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母诱惑

      霓“一言为定!”

      䈚因为赌石坊经常有人这样对赌,所以这里是有公证人的,他们双方各拿出了二十斤源放到一个老者面前。

      这位老者盘坐在一块平坦的大石上,虽然并没珃有佩戴宝剑,ꤲ但是靠近些可以感受殊到一股锋憓利的剑意,这是大衍圣地的一位长굅老。

      ⣵这位老者即是这所院落的守ꢲ护者,又是这里的公证人,老者面无表情的拿起了源石,漠然道:

      “双方的赌资先放在老夫즨这里,一会儿赢者前来拿走就是了!”

      这些赌资还不值得老者花费过뻛多的心思,他鍅随后ɯ就闭上了眼睛,擖继续领悟天地大道去了。

      굘那个少年和段德两人来到ᣧ了开源师傅的面前,石年跟在后面好奇的看着四周,这是他第二次来赌石,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段德把那块乌石放在开源师傅面前,道:

      “还请师傅为我解开这块源石。”

      解石老师傅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的双手布满團了厚厚的茧子,他接过这块巴掌大的乌黑源石,非常稳健的用石刀剥着表面的一层石皮。

      段德胸有成竹,他对自己的源术非常放心,这里面一定有好东西。

      与此相比,旁边的少៧年就显得有些沉不住气了,他现在满头컥大汗,就像一个赌徒,嘴里不停的唠叨到着:

      “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这时旁边早已经站满了人,这些人大多都是进来看热闹的,一个老修士看到了双方的表槇情后,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块源石还没开,那个少年就已经输了。

      ⊤一层层乌黑的石皮被掰开,໨黑色的粉末刷刷而下,突然,一道ᯓ橙黄色的光芒四散而出,把四周看热荭闹的人照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股浓郁的灵气随之散发出来。

      黑色乌石上劙露出一点橙黄叅色的光芒,䒣晶莹剔透,内里ಭ的灵气四散而出。

      “这是…黄精源?”有人发出惊呼。

      他认出了这是异种源中的黄精源,这种源虽然并不是特别珍贵,但是在人字号的院落里可是不多冎见的。

      旁边那个少年一颺屁股坐到了地上,如丧考妣,䠃要知道这可是他辛辛苦苦攒了两个月的零钱,原本是用来开开荤的……

      老师傅的手很稳,不一会儿,源石上的石衣被完全剥落,一块拇指大小的橙黄色的黄精源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块黄精源散发出浓郁的精气,清风徐来,旁边的人如同被春风拂过,稍微吸上一口气后汒就ᲈ感觉浑身燥热。

      経 “不好赶紧把它封住,不要让它的灵性流失了!”一个中年焦急的喊到。

      段德赶紧拿出了一个玉瓶,把这块黄精源放入其中,防止精气的消散。

      段德捅了石年一下,石年会意,他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听说黄精源是雫可以滋阴补肾的!”

      顿时,旁边ꧼ的人疯狂了,因为石年的箪话并不是胡诌,黄精源的确有这种功纈能,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修士大声说道:

      㫟“这位道长,我愿意以五十斤源买下这块黄精源。”

      蹦 黄精源并不太珍贵,但是它就属于那种世面上比较稀缺的源种,无他,实在是因为葬帝星的男人们太疓需要这种东西了…ꑳ…

      㮒“我龇出七十斤纯源Ṓ!”쁴一个年轻㫦的公子哥说道。

      “我出八十斤源!”一个徐娘未老的夫人开口道。

      “一百斤。”

      “一百二十斤。” 

      随后不断有人开价,뮚突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凌然道:

      “老夫出一百八十斤源!”

      四周一箦瞬间安静了下来,这块黄精源虽然价值不菲,但﫼是市面上的戌价值也不过是一百二十斤源,쬹这位老者一出价,旁边的人只能放弃了加价。

      段德满脸红光尽是富态,他和那位老者一手交源一手交货,完成了交易ﮥ,段德道:

      “宛恭喜这位老爷子获得这块重ࡩ宝,祝您道运昌隆啊!”

      “道运昌隆,道运昌隆!道长以后要是开出了好东西一定要콘优先考虑老夫我啊!” ፎ

      ტ 꺳 “一定,一定!”段德笑着说道,靠近这位老者后,他完全看不出这位老者的深浅,段德知道这一定是一왈位大人物。૮

      亳 这位뚋老爷子身材高大,虎背狼腰,罋他笑着紧握着段德的双手,段德根本挣脱不开,直到很久㵊才舍得放开。

      旁边的人都目光古怪的看着这位老者,这老爷子年纪都这么大了,还需要黄精㸺源这种东西,看来是宝刀未老啊。

      老者被看的极为不好意思,他一䋼脸正气的说道:

      “老夫的孙子需要这种东西,我是给孙子买的……㓳”

      “哦,原来是给孙子憩买的,我们都懂。”

      ﹍ 旁边的人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都是男人嘛ᖣ,Ⴕ他们都懂。

      “这位大师,您以后要是帢开出了깐好东西一定要优先考诊虑我啊!”

      段德再次被众人追捧了起来,他一边微冦笑着招呼着众人,一边走到这个院落的公证人身边,拿走了自己的赌资,足足有四十斤源。

      旁边的那个少年早已如丧考妣,他怎㺃能不知自己是遇到了真正的鞷开源大师,都说城市套路深,可是胖道士让他知道戗了什솷么叫乡村路更滑。

      至于报复,这个少年是不敢的,他家里虽然在天江城中有些威势,可是定然不会为了他一个庶子῟去Œ得罪一个源术大师。

      段德路过那个少年身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离去了,他们原本就没有什么大仇大恨,这次算是给这个少年上一课,让他见见什么叫人心罨险恶。

      쥾 在众人希翼的目光中,石年随着段德进쓁入了更高等次的院落ោ,段德小声对石年说道:㢒

      “人ṣ字号的뤖赌坊里面的源石价值太低,很难开出价值高的东西,在这里捡不到什么大漏。”

      段德以数斤纯源开出了໼价值百斤源的黄精源,蹡大衍圣地的人是看在眼里的,因此段德向地字号院落走去时,并没有人去阻☋拦。 剀

      大衍圣地的底蕴果真丰富,段德两人走了足足十分钟,经过了数蚀十座院落,才来到了地字号的赌石坊。

      这里的档次明显的高了许多,这所院落里的人很少,只有寥寥ꫂ数人,他们大都身着华服,一身的雍容之气铺面而来。

      一进门就有媢专䭑门的妙龄女子上前迎客,为段德两人介绍着种种肴源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