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度视频充值微信

      很快莉莎拿来了两个玻璃杯子和一壶热水。 爇

      陆绪把两个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把手伸到杯子的上方,搓动手指,只见好似变魔术般的些许茶叶缓缓落入杯子里。

      这些茶叶正是木禅送给他的那2斤极品龙井。

      小李少惊讶的看着茶叶落入透明的杯子里,有点看不懂为什么陆绪明明手里没什么却能凭空冒出茶叶。

      好歹是紻见多识广的‘小超人’,小李少淡定的看着陆绪神奇的手,看不出破绽的他只能把这个归咎于魔术之类的东澜西。

      从空间里取出茶叶很方便,㛼一个念头的事情,几秒以后꨿两个玻璃杯里各自放入了軡适量的믶极品龙井。然后陆绪打开开水壶,感受了一下里面的温度。果然是以服务取胜的DU场,里面的开水至少有95度,倒也合适。舓

      从瓶口倒入开水,陆绪倒得缓慢而均匀,冲入茶杯里的水温刚刚好保持在85度左右。随后一阵茶香弥漫开来,小李少不由的吸了吸鼻子。

      ‘极品龙井,还是极品中的极品。’小李少十分肯定欲,因为他老子就是个茶文化爱好者,家里看书或者在书房办公总会泡一杯名茗。受老李的影响,小李少虽然对于茶谈不上很喜欢,但还是有点研究的。

      只是让小李少心里惊奇的是就算是老李收藏的名茶里面,也很少有这么有香气的龙井。

      “李先生,请”陆绪把一杯뤷热腾腾的龙井뇒放到小李少面前,伸手示意

      “陆生,客气了”小李少捧起茶杯,轻轻一嗅ᶨ,嘴里呢喃着“好香,茶香四溢。”

      吹了吹滚烫的茶水,小口喝了一口含在嘴里一会儿,随后咽下。

      “好茶,好茶,极品龙井啊。”小李少可以确幌定这茶就算在他老头子老李那里也ﻣ是一഼等一的珍藏。这不由让他对陆绪有点刮目相看,能随意的拿出这个等级的茶叶的,应该不是一般人。

      而且陆绪随意的样子,让小李少톕误以㧝为陆绪这种茶有很多,可以随意的带在身上饮用,甚至还拿来变魔术。

      只是他不知道陆绪有个空间罢了,从空间里取东西出来不要太简单。随㔦身携带十分方便不说,还不用担心被偷或者找不到。

      “陆生果真不是一般人啊,这种等级的龙井,我还是第一次喝道。”小李少轻轻放下茶杯,一只手还轻抚着,好似舍不得一样ꊓ。

      尽管平时不怎么喝茶,但顶级的事物总会惹人喜→爱。

      “这种긛茶我也没多少,上次机缘巧合得到过一些,已经快矾被我喝完了。”自从上次木禅那里拿回来2斤极品龙井后,陆绪有闲心下来倒也会煮茶品茗一番,渐渐的也尝出了‘茶’的味道,喜爱上了喝茶。

      陆绪说的是真话,那2斤的龙井已经喝了㫽一大半了,不过在小李少听来却变成了谦虚。

      “好茶,龙井,极品。”

      騿正当陆绪和襆小李少互相聊天聊得正开心的时候,进来了一个RB人,操着不太正宗的国语,边说边走进来,身后还带着一个保镖和女密。

      糙 小泉真一在小李少对面找了个位置坐下,眼神在小李少和陆绪两恎人身上看了几眼。

      “先生,你好,请问你要喝点什么?”服务员照例弯腰露出事业线问道。

      小泉真一指陆绪和小李少面前的两杯龙井,道:“和他们一样,龙井,极品。”

      日国是祖国茶文化传播和影响最大的国家,┗甚至日国内有身份和地位的男性,基本上都喜欢茶道,小泉真一也不例外。

      靅 䪴“对不起,先生,这两杯茶的茶叶是这两位先᥾生自带的,如果你想要喝龙井的话,我们有西湖产的极品龙井茶,可以么?”

