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快播啊啊啊啊啊

      大门口的五个巨大的防爆盾被密米尔冻结住,将门口封死了,门外面的叶胜焦急的等待着爆破组的人,他们带着的手雷完全炸不开被封死的大门。

      云墨想到办法就硬钢,自焆己一个战士难道正面还刚不过一个法师吗?想到这謚里的云墨,抓起脚下一个黑袍人的密米尔看着向自己袭来的云墨,反而砹开始狂笑,都说他是智者,但是他是巨人的智者。

      密米↭尔感觉自己被这个凡人给小看了陟,愤怒的缨看着云墨,一挥手将周膐围的水剑朝着云墨攻去,同时挥舞着权杖朝着云墨㖺攻去,云墨用尸体挡住了袭来的水剑쳜,密米尔的身边已经没有水剑守护了㯚,云墨一个猎杀领域,原地只剩下被冰封住的黑袍人尸体,云蝮墨手里的鸣鸿朝着密米尔的身后直刺下去,密米尔手里的权杖向后一反挡住云墨的攻击,无视发动,

      鸣鸿直接透过密米尔的权杖ӹ再次要砍到密米尔的时候,密米尔变成了一道水幕,然﷐后消失了,接着密米尔出现在了云墨멌的背后,密米尔手中的࠙权杖朝着云墨攻去云墨,噯云墨砏快速的翻身,权杖直接打倒了云墨的腰部,云墨感到都腰部的巨力,瞬间飞了出去。㨁

      云墨感受到腰间的疼痛,看着近在咫尺的密米尔,忍受着疼痛,挥舞起鸣鸿挡住了袭来的权杖,ꭏ巨大的推力再次将云墨击飞。

      鷨 云墨譢狠狠的撞击到了墙壁上,云墨吐出一口鲜血,看着쾦再次攻来的密米尔,云墨怒吼一声,侧身躲过了这一击,右手的鸣鸿朝着密米尔的手臂猛砍下去,鸣鸿狠狠的砍到了密米鿉尔的手臂上,鸣鸿的刀刃砍进密米尔的手臂后,就被密米尔的宛如岩石般的肌肉卡住了,云魮墨左手抓住密米尔的右手手腕爆发出全部力量㰁,猛地缩进,腕쑊骨在一阵“咔咔”的声音里折断。

      岶 密米尔感到吃痛,瘎想要收回右手,但是云墨死死地像是捕鼠器夹住老鼠的尾巴一样狠狠的困住了密米尔的右手,云墨的膝盖狠狠地撞击在了密米尔的胸膛,密米尔吃痛的喊쎷出来声音,云墨拔出鸣鸿檙将密米尔的半个手臂砍了下来。

      淲 衱 云墨再次朝着密米尔的胸膛踹去,密米尔푬被云墨的全力一⚻踹给踹飞了出去。

      䜾密米尔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落了下来,密米尔将自己ꆜ的半边手臂冻结上,这具身体还是太弱了,加♳上仪式被打断,自己的实力最多也就恢复了一半多䵘,自己不能在这么耗下去了,这具身体已经经不住自己的力量了,得想个办法走了。

      就在密米尔还在想着逃跑的事情的时候,云墨拿着鸣鸿已经上넍前,密米尔召唤出一道冰짟墙挡住了鸣ཾ鸿,附加碎裂的鸣鸿,瞬骳间将冰墙劈开,一阵冰雾飘过,血红的刀身在冰雾中闪过,

      密米尔没有去抵挡鸣鸿,他知道自己挡不住无视,而是选择了和云墨訉以伤换伤,鸣鸿狠狠地ᚦ砍到了密米尔的胸口,而密米尔的权杖也是贯穿了云墨的ݞ腹部,密米尔放弃了权杖,挥起拳头朝着云墨攻去,云墨也是左手成拳,迎上了密米尔的拳头,二人接着又是对拳,云墨和密米尔的拳头对轰ꕂ到一起,巨大的推力将云墨推飞,而密米尔的拳头也变得血肉模糊,白骨隐约可见。

      密米尔看着自己已经废掉的双手密米尔㽾努力的恢ꢈ复着右手,左臂是没希望恢复了,这具凡人的身体太弱了,根本承受不了太多自己的力量,如果仪式完成了,将这具身体改造成巨人的身体,这场㭩战斗很快就뾐能结핲束,但是仪䤕式到了一半就被云墨打断了。

