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hornymature精品

      慕凌风背对着楚若翎,并未逾礼直视楚若翎的脸,ퟂ他反手将一方手帕放在了石桌上,淡然道:“大小ᘩ姐的东西,物归原主。”

      洁白的绢帕上绣着ﯝ楚若翎的名字,楚若翎看到那ﻟ帕子,呼吸仿佛急促了一瞬,然后低声道:“你其实不用还给我。”

      “东宫水深。”慕凌风并未再搭话,而是冷샙然的抛下了两个字,“保重ሁ。”

      说完,他就要径直离去。

      “世子!”一声急促的呼唤从背后传来,慕凌风脚步一顿,就听楚若翎压抑着哽咽道:“若翎今生与世子无缘,但我……곗佛岭寺那日……”

      ﷘“楚小姐。”慕凌风直接打断了楚若翎的话,“过往的事情就忘了吧。”

      “若翎并非故意提起旧事。”楚若翎急切的解释道:“氺我妹妹……”

      她咬牙对慕凌风道:໎“还请逝世子爷善待我稡妹妹!”

      Ꮐ慕凌风身子一僵㜈,脑海中顿时掠过텵昨晚发生的一切。

      楚若卿脸上的泪痕像是印在툑他心头一样挥之不去,他长指一紧,招忍不住回头看向楚若翎,就见楚若翎熤娇那张和楚若卿无比相似的脸上也挂着泪痕,却倔强地望着他说:“卿卿已经嫁给世子爷了,臣女的妹妹她很好,世子爷不该冷待她。岡还请世子爷看在臣女曾救过簮你一命的份上,好好照顾臣女的妹妹。”

      楚若翎和楚若卿为一母所出,都是相府的嫡女,两人膰长得极像,可气质又截然不同。

      楚若翎雍容娇美,像是富贵艳丽的牡丹,而楚若卿则温婉清冷,像是长在天山上的雪莲。

      看着楚若翎像是在质问责怪他的眼神,慕凌风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王府之事,不裸劳大小姐过问。”

      楚若翎连忙上쥂前两步欽,看上去还想再说些什么,慕凌风却不欲在听,转身就要走。

      然而前䠛方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世子妃,您这眼睛早年得过眼疾,进了픱沙子哪儿能这般揉弄。”

      楚若犼卿清冷的声音紧跟着响起,“都已经好了七年了伓,哪썡还能有什么影响。”萵

      七年?眼疾?

      慕凌风身子一僵,咻然늪抬头望向楚若卿的方向。

      楚若翎并未察觉慕凌风的异常,听到楚若卿的声音,她目光一深,立刻快步朝前方走去,看上去像是要避开慕凌风,生怕쑁被楚若卿发现单独与慕凌风见面。וּ但她却在ụ经过慕凌风的时候,脚下一崴身子一斜,直接朝慕凌风怀中扑去。

      一阵凉风掠过,慕凌风身子一动,眨眼间就已不在原地,楚若翎美眸一瞠,下一刻就重重懒的唲摔到了地上,顺着台阶一路滚下,发出了一声刺耳的落尖叫。

      寂静的后花园瞬间炸了锅,原本被လ楚若翎打发走的丫鬟和护卫飞快的围了过来,刚好看到楚⒧若翎狼狈的跪坐在地上,娇美的脸蛋沾满了尘꘧土。而楚若卿和慕凌风则并排站在竹林入口,慕凌风正抬手扣住楚若卿的手腕,看上去像是要跟她说些什么。

      “世子爷,世子妃。”丫鬟和护卫们连忙向两人行礼,楚若卿不动声色的甩开了慕凌风,看也不看他一ᡌ眼上前,抬手扶向楚若㗛翎道:“姐姐,怎么这么不小心。”

       楚若翎这一滚,整个人줉都仿佛散了架,又被这么多人看到她丢人现眼的模样,一时䒓间气的脸色发青,扭头望向ᗏ几个丫鬟,冷道:“你们都﷪死了吗。”

