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视频怎么app

      “这几年桂市好像也没多少变化。”

      ䷪ 顾北合上书看着窗外极速飞驰的倒影,想起当年第一时间赶回时的记忆,发现现在铁轨下没多大改变的城市风景。

      绿遌皮火车哐哧哐哧的行驶再轨道上,可畏坐在他对面的窗边,光辉双腿上盖着的礼帽,手中也捧着一本વ书。

      碵 大概介绍的是作者在上个世纪战乱里的个人回忆录,说的更像是一个长篇故事。

      他看了一下但却只觉得是作者的好运气,在黑暗混乱䶺的时代可以找到所存无几的光明与几鉓份尚存人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得上一种奇迹。

      静静看了一会便听到顾北小声说的话,光辉也下意识把眼神投向窗外倒退的风景。

      属于东煌内陆的三线旅游城市,跟他那个时空的家乡环境几乎相差无几,要不然当年他不会因为触景伤情而选择直接离开这里,在远离这里的那些城市生活。

      她们从渡轮下来换乘了几次交通工具,这次再次踏上旅鲕途,除了可畏想要看看这座城市外,他也有些怀念这片似是而非的家乡。

      벐 可畏托着侧࡭脸看了有剾一会,这列的火车行驶了相当长的距离了,从郁郁葱葱的森林车站一开练始车轨两䠙旁就有围着栅栏,那也是为了防止动物和行为不轨人的接近而建设的,现在铁轨两旁也没有了这些铁丝护栏。

      可畏也看了很久,路过大山大河,穿过山野隧道,偶尔停留树枝的飞鸟被这个绿皮怪兽惊起,漆黑的山洞里让人感到一丝不安,并不是没有做过列车,可如今的这趟旅行比以往的行程更加有意义。

      这是长时间的旅途,有人也会路过。有时列车靠站一批人走,一批人上来,这节四人座的车厢座位也会混进来另一位陌生人,女性还好也是点点头,男人的话,坐在他对面的可畏就打定主意和顾北换座位。

      没有什么特权霸道这个车厢,也没发生什么搭讪的意外,或许是有心开口都会让人自惭形秽,更别提光辉和可畏两人完全没有在意陌生人存在的态度了。

      最后一趟列车停靠,上来的是一位看起来是学生模样的小姑娘,可畏也不太在意了的样子,毕竟不是男人。

      “亲爱的。”

      可畏突然说话吓了腼腆的小姑娘一跳,坐下之后看见座耯位上的三人她有些自卑地低下了头,不过身旁这位洋装打扮的小姐姐这么一说,又引起姑娘小小的好奇心。

      “晚上我们썕去斐这里吧,感觉挺有意思的。”

      手指指着桌上的旅游画册的某个景点说道,身为桂市本地人的小姑娘偷偷的望了一下,就知道那条步行街并不在싼市区里,稍微想想就知道了,这ᷜ三位都是从外地来这里旅游的。 빵

      刚刚想鼓起勇气介绍这个地方,想要难得᪯主动向对方搭话,坐在床旁的男人一开口就鵎把她的蓄力给打⢝断了。

      “那ꇂ是在一个䯇县里,这里是市区뗗怎么可能有这种建뛎筑。”

      照着记忆里简要的说了一下,这个世界除了相似历史的发展,少了一些历史名人的光깱顾,但也没有衰败到哪里去。

      古朴暗青的石板路,某个朝代遗留的低矮砖瓦房,没有被现代改造破坏的农家小院岳,不得䊊不说当地旅游部门可谓是下足了宣传功夫。

      “想什么说什么,就算要去也是明天去,现在时间也不早了。”

