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驴?交

      长生在之前的谈话间,就开始衡量这几个魔族的实力。还有以前对付魔鹲影刺客的经ቧ验!现在实力大涨,正愁没有ࠂ对手试试拳脚。

      这几个魔族也是轻敌,他们⸜实力并不高绝,所以在偏远的地方搜寻线索!

      长生陡然变身猞췒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飞扑,领᷍头的魔族鬼影刺客胸部以上被长生咬下! ꊬ

      几个随从还没反应过来,又被长生一爪一个解决掉两个!

      剩下的五个鬼ꔕ影刺客见状,背靠背拔刀防御!却不见长生身影。

      头顶큢一只闪电貂垂直而下,咬断一个魔影刺客的䜢后勃颈!身形迅速跳入灌木从,踪迹不见!

      剩余的四个魔影刺客大惊,此刻他们才醒悟大叫:“是妖圣,快发信号!”

      其中一个魔影刺客壿从怀里掏火石筒,另外꧆三个魔뀧影背对着他防御。

      刚要对着天空拉响火石筒,只觉脚底一软落入地洞!随后血肉飞溅,三个魔影回头看耷见地洞时,血肉飞溅一脸!

      一个魔影惊叫一声:“分头走!”

      三道黑影各自向不同方向飞走!

      长生变化ﮧ的鼹鼠从地洞跳出,一声冷笑:“想走?看你们那里逃!”说罢身形旋转,三个鼹鼠妖,分别追击逃╞窜的魔影!

      仅仅几个呼吸,一个㕗魔影被追上,骨爪刺穿胸膛,也随着尸体重重撞在一棵树上,骨爪连同树干一并刺穿,随后长生变的鼹鼠妖渐渐变成一根分叉的树枝!

      另一处,鼹鼠妖一把抓住魔影脚踝,想地面猛砸。魔影反应急快,身形在空中反转,挥刀向长生变化的鼹鼠脑袋劈来!

      м鼹鼠妖不管不顾,另一只骨爪朝着他胸口刺入。把魔影刺客胸膛刺穿,死死钉在地面。同时魔影的弯刀劈进长生头颅,切进去一半!

      銧 魔影刺客口喷魔血,咯咯笑道:“除掉妖圣,我死的值了њ!”

      只见鼹鼠长生也笑了:“是吗?让你失望了!”说完,这个被砍掉一半脑袋的长生渐渐变成三叉的树干!弯刀劈在树干一头,刀深一半!魔影刺客在惊惧中挤出两个字:“替剒身?”气绝身亡!

      神另一侧,鼹鼠追出七丈,一把扣住魔影刺客后勃颈。魔影挥刀向后劈来,却被鼹鼠骨爪刺穿手臂,弯刀落地。

      魔影另一䵍只곱抓向脖颈上的手!却被鼹鼠一口咬掉半只胳膊!

      随后两条小腿肚被猛踢了两脚,屈辱跪地!

      长生问道:“魔族派来多少人?䉉回答我问题可以饶你不死!”

      魔影刺客挣扎不脱,挣扎了一番,身躯瘫软不动!长生不敢大意,䪰掐着脖颈的手,仔细探查了一下魔影刺客的气息,生机쮬已断。

      长生皱眉,将尸体翻了个身,发现已经服毒自尽了! 

      长生收拾一番,将魔族刺客身上有价值的东西收入元神秘藏,尸体堆在一起,一把火烧了,还把骨灰埋进坑里!做完这些还不放心,法力引来溪水冲刷战斗之地的魔血。做完这些仔细检查一番,这才长豙舒一口气,默念道:“天衣无缝,这可得谢谢猪油膏!”

      頒长生这些日子积攒的不快,经这么宣泄,心情臁舒服多了!也因为以前的战斗经历,变得杀伐果断!

      䊋长生自觉做的天衣无缝,乐不颠的回镇子!半空一个老쎒者满意的点点头看着长生背影远去,手一挥,将刚才打斗的断数残枝恢复后,身形消失不见!

      长生回到管事府,橸从元神秘藏中取出七个魔族러的信号筒把玩着,突然有了主意!

      长生给自己写了几个挺文蝶,盖上领地印记!还准备了些吃食衣物。找到黄四皮交኷代了一番后,换了一个人们陌生的容貌独自离开。

      长生现在已经步入乱大****天境,体内元气充沛,即使不变身猞猁,速度也不会慢多少!

      三天后,他出现在距离领地较远的一处捕猎小镇,犰狳镇!

      长生递上น文蝶,在犰狳镇登记,文蝶上的名字是他临时起的狐青石。

      长生找了一삪个犰狳妖的平民家住下!探查一番犰狳妖 的气血运行!找个没人的机会,偷偷实验几次,縙掌握了变化成犰狳妖的容觔貌。

      봬 在犰狳管事府门前徘徊了两天,观察管事府的一些动向。

      入夜,长生拿出一坛好酒,还有一些吃食,让房主邀请附近猎户前来!长生假借收购菜人名义,相这些猎户讨价还价,猛劝酒水。自己碗里的酒水都被他引入元神秘境。把碑猎户喝的身形不稳时,自己챆假醉用替身法造出醉倒大睡的自己!

      长生本体偷偷溜了出来,换上魔族衣物,变身成魔影刺客,偷偷潜入犰狳管事府。躲过府上守夜妖,摸到管事房间!将犰狳的丹药,财务,甚至连捕猎令都没放过!通通收入自己元神秘境。

      之后又洗劫了副管事房间劫掠一番!