      ུ 被滔击飞的云墨,将鸣鸿插进地上,停了下来,看着双手已经残废的密米尔,嘴角扯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将自己腹部的权杖抽了出来,扔到一边,云墨看着自己被贯穿的腹部,伤口有着隐约可见ಿ的冰霜,在阻拦自己的恢复,云墨将自己的外衣撕开,绑在了伤口上,减少流血的速度。

      讳 云墨看着密米尔想着碎裂的撕裂应该要发作了,云墨颤颤巍巍的站起햿来,右手紧握鸣鸿,等待栂着撕裂的发作,然后给密米尔致命的一击。

      密米尔感受着后背越来越疼痛的伤口,和胸前正在缓慢扩大的伤口,看着自己必须要用那一招了,密米尔伸出自己已经残废了的右手,嘴里低声吟唱这神秘的语言,接着被云墨扔飞了的权杖,变成了一⏶股水流,缠绕到密米尔的身边,云墨看ག到这一幕,快速的朝着密米尔攻去,但是云墨的进攻到૿一半,一股水流当到了云墨面前,云墨㐢不得不躲开水流的攻击。

      水流包裹着密톙米尔,密米尔被这股水流支撑到半空中,接着这股水流开始凝固成一个人形,粗壮的四肢,强健的身体䵯,云墨看着还在膨胀变大的密米尔,向着密米尔发动了攻击,密米尔看着攻来的云墨,手臂直接变吉成一把巨大的冰ɴ刃,将云墨击飞了出茠去。

      倒在地上的云墨看着还在膨胀变大的密إ米尔,心里不由得低落了下来。

      㦅密米尔感受由智慧之泉的泉水构建鉛成的身体,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体内部೒涌出,密米尔狂პ笑,继续扩大身体,智慧之泉富有生命力的泉肢水构늆建成꜑的身体虽然强大但是存在的时间有限,自己必须快点处理掉云墨。

      随着密米尔的身体越来越大,巨大的祭祀厅就快要容不下他的时候,密米尔停止了增长,云墨看꼂着近10米的密米尔,心里压抑。

      突然一声㾺巨响,祭祀厅大门被叶胜他们炸开了,叶胜带着部队进到祭祀厅看着巨大的密米尔和脸色苍白的云墨,喊到“准备証攻击。”

      邊 叶胜身后出来了四个扛着RPG火箭筒分部专员,四个专员瞄准密米尔后,ﰃ四枚炼金섧榴弹朝着巨大的密米尔射去,密米尔看着射来的官榴弹,准备召唤冰墙阻挡的时候,云墨捂着腹部的伤口,突然暴起猎杀领域,碎裂加持出现在了密米尔巨大的后背处。

      云墨将手里赤红的鸣鸿砍入了密米톒尔的后背,云墨一脚핾踩在密米尔的后背,手里的鸣鸿在密米尔的背后留下数道伤口,然后用力一踩跟密米尔拉开距离。

      密킸米尔背后受到了云墨的攻击,碎裂的撕裂之力让他十分疼痛ᴆ,一时之间没有召唤出冰墙挡鶳住挡住袭来的炼金榴弹,四枚炼金榴弹直接轰뷧到了密米尔的身体上。

      鬨爆炸出来的炼金水银直接渗入了密米尔的身体内,剧毒物一样的水银让密米尔直接跪到在了地上。

      ᛈ 密米尔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必须快速解决䈔云墨和叶胜他们,密米纁尔强忍着水银带来的伤害꩙,如铜钟般大小的黄金瞳发出耀眼的光芒。

      嘴里吟唱这古老的话语,云墨看着要放大招的密米尔,脸色苍白的他,用着最大的力气大喊到“快走,他要放大了”≑

      叶胜闻言快速的做出指挥让阶部队后撤,自己则是快幅速朝着云墨跑去,接着整个祭祀厅开始结冰,叶胜背起云墨朝着大门口跑去。

      “你不该来的”云墨虚弱的说道。多箳次使用猎杀领域加上腹部的管穿伤,云墨现在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了。

      “别废话了,我总不能抛下你吧”叶胜说道。接着一道道冰剑开始朝着叶胜攻来。

      叶胜背着云墨艰难枧的躲避着冰剑,一道冰剑管穿了叶礷胜的小腿,叶뿶胜背着云墨在地上翻滚了几下,쓰云墨看着快要冰封的大门口,住着鸣鸿站了起来,抓起地上的叶胜爆发۹出自己最后的力量,直接将叶胜丢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