      坐在她对面同样是一头白发却有着温柔气质的女性,说出来相当몃现实的话。对方娴静优雅的样子,小姑娘不知为什么心底也想到了某个曾经接触过的一位姐姐。

      现在她觉得眼橕前这位像极了小说里描写的异国贵妇优雅的形象,同时没由来想起人生中最重要重要的一次考试前,在学校附ꇍ近曾经遇到过的那位穿着旗袍的姐姐ᦆ。

      记得清清楚楚是在一个下奉雨天,自己一个人上学半路没带雨伞佫本来觉得好鉑倒霉,但是现在想起来感觉很棒。

      在一家没开门栓的店面前躲雨,心想要糟糕了,上课迟到会不会扣操行分,会不会因为这个事请家长,从未迟到过的她感觉有些恐怖。

      发呆的时候不知道从哪走出来位漂亮的旗袍姐姐,给傻乎乎的自己递了块毛巾,自己呆愣愣站着的时候。

      对方看着她轻轻笑了笑,没᮲有恶意,接着又拿起毛巾来帮她擦了擦头发,轻声细语的问是不是没带伞,转身又拿了把透明的雨伞放在她的手上。

      好温柔@的人,却感觉对方心情不怎么好,看见落汤鸡一样的自己还来安慰,就连她妈妈都没有这么关心,好吧,应该说第一次感ᙂ受到陌生的漂亮姐姐和母亲一样温暖的关怀。

      木木的道谢,感觉傻透了什么话都不敢说,直到最后离开还听到雨ᳬ声中传来的关心。

      跟傻子一样,笨蛋,呆瓜这么鄙视着懦弱的自己,到下午放学回去,想要还伞还有毛巾,却怎么也没等到对方了,

      㰁接连几天还调整了时间在楼下等着,最后还是从一旁开商店的阿姨那里得知,漂亮姐姐搬走了,失落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

      从回忆中醒来,看见对方的眼眸有些疑惑的眼眸有些慌神,也不好意思跟人开口说什么姐姐你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小妹妹,你没事吧。”

      光辉主动开口询问,少女感觉很紧张,感觉脸上有些热,是自己快要中暑了吗?好丢脸,应该是脸红了,这个怕生的毛病哪怕升槫了学接触很多人,可是为什么还是没改过来。

      真丢脸,想要䣉双手捂脸回避对方那种记忆里相似的温柔视线,抿了抿嘴唇,告诉盷自己大胆一些,没什么大茾不了的。

      “姐姐你好,我没事,谢谢。”

      努力直视对方的眼睛,她还是败下阵来。

      光辉看出来小姑娘腼腆又鼓起勇气回话的挥样子,不由⺂想起独角兽,感觉这个脸红的孩子同样的可爱。

      “放松一点,可以不用看我的眼睛说话,小声点也没有关系,没人会介意的。”

      温柔的语气安抚了下对方,光辉放下手上的书递给嘷一旁看在眼拵里没有说话顾北。

      “妹妹是桂市的人吧。”

      “嗯,我是临区的人。”

      “我们很久没回来了,妹妹刚刚是想说什么吧,呵呵,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的。”

      “唔,不,不是,嗯,姐姐你好漂亮。”

      小姑娘脑袋快宕机了,心想自己说的是什么话,完全没经过大脑直接脱口而出了,爸爸在家里的教导全都忘了,自己真的好傻。

      顾北和可畏两人对视了一眼,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光辉这么下去非把人家急出什么来,好在光辉停了下来,给了人家一꼛点适应的时间不然都不知会变成怎么样。

      “姐姐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会后,回过神的小姑娘向光辉道了歉,光辉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回应才会让人轻松一点。

      “只要和陌生人说话,我就有点紧张,偶尔还会犯傻。”

      可畏听到这句话笑了一声,閊又让她红着脸低下了头,不敢想象她们脸上会有什么表情。

      鯙“小妹妹你真可爱。”

      可畏没什么嘲笑的意思,原本见到光辉主动跟她说话,在看着她一副腼腆老实的样子,甚至可能在和人相处这方面都比不过独角兽,想来姐姐又是母性泛滥了,想关心一下对方。

      “给我介绍一下这里景点好玩吗?”

      微微提了提裙摆靠近这个有些害羞的女生,可畏主动揽下了安慰人的事,ﲢ把桌上的旅游画册移賱到两个人的面前。

      小姑娘低声应道,看了眼光辉得到一个鼓励的眼神,用自己的感受回❨答了可畏的问题。

      火车轨道疾驰的声音,以往在少女ᢛ耳中觉得有些刺耳,现在却没有那种感觉,直到快进站了才慢慢收敛,这时她才发现时间的短暂。

      “两位姐姐再见,顾哥再见。”튝

      稍稍放得开了些的小姑娘在车站前想三人摆手,顾北淡淡的点了点头,不同身ᆘ边两个人笑着的回应。

      没有交换各自姓名,本来大家都是陌生人哋,所以他的ﴶ表情会表现得平淡又无所谓的样子。

      “恭喜你们收获了一릍个粉丝。”

      好笑了两人一下,顾北拉着两个行李箱走在前面,姐妹两对视了一眼便跟在男人身后走出了车站的站台峄。

      “对那个小姑娘有意思?”可畏拉着行李语气调侃的问,썗不等他说,“我们妹妹ዹ独角兽比她可爱多了,而且那孩子也是你的婚舰。”

      顾北不置可否,没在这问题上说下去。

      “还有这算什么粉丝?指挥官你可是真恶趣味,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三人从车站里走出来了一段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街道消失在她们身后,转身岔进一条小道,樟树林还有湖边的依依杨柳让光辉和可畏从稍微放松了一下紧绷覭的心情。

      “恶趣味?我顶嚗多是在一旁看戏而已。”

      ๧ 小姑娘在列车里好奇的问了一句,顾北和她们的关系,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可畏不久前叫的他亲昵,还有他和光辉坐在一起,女方表现得极为熟稔亲近的样子,一度让小姑娘相当怀疑自己健全的价值观。

      “什么女朋友,我也是夫人lady,我也是女士了!”

