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a2020最新

      “为什么不回雒京,反而要北上?”

      “这也是和谈条件,曹国要借上官将军,北上抵抗东胡人。”

      “那我们是不是也要跟着北上?”

      “只有亲兵队跟随北上,五郡其他驻军除一部分留下镇守外,其余的都要被派去攻打巴国。”

      冯晓宇还是没忍住,喃喃的说道:“我以为战争结束了,可以回家了,没想到离家却越来越远。”

      上官玉春看了冯晓宇一眼,说道:“我们是提前得到的消息,离圣旨到来还有几天的时间。你离家不远,我已帮你向上官将军请过假了,你回去几天看看家人吧。”

      冯晓宇大喜,高兴的说道:“多谢兄长成全。”

      上官玉春心说:“此次北上,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你这次回去看看她,说不定再次离开就是永别啊。”

      ……

      次日,围城军队拔营退兵,城内不明就里的军民奔走相告,以为战争就这样结束了。

      午后,镍郡城门陆续打开,可以自由出入。

      冯晓宇本打算穿着便服骑马回去。

      上官玉春建议,说镍郡刚刚解围,万一路上遇到流寇,射出冷箭,那就得不偿失了。

      冯晓宇想想也对,于是次日一早,骑上战马,穿上盔甲,带着青龙枪,全副武装告别了上官玉春,回到阔别近半年的小石洼村。

      又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

      冯晓宇感到从未有过的亲切。

      他放慢马速,边看自己的村子,边向自己的院子走去。

      此时,兰小梅正和吴秀云坐在前堂的廊檐下边晒太阳边做针线。

      听说冯晓宇回来了,兰小梅慌不迭地放下针线,跑到门口。

      “晓宇哥回来啦!”

      “小梅,我回来了。”

      冯晓宇把马缰交给孙伯,与兰小梅一同走进院子。

      吴秀云与冯晓宇打完招呼离开了。

      冯晓宇问道:“小梅,家里这段时间都还好吗?”

      “一切都好,与你在家时一个样子。可是晓宇哥,你本来是要去雒京治病的,怎么变成了从军呢?”

      “那天我离开后,半路上被招兵的军士看到了。县署里的官吏说,要通知家里人的,怎么,他们没来告诉你吗?”

      兰小梅摇摇头说道:“没有。”

      “这些官老爷,一个都靠不住,说好的要来告知你的。”

      “管他的,晓宇哥,只要你回来了就好。”

      冯晓宇觉得也是,现在自己回来了,县署的官吏来不来告诉兰小梅已经不重要了。

      话说回来,如果自己命丧战场,就算他们来告诉了兰小梅,又有什么用呢。

      他拿起放在地上的包裹,对兰小梅说道:“小梅,把这个放起来吧。”

      兰小梅打开包裹,看到里面黄灿灿的金饼子,抬头问道:“晓宇哥,你哪来这么多金子?”

      “是我的军饷和赏金。”

      “啥叫赏金?”

      “打仗立了军功,朝廷给的封赏,就是赏金。”

      兰小梅担心地说道:“晓宇哥,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好,我们不稀罕那赏金好不好?”

      冯晓宇笑着说道:“我知道,战场上肯定保命要紧,只是立了军功,朝廷给封赏,咱也不能不要啊。”

      兰小梅露出笑意,说道:“那我就放起来了。”

      冯晓宇“嗯”了一声,说道:“放起来吧。”

      五百多个金饼子放在包裹里仅仅是一小堆,可是兰小梅拿了一下差点没拿起来,于是对冯晓宇说道:“晓宇哥,我拿不动,还是你帮我吧。”

      冯晓宇答应一声:“好。”

      回到正屋,兰小梅揭开盖住银箱的粗布,把银箱盖子打开,然后把金饼子非常仔细认真的与以前的放在一起。

      等重新恢复原样,兰小梅欣喜的对站在身后的冯晓宇说道:“晓宇哥,这下好了,咱们以后再不用为银子发愁了。”

      冯晓宇说道:“是啊,从今往后,你也不用太节俭了,等我下次回来,希望看到你长得胖胖的。”

      兰小梅吃惊的望着冯晓宇,问道:“晓宇哥,你要到哪里去?”

      冯晓宇说道:“我这次是请假回来的,在家就住几天,然后要去更远的地方了。”

      兰小梅又问道:“不是去雒京治病吗?”

      冯晓宇说道:“不是,还要回军中。”

      兰小梅白开心了半天,以为冯晓宇回来之后再不走了,要走也是去雒京治病。

      现在听冯晓宇说完,神情立刻暗淡下来,带着哭声问道:“晓宇哥,那啥时候才能再回来啊?”

      啥时候能再回来,冯晓宇也不清楚。

      可是看到兰小梅无比失望的表情,他不敢说自己不知道,只好说道:“少则一两年,多则两三年,我肯定会回来的。”

      兰小梅一把抓住冯晓宇的双臂,带着哭声说道:“晓宇哥,咱不去当这个亲兵了好不好?咱们不去从军了好不好?”

      冯晓宇把兰小梅扶在炕沿边坐下,说道:“小梅,我也不想去,可是没办法。如果不去的话,就会被当逃兵处理,那样所有与我有关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听这意思,什么时候能回来,根本就不是你能说了算的。是不是?”

      “等战胜了东胡人,我们就可以回来了。”

      兰小梅并不关心冯晓宇和谁打仗,她只关心冯晓宇的安危,于是问道:“如果输了呢?”

      冯晓宇说道:“小梅,你放心,我们不会输的,我们肯定能凯旋而归。”

      其实冯晓宇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多少底气,他完全是在安慰兰小梅。

      而兰小梅自然从冯晓宇的语气中,听出了其中的蹊跷。

      她突然平静下来,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了,晓宇哥,我会等你回来。”

      冯晓宇望着兰小梅失望的表情,突然想到一句诗:“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

      那时候大家一起感慨当时的社会制度,而现在,这种情况却落在了他的身上。

      雒京治病尚有归期,而此次北上,什么时候能回来,估计连上官文雄都不清楚。

      冯晓宇绝不会守在军中等死,他一定会择机逃跑,可是一旦发现被抓,家里的兰小梅必死无疑。

      他不能为了自己的活,而害死了兰小梅,于是说道:“小梅,虽说我知道能赢,但我却不能长久待下去,我得想办法离开军中去雒京治病。可是一旦逃跑被抓,连你也一起连累了。”

      “晓宇哥,我不怕。”

      “你不怕我怕呀!小梅,我们做个约定好不好?如果三年后我还没回来,你就不用等我了。”

      在冯晓宇看来,如果三年内都找不到逃跑的机会,那他估计也用不着再找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