      丫鬟们一个激灵,鹗面如土色的上前,将楚若翎搀ᅱ扶了起来。

      慕凌风眉心微蹙,面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

      ୧ 峆他所熟悉的楚若翎,率直善良,即便是有些小女儿的脾气,却从不会苛待任何人,甚至还有着뽿一般闺阁千金比不上的豪气和洒脱뼳,否则,当初즟也不会有胆子将他和太子从佛岭寺的死人堆里拖出来。

      可乇眼下的楚若翎,声音里却带了一丝让他陌生的阴狠,看着周围丫鬟们惨豻白的脸ᮊ色,慕凌风望向楚若翎的眼神顿时又淡了几分。

      楚若卿将慕凌风的神色尽收眼底,压홋下了心底的讥诮和嗤笑。

      懪慕凌风和太子曾在佛岭쐓寺后山遭遇刺杀弥,性命垂危之뫴际是カ她把他们从死人堆里拖了出来,她当日带了面纱,又是在深夜,땊慕凌风不知道救他的人是她,而她给他裹伤的手帕,뫄却是出门前不小心错拿了楚若翎的。

       慕凌风和太子都以为救他们的是楚家大小姐,都想找皇上指婚求娶楚若翎,却不想宣王爷偏偏看上了她楚若卿,ᑮ强逼着慕ܒ凌风把她给娶了回去。

      ꜕ 慕凌风对楚若翎的执念䎖,不过是他对楚若翎一厢情愿的美化,还有受迫于宣王爷즌的叛逆之心罢了위。

      膏 똏 更何况,这个时候的楚若翎还不知道……她和慕凌风很早的时候就见过。

      在她七岁那年,患了眼疾什么都看不见的时候,她和慕凌风就有过一段难解的渊源。

      楚若卿垂眸,纤指下意识的抚过手腕上一个髾白玉镯。 Ⰽ

      那是慕ཏ凌风在八年前送给她的,她已经꾦带了整整八年……

      “卿卿……”楚若翎的声音将楚若卿的思绪唤回,她抬眸,刚好对上楚ㄖ若翎隐忍的眸光,听到她不自然的问,“你怎ꇚ么回来了?”

      楚若卿扶着她回答:“太子今日来竢府上下聘,我回来像姐姐贺喜。”

      她仿佛根本没看到慕凌风一样,挽着她朝东苑走去,“姐姐这个时候来后花园做什么,身边竟还一个丫鬟都没带。大喜的日子受伤,回头祖母又ᦶ该训斥你了。”

      쵘楚若翎身子一僵,压抑着怒火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正要去找祖母请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世子爷,一不留神就摔了一跤。”

      楚若翎突然握住楚若ϻ卿的手,尖锐的指甲几乎要掐入楚若卿的掌心,ᗪ“世子爷因佛岭寺的旧事,这才专程来向我贺喜。卿卿你可别多心。”

      楚若卿脚步一顿,似笑非笑的看塵向楚若翎,“多心?我为什么要多心?”

      当日太子来相府寻ꤽ人,进쭙门就嚷嚷着镧要见楚家大小姐,待他见到楚若翎后,先是被楚若翎的容貌惊为天人,然后就直接感줉谢楚若翎的救命之恩。

      楚若翎满头雾水,被所谓的救命之恩当头砸下,却因为太子的殷勤认下了这份恩情,直到圣囥旨赐下,木已成舟,퇲楚若翎瘵和母亲便决定,让她永远忘了佛岭寺发生䲦的一切,当初救了太子和宣王世子的必须是楚쳃若翎,否则,相뿤府就是犯了欺君之罪⳵。

      楚若卿抽回葎被楚軧若翎攥⥥紧ᨪ的手,“姐姐对世꣜子有救命之恩,世子念念不忘乃人之常情。只不过,你这腿伤似乎有些严重,怕是不能再继续跟世子叙旧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