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资源www美色吧com

      “叮叮,叮……”

      ᛫迷糊中,赵红隐约听到一丝金属碰쯌撞的声音,ে阳光透过騡窗台斜射在脸上,他朦朦胧胧႗的睁开眼,瞳孔一缩,陡然惊醒。

      青烟在阳光中无规则的腾飞,赵红㜓瞄了眼四周,身下床垫略微有些发硬。劼

      正前方熟悉的案桌香炉侧靠着茶榻悬台,左右堆积着许多待洗的脏衣,邻靠墙边有一扇书柜,其中书籍杂촄乱无章,书柜的前方地上散落着药根,房里空无一人。

      赵红有些没睡醒,长长的打了一个ᓆ哈欠。

      “奇怪,怎么一觉醒来换了个地方೦?”他抓着头皮不解,“莫딷非是张知玉给我拖回来的?”쌂

      “叮叮,叮……”这时金属碰撞声再起,远比之前强烈,赵红有些诧异,头一回在房中听见这般声音,他一个翻身下榻来到窗边观望,就听那声音是从兵器坊中传来綯的。

      “今天他怎么弄这么꣥大动静?”赵红再次打넫了䠘个哈欠,他疑惑一声,见没什么奇怪的事方才将身子缓松下来༄。

      那打䣂铁的碰撞声就如刀剑જ相击,赵红还以为外面战势突起,也ꫮ是刚起床还没完全清醒,这正地师微生华懿坐镇的提羊宫,整个南江,谁没事敢在这儿闹事?

      赵红自㛟嘲一笑,一天净自个儿Ɐ吓自个儿。

      他伸了伸胳膊走出房门,旭日高升,临悬白空斜正中间,提羊宫处錺正北方,粓太阳的升起时间和南方禾都略有差异,大概晚了约莫一个时辰。

      “啪啪啪。”赵红用手拍着后脑勺,昨晚不知怎么回事,一下就昏死过去,到现在还有些头晕脑胀。

      他回롖忆了一下八玄经的“九地”,光是想起来就越发头疼,忽然又想起了华懿那副严肃的模样,“练不出来我给你打出来!”

      这龟毛似乎是认真的,赵红蹙了蹙眉。

      馪他望了眼厨房顶,烟囱徐徐冒着灰烟,四下里零散着一股馋人的香味,一钻进赵红鼻子里,就如毒虫一般,在ꏲ胃里缑搅动不殆。

      心念一落而下就见张知玉肩上扛着一水缸般大小的饭渎桶,李云香紧随其后,手里端着两盘回锅肉。

      吪 今天换炒菜了?赵红心想,还未说话,就听张知玉远远朝赵红喊道:“赶午饭来了啊小师弟,睡的咋样?”

      他虽然笑着,但在那笑声中却带着一股斥责的意味,一听这话띖,赵红心里不知为何∉,顿时就生出一股无地自容的感觉。

      “呵……呵,都忙活着呢哈……”赵红羞愧的打了个招呼,随后一步踏进大殿中。

      쿃然燢而䃺这时一个白色身影坐在矮桌前提着酒杯,吓的赵红一个激灵。

      被华懿吼了几次,赵红现在一见他就怕。

      “有过教训,还不知道留个心眼?”华懿头也不回的轻呷一口酒,他突然眼射寒光的注视赵红튍责骂道:“若不是知玉出来铧小解见着你了,你现在可就是晱一具死掉的冰尸。”

      赵红挠挠耳朵,落入座前道:“那九地一意九用,我也没什么经验,哪知道后坐力这么大。”

      “没经验,脑子也没了是不是。”华⩅懿冷哼一声,态度极其恶劣。

      赵红不知道他最近这是怎么回事,脾气异常火爆,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华懿没敢说话。

      李云香这时踏过大殿门口,端着盘子小心翼翼,生怕油淌了出来。

      “对呀,你应该留意到,毕竟大术,肯定费意念些。”

      她紧盯着盘子淡淡一声,直到将回锅肉放在矮桌上才缓了一口气。

      赵红没做声,低着头委屈巴巴。

      ﶕ 华懿抄起筷子,“下午去丝坊拉棉花线,我给你弄长线九股。”

       欈他说完夹了块肉顿了顿接着说:“术无难法,一念即成,练术无所谓快慢,重在一个“悟”字。”

      “悟字?”赵红疑惑。

      这时张知玉将饭重重放在矮台上,砸起一声闷响,他嘿嘿一笑,“你那个影子什么的术不就悟䖐的挺好。”

      赵红一听,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后沉吟道:ꏾ“可这大术该怎么悟呢?一心留九用,没有捷径阿……”

      逃 李云香盛起一碗饭,微微一笑,“所以才需要靠你킂悟呀,悟出来,不就有了吗?”

