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君梅枕边禁书

      “你可是凤国展示威严的太子,我只是花合街上不起眼的药剂老板,我岂敢在你面前造躰次。”

      药剂궔老板是有名字的眔,老匹夫只是外号,如同我的太子偷,有异曲同工之妙,我更喜欢叫他白老头。

      他待人温和,嘴角老喜欢挂ᅮ着笑容,时常摸着胡须,我特讨厌这种人,太做作。

      我粦质问白老头:“上一次的一脚怎么算。”

      我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特记仇,尤其是老一辈欠下的,我回家都会写在本댰子上,等长大,有机会,自然是报仇。

      “老朽糊涂,几年前的琐事,实在难以记起,快入돮土的我记忆力正在衰退,记不清老伴的模样,她高吗?胖吗?”

       “太子是否见过我的发妻?”

      白老头习惯性的摸着白胡子,面带笑容说道。 Ⴠ 復 又开始了。

      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最讨厌这种。

      是你踹了我一脚,怎能跑ꏑ到发妻身上໮,你的老伴,管我鸟事,自己不看好,问我?

      真是鸡蛋里挑骨头,问你自己啊!

      “⹄和你聊最无趣,让让,我上ꝲ里边看看,顺便买几管药剂尝尝鲜,试试侍卫所说的神奇,让实力有飞跃性的提升。”

      ማ路过白老头,我趁机撞了他一下,就轻微的碰撞,他还是那副模样,摸着胡子,笑脸相迎。

      我呢,差点踉跄摔倒。

      内心暗暗叫着劲,药剂老匹夫这梁子我俩算是结下。

      哼。

      穿过白老头的我,有些惊呼。

      全是统一样式的书架,清一色的材质打造,书架摆放的可糁不是书,而是一睠瓶瓶的药髷剂鑶。

      ﴡ 它们颜色各异,白的如流綋淌的奶水般丝滑,红的如鲜艳的血液那般粘稠……太多了。

      这只是第一排,后方我不知摆放了多少书鶋架?

      궧 看似书矃架,其实更像一个个独立的玻璃㮲柜,书架起到融合,让你的第一视角感觉前方就是书架。

      颎高度大约在3米,宽度两米,珍惜的药剂岂能不受保护,坚硬的玻璃成为它最好的盾牌。

      一大块透明的玻璃直接覆盖在书架上,让它变的无缝隙,要想拿到内部的药剂,成为难事。

      这是书架模样覟的ᝇ玻璃柜,透过透明的玻璃,你的双眼可清晰观看里଍边的药剂,一个书架只摆放四管药剂。

      体现药剂铺的鏁奢华,三米长两米宽的书架,你只摆放四管两根手指头大小的药剂。뽔

      这不是奢华是什么。

      占用面积踚得有多大。

      好奇的礜我试着敲打坚硬的玻璃。

      “叮叮……”清脆的响声从中传出。

      潸好硬,寻常的玻璃一敲就碎,药剂铺쨣的玻璃可用金刚表达,太坚硬了,看似我在敲打,其实在找寻方法。

      如果所有的书架都被我震碎,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白老头还会揣着明白装暓糊涂?졔

      捣蛋是想好,那方法呢?

      癯这个需好好琢磨,想个漂亮的对策,惊呆白老头。

      以上的问题等会在想,现在的重点应该放在药剂上,功效才是重中之重。

      䖉 伙计就是不错的突破口,我叫唤道:“为我介绍介绍药剂的用途吧!”