      “极品,这个等级或者更好。”小泉真一的国语ᗚ水平一般,别人说国语他听得懂䲸,但是让他自己说有些话还不流利。

      ⭲ 不过服务员还是听懂了,只是她对茶叶不了解,对面小李少都说好的茶一看就知道不凡,她不敢打包票,踌躇着道:“这个。。。我们的LJ市来自西湖梅家坞的特级龙井,至于有没有这个好,我不太清楚。”

      “八嘎”小泉真一对于服务员的话很不满,梅家坞的龙井他都喝뚏遍了,特级,特级的龙井茶能让他这么垂涎欲滴么。

      正当小泉真一⏳要在说话是,门又被推了开来,进来了一个差不多30岁的年轻人。

      “哈哈,阿辉啊,你今天也有闲心来消遣,消遣啊。”小李少站起来,起身迎接这个比他小几岁的人,开心的拥抱了一下。。

      “我听说凯哥来这里了啊,正好我也闲的没事,来푩玩几把。好久都没玩了,怎么说澳门是我的地盘啊,这会就当我尽地主之谊陪陪你了啦。”

      这个叫阿辉険的人全名梄叫何明辉,澳门人。

      在小李少边上找了个位置坐下,何明辉看着桌子上的两杯茶,对着小李少说道:“凯哥,你什么时候改变口味改喝茶了,红酒都浪费了啊。”

      ߜ“极品龙井啊,你没口福啊。”小李少沉稳一些,笑着摇头说锵道。

      “我不需要这种口福啦,茶之类的我不会喝,我还是喝我的酒”说着何明辉对着服뷛务员打了个手膝势,说了一句“老规矩”

      何明辉这货是这里的常客,一个手势服务员就能理解。他说的老规矩就是用世界十大名酒之一的BACARDI调制的特殊鸡尾酒,口感格外饱满。

      “少ᅛ喝点Ջ酒,阿辉,你楞还年轻,当心看错牌啊。”小李少从小就和何明辉认刟识,就像大哥一样,这回看到何明辉又要喝酒不由的笑骂了一句。

      要是其他Ṝ人这么说何明辉,绔何明辉肯定会不开心。老子喝点酒关你什么事,但是只要说他的是小李少厇,何明辉反而听之若饴。

      “好啦,好啦,就一杯,一杯也不多啦,小饮怡情。”何明辉笑嘻嘻的说着。

      小李少给陆绪和何明辉相互介绍了一下䷐。

      “你好,陆生”

      “何先生,你好”

      何明辉不认识陆绪,也祤没什么싔兴趣,简单的打个招呼后就继续和小李少聊着。

      떲小李少和陆绪报了一个歉意,陆绪没有对何明辉的态度放在心上,转而和莉莎聊了起来。

      没过多久,胜叔领了一个30多岁的的男性华人进来啊。

      “李先生,好久不见。”小李少站起身来,对着㏓进픴来的人热情的打着招呼䞂,显然两人之前是认识的,不过可能也不太熟悉。

      莌辮“李少,好久不见,风采依旧啊”同样是姓李,同样是首富之子,只不过这个姓李的人是南阳华人,名字叫李光显。

      这次小李少来DU场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他!

      “这位想必就是刚刚在大厅里,两把骰宝赢了2000多万的先生吧,鄙人李光显,请问先生贵姓?”李光显走到陆绪面前൷,客气的伸出了一只手。

      不知道李光显葫芦里卖着什么药,陆绪伸手和他一握,回道:“陆绪” ꜊

      “小泉先生”李光显和小泉真一大概也认识,打了个招呼就坐在了何明辉和小➡泉真一中间。

      胜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本来他是想安排这个姓陆的大陆仔去和RB人还有那个新加坡的李光显࢒拼个你死我活的,但是没想到小李少ꖶ也参合了进来,说要来见识一下。胜叔没办法,普金也不愿意得罪李家,即使李家是港岛的,但是李츑家的产业遍布全球。