      她俏皮的将饭递给华懿,赵红闻声,却更是一头雾水。

      “现在不急,你先熟悉熟悉它,而后再悟瘝,自能通了。”

      华懿接过饭难得一见的温柔许多,他抿了口酒接着说:“不过,说好后天就是后天,到时候我看不见大鱟术,别怪我下手重了。”

      赵红无语,这说了不跟没说一样,他忿忿不平道:“好歹你也多给杣几天时间,两天时间,这谁能行。”

      “那就是你的事了。”华懿阴阴一笑,赵红看的心头一阵ව恶寒。

      张知玉这时拍了拍赵红肩膀,手依然如铁般沉重,他安慰道:“师弟啊,要想进步,还是得吃点苦头才行,想我那时候,起早㇊贪黑,夜以继日,每天几乎都在挨打。”

      “你可别把为师说的这么残忍,又不是天天打你,人家云香聪明就⃳没挨过打。”

      华懿一听这话忙ᩏ给自己申辩,逗的李云香捂嘴偷笑。

      赵红心里长叹一口气,不禁回忆起小时候练刀可没少被楨赵老头打,有一次把他惹毛了,一棍子下来打破ౣ了皮,现在背上还有一道印子。

      倒不知那老家伙现賄在怎么样了,这么多天没见,赵红暗暗念叨。 ࿺

      这顿饭赵红没敢多说话,待吃过午饭后便径直走向药房,这药房位于茶坊后面的拐角处,极其隐蔽,若不留意的话还真不好察觉。

      Ṽ 这药房像个民间的药堂子,两扇木门不大,门槛处生有些许青苔,推开门“吱呀”一声,一个小小的院子落在赵红眼前。

      前走不过五步便是一堵黄土墙,左边有一个圆形的过道口,走过这个道口在右边đ就是药房跇的内堂。

      堂内面积不大,只有一个陈列着各种各样药丹的柜子和一퍂个较大的药捻子,满堂弥散浓烈的药味。

      赵红闲庭信步,饶有兴趣的看꯽着药柜中陈列的各式各样的药丹,那里有疗伤丸、归炁丹、守意丸、宁神丹等等,最终他取了四颗宁神丹,在簿上记下数目和名字后转身离去。

      待走到圆形道口时忽然又停了下来,他略有所思,随后扭身回去,又取了一颗守意丸,听这名字,似乎是能让意念守住一柕处,不知在施展“九地”时能否有奇效,赵红不禁有些兴奋难耐。

      走出药傈房,赵红捏着守意丸迟疑的看了一眼,随即闭೰眼心一横就将药丸扔进口中一顿咀嚼,然奇怪的是,这个药竟无丝毫苦味,反而在慢慢的咀嚼中泛起了淡淡咸味,越䕷嚼还越香了。

      赵红略微诧异,这还是꜁头一꿃次吃到这种奇怪的药,药汁似清水一般在胃中毫无感觉,没过一会,㓤待赵红走到大殿后院的练功场Ư时,药效便触不及防的生起反应。

      忽然之间,他只觉脑中也是一阵发紧,这个紧和宁神丹阵阵发紧的感觉亦有不同,它在紧过几次之后便一直保持着紧Ĵ的婙状态,不再松弛,就仿佛大脑ﶋ被牢牢锢住,意识敏锐而䇄清晰。 浾 㨴

      “有戏!”

      赵䳙红抿嘴一笑,一个箭步奔上场中,等到站誌定后两脚分开,长长呼了一口气,而后闭眼凝神,运炁(q㟮i)过了一个周天数,使真炁和意识阳之间先热了一⦤个身。

      有了守意丸的功效,周天数都变得更为迅速和专注,赵红炁沉涌泉穴,脚底隐隐⬌发烫,随即两脚一出,踏八方神位,一出二收,一收二合,仅一息之丫间勾印即出,真炁趁此间灌渪入其中,一印随之而成。

      紧接着留上一分意念控制真炁,脚上步子不停,第二、第三道勾印随之而成,赵红略感轻松,在守意丸的Ḟ助뙄力下一直到ꓖ第六道勾印成印之ꤩ时,方才感到一丝心乱。

      赵红察觉到心乱的一瞬,连忙停住,意念分出太多,难免会묄此对消彼短的分神惦记一下。

      沉静片刻,赵红再次动脚,然而不知是停了一下的原因还是什么,第七道勾印嗨成印之时,真炁突发的脱离控制,从灌돯入勾印的路线中偏移,赵红一惊,意念一乱,顿时间,六印皆崩。

      “呼……”赵红长呼一口气,脸上隐隐有些笑意。头一回做到一意六用,心里微微涌出一丝自信,吸取之前教训,这次赵红倒不着急,他靠着假山坐下歇坶息了会,直到确认无后坐力涌来,这才起身继续。

      革 然而刚凝上一股炁,就觉脑中一松,意念顿时变得分散,赵红突然意识到,守意丸已经失去效果。

      紿他略一思索,决定靠自己来试ԙ试,好歹已经做到了一意六用,再差也有些经验。

      掬想罢,凝炁沉涌泉穴,脚踏八方神位,一步一印,印印相扣,可惜在第四道印时就败下阵来。

      赵红有些失落,没有守意丸的助力,仅凭自己竟只能到这般程度,还有一天就到实战,这윉怎么够鹯啊?

      “唉……岞这八玄经创作者,到底是❀怎么想出这种难度的术法的?”

      赵红长长感叹一声,语气中尽显无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