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自测下面松紧

      第37章烧火棍的威力

      此时沈浪正严正以待,准备迎接那个叫小妮的女人的进攻。但是女佴人却迟迟未动手,沈浪也不敢贸然进攻。总是这样对峙着也不是个办法,沈浪准备试探一下。突然转身,一个蝅军用匕首从沈秜浪的手中飞出。辊

      ‍ 숩 匕首飞出速度很快,眨眼就出现在女人的胸前,就在匕首刺入ⷋ女人胸膛的时候,只见女人握住软剑的手突然一抖,匕首被弹开。看来这女人的软剑,不仅灵活,而且力度很大,不然不足以弹开自己全力掷媟出的匕首。

      只见沈浪加速冲出,握紧手中的烧火棍,使出全力,朝着女人身体砸去,然后她面不改色,静静等待沈浪的靠近。正当⸁沈浪的烧火棍即将砸中女人身体的时候,她突然后脚稍微用力蹬地,腰部后弯,肩膀前倾,握剑的手轻松一甩,剑身弯曲,剑尖飞向沈咪浪的胸前。

      而此时的沈浪,已经来不及收回烧火棍来防御软剑。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沈浪的身体突然受到一股力量,这突然来的一股力量,自然是清河婉儿的。婉儿见沈浪来不及躲开软剑,很果断的用力推了一把沈浪,让他成功的避开了女人的软剑。沈浪心中后怕不已,高手过招都信是这样子吗,沈浪感叹愙自己还是经验不足。 掘

      沈浪的烧火棍也是没能击中女人。女人很疑惑的看着沈浪ζ,她认为自己刚才那一剑的角度极其准确,沈浪不可能躲过,但是结果让他很意外。虽然她能精确的计算出沈칃浪的攻击距离、速度,和他的反应,但是沈浪还是躲开她的攻击。女人开始认真起来了,不敢再把沈浪当作普通人看待了,于是抖动了一下身体,准备全力以赴地进攻。

      ₀沈浪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经验不如眼前的女人,也准备全力防御,不敢轻易冒进。刚才,他在脑海中和大时钟沟通了一下,目前没有搜集到女人뎛速度,反应力和力度的数据,还没有得出一賝套获胜的方案,建议沈浪全力防御,搜集这个女人的战ᴛ斗数据。

      女人突然蹬地,一个纵身,整个身体像是被弹出一样,飞向沈浪,这个时候的沈浪不知道何时,左手多出来了一个盾牌,闪闪发光,有种刺目的感觉。

      那个女人也是一惊,立刻稍微放慢了速度,接着听到了金属的撞击声音,软剑与盾牌撞击在一起。

      沈浪也是想好了,先防御为主,寻找对方的破绽。

      “储物戒指?”那个李少和夏刃都异口同声的说道。沈浪手中多出来的盾牌꽘,当然是从储物戒指中拿出来的。李少和夏刃的家族都是底蕴很深的家族,见多识广,储物戒指这东西喎,他们家族也是有的,只是数量不多,一般人不够资格拥有。当然夏刃作为夏家三代中杰出的子弟,自然也是有的。可怜줁了我们的李少,虽然知道緙储物戒指,但是还不曾拥有,李家子弟众多,而李少却䖍不是ࠖ最出色的那几个。看到沈浪手덾中的空间戒指,眼中多出了一鼵丝贪婪,同时也生出一丝畏惧。他知道,在华夏,拥有储物戒指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女人连续尝试多次攻击,都打在了盾牌上,心中怒火燃烧。然后只见女人加快了速度,围绕着沈浪快速的转圈,这速度越来越快,普通人看着这场景沆一会,就会有种眩晕的᭲感觉。但是沈浪眼睛却是依旧死死的盯ﴟ着女人,时刻做好防御姿态。就在沈浪朝向工厂大门的时洫候,眼璟睛被大门外的强光照射到,反应有些迟钝,就在这时,刚才的女人从视野中消失,沈浪也是第一时间转身,握紧盾牌。

      紁 “砰” 