      还跑去关押菜人之地,利用捕猎牌,将府上三百多菜人收了去!甚至从厨房解救了两个被吊起来鮅,准备天亮宰杀的菜人!

      做完这一切,他在后院家山上等着守夜人打更到此츁。

      长生等的有点不耐烦,差望点睡着了,丑时的时候,打更人敲打这梆子,慵懒的走来!

      끹 长生躲在他毕竟之路上,等到打更的犰狳妖走近,他故意现身,从他面前不远处飞掠而过!

      本打算让打更的发现他,然后发警报,引来犰狳管事⼰打一架,假装不敌,拉响魔族火石信号筒,然后离开!

      哪知,打更的可能困了,根本没看¡到他!

      长生Ễ不得不再一次躲在ꡗ打更人要路过的走廊掎,索性贴墙站在那里,等他走近再跳入院子里!

      可是,长生从打更的犰狳面前一仗远距离跳过去,还是没被发现!长生这个郁蹙闷!

      索性,这次长生站在他面前不远。然而,打更的一脑袋撞在长生身上,他只说了声:“谁把柜子放这了!”然后绕过长生继续敲打着梆子离开!

      长生这叫一个郁闷!追上前去对着犰狳铠甲般的后背拍了一下!

      打更ᅢ的只是微微愣了一下,没当回事!

      长生一脸黑线!追上去,从他手中抢过棒槌,对着打更的犰狳脑袋狠敲一下!

      让长生숸哭笑不得的是,这一棒槌下去,打更蜚的犰ꨴ狳竟然晕死过去泛!倒地还团成了一个严丝合缝的球!

      把长生气的,上去补了一脚!

      “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哎呦!”

      这一脚踢在犰狳坚硬的壳⻱上,疼的长生抱着腿蹦跶好几圈!

      长生扔了棒槌,一瘸一拐,来到院子中间,学着打更人的语气大喊道:“来人啊!有刺客!”

      长生摆好架势信心满满等着蜂拥而来的守卫!

      长生꺄酷酷的架势都摆累了!一个妖族影都没见着!

      长生揉着发酸的肩膀,怀疑是不是声音不够大?

      于是扯开嗓子大喊:“来人啊!有刺客,快来人啊!刺客在这里,不好啦,ㇷ刺客闯入!……”

      长生喊了半天,都喊累了!声音都开始嘶哑了!依旧半淘个人影不见!长生甚至怀疑府上没人。

      ⱸ 就在这时,打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打更的梆子,呆呆的看着乱蹦乱跳乱喊乱叫的长生!

      长生慢慢走近他,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没有溙反应。 坩

      싀 长生郁闷到:“喂,刺客!我,还不叫人来?”

      那个打更的点点头这才慢吞吞的小声道嘀咕了一句:“有刺客,快来人啊!”

      諌长生刚要让他大声些,还没来及说,四周呐喊声此起彼伏,嘈杂吵闹声,犰狳妖守卫,家丁各持武器蜂蛹而至,火把晃动包㗴围长生!

      长生这叫一个无语,懒懒的从后背拔出弯刀,再懒懒的重新亮开架势!

      一个守卫从长生面前径自走ꨊ过去,走到打更人面前问道:“刺客在那里?”

      长生气呼呼跑他面前,指指自己鼻子:“这,我是刺客!”畝

      那守卫上下打量一遍长生道:“不像!”

      长生气的差点没蹦起来!

      打更的抬手指着长生道:“他是刺客!”

      錵 长生一跺脚道司:“对嘛!” լ

      守卫一拥而上齐序声道:“杀!”

      各种兵器棍棒向长生打来!长生扭头就跑!身后犰狳守卫家丁紧追不舍,长生见管事还没到,就绕着后院走廊跑!

      跑着跑着,长生却追到队伍后面,然后他发现这些妖并不在意他,继续跟随嚑前面的妖继续跑!

      长生超过篟一个又一个追赶他的犰狳妖们,终于又超댯过最⨇开始追他的守卫!

      长生这个气啊!

      腿一飘,飞到假山上,看着成群结队的犰狳们,举着兵器火把绕着后院走廊跑圈!差点被这些犰狳妖们气的哭出来!

      “你笚怎么不去追刺客!”

      뭘 长生地头一看ᇂ,一个白眉毛,白胡须的老者模样的犰狳,站在假山下,仰头对他说话!

      长生þ跃下假山,᤹来到老者左侧,这个老者个子比长生还矮一头!长生打量了一下这位老者问道:“你谁啊?”

      老者依旧面对假山:“大胆!连你家턟管事都不认得!看我家法伺候。”

      惊的长生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很碕抽自己墄俩嘴巴子。

      长生这个恨啊!一些犰狳妖都是傻的吗?早知道这么傻,何必蹲门口守两天观察!

      长生有心想走,想了一下,还是留点蛛丝马记为好!

      返回头,对着犰狳管事后心就是一掌붙!结果自己手差点骨折!犰狳管事不知痛痒!回头和长生几乎脸贴脸凶巴巴道:“谁?谁打我!”

      长生后退一步,站直身子놚,攥着小钢拳,对着犰狳管事脑门狠狠敲下:“你大爷!”

      犰狳管事小眼一翻,向后倒去,倒地后缩成一个没有缝隙的球!

      长生气的,刚要狠踢一脚,却停在半途!想想还是算了!

      从元神秘藏取出魔族火石信号筒,拉响,一道紫色火线划破天际,在空中形成一坨‘翔’的形状,久久不消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