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中插法

      王美人缓缓起来,貂皮大衣里面是一件卨冬天睡觉的衣衫,但掩盖不了王美人丰满的体态,王斯美人也抬头看了看传说中的天子,虽然自己早就远远的看见过,但从来没这么近的看过䑕。

      王美人容貌姣好,皮肤洁白无瑕,有如玉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如同会说话一般,虽然没有打扮,却是水灵灵的样子,像能捏出水的样子,王美人不知道,自己眼前的天子就쿒喜欢玩突击,这样能看出后宫谁才是真正的靓丽。

      “王美人?”刘宏轻轻的问道,眼前的女子,明显刚从床上起来,乌黑笔直的长发很随意的披在身后,一直垂到屁股,鹅蛋精致的脸庞,双眼朦胧,一副慵懒的神态,嗯,神色中不像其他宫殿的妃子和美人,是一脸的期盼,这个刚入宫的王美人神色中并没有期盼之色,反而带着一些紧张。

      “陛下,娘娘今年二八妙龄……”冬月在旁边介绍着。

       䉗“再阿父,你下去吧,这里有她们!”

      王美人,心里突然更加紧张起来……

      “诺!”张让带着两个太监出了门。

      王美人脸一红,主动上来给刘宏宽衣,一件件衣服放在冬月的手上,冬月看着刘宏身上⦨衣物越来越少,脸也红了,王美人和冬月也是第一次伺候男人,虽然入宫的时候有讲过,但理论和实际是不一样的,直接的感觉不一样。

      这一夜,风花雪月不用叙说……

      夜里,风雪之中,城北,杨府,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孤身一人来到杨府门前,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其他人,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积雪,然后敲了敲杨府的门。

      门扇打开,一个脑袋看了看外面问道:“你来找谁?”

      “在下找杨太傅,这是我的腰牌!”来人将自己的腰牌递进去。

      긺 “你稍候!”

      来人在门外一礼!很快杨府管家杨平出来朝男人一礼道:“大人,请进,家主马上出来。”

      “麻烦你了!”

      杨平关上门,掌着灯在前面带䧩路,将来人带到大堂,“大人,请稍后,家主随后就到!”

      来人脱下斗篷,露出英俊的脸庞,岁数仅仅而立之年,却没有坐下来等,站在堂中等候着,心里将再盘算了一下,待会如何打动这杨公……

      一炷香功夫,杨赐⫣领着杨彪沭从后堂出来,杨赐一进入大堂就说:“抱歉,颍川太守,杨某刚才业已睡下,来迟了!”

      쀍“太傅,是在下冒昧前来!” 챵 垚 “大汉律法,你是不能回京的,不记得前些日子,苏谦之事了吗?”杨赐笑着看着对方,很好奇,他却知道眼前之人☸司隶校尉署绝对没有任何人敢把他下狱,按惯例,此人飞黄腾达在即了。

      “太傅,此次入京没其它事情,在下特意为拜太傅为师而来!”

      “拜我为师?”杨赐愣了一下,心里的小九九飞速的盘算起来。

      ꀤ“这是我的拜师礼!”来人掏出一份地契,递给杨赐。

      杨赐接手一看,此人好舍得,雒阳城北一套院子地契,近衸五十万银子,杨赐瞬间明白来人为何葉如此慷慨了,“拜我为师就是入我门了,明白么?”

      “弟子自然明白!”

      “文先,让人准备拜师茶!”

      “诺!”杨彪马上走出去让人准备。

      礼毕后,杨赐对着来人说:“你的心思我明白,明天カ一早赶紧回颍川,没有圣旨,你不能回雒阳,这事我会՜跟其他人商量一下,应该跑不了!”

      鄴 “谢老师,弟子告辞了!”

      来人在管家杨平带领下迅速离开。

      等人走远了,杨彪问道:“父亲,你为何收他为徒?”

      “不明白?”杨赐诡异꿅一笑。

      “儿子不明白!”

      “好,他拜我为师,是希望为师助他家一臂之力,可是他不知道,此事八九不离十了,陛下也没有其他选择,这事跑不了,我也只是做了顺水推舟而已,至于他上去了,那么作为老师的我还能少的了三公之位!而且未来,天下世家也以我杨家为首,看着吧!”

      “父亲英明!”

      “不过,可以看出,此人性情有点着急了点!”

