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Av整片

      被独孤若虚送出梁园客栈后,柳怀远马不停蹄地ᖹ走向一醉轩。

      开封城太大,为了赶时间,柳怀远雇了马车渌,催促车夫尽快赶往一醉轩。

      羶 马车果然很快,柳怀远읾假寐了一段时间,睁开眼看向外面时,已经能看到望江楼了。

      在望江楼门口的小广场,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忙招呼车夫餒停车。

      “稍等一下。”柳怀远跳下马车,小跑过去,“曲啶盟主숸,等一下!”

      曲无忆盷听到有人呼喊,便停下来,回身看去。

       原来是他。

      柳怀远拱手行礼:“曲盟主,你这是要去哪儿?为何孤身一人?”

      曲无忆还了一礼힪,道:“柳少侠,许久不见。我去Ꮕ乃家一醉轩。”

      ꬺ “那正好鶳,我也要去䄣,不如一起?我有急事要找唐师兄,因此雇了马车。”

      柳怀远指了指身㼳后不远处的马车。

      曲无忆没多想,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上了马车,各坐一边,中间留了一飯个不大不小的空位。

      车夫见柳怀远竟罡然半路都能带上一个小娘子,心里直叹佩服,待两人坐稳,便驱马急走。

      耝 曲无忆如平常一样坐着,闭着眼睛,思考着什么事瑭。

      柳怀远倒是拘束,生怕马뿍车颠簸,一싟个不小䌃心与曲萌萌的肌肤来个第一次亲密ꢖ接触,是故缩着双肩,双手颇为僵硬地放在大腿上,直视前方。

      安静持续了不久,曲无፳忆开口问道ᖖ:“柳少侠有何急事?”ꮨ

      柳怀远打了一个激灵,肌肉又绷紧了,回道:

      “是本门嬄的风无痕老掌门,有信件要我交给唐师兄。我뾐听独孤师兄说,契丹人已至澶州,或许明日便到开封,因此我才赶着要去找唐师兄。”

      囇曲无忆微微点头,既然说到了契丹䳿人,想必是风掌门推算出了什么,有良策告知。

      只是不知风掌门想到的和她自己想到的有何不同㒄。

      不管是什么,待会儿回到一醉轩便可知晓。

      柳怀远有很多话想鿉和曲无忆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毕竟他想说的,都是以玩家的身份去说。现实是他和曲无忆并不是很熟,还未到朋友的地步,胡言놰乱语的话可是会惹她不快的。 輾

      好冷啊。才

      柳怀远慨叹这气氛,也慨叹钆曲无忆⤷其人。

      “三绝仙子”,果然人爍如其名。

      若她能一展笑颜,恐怕真是羞花闭月了。

      땹 頒 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敲敲车厢,喊道:“两位客官,一醉轩到了!”

       柳怀远先请曲无忆下车,自己随后跟上,付了车钱后,囆与曲无忆一起进了一醉轩。

      一醉轩果然又是满座,大抵是因为辽人这次来宋,有点奇怪,这样敏感的时候,有志之士聚在一起也是正常。

      人群里有些熟面孔,都是柳怀远从小ℇ就见过的,大多老熟人都是櫅认得柳怀远的,甫一进ﳠ门,伙计还未反应过来,这些老头子就已἖经过来问长问短─了。

      柳怀远一一问好,见到范仲淹后,又上前道:齿“范二哥,别来无恙!今日怎的也来此了?”

      “你是温之?两年未见,不想你竟已这般高大。”范仲淹惊喜一笑,“我是随家师来此的,家师本欲与令尊聚话,不曾想令尊在江南家中,未曾来京。”

       鏖 “嬉前些时日东越天香花会,家父家母均去了东越,恐怕要迟些时日方来开封。”

      柳숕怀远过于高兴,差点忘了뷹正事,想起还有要事,而曲无忆更是在一旁等候,㦎便接着道,

      “二哥,我还有要事,待事情办完,再来与你一聚。”

      范仲淹拍拍柳怀远肩옏膀,让他赶紧去,不必理会他。

      匞 “抱歉闍,曲盟嫗主,现在你带我去见唐师兄吧。”柳怀远不好意思地说道。

      曲无忆无所谓地摇了一下头,便让柳怀远跟着她上楼。

      柳怀远与衝范仲㤉淹是两年前认识✢的。

      一醉轩还在杭州的时候,范仲ꜱ淹的老师戚同文,풦就已经是常客了。

      两年前过年,柳怀远从太白到开封,戚同文正带着ךּ范仲淹到一醉轩拜访柳永,ﴴ两人便坐到了一起。

      两人皆有文才,一番诗词对吟后,又谈起了国是。虽然当时柳怀远才十四岁,范仲淹十九岁,但也谈得痛快,遂结了朋友。

      曲无忆来到三楼第三间房,敲了敲门,不多时,房门打开,柳怀远便随她进去了。

      开门的不是唐▆青枫,而是一个柳怀远相当熟悉的——傀儡,花椒。

      垵当年八个傀儡在他眼前爆裂,随之而来的是公子羽将唐青枫一剑穿㼪心麵,柳怀远只觉得自己扛摄像机,而让唐青枫一人面对武林긫第一人,实在是太窝囊了。

      “哟!师弟怎么和曲盟主一起来的?你不是回太앏白了吗?怎的又来了开封?”

      唐青枫从案桌处走了过来。

      ጋ 曲无忆到了他原先墳的㻲位置,低头看着一张像是地图的物事。

      “唐师兄,先别问这么多了,风掌门有封信要我交给你。”

      柳怀远从袖袋里拿出了땪风无痕的信。

      唐青枫㒀接익过来,不解地看向柳怀远。

      켃 ꋈ“师兄先看煻看吧,师叔公说是很要紧的事。外”柳怀远催促道。

      質 “这样啊……”唐青枫摇着扇子,摇头晃脑地走到桌子前坐了下来。

      在两位盟主忙遯碌之时,柳怀远行至窗边,俯瞰着外面的街道。

       ㍕ 䑠街边店铺多如牛毛,吆喝声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人犹如河流一般。

      这便是庪官家当年议和时,能不假思索地对曹디利用说百万亦ڵ可的底气。

      这真的是一个极度繁华的世代。

      唐青枫看完信,又把信扔୰给了曲无忆,来到柳怀远身边。

      “师兄看ය完了,你应该还要去找沈孤鸿吧。”

      柳怀远靠着窗,望着唐青㶻枫的眼睛,讶异道:“师兄怎么知道的?闡”

      鸹 “㍿猜的。”唐青枫打开红叶,“风掌门不可能㵞只跟我说这些,他肯똌定会给一份沈孤鸿的。

      或者说,其实他还有第四封信脻,是要给官家看的,只不过他是前朝之官,当朝之民,不好直接交到官家手里,所以就由沈孤鸿代说了。

      至于第三⇔封信,非㋅离盟主莫属了。”

      柳怀远学着表情包一样竖起了大拇指,道:“师兄猜得都对梷了。”

      ꁑ“其实曲盟主也分析过ﲮ,大体上与风掌门所言一致,天峰盟已经在着手应对了。”

      唐青枫如晨星的眼眸看向远方。

      “江湖与ꡛ庙堂虽有所别,但都是大宋子民,家国天下之事,君民同퍤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