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近约app怎么样

      研讨会的报告被快速通讯船送往美心镇,因为圣迪亚哥是初占之地,还没有开通无线电基站,所以通讯还得靠走啊。

      执委会收到赵鑫的报告后,几位留守的执委会成员开始商讨怎么回复该报告。

      冷春山的意见是一如既往,“我认为不能再扩大战争规模了,这一次我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而且也和西班牙势力展开了初步的接触,逐渐了解西班牙殖民地的状况,接下来我们应该冷静下来,做出一些有利于自己发展的决策。”

      而军方代理人李文山也难得的没有支持扩大战争规模,“正如冷议长所说,这次圣迪亚哥之战已经达到了锻炼部队的目的,而且达到了当初执委会定下的战略目标,当时定的是两个:一是夺取圣迪亚哥地区,扩大我们的势力范围到另时空美国的国土位置;第二是重创新西班牙海军势力,实现我国在太平洋东岸地区的海军霸权。这两个目标我们都达到了。现在参战部队也急需休整,所以,继续扩大战争规模不可取。”

      林纪元问道,“那好,我们不扩大战争规模,采用赵鑫他们的第二套方案,与西班牙人继续保持接触,维持一个不战不和的局面,设立环美洲的基地,大伙有什么补充意见?”

      “美洲西海岸的这几个据点应该优先设置,牢牢的把西班牙人的运银船航线牢牢攥在手里,这样有利于总体稳定美洲的秩序。”许维文提出自己的意见。

      “在我们扩张的这段时间,对巴拿马港口的封锁可以适当放松,以此为条件和他们探讨进行贸易的可能性,现在我们的储备贵金属绝大部分是黄金,银圆券属于超发状态,为了避免金融风险,我们最好能够兑换一些白银,平衡贵金属储备。”

      “这个事情实际对美洲的西班牙官僚非常有利益,据刘云飞报告,他们的官僚对此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应该能成。”冷春山也非常赞同。

      而李文山则命人挂上了美洲全幅地图,自己站在地图边,开始开地图炮,“巴拿马附近搞一个基地,秘鲁搞一个,智利的中央谷地也要搞一个,然后就是麦哲伦海峡西口了,不过那里岛屿众多,水道纵横,地理上非常凌乱不好控制,所以,在海峡东口附近还得建立一个基地,这样下来就完成第一阶段的目标了。”

      “咳咳,那边怎么设基地,咱们就别乱开地图炮了,赵鑫不是派出了探险船队么,等船队回来再定吧,不过我建议在原加利福尼亚湾的口上附近,靠近阿卡普尔科的方向上建一个基地,另外在这个大湾的底部是科罗拉多河入海口,这个地方的土地可以开发出来用于耕种。”许维文在一边说道。

      “不知道美河口的造船事业怎么样了,现在既然暴露出来,墨西哥湾的海洋我们也要露露脸啊!”朱显强在一旁说道。

      “那边不太顺利,因为缺乏大型的钢制构件,那边现在造不了大型海船,只能是思雨级这种,而且数量不是很多,因为装不了蒸汽辅助动力,在墨西哥湾的存在感很弱。”蒋英文比较了解。

      “都在等明年的雷白铁路开通啊,估计霍延平他们眼巴巴的盼着呢。”林纪元笑道。

      “这样吧,就按赵鑫他们的第二套方案回复他们,把刚才大伙说的意见写上供他参考,如果可能的话,和各个总督区建立秘密联络处,方便沟通,各项贸易可以有限开展。”

      大家讨论完赵鑫的报告,林纪元又说起了另一个事情,“西岸社委那边给我们发过来一个汇报材料,也让我们拿一个主意,大伙讨论下吧。”

      说着就把刘星林的报告材料拿出来让大伙阅览,朱显强自觉的把材料拿过去,朗声给大伙念了一遍。

      “能在历史上留名的可不是一般人啊,想不到这个郑芝龙在闽海成不了气候,竟然在南洋搞得风生水起,还占据了淡马锡岛(原时空新加坡),还成立了一个开发公司,干起了既赚运费又赚过路费的买卖。”冷春山笑道。

      “其实淡马锡这个位置并不好,这里处于赤道无风带,船只在这里航行借不到风非常吃力,而且海峡口狭窄,海盗丛生,荷兰船都是走巽他海峡的。”蒋英文说道。

      原来是这个时空的郑芝龙,大员这边成为了社团的根据地后,他当然翻不出什么浪花来,这哥们干脆纠集了一大票兄弟,从大员船厂购买了十艘改良型车帆海船,跑到马六甲海峡那边仿照大员成立了一个公司,成了盘踞一方的势力。