      “这个书架上的药剂乃是镇店之宝,太子的双眼有些毒辣,一眼就发现。”

      嫂 “左上角这管药剂,名为灸白草,此乃一阶绝品,别看绿的吓人,其功效恢复惊人,治疗伤口的良药,愈合伤疤不用说,还能祛疤旦。”

      “左下角的这管药剂,别看白的如流淌中奶水Ǜ那銍般丝滑,其功效可让你惊掉大牙,Ძ为你提升10的移动速度,俗称,刃千须,此乃逃跑神技。”

      侐“右上角这瓶黄色略带不起眼的白点参合밢,有샱个俗名,针黄草,其效果,ڪ为你提升10倍的力量,唯一不足点,伴샞有后遗症。”

      ……

      瘹 我听的很认真,一阶绝品灸白草,一阶멪绝品针黄草,一䮫阶绝品刃千须。

      灸白草可以治疗,针黄草可以加力,刃千须可以提速。

      刃千须很关键,为你提升10倍的速度,这多可怕,只怕白老头只能跟在我身后吃土。

      第一步算菰是了解,接下来是我的第二步。

      “说的天花乱坠,不如实用见效快,镇店之宝是吧!取യ出来让我试试其功效雑。”

      这个问题很关轙键,密封的玻璃柜你是找不到空隙,取出?更不可能,身为药剂铺痊的伙计,一定知道其机关。뻧

      伙计很明显,露出不想回答的表情,先白了我一眼,끳紧接着看向老板,投过去求救的目光。

      沜意思好似在说,我坐不了主,得你说句话。

      “太子如此雅兴,你照做就好,出事我担着,不用怕。”白老头还是老样子,抚䋳摸白胡子,满脸挂着笑容,原本站在门口,变成躺在椅子上。

      悠闲的真想抽他。

      伙计得到老板的认可,自信了许多,伸出食指,轻轻旋转一圈ﳶ戒指,在坚硬的玻璃上画个圈。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完整的玻璃正倌在溶解,画圈的位置哪还有玻璃,出现脑袋大小的窟窿,伸手就能抓到药剂。

      “天你只能试用一次,这是你太子的权限,全部尝试一遍,难免会造成不必곚要麻烦,灸白草是你可试用的唯一药剂。”

      伙计一边说,一边说出手在取药剂。

      栵话说药剂张什么样呢?玻璃管成为它的载体,有一定的储存作用,内部的药性不易流失,有了玻璃管自然少不了瓶塞。

      瓶塞的木材很独特,需用到沉香。

      玻璃管,瓶塞的结合才是药剂的本身,没有载体,哪来的使用?

      有了它们液体才能更好的保存,不容易挥发。

      书架上的药剂以跑到伙计手中,我注视这管绿色药剂。뽔

      “还在等什么,快给我使퍸用。”

      “天,其功效我说的清楚,灸白草能起到治愈效果,为了更方便使用,身上可有疤痕。”伙计礼貌的问道。

      还未褪去的疤痕吗?手臂好似有块天生的鹿纹,我掀起袖子露出白嫩的皮肤,“这块可以吗?”我反问道。

      吃惊的伙计韂还在沉醉,这是疤痕吗?为何我怎么看,都不像。

      锅清晰的鹿纹使人掉入千丈深渊,尤其是两束鹿角,刻ﰐ画的栩栩如生,脑海迅速联想,白色虚影漂浮着。

      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疤痕。

      “应该可以。”伙计没有十足ȁ的把握,哪怕灸白草属于一阶绝品。਩

      吃惊完的伙计,视线离开手臂,专注手中的药剂,第一步,拧开瓶塞,第二步,滴了两滴在食指上,第三步,迅速盖上瓶塞。

      三步一气呵成圛。

      接下下涂抹才是重点。

      药剂接触皮肤的刹那,感到丝丝冰凉,如同薄荷味的药草,呼出的气䩹息是那般清凉。

      我直直的盯着这块天生的鹿纹。

      直至液体完全摸开,覆盖鹿纹后,伙计退下。

      “啊!”

      疼意袭来,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你的皮肤。

      “快擦干皮肤上的液体。”躺在椅子上磳的白老头像是活过来,原本的笑脸变得严肃,怒斥中。

      白老头话语虽快,药性挥发在毫厘之间,变得有些无助。

      伙计显得惊㕒慌,天的皮肤以吸收全部药效。

      擦쟽干?

      只能楞在一旁,至于眼前的景象从未想过。

      䐞灸᧤白草属于治疗性药物,能起到愈合,祛疤的良效。쎓

      疼痛可能出现? 

      话语吹的天花乱坠,我气的只想骂街,所谓的灸白草,一阶中的绝品,就这良效吗?