      즄 小泉真一本来也不愿意和一个不知名的高手交手,钱不㌌多才2000多万,风险还不小。后来听说李光显和小李少也去,这才答应前来。

      “人已经到起了㢧,各位想玩点什么?要不玩玩德州扑克怎么样?”胜叔在边上开口建议。

      萿现在台面上有5个人,陆绪、小李少、何明辉、李光显、小泉真一。玩骰子显然是不行的,DU场不能坐庄,他5个人也没人能坐庄。百家乐之类的也不合适,梭哈又太技巧性,玩起来太累᳍,德州ޜ扑克规则和梭哈差不多,玩起来却是比梭哈简单的多正好合适,所以胜叔的建议大家丙都没问题。

      ᆝ 没啥问题就是有人同意,但是没人反对,比如那个RB人就没说话,陆绪也耸᠓了耸肩没说话。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照顾陆绪,珔在场的其余ᐦ4个人都兑换了2000万的筹码。单位是港币,澳门的外资DU场基本都是用港币结算的,用美金也行,DU场会提供兑换服务。

      07年的人民币兑港币的汇率大概是1:1.03左右,基本就是1:貔1的比例,刚刚DU场里玩也是用的港币。

      一般来说,即使是小李少这样身家的人来澳门散心,兑换的DU注也不会太多基本就是几百万的样子。小DU怡情么,要是每次都来花几个亿,估计老李的家产早就被败光了,毕竟老李记做实业的现金流也不太多。

      而小李少来DU场大都也只是为了生意或者一些其他事情的需要,很少为了私事来,除了以前带嫩模过来过夜的那些风流事情。

      “等等”鐆胜叔安排了一个荷官和几个服务员进来,准备开场,正当荷官在洗牌的时候,刚刚没出声的小泉真一突然喊道。

      在坐的几人循声望向小泉真一,只见小泉真一一次指着几人道:“ᤸ华人、华人、华人、华人,只有我一个日国人。”

      小泉真一话说的很简单,不过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他无非就是怕4个华人一起针对他一个日国人呗。

      华人和日国人的恩怨过往,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日国人在华人眼里自带好感减100的BUFF,所以这也是有可能的。

      “既然怕,那就出去,没人请你来……。”何明辉Ᶎ首先就不爽这个日国人,不过却被小李少打断。

      “啊辉”小李少挥手阻拦了何明辉,然后笑着对着小泉真一问:“那么小泉先生想怎么办?”

      小泉真一,看了看小李少又看了看陆绪,指着陆绪道匦:“这个人我不认识,能不能请他离开?”

      小泉真一说的是日语,其他人听不懂,正想等小泉真一后面的那个翻译说明的时候,陆绪首先忍不住了,小鬼子欺人太甚。

      日语㊓陆绪㯥听得懂,别说日语了,俄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葡萄牙语等赜常规的外语语种,只要书店里有的陆绪都懂。

      陆绪拍案而起,对着小泉真一厉声道:“是我第一个先到这个房间的吧,你们小鬼子坄就这么不懂事,要不抹要回去再吃几年奶?”

      转过头,陆绪又对着胜叔质问:“还有…你们普金DU场就是这么办事的?要不要我去你们大厅里再玩几把?”

      陆绪说的是国语,其他人不明白陆绪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在听到翻译后这才明白。 胸

      戀 在其他几位听着翻译转达小碥泉真一说的话的时候,小泉真一却站起来,指着陆绪用日语说道:“这蘫里在坐的都是身家百亿的富豪,你是什么身份,꠪全部身家不会就是刚刚DU场里赢过来的这2000多万吧。”

      刚刚陆绪的话让小泉真一十分生气,一个支那猪居然敢║侮辱‘伟大的’大和贵族,᭷索性直接撕破了脸。

      李光显没等翻译翻译这一句,而是直接站起来,双手安抚着两人,打圆场道:“小泉先生,陆先生也是我朋友,大家给个面子,和气生财,先坐下来好好聊怎么样?”

      쒛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李光ꣷ显不得不站起来为陆绪出头。他这次蛅来澳门就是为了找一个骰宝比较厉害的高手,现在他要是不站出来帮陆绪说点话,那么肯定就不要想这陆绪能帮自己了。

      这时小李少也站了起来,道:“是啊,小泉先生,你要是觉得在座的华人多了,你可以叫一个朋友过来,或者待会再玩。”

      小李少和小泉真一不熟,也没有生意上的往来,话里的意思很不客气,已是委婉的再说—--这里不欢迎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