      马六甲海峡地处太平洋和印度洋交界,是印度沟通东亚的咽喉要道,平时这里都是各个素丹国的势力范围,可想而知,郑芝龙也是多么困难,才来到这片群狼环伺之地讨生活啊。

      马六甲海峡东口的淡马锡地区,包含巴淡岛在内,属于赤道无风带,常年高温高湿,而且风力微弱,对海洋船只非常不友好,不过郑芝龙绝对是一个有眼光的人,把这里作为自己的根本之地,就是看中这是一个咽喉要道。

      既然是咽喉要道,那就要学会傍大腿了,傍一条大腿都不行,社团作为东亚地区最大的一条大腿,当然是他的首要对象了。

      “这个郑芝龙能够在淡马锡地区站下脚跟,还不是购买了大员船厂车帆海船,这样才获得了在无风带活动的便利条件。”李文山说道。

      “是啊,大员船厂卖给他的十条船可是他把自己的全部身家压上,然后还在北海钞行和金启基金高息贷款才买下来的,这家伙,在海峡收钱带抢劫的,竟然能够按计划还款,那个地方看来还是有油水啊。”许维文说道。

      “当然有油水了,那里附近的海盗和土邦,都在马六甲收了几百年的钱了,那些财富哪怕抢到少许,也够郑芝龙他们吃饱了。”李文山羡慕的说道。

      林纪元看着众人戏谑的表情,尴尬的说道,“大伙先别讨论郑芝龙怎么赚钱了,还是说说郑芝龙要求我们介入南洋事务的想法吧,这只脚我们到底要不要踏进去?”

      “王启山不是外交部长么?他有什么想法?”冷春山问道。

      “从他们出具的实施方案来看,王启山认为可以介入,这段时间东亚那边比较平静,正没什么事情干呢。”林纪元说道。

      “我们现阶段在南洋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利益,介入也是有限介入,主要是维护南洋和印度洋的秩序,至于说郑芝龙在马六甲收过路费,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影响,毕竟我们在那边的贸易量有限。”许维文从经济角度来分析,“不过,民间的企业倒是可以参与一下,那边的经济效益很可观啊。”

      这番话说完,众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大家各自在心里打着小九九,看来,晚上会员社区又会有很多的私下勾兑了。

      “南洋最大的势力是荷兰东印度公司,他们会对郑芝龙有什么看法呢?”李文山问道。

      “荷兰东印度公司主要是通过巽他海峡进出,巴达维亚就在巽他海峡的边上,马六甲发生点事情正合他意,原时空他不是扶持起柔佛素丹国来搅局么,现在郑芝龙横插一杠子,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柔佛素丹国的作用,不过马六甲城的葡萄牙人可就难受了,从果阿到澳门,马六甲海峡是必经之路啊,不过葡萄牙人暗弱,也拿郑芝龙没什么办法。”许维文分析道。

      “会不会郑芝龙去淡马锡,背后有荷兰人的影子?”朱显强猜测道。

      “也说不准,马六甲海峡出现事端,对荷兰人是有利的。”李文山思索着说道。“这样有利于强化巴达维亚作为南洋贸易中心的地位,荷兰东印度公司乐见其成。”

      “不过,万一操作不好,让郑芝龙把淡马锡建成南洋贸易中心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嘿嘿嘿!”许维文笑道。

      “现阶段肯定不行的,赤道无风带是一个迈不过去的坎,除非我们开放蒸汽船只的销售限制,那淡马锡岛真有可能成为南洋贸易和航运中心。”林纪元总结道,“看大伙的意思,是有意在此事上推波助澜了?咱们官方不适宜出面,民间可以参与一下。”

      “蒸汽船只现阶段还是不能开放,步子太大容易扯着蛋,只有等欧洲有这方面萌芽的时候才能适度放开,这样才能利益最大化,郑芝龙那边还是暂时使用人力车帆船吧。”

      关于郑芝龙的事务就告一段落,当晚各位大佬回去私下勾兑好几个来回,接下来几天美心镇的电报公司业务变得非常繁忙,没过几天,离岸的南洋投资公司就低调成立了,这家公司的投资方包括团结基金会,各大航运公司,甚至北美开发公司还入了一股,这个南洋投资公司将入股郑芝龙的“淡马锡开发公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