      “正好为我﫰杨家所用!”杨先微微一笑,这年头这师徒身份一确定,未来此人很难离开杨家的掌控,因为不尊师猌,那么士林中人都会鄙夷,影响前程。

      三天后,朝堂之上,刘宏看着文武鞢百官,谈完国事之后,张让站到台前:“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陛下,臣有一议!”ꙩ

      刘宏定睛一看,原来是杨太傅,杨太常,“杨爱卿,你说⁇!”

      “光和元年,宋后废黜,后位空缺两年,北宫无人掌管,太后年事已高,劳心劳累,敬请陛下ቇ早立长蒇秋宫!”

      刘宏心里一震,这后位在刘宏心里一直留着给北邙山上清虚观的ꃨ那位ᗴ,哪怕前几天大长秋提示,刘宏依然为她空着后位,但刘宏很清楚,她是不可能回来的,甚至在ః大汉记录里她已经不存在了,一个不存在的人怎么可能再坐上后位呢?可是让其他人푲坐킗在自己身边,受文武百官朝贺,受天下人敬仰,这刘宏从心底百般不愿意,所以后位空了两年刘宏也没准备提出来。

      “杨太傅,那么北宫谁合适呢?”刘宏问道,他知道何贵人最适合,但出身低下,大臣们是不会接受的,刘宏െ不会主动说出谁。

      杨赐瞟了一眼刘宏,这事又被他推回た来ȍ了潡,于是照着心里的范本:“陛下,这北宫之事乃陛下家事,炥我等外臣实在不适合谏言!”

      杨赐可是听过刘宏说的,这位天子就不想让外人管北宫的事,这议题赶紧还给他。

      众朝臣议论纷纷,宋后被废栗之后,就没一个统一的合适的人物,而这提出这奏章的杨太傅居然也没有定论。

      “陛下,臣认为,母凭伄子贵,陛下只有一个皇子,后位只应该属于辩王子的母亲,何贵人!”出席的事蔡郎中,蔡邕是朝堂之上的清流,从大汉江山本身出发,蔡邕认为只有何贵人可以坐上后位,辅佐辩皇子。

      杨赐低着脑袋,没有吱声,他跟几大世家早就打好招呼궃,不提议何贵쳎人,也不反对笥,他们都知道刘宏的心思,但如果知道何家和世家走近,此事必黄,何况,何进为自己弟子,未来的外戚和世家连成一片,刘宏布局多么精细都没有意义,世家照样都能卷土重来,所以坶这话不能世家之人来说,最好是刘宏下命令,自己表现很无奈才行,或者这清流提出来,和刘宏一拍即合,其他大臣无力回天的样子最好。

      砇“ꟊ不行,何贵人出自微末,何德何能坐上后位!”袁逢站出来,这戏已经进入轨道,大臣们没有吱声表态퐋也不好,按着编剧杨太常的意思,这下该自己出场了,毕竟袁杨两家世代姻亲关系,相互扶持。

      刘宏看到袁逢出列,这次世家大阵居然没有响应,回想ꍰ着大长秋的话,知道这事已经无쌄法避免,当机立断,不ὄ等其他大臣响应˴袁逢,断然说道:“就这样,立贵人何氏为后!退朝!”刘宏不等朝臣反应,就往下走去。

      低下脑袋的杨赐,眼睛望向袁逢,两人䴇对望一样,都躬下腰,不让人看出自己的会心一笑,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恭送陛下!”

      욫就这么何青青入住长秋宫,刘宏的一道圣旨,颍川太守何进回雒阳,任职侍೬中,弗而杨껙赐之子杨彪任职颍川太守。

      弹汗山,金帐中,一个刀疤汉子正抱着一个汉人女子饮酒,一个棱角分明长发壮汉走进来,“大单于,魁头死了!他的三弟步度根真正收拢残部!”

      邥 “魁头怎么死的?”檀石槐豁然站了起来问道,魁头和眼前的汉子都是自己倚重的对象,怎么可能不震惊?

      “听说,魁头带一万人攻打定远保障关,被弓箭射死的!部下也是死伤惨重。”

      檀石槐皱了皱眉头:“딛传令步度根到这儿ꫣ来!”

      “是!”

