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色片。

      接触到柏格询具问的视线,娜西缇点点头,神色郑重道: 嬌

      “是的,全部丢失。”

      ѽ “而且,记录水晶里没有捕捉到任何关于丢失道具的信息,它们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娜西缇说着,手里也不停下,用毛巾擦着脸上剩下的余灰。

      ¤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被灰遮盖的脸颊终于重见天日。盆内的水葉也从清澈变为一片墨色。

      “更严重的是,似乎整䘆个诺兰城䕠的附魔道具,都有一定程度上的쪈丢失。”

      她又拧着眉,缓缓开口道,红眸里闪过一丝不解。

      諽 这样的事,太奇怪了。

      柏格听后也是一副疑惑的样子。쭇

      一阵思索后,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

      见二㰔人都没什么头绪,娜西缇又开口道:

      “算了,别ᓏ想啦,我们这么穷,㕘哪里有钱买附魔道具。”

      “就算附魔道具真的是被哪个高人偷了去,咱们也成不了人家的偷탧窃对象。”

      说完,双手一摊,脏眉宇间颇有几分穷酸的无奈䓛。

      瓧 不等柏格回话,她便俯身端起盆子,转身前往洗手池,将一盆黑水尽数倒掉。

      处理完毛巾和脸盆后,娜西缇就一脸坏笑地从浴室洭里走出来。

      看着娜西坽缇不怀好意的笑容,柏格不禁身子一抖。

      “比起这个,柏格,你是不是ₚ该喝药了?”

      她又坐回小板凳上,一双红眸直勾勾地锁定柏格,笑着催促道。

      她知道,劝柏格喝药没那么容易。

      尽管这臭小子不承认他怕苦这一说,但他上次的表现已经明显出卖了他。

      更何况,这次…..

      像是想到了什ꜹ么有趣的事,娜西缇笑得更欢了。

      殊不知,在柏格眼中,这简直就是恶魔的微笑。

      从上次的汤剂ᮅ开始,他就吃尽了苦头。

      被娜西柸缇半逼半劝地喝下汤剂的经历,他怕是半辈子都忘不了了。

      尽管那个汤剂十分有效,但扛不住它苦啊!

      可以说,那简直就是柏格这辈子喝过的,最苦的汤剂了。

      甚至于,比母亲熬制的汤剂,还要苦个三四倍。

      靴 娜西缇久久得不到回答,干脆起身端起木碗,就要往狋柏格嘴里送。

      眼见着木碗一点点朝嘴边靠近,柏格的内心无比抗拒。

      걝 如果可以,他多想直接把木碗摁下去。

      想想药剂那变态的苦度,柏格只想说一句:

      ෮这谁抵붌得住啊。

      然而逐渐逼近的恶魔却在此刻突然停下了行动。

      安静的屋内,传来少女一声无奈的叹气声。

      “柏格,你就把它喝了吧,我好不容易熬的呢。”

      可不是吗,为炠此,她娜西缇还当了次菲洲酋长。

      水 所以,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就在刚才,他还把木碗放到桌边,想逃过一劫呢。

      这点小心思,以为她看不出来吗,真是天真。 漏

      因此,娜西缇突然决定不逼他喝药了,干脆让他自己喝下去算了。

      要知道ॎ,明知故犯,才是最难受的。酯

      娜西쌄缇心里的小恶魔已经在地上打滚直笑了。

      柏格闻言,耳根一软,回想娜西缇先前的惨状,眼里明显有了犹豫。

      㡁ݎ眼见着对方快要上钩,娜西缇又接着补上一句:

      ⽕ “再说,柏格,真正的男子汉,可不会被一点苦药打倒了哦?”

      被娜西缇这么一说,柏格简直进退两难。

      权衡之下,他还是接受了事实。

      毕竟娜西缇都说到这个份上了,㛜他再不喝,岂不’是要被她笑了去。

      就変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也要打败眼前的黑恶势力!

      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般,他眸子一闪,伸手接过娜西缇手里的木碗,心里一狠쾽,将里面的汤剂如数喝下。

      聘 下一秒,Ꞑ比上次还强烈的苦味就在他嘴里一下子炸开㨠来。

      ……这也,太苦了吧。Ổ

      簋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他绝对不会喝下那碗汤剂。

      柏格差点就要白眼一翻,亡魂从嘴里冒出来。

      稬 报了上次曲奇一仇的娜西缇明显心情大好Ⳕ,良心大䊣发地给柏格倒了满满一杯红眭茶,递了过去。

      柏格见此,强忍着嘴里肆虐的苦味,接过茶杯,毫不犹豫地灌进嘴里。

      嘴里的苦味在红茶的缓解下终于有所消停,他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他将手边的茶杯放下,眼神倫复杂地看向娜西缇

      “娜西缇,你真的,没有公报私仇吗?”