      软剑与盾牌撞击在一起,接着手臂出现一个剑伤,滴落了几滴血在地上。ꍈ沈浪大惊,赶紧举起盾牌,对准女人,做好防御。

      女人也是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转圈,而是欕有些意外的看着沈浪。刚才虽然沈浪拿盾牌挡住了软剑,但是软剑弹开的瞬间,利用软件的柔软性,又向沈浪手臂斩去,刚才那一剑,绝对是可以把沈浪的手臂砍下来,只是没有想到,只留下了一个伤口。

      “暗合金盔甲?”夏刃很吃惊的说道。夏刃知道这玩意,自己也有一套,是自邚家老爷子鷷给的,他所在部门一些队友也是有的,只是数量不多,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有机会拥有这样的盔甲,这种盔甲极其的薄,比丝袜还薄,穿在身上,就感觉身体上多了一层皮肤一样。只是看样子,他们的盔甲没有沈浪ﰺ的好。眼前这个使用软剑的女人,夏刃也是听说过,是李家一个厉害的人物,手上那个软剑,可是暗合金武器,金属性暗物质打造的,比一般的金属性暗物质合金武器要好一个层次,因为里面含有特殊金属,以至于ꢪ这把武器可以很刚硬,也可以很柔软。这柄软剑被这个女人使用的也ᅴ是出神켾入化。死在她这把剑下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女人也是看出了,这个沈浪自身的身体防御力惊人,照着这种趋势,自己至少要命中他十几次,才有会击败他,于是她很快改变了策略。

      只见女人突然气势暴涨,手中的软ﵦ剑也是变得锋利许多。举起手中的剑,就是朝着沈浪砍去,软掦剑与盾牌发出刺耳的响声,这软祰剑本来是柔软的,砍在沈浪手中的盾牌上,却可是一整的巨响,盾牌上都已经出现数道剑痕了。

      沈浪的左手连连晃动,身体也是不断后的后腿。他当时真的恨不得拿起手中的烧ݘ火棍,一棒子敲过去的,但是被大时钟阻止了。沈浪已经被逼入一个角落了。

      这时,只见沈浪改变气势,身体力量暴增,用力挥动⣗手中的盾牌,开㰮始向女人反击,拼力气,沈浪还是有这뉮个自信的,自己好歹也是个爷们,如果力气没一个女的大,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沈浪左手挥舞着盾牌,右手拿着烧火棍时刻防备着。向着女人逼冱去。

      女人的速度慢了下来,力度反而大了许多,开始和沈浪晦拼力气了。

      突然腁,女人提速,软剑刺在盾牌上,一个跳身,从沈浪头顶越过,软剑在沈浪的背后划过,然后稳稳的落在了沈浪的后方。沈浪立刻转身,继续用盾牌对着女䧓人。

      沈浪衣服的后背被软剑滑开一个大口子,漏出了一个长长的剑伤。伤口不深,只有一丝血溅出。눆他不由的感叹这个女人真是狡猾难缠啊。自己也真是窝囊,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如果沈浪心里话让夏刃知道,估计夏刃要气的半死。要知道对面这个叫小妮的女人,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沈浪能在她手上撑这么久,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战绩촇啊。

      沈浪这两次受伤,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婉儿在她身边,可以随时阻止,但是沈浪没有让婉儿帮忙,㶎还说要试试自己的极限,沈浪告诉婉儿,只有当那㑀个女人对自己有致命的攻击时候,她儿才出手,还说婉儿是自己的王牌,不能随意出手和暴露。实则是,沈浪不想在婉儿搏面前丢脸,如果一个女人都打不过,在婉儿面前,那不是要矮上一嘔截啊。

      쒘 沈浪继续用盾牌反击着ﷸ,继续把女人逼的连뙤连后退,时刻防备着他再次腾空绕后。同样的错误,在沈浪这⊙里怎么可能再来一次啦,但是下一刻,他就被打脸啦。

      不知何时,女人在地上悄餄无声息的放置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太小,以至于沈浪没有留意到。当沈浪的脚落在那个东西附近的时候,突然发现脚动弹不得。

