蝌蚪窝一个释放蝌蚪的网站

      “谢谢你的领航,目标已经确定!”萨拉托加谢过了从檀香山马不停蹄的前往巴拿马的瓦良格,然后立刻转头,目光严肃的看着提尔比茨:“接下来靠你了。”

      提尔比茨点头,主炮校准。

      炮弹装填。

      目标。

      俾斯㯌麦! ꚿ

      全炮发射!

      轰然炸响的音炮击在海面之上掀起一阵波涛,而在她和萨拉托加身边,除了똳阿尔얧及利亚以外再无一人。

      “别跑뇔,别跑!”就距离쬚提尔比茨和萨拉托加只有几公里的地方,雪风撒欢的在海面上纵情=狂奔:“是你,就是你!上次让你跑了这次不会鴏了!雪风要报你那一嘴之仇!” 叟

      ̐ 而被雪风追的上ﺎ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正是昨天被雪风炸鱼炸出来的那艘黑海潜艇。

      “坏东西,你都追了我一天一夜了,你烦不烦啊䏷!”一个头顶灰色狗耳朵的少女迫于铺天盖地的深水炸弹,不得不选择上浮。

      “明明是你先咬雪风的,你还不许雪风咬回来吗?”雪风怒极,操着自己的牙签炮就开始朝少女射击。

      “你那是要咬回来吗?你明明是想把我叼走!你个坏东西!”少女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岁上下,头顶一双可爱的耳朵软趴趴的耷拉下来,看起来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然而,这种程度的可爱在雪风面前什么都不是。除了鋁暴怒的萨拉托加姐姐,没有什么能阻止雪风报那一咬之仇。

      嗯...提督或许也行。不过提督那么深༊明大义,㵝他肯定ꅨ不会蒪阻止雪䖈风报仇的。

      雪风这样想㭫着,继续撒欢地追着前方的潜艇少女。

      而就在雪风逐渐꣝追上狗儿少女时,雪风的水听侦测到又有三枚鱼雷朝自己射了过来。

      熾“㱸笨蛋556,快跑ꑬ啊。뤗”这个时候,一뫆个少女从海面之下冒头,试图吸引雪风的注意力。

      ⷍ“哇啊,557!”听见好姐妹的声音,被追了一天一夜,委屈到了极点的U556立刻就大声哭了出来:“救我啊!”

      “别喊我名字啊!”U557大急:“喂,那个笨蛋,有本事ᇤ来追我呀。”

      雪风微微一顿,停下来看了U557一眼,但是下一刻就立刻回头,继续追U齣556。

      被晃了一下的U557一愣,然后急的立刻大喊:“喂,你为什么不追我啊?我就在这里啊!我不跑的!”

      뜖 雪风回过头有些疑惑地朝U557靬喊道:“你又没咬雪风,雪风干嘛追你?”

      “?”U557一愣。

      킂“雪风身䰜为一个骑士,冤有头债有主,绝不乱杀无辜!”雪风正气凛然的回绝道,随后就一门心思䃈追U556:“你快走吧!等雪风报完仇,再来抓你!”

      U557在海面上呆愣了片刻,随后恼羞成怒的拍了一下水面:“你个憨货,给我䦜回来!我现┓在就要你抓寑我!回来!”

      于是,在这一小片不为人知的海域,三个小女孩一字排开,疯狂的追逐着,天地间满是各굳种哭嚎、叫嚣的声音。

      而比起雪风훅那边的欢快,亚特兰大四姐妹这边就时另一番光景了。

      不像现实中的舰⼧艇,为了反潜还需要安装反潜设备,舰娘们想要反潜只攁需要从她们神奇的ﭱ舰装中扔出深水炸弹就好。

      作为一艘特化巡洋舰,虽说亚特兰東大级体型上只能算是大号的驱逐舰,而且技能点全点防空上了,可是谁说防空船就不能炸鱼呢?

      텧 只要水听一开,是神是鬼都能炸鱼。

      而且比起雪风긥,亚特兰大追捕浮上水面的鱼,ᛉ效率更高。

      齕 “嘿袕嘿,又一个。”此刻,亚特兰大就一脸洋洋得意的劢把一个眼睛已经变成蚊香,浮在海面上装尸体的小女孩开开心心的捡起来,扔到自己身后⚨的铁筐中。

      说是铁筐,细其实就是她们把齐开来时的帆船拆了,用싂蛮力编成的鱼筐。现在亚特兰大身后的鱼筐里,算上刚打上来的这条鱼,已经满满当当装了三条韷鱼了。

      真的,干啥不好,非得当鱼。

      纓 当鱼就当鱼吧,还那么笨。

      要知道雪风、夕立以及쪋亚븖特兰大级四姐妹平时没事干,在檀香山的娱乐活动就是炸鱼玩。和檀香山的大青花鱼比起来,百慕됛大这些小狼崽子真的是蠢到家了。

      而与之相对的,平时都是和大青花鱼这种鱼中好手对弈,亚特兰大等人炸鱼的本事那可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有了这样五个人在外围游猎,俾悺斯麦和萨拉托加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远程对百慕大本岛进行输出。

      而反观百慕大一边᏷,这就是一片混乱。

      “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舰载机?”剧烈的爆炸和混乱之中,大淀冲着瑞鹤喊道:“她们怎么会这么快找到这里?”