      十天后,步度根进入金帐。

      “쾄大单于!”步度根跪下来。

      “说说魁头是怎么死的。”

      愮 ΀“튿汉人秋收完去打猎,那平城,我们已经养了三年,应该算是肥硕起来,所以今年南下第一站就是定远保障关,那天我们去定远保障关,开始是兀秃带人攻城,守将都被射杀了,城门也被打擻开了,兄长和我都以为大局已定,但兀秃在城门附近,后来听士兵说,有一个很厉害的将军,白衣白袍小将,和兀秃大战五、六十多回合,被那个白衣白袍的小将杀了!”

      旁边棱角分明的汉子,瞳孔一缩,自以为勇猛,也没办法五、六十回合打赢兀秃ǐ,更别说是击杀걬。

      “魁头认为定远㖓保障关拿下了,所以准备入关,兀秃死的时候,魁头看见,下令放箭射死那白衣白袍小将,结果荎那白ေ衣潲白袍小将被꼆另外一个小将救了,对方出动了骑兵,只是一个冲阵就将已经进城的士兵冲溃,魁头感觉不对,就往回跑了,最后对方一个小将用弩箭射杀了魁头,弩箭是三棱箭镞!”步度根脸色很阴沉,手里一托,一只黑漆漆的箭枝出现,箭头是三个棱角。

      轲比能上前一步,拿起三ꌩ棱箭枝看了一下,递给大单于,大单于룜檀石槐接过来仔细打量。

      “三棱箭镞?有了三棱箭镞他们的射程会远远超过我们!那么定远保障关不容易被攻破,那个小将明显是后面那支救援骑兵的,那只骑兵没有使用三棱箭镞?”

      “我问过了㒝,没有,上来直接短兵相接!战力极其强悍!”ଆ 㢓 ꐃ “这就奇怪了,我想我们应该了解一下那个小将是谁?这支队伍哪里来的?你下去吧!我找人去打听。”

      “请大单于借兵三万给我为家兄报仇!”步度根喝道。

      檀⧦石槐站起◿来,目光凌厉:“我也想立刻马上攻上定远保障关,为魁头报仇,但ꀓ是汉人有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等打听清楚了,步度根,我要你亲手完成这报仇雪恨的任务!”

      “谢,大单于!”步度根跪拜,心里믊极其激动僆,大单于答应了。

      二十天后,毕岚带着圣旨到了平城,“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平城县令张任守关有功,秩八百石,赏黄金千两,武安日、武安更,出身微末,功勋卓著,今武安日为破鲜卑校尉,秩六百石,掌管定远保障关事宜,武安更为军中䃶司马,秩ᵕ四百石,皆由平城县令节制,钦此!”

      “陛下儚圣明!”张任领着所有人跪拜,塞了毕岚五百两黄金,其他都打赏给有功将士。

      늉送走毕岚后쬰,武安楠日很抱歉的对张任说:“少主,对不起,这次大部分是你的功劳!”

      “鏌不,最委屈的是子믫龙,陛下厚爱,如果我升的太快,我就是第二个段公,他能将这段长城守卫任务交给我们就可以了!现在开始我们可以考閍虑上万人的士兵了!嗯,还有采药山!”张任已经在思考“暗夜”的事情了!

      一个月后,平城东北角,采药山,张任、赵云和武믟安更三人在采药山下就下马了,将马交给一队士兵,然后三人就这么上山了,采药山山体浑圆,树木丛生,道路难走,却难不住三人,张任采了一根树枝作为拐杖,甚至可以当枪棍使用㸯,赵云心领神煐会,也采了一根树枝作为拐杖,武安更没有放下他的斧头帴,张任也就随他了,一路没有险阻,张任注ح意到了,林子里还有一些冻死的鸟雀,这些鸟雀实际上就是还没来順得及南飞的山雀,最后被冻死了。

      三人很快走到山顶,山顶处有个寨子,木头围呣起来的,路口就是寨门,有两个守卫看着,估计琚平时造访的人不多,两人站在那里直打哈哈。

      “你们好!我们来找黑大当家和不动如山老师的,这是我们的拜帖,请代为传达!”张任递交自己的拜帖。

      两人留下一人进去传达。

      很快一拨人出来,开了寨门,为首的身高八尺半,长得异常结实,皮肤黝黑,嗯,ഔ帅气,张任和赵云从消息&中,知道眼前之人就是暗夜的头领黑柴,张任看看身边的赵云,嗯,还是子龙更帅,黑柴棱角分明,更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