      这个时候,只见女人突然提速,绕到沈浪身后,快速砍出几剑,沈浪的脚无法动弹,没能第一时间转身,只能任由女人狂砍几剑。

      沈浪感到背后一阵肉疼,地ࡘ上溅出几滴血。远处的思欣孜看着很是担心的拉着自家哥哥的手说道:ࣣ

      “二哥,你快去帮忙,再不去帮忙,浪哥就要死了”

      文子健扶䏈着受伤的夏子皓,紧张愽的看着,手还不时的用力抓子皓的手臂,弄的夏子皓,惨叫几次。

      븚 妴沈浪心里那个憋屈啊,心中一万匹草泥马飞过。心叹道,这个女的怎么这么狡猾啊。

      沈浪挥动手中盾牌的幅度更加大了,和女人的距离时而拉近,时而拉远,加速冲向女人了,然后狠狠的砸向女人,都被女人挡住,女人期间又偷袭了沈浪几次,现在沈浪身上,依然是伤痕累累啦。

      但是沈浪,依旧挥动盾牌更加用力,突然盾牌脱离沈浪的左嫣手,飞向Ο女人,女人쒟习惯性的挥剑抵挡,当她把盾牌挡开的时候,又看见一个黑色棒子突然向自己砸来,她赶忙甩动软剑,剑尖飞向沈浪㻛的胸膛,这个时候用软剑去硬抗黑色棒子依然来不及。

      沈浪除了第一次使用烧火棍除外,这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打了个空,女人也不知道烧火棍的威力。硬딆是接下了这一棍。只是,她低估了这个烧火棍的厉害。

      这个烧火棍,乽看似普通,实则极其霸道厉害。虽然这ₔ个烧火棍被沈浪拿在手中,蟘感觉很轻,但是实则烧火棍无比沉重,放在地上,常人根本无法挪动半分,沈浪曾经试过,将烧火棍砸向一个一百立方米的坚硬山石,结果山石直接粉碎。配合自己被基因改造过的身体f,全ꄇ力一击,他还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女子的软剑在沈浪的胸口花开一个深深的口子,血都溅到女人脸上。

      同긶时沈浪的烧火棍也是重重的砸向女人的胸膛,地面发出苚剧烈震动,出现一个䦺大坑,㲰女人的祿身体被烧火棍狠狠的砸在坑里面,动弹不得。

      夏཮刃看到这一幕惊呆了,震惊沈浪的实力,居然这么厉害,一棒子把人打倒啦。准确来说是震惊沈浪手里那个烧火棍,太恐怖了,看着不起眼,威力居然这么惊人。

      沈浪走上前去,发现女人还有呼吸,还没有死去,心里便踏实多了,心想这个烧火棍的ஐ威力这么强,以后要注镟意点力度,把人打死了,自己就不好办啦。

      沈浪很是利索的把这个女人的那个软剑收进储物戒指中,他很讨厌这个软剑苺,不希望还有人拿着这个软剑来对付自己。

      李少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这个女人小妮,是家族这个月才派来保护自己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打废了,发生了㑥这样的事情,家族那边不好交代。藋

      小妮在李家族虽然不是最ᵯ重要的,但是她手中的那个软剑,家族却是十分重视的。他刚才看到沈浪把那个软剑拿走䵁了,心中便对了沈浪起了杀心。

      只见李少对着空气说道:“딄晨叔,麻烦您把那把剑取回来”

      空气中传来一个声音“嗯”,接着一个房间突然出现一个驼背老人,缓缓向沈浪走来。 쯁

      ヨ“我说,你们把我当空气啊”夏刃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工厂。

      “夏少真要淌这趟浑水吗?我李家的东西,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拿的”

      “我也不想淌这水,可是我家老爷ꮓ子说了,要让我带沈浪去京都看望他老人家,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不好交代,你应该知道我家老爷子的脾气”夏刃很平淡的说道€

      “你们㒿夏家,真要保他”李少略有威胁的说道

      “我想ﵬ应该是这样的吧”夏刃回答䤤道

      李少沉默了很久,冷冷的说道

      “好,这事我也会如实的告诉ᝐ我家老爷子,我们走,晨叔”李少说出最后几个字后,便径直离开了,连那个女人小妮都没有管。最后还是沈浪把她连同夏子皓一起送到医院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