      “我怎么知道?”瑞鹤同样一脸不可置信,不过基于航母舰娘的基本素养,瑞鹤也开始䖾快速的放飞自己的舰载机:“ׯ该死,轻敌了。”

      只是在下一瞬间,一枚耀眼的光点就伴随着醒目的尾焰,从高空之中,笔直的击中了瑞鹤。

      “呀!”ꇑ

      威力巨大的爆炸在瑞鹤身后炸开,一瞬间就将瑞鹤炸飞Ⴢ出磑去好几米远。

      “什么东西?”大淀一愣:“高雄,防空,快点掩护瑞鹤!”

      “我在做!”不远处,四个红白相间的女죌仆已经舰装展퉅开,开始防空。

      “瑞鹤,你没事吧!”顶着枪林弹雨,大淀一把拉起瑞鹤,扯着她的手就开始狂奔:“这又是什么啊?”

      下一刻,就在二人原来的地方,又㫕一枚导弹带着尾焰轰然炸响。

      既然都妐派了一搲架飞机做领航员,那么多派几架压制一下对面⇡的航母总没问题吧。韟

      本持着这样橖的想法,远隔数千公里之外瓦良格第一时间朝岛上的航母舰娘发起了攻击。

      非常ᷚ极限距离的攻击作战。

      瓦良格的舰载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所以要在他们能源用곱完之前,尽最大限度的将横战果最大化。

      “不知道,可是。”被大淀拉着,四处躲避的瑞鹤回过ﻩ头,看着天空中隐约间一闪而过的身影难道:“可是,很像人类的飞机。”

      ⏐ “人类的?”大淀一愣。

      身为航母,鷔瑞鹤对于舰载机的感觉自然是其他舰娘比不了的,即使在萨拉托加拼尽全力,ᭉ毁괫天灭地的轰炸面前,她也依然敏锐的捕捉到了那少数几架瓦良格的舰载机:“是喷气式飞机!对面有能放飞喷气式舰载机的舰娘!”

      “什......”大淀一惊,还没等她喊出来自己想说的话,下一刻爆炸就在她脚鷒下升起。

      “看来,是亲爱的,你的姑娘们来接你了。”正在屋里紧张地观察着外面局势的혋齐开,忽然被身后响起的声音吓了一䍽跳。

      “黎塞留,你怎么在这里?”齐开一怔。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呢?”仿佛刚才和俾斯麦针锋相对ℇ的݂完全就是另一个人飼一般,黎塞留一脸妖艳地笑着,抚摸着齐开的脸颊:“既然知道对方婎的身份,明白了对方的目的,那么自然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了。”

      黎塞留说着,脸贴到齐开面前,轻轻出了一口气:“现在这岛上,除了这里,还有哪里不会遭到她们的攻击呢?”

      被黎塞留这一口气恶心的不得了,齐开一脸嫌弃的推开黎塞留:“你既ᚌ然知道是我的姑娘们干的,你就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吗?你不是不想我离开这里么?如篑果我被她们戴救走了怎么办?”

      “走?哈哈,亲爱的,你可想太多了。”黎塞留听了齐开的话微微一怔,呵呵笑了起来:“今天你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走的。而且对付⦞你那些姑娘,不用我出手,有人就会替我收拾埁她们。”

      ⱐ “有人?”齐开皱了皱眉:“谁?”

      “当然是俾斯麦咯。”黎塞留挑了挑眉,表情玩味。

      “俾斯麦?”齐开瞪邲大了眼睛:“你别骗我,她不是想把我送走的么,又怎么会阻止我的姑娘们来抢我嬠?”

      “是,她是很想送走你,可是她和我不同。蒤”黎塞留说着,脸上玩味的笑容逐渐敛去,取而代之地则是一副凝重㊩的神情:“她有一个跧更加ۓ看重的身份。”

      “什,什么身份?”齐开顿了顿,感觉喉咙有些干涩。

      “百慕大的主人啊。”黎塞留转过头看向齐开,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酝酿:“当一头狮子,发现自己的领地被别人公然入袹侵的时候,你觉得㙑她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

      是什么?

      当然是用自己最暴戾的怒火,将入侵聒者碾成渣滓啊。

      战火之中,炮风吹得俾斯麦身上的披风猎猎흶作响。 Ʞ

      漆帢黑的军帽之下,黄金瞳仿佛熔岩般炽热地流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