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思想文化>

      “对컇了陈仓川红花芬零零六号不错,很懂得整理໙,归纳,总⫫结,是个好员工,培养一下햾以后新的菜系,介绍有她整理,培训给每个服务员。”张任上一辈子做过中层管理者,面试鱦过无数人,也带了好多人,那零ퟵ零六好像不怎玭么识字,됽却懂得整理、归纳、总结,有些天赋啊!好苗子!至少是属于好职员的那种。

      三人出了这个院子,将菲儿送回到川红花芬,张任和䛨赵云就ꛊ回到了书院,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州半个月,得魑到菲儿的通知,张任算也就麁安排好时间,那批特殊人才该到陈仓的时候,张任自己找了个机会偷偷溜到了陈仓,张任戴鹱上左慈师傅送给自己的人皮面具,在菲儿的安排下,一个人坐在新繎买来的院子里,闭ᯨ上眼睛等候着,听觉퍭延伸出去,对于张任来说,现在的等待就是练习听觉,现Ɡ在这能力可以让自己十步之内细到蚂蚁爬动都能感觉的到,如同历历在햣目似的ԑ,这种感觉很奇妙。

      三辆车架驶入巷子里,直往这院子而来,张任睁开眼睛,心里道:“来了,不知道张瑞这次给自己什蘃么惊喜!”

      门被推开来了,第一个进门的张任认识,他见过几次,是张瑞身边的一个伙计,自己记得叫许大,张任笑了笑:“你们来了⬉,我奉少主之命来接待各位,我叫小卓尝,把他们交给我就行了!䉃”

      ᭯ “是!”那个伙计将许大将张瑞写的‘十块竹片交给张任。텧

      둲榢 张任看了䑶一下是,这些竹片上记录了每个人的特长,于是笑了笑:“谢谢你们!回程쌥路上一路平安!”

      这伙计许大交接完,转身对陆续进来的十个⾍人说:“你们就跟着他了,我们三几个也该回去了,祝熼你们顺利!”然后出门辮把门关上。䦡 瑛

      “各位,我叫小卓㿷,少主将让쒜我跟你们聊聊,左边有十个房间䵍,你们将东西放下吧,你们都是奇能异士,一会儿我来找你们一䣛个个谈!”

      过了一会儿,张任起裟身,进入第一个房间,这是一个胖子,个子不高,不,就是头长得圆而已,身体还是瘦弱的,张任进去了就问:“怎么称呼你?”

      “本人姓胡,名天,字木山!”胡本说道。

      “胡天ಏ,字木山!”张任拿出十份记录的慟竹片,张瑞在上㝬面除了他的姓名和字之外就四个字“特长:能吹!”好吧!这也算特长,于是张任说道:“听说,你特能……说!这样吧,我出个题你编一个故䃗事!”

      덈 “嘿,这我最擅长了,他们都说我就会吹,就四个字“胡天海吹”薊没啥用,还让ᬰ我字改成海吹,还是你识才,请出题䥟!”

      “天上出现了一个会飞的圆榵盘柫……”张任用后世的飞䕌碟说道,呵呵,能吹,我텛看你吹,这种高科技,让你海吹啊!

      “天上会飞的圆㇚盘?始皇喜好神仙之事,有宛渠之民,乘圆盘舟而至。舟形似圆盘,沉行海底,而水不浸躸入,一名‘圆盘舟’,其人十丈,衣物轻若蝉衣……”

      “好了,停!”张任瞪大眼睛说完,心里说道:“艹,这也行,不错啊,外星人都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张任问道。 楽

      “小时候我家不算什么世家,也算很不错的家庭,家里有好多书籍,没有进私塾,家里的书ス自己看,那时候就喜欢这一类的,比數如山海经之类的,后来一场大火,끶什么都没了,父母也没了,看的书都是古灵精怪的,再也没钱上私塾,说到世间千奇百怪,我很懂悤,编甲故事也很厉害,但上不了台面,举孝廉没有门路!有的时候就靠路边讲故事给小朋友,小朋友给点吃的生活,后来川红花芬一个掌柜找到我膊,说,먩说不准能给我一份好的生活方式。”

      “嗯,你这特长有意思캂,让ﯾ我想想怎么安排你!你先留下吧욇!这里吃住都不用担心!给我զ点时间,到时候我来安排你,每年三十慇两白银作为薪酬。”

      “是,真的谢谢你ꀜ!”胡天也没想赍到这么顺利。

      t 张任一笑,拿起十片竹片出了第一个房间的门,进入第二个房间,张任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就问:“怎么称呼你?”张任打量了这个人,这㸍人一直在咧着大嘴笑。

      “我叫苟笑!家里人觉得我一直笑就取名为笑!”

      “苟笑堌?”张任从竹片里找出描述苟笑的那份,上面写着:“㮯能模仿任何声音!”

      “你能模仿任何声音?싗”张任问道,妗这不就是后来的口技吗?

      “是!”

      “能模仿到哪种地步?”

      㘣 ܊ “闭上眼睛你可以感觉身临其境!”

      张任闭上眼睛:“来一段,夏天夜晚田地中……”掅

      一会儿,听到了一只青蛙的声音,慢慢的一片青蛙呱呱的声音,꜐树上知了还叫着,鸟묖儿也叫着。

      张任闭上眼睛,就更震惊了,稻田随着风飘动ꗅ的声音,远处小溪水流潺潺,一片树叶缓缓的降落在小溪水面之上,随着河׉水往下游而去,甚至还有泥鳅在泥地里翻土的髒声音,蜻蜓震动慧翅膀的声音,它们轻轻的从池塘水面上划过䰺的声音,远处还有孩子嬉戏的声音,膧还有不远地方高粱地里男女窃迣窃私语,一副夏鶪天太阳꒡落山之前,只剩ᄯ一丝余辉时,붨稻田里的景象,然后过一会,风起来了,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天上的云也跑的ⵀ更快了,一道闪电劈了下来,张任居然感觉到闪电劈在身旁炸开,轰隆隆鈙的雷鸣声也跟着在耳边响起来了,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雨滴也滴落在身边,远处孩子叫喊声、高粱地里男女惊叫声,一切声音混在一起。

      张任睁开櫡了眼,ὓ:“停下,换柸一段,草原上的战斗!”然后又闭上眼睛。

      一声马的嘶叫,一阵马蹄声,东隆东隆的声音,重重敲在地궼上,大地在颤抖,地上的影⹨子迅速变幻着,身边好像就有旗子迎着风,还有大鼓的声音,像看到对方的马蹄声靠近,双方浪潮碰撞在一起읙,刀枪剑戟的碰撞声、怒喊声、有人跌落马下,被身后或者身前的马踩踏,哭喊声、弓弩声、高喝声、袶悲惨的叫喊声……都融在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