      大概是自己的表现不太成熟的原因,哪怕亲昵的称呼也没让那位姑娘认为自己ᩜ是已گ婚人士,造感觉在指挥官面前有些失败。

      “可畏,指挥官你们等等。”

      光辉落在两人身后,看着她们的互动,发῕现她蕃们加快了脚步不由提醒了一下,脚上的鞋跟ᅪ有些高,走快了不好就保持身体的平衡,心底感觉有些无奈。

      注意光辉有些落后他们几个身位,可畏吐了吐舌向后走去挽着光辉的一␃边手,顾北也顿了顿脚步等她们赶上来。

      “这是到了哪里?”

      쁫可畏问了问这个冒牌的本地人。

      “应该是中区,不过我们该去找个酒店放东西,带着大件小件很麻烦。”⢲

      只要这里没多大改动应该是这么叫的,不过这海里他说的也是泛指,顺带着瀨一路奔波身体和精神也有些累,跟她们说了ꥍ说к主要的目的,见她们没反对也很赞成这个提议,继续向人行道上走去。

      选了家看起来不错的江景酒店,顾北一进门就坐在了全景的飘窗前的椅凳上,仰着头望着室内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眼里有些出神。

      ……

      ……

      “指挥官,我们明天在市里找下逸仙吧。”

      从餐厅出来,顾北走在回去的路上听见光辉这么说他当场愣住,还没휡完,“不过这是我的感觉,我也并不确定她们还在这里。”

      “……”

      䂻顾北表情有些阴晴不定,光辉说完话之后转了个身看着处在挣扎之间的男人。

      一旁的可ꒆ畏知道逸仙来过桂锨市寻找指挥官的身影,但姐姐这么一说她也很惊讶,完全是她心血来潮说来这里看看,根本不知道光辉心里还想着这么一件事。 茟

      那封信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以后也断断续续在港区没有沦陷的时候收到过逸仙的来信。可自从大家分开后,因为没有固定收信的地址了,所以她们双方失去了联系。

      几个阵营的婚舰说话相当有份量,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哪怕是自己的姐姐也有被驳回意见的时候,到最后变成大家各自分开,最后的任务只有一个,找到并带回指挥官。

      只是现在指挥官的这个状态……ﳵ

      “我并没有强迫指挥官的意䦨思。”

      我们的时间还很长,但是如果这么下去,她和可畏的确很幸福,可对于那些还在努力寻找指挥官的姐妹们来说,对比一下光辉心里有时会泛起一丝罪恶感。

      “……㎑”

      “那明天我们去找找。”

      ㆥ 摇了摇头制止了光辉想要继续解释的话,顾北还沉是应了下来,见面也好也可醢以从另一个方面验证댊一下,这个不太现实的现实。

      听见顾北这么说光辉也松了口气,指挥官至少不排斥的表现让她放心了。

      当年港区姐妹们之所以离开她心底一直觉得有自己的责任,顾北变得不怎么关心,她也不Ꙕ知퉲道该怎么办,有些为难但是时间还是Ζ要向前进,哪怕不是皇家阵营的舰娘,光辉也不想悧抛弃。

      “走吧,今天累了回去休息。”

      顾北走到她身媦边抬了抬手肘,光辉看着男〒人脸上平静的表情给他一个微笑挽了上去。

      “指挥官,还有姐姐你们怎么这么熟练。”扯着顾北的另一只手,可畏拉着他们向前面的大广场走去,“今晚的散步可不能少,往这边走好像也可以回去吧,快点~”

      “可畏,你走慢点。”

      “姐姐,指挥官带着你的킪话就不用看脚下啦。”

      “됬真是的,你这孩子在说什么?”

      “唔,我什么都没说。指挥官那是什么,音乐喷泉?”

      手上传来的温软还被强行拉着的力度,顾北看了眼兴致勃勃的可畏,还有和他对视了一眼同样无奈的光辉,微微叹了口气。

      夏夜微凉,抬头望去的夜空也没有了在小镇可以辨认的繁星,或许这也是城市的悲哀。跟可畏跑了一小段,顾北在附近报刊亭买了两瓶水,抬头就看见在前面等待的两人,以及她们身后的霓虹绚烂的灯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