      显然也是想起쎢上次ু“见死不救”一事。

      娜西᪄缇被柏格一问쪞,心里੼一虚,脸上却保持着淡定的ఊ微笑

      “没有哦。”

      촴她黯答得毫不犹豫,如果身在演艺圈,怕也是个能ν拿小金人的女人。

      柏格闻言,紫色的眸子明显闪了闪,满脸都写着不信。

      娜西缇的确有公阺报私仇,但这矵只是顺带而为。

      她这次,并没有用上次的方法熬鬒药,而是试着把草药的药性压缩在一起,用特殊的法子来降低身体的负担。

      这样的想法,确实被成功实现了。

      被欌强化处理的汤剂,的确能加快恢复速度。

      但同样也有一个致命缺点

      ᡡ-----苦到怀疑人生。

      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想让柏格在出发前尽量恢复伤势,以免影响行动。

      事实上,她比㝮柏格更早尝到欷药剂的味道。

      虽然只是一点点,也切身ᧃ体验到了药剂的苦味。

      但效果摆在那里,虽然是苦了点,⦵但也不能浪费。

      谁让她穷呢。

      婾 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一石二鸟,好好坑一坑这小子೓。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一幕。

      柏格沉默不语,周身气压骤然降低,似靔乎友谊的小船很快就要翻了。

      鱐娜西缇Ꝩ只好上Ŗ前安抚。

      “好啦,柏格,不要生气啦。”

      柏格闻言,立刻撇过头去,开口道:

      “…我才没有生气。”

      ⸛ 然而柏格身畆上的低气压并没有随之敛去,娜西缇见此只好无奈一笑。

      这家伙,无论什么时候,都很别扭啊。

      这一看就是怨气不小,还死鸭子嘴硬。

      不过她也有错,所以再哄哄这只炸毛的猫吧。

      “这次的⛆汤剂可能确实苦了⑻点,但效果应该比上一次好,你现ㇳ在有没有感觉身上的伤好了点?”

      柏格闻言,暂时放下眼前的恩怨,伸手小心地揭开包裹伤口的绷带,仔细查看伤口的情况。

      上次被魔箭猪攻击造成的伤口,此时已经掉了血痂,露出里面长好泛白的新肉。

      ……好像,真的好了点

      仒但是,哼

      不能就这么原谅她,那会显得他很好哄。

      柏格还是没有说话,娜西缇却感觉身边的低气压有所收敛。

      銤 有效果!

      ᗵ 娜왖西缇见此,坐到柏格身边,仔细留意柏格的脸色,语气温柔,试探问道:沒

      “还苦吗ᕁ?”

      一阵沉默不꫰语。

      Ⱡ  就在ਆ娜西缇以为柏格不会回答时,传来一声很轻的回答

      “嗯。”

      娜西缇闻言一笑。

      意念一动,下一秒,手里就出现了一把糖果。

      “既然如此,吃ɯ颗糖缓缓吧。”

      ᜢ 柏格眼睛闪了闪,愣愣地看着娜西缇手里的糖阶果闱。

      㾨全部,都是他喜欢的芒果味。

      ......娜西缇,你赢了。

      这样的你,确实让人气不起来啊。

      ੑ他뙥咬着唇,没有说话。

      只是伸手从娜西缇手心拿出一块糖,剥开糖纸,塞进嘴里。

      ……好甜。

      ᇌ少年感受着嘴里的甜味,嘴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請 “……娜西缇。”

      他小声叫住她。

       少女抬头髡看向少年,与其对视。

      “……这次爛,就不跟你计较了。”

      “只有这一次哦,你要是下次还给我喝那么苦的汤剂,我就…..”

      他似乎想放狠话,憋了半天,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好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用眼神狠狠瞪了娜西缇一耈眼。

      殊不知,在洨娜西缇眼里,却是异常可爱。

      “好的,以后不会了。”

      她笑眯眯地回答道。

      下一秒,又忍不住伸手捏住柏格的脸颊,ᄣ使劲揉了揉。

      换来柏格一脸无奈尜的眼神。

      “娜西缇,你给我住手。”

      嘴上说着,却没有制止娜西缇的行动。

      “才不要。”

      她笑得更欢,回答道。

      萌物在前,岂有不盘的道理。

      那也不是她娜틖西缇的风格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