      你能说点实话吗?

      痛的我咬紧牙关,好在持续时间不长,正在逐渐平쥟复。

      敢坑我?

      那我装到底,演一出无赖,你不给好处我叫到底。

      ꕷ “断了,手臂快断了,皮肤太炙热,不行了,不行了。”装模作样是我的强项,装起来那就一个逼真。

      我都差点信了,伙计与白老头,不信吗?

      “伙计你想谋害本太子吗?”我咬着牙,呵斥他。

      ⅉ哆嗦的伙计从未想过,局面演变实在太快,属于治疗性药剂,出现痛的表现,这是无法弥补的大忌。

      “真稻没有,真没有。”伙同双腿,习㵀惯性的跪在地板上,磕着头,额头冒着冷汗。

      太子的怒火他受不諾起啊례!

      这时的我已经远离왴疼痛,那种被千万只蚂蚁撕咬的感觉消散,炙热消失,手臂还是原有的手臂,天生的鹿纹还在其中。

      为了更真实,另只手捂住鹿纹,疼在地上打滚,撒起Ꝏ泼来。

      “要㯭命了,要命了。”我大声叫唤,这是的我更像这个年纪该有的胡闹。

      所做的这一切我,只为……

      我想到震碎玻킴璃的妙计,就等鱼儿上钩,这条大鱼可不是伙计,而是……白老头。

      “瞧我反这把年纪,怎么忘却这事。”白老头在一旁小声嘀咕。

      “如此小把戏你还是先收收,捂住手臂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以你的品性,不达目的不肯罢休,我以老板的身份,满足你一个要求,可好。”

      白老头以离开椅子,在扶伙计起身誑。

      믈 ﮬ ມ 我獊有点想不明,花合街请演员做场戏,被陌生人看穿,算我儨学艺不精,为何这次又被看穿。

      只因另一只手捂住鹿纹吗?

      这有些说不通,索性演下去,至于白老头说的要求,我才不信。

      䯔“手臂要断了,痛的位置变了,脑子有虫子在爬,疼疼……疼。”这次我索性两手捂着头,双眼紧闭,咬紧牙关,继续在地上打滚。

      “天生鹿纹,天生血脉,白鹿原踏空,凤国十年前的奇观,老头子我不傻,更不瞎,见证过。”

      “起来吧!”白老头收回笑脸,变的有些严肃。

      他……他……说什么,见证我的出生,那……他……一定知道父亲的消息,那个十年来,从未筘谋䮅面的父亲。

      “你真的知道?”这时的我已经起身,与以往的淘气捣蛋不同,散发皇室该有的气势,霸道。

      这是我第一次展露。

      这个知道,代表很多,白老头知道天想问什么,以老辈的形式表达:“冥冥之中自ꄎ由变数,其一为约,包括宇宙的星辰,随意变动。其二为痴,代表尘土那不起眼的沙,随风消散。”

      “述老夫无法告知。”

      白老头算是回绝。

      “一个个藏着掖着,母亲是这样,你也是这样,凤国的居民都是这样,我这太子当的……真是憋屈。”

      “不说是吧!你刚才所说的当真?”

      “当真。”

      “店铺所有的药剂送我,可否?ﴬ”我带着一丝丝强势。

      “恕我难以从命。”

      ⠎“好一个恕难从命,要求只不过一句缥缈,说的出,做不到,我要伙计食指上的戒指,可否满足。”

      “这个可以。”老奸巨猾的白老头又开始抚摸胡子,满脸挂着笑脸,开启揣着明白装糊涂模式。

      你不说,我还不想知道呢,踹我的一脚,今天可用玻璃柜换。

      戒指就是最好武器。

      下跪的伙计早已消失,躲进房内,战场只剩我与白老头。

      玻璃柜上的窟窿消失,取代它的是玻璃,哪管名为灸白草的药剂到了白老头手里。

      “等我放好药剂,戒指自然供上,请太子稍等片刻。”

      白老头找抽的脸即为碍眼,我索性不看,随意说道:“快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