿,你自可全担其罪。”

      “阁下仁义,萧某这点罪薖还是受到了的。”萧塻擒虎见此罪比杀头之罪轻的多,又考虑到真杖责陈长梃二十獗棍,再劳役三个月,说不得棍伤发作,他小命便没了。

      覈 萧擒虎常受大户邀请捕猎猛兽,看家护院,深知这些个大户人싓家心狠手辣,其时家仆佃农冤死者不知凡几,便有心护他一㦡护。他知道有些狠辣的大잸户,专门雇佣一些官府中的“专职皂吏”。

      这些鹰犬之辈,平日练习梃杖,就用稻草做两个假牥人。一个稻ﺥ草中放砖头,一个稻草外裹纸짶张萒。练习完毕,打褘带砖的稻草人,看起来很轻,其实转都打ﻇ碎了;打裹纸的稻草人,看起来打的很重,其实连纸都没有破。这样Ɐ的话,这些大户人家一边可以假仁假义,一边可以随意杖杀奴㱺仆。

      可是萧擒虎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却哪里知道他面前这Υ个“大户人家”更是心狠手辣,竟是想赚他入伙。

      明代杖刑以大荆条为之,削去节Ở目,长三ᘄ尺五寸,大头径三分二,ᭆ小꿄头径二分二。原本杖刑,背、腿、臀分受,至宋则脊、臀分툓受。至金元之时,因脊近心腹,遂禁击背,于是杖刑刮皆为击臀。

      雀张顺开噇始不知道,等到刘应贵按照规定拿来刚刚削好的大荆条,准备扒陈长梃和萧擒虎的裤子时才知道。便连忙制止了他们,说道:“此皆壮士也,安能以᭛常人辱之?改击脊背吧!”

      他又见刚刚削好的大荆条比较粗大,按照后世度量衡,基本是长ӊ一米暖一多点,一头粗十厘米,一头粗七厘米。说是荆条,实则是木棒也。便下令道:“䆻如此木棒,击打后背几乎礬要人性命,且换⿬之。拇指粗细即可。”峈

      刘应贵得令而去,众人첤皆称赞张顺仁义,弄得张顺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时候布条已经被煮好,马道מ长亲自过来给张顺包扎。张顺此时疼的厉害,又不好意思当众龇牙咧嘴。便甉找㰶点뿗事情,˛转移注意力,问道࢈:“此处虽赦是崇山峻岭,人口众多,往来行人络绎不绝,何以有猛虎出没?”

      萧擒辉虎见此人确实仁义,与常见쨩大户人家不훗同,便实话实䛙说:“其实这事儿还是因我而起。” ︙

      “哦?此话怎讲?”张顺来了兴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