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tv

      时光流逝。

      半个月后。

      林克每日便是练功、上班、回家,三点一线的作息时间。

      这段日子,生活如常,彻底融入巡捕工作中。

      至于,刺杀田议员的刺客,终究是没有找到。

      滨海市内,巡捕局和各大帮派人士都偃旗息鼓,彷佛逐渐淡忘这件案子一般,表面上一片风平浪静的样子。

      此时。

      正午时分。

      烈日当空,火辣辣得热。

      身穿灰色巡捕制服,头戴利剑标识黑帽的林克,与同样服式的方辛,正在巡逻出勤。

      “大人,来斤新鲜的杨梅吧。”

      “这是刚烙好的烧饼,给两位大人尝尝。”

      “大人,要不进我小店一坐,好酒好菜伺候着。”

      “...”

      沿途走来,各大商家纷纷笑脸相迎,热情招待。

      这一路吃得方辛是满嘴流油,大呼过瘾。

      林克却是暗自皱眉,如今都大乾国立,大庆皇帝逊位,从此以后不会再有帝王将相。

      但老百姓还是一口一个大人,依然把他们当成十几年前的捕快来对待。

      这封建思想还是深入人心呐,遗毒不浅。

      “吃饱了么?”林克问道。

      手里啃着刚有人送来苹果的方辛,含糊不清回道:“师.....师兄.....还没吃饱。”

      听完。

      林克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王恒的照顾安排下,方辛便成为了他的搭档。平时两人都是一同出勤巡逻,执行任务。

      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林克却发现方辛这人做事实在没有分寸,仿佛是穷怕了一样,什么钱都敢收,什么事都敢拍胸膛应下,而且还和那些帮派中人走得很近。

      这是个非常不好的信号。

      虽巡捕局内有个人尽皆知的潜规则,那就是默许大家可以收黑钱,利用职务之便稍稍为自己谋些私利。

      但是,有些事可为,有些事不可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则。

      如果任由方辛继续下去,只怕到头来还是会害了自己。

      而林克与他是同个武馆出身,又是他的师兄,于情于理还是要提醒一句。

      林克出声道:“方师弟,听说你最近和恶虎帮的人走得很近?”

      方辛一愣:“怎么了,师兄?”

      “些许小事,有钱拿,我不会挡你的富贵。但做人最要紧是不能坏了良心。”林克意有所指,“之前有个强女干案,你帮恶虎帮的人恐吓受害者,迫使受害者撤案的事,你以为大家不知道么?”

      “那可是强女干呐!”

      “你居然恐吓、逼迫一个遭受肉体和精神创伤的女人撤销案子,在这个格外讲究礼义廉耻的世道,你认为那女人还有活路么?”

      “即便远走他乡,来到一个谁也不认识她的地方,但一辈子还是会活在阴影里,每夜从恶梦中惊醒。”

      林克目光逐渐冰冷,突然停住脚步,扭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方辛,直看得他心头发寒,低沉道:“要不是看在同门师兄弟的份上,我早把你两手给废了。”

      方辛看着林克那双没有一丝情感的黑眸,心肝狂颤,呼吸陡然一滞,直觉有巨大压迫感袭来,仿佛是面对山中猛兽一样,他结巴回道:“师.....师.....师兄,大不了我把钱退回给恶虎帮的人好了。”

      林克紧了紧巡捕制服,继续迈起步伐,淡淡道:“不用了。”

      “只要你带我去找凶犯就行!”

      闻言,方辛顿时愣在原地,望着越来越远的背影,一时间陷入纠结当中。

      俗话说,收人钱财,与人消灾。

      既然拿了别人的钱,再出卖别人,这有些不讲江湖道义。

      但看林师兄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正如师兄所说,要不是顾及武馆情面,废他简直易如反掌,心意拳突破与没突破之间,差距可大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方辛脸色变幻,最后变成谄媚,高声喊道:“林师兄,等等我。”

      他连忙追上林克的步伐。

      ·········

      夜。

      月牙半隐,群星退避。

      天空低垂而阴沉,给人一种沉闷之感。

      一座热闹非凡的小屋子里,人头涌动,乌烟瘴气,声音低吼嘈杂。

      屋内,一群赌客团团围在一张方桌旁,皆瞪红着眼,看着庄家手里仅剩下的一只牌九。

      至于另一只牌已经被庄家翻出来了,是张地牌。

      地牌在牌九中,地位可不小,可搭配的牌型极多,而且还容易出大牌!

      心情有些紧张的闲家们,皆梗着脖子嘶吼着:“红头,红头,红头......”

      声如喊魂一样,仿佛这样就能把庄家的好运泄掉。

      而主桌的庄家,是一个手臂纹龙画凤,光秃着脑门的男子,耳边听着闲家们类似诅咒的话语,显然很沉得住气,嗤笑一声道:“红你们个大头鬼。”

      “七七八八不要九,七七八八不要九!”

      他一边说着,一边手指一寸寸的搓着牌九,在赌场混迹多年的他,显然经验丰富,不用看都知道摸的是什么牌,脸上逐渐浮现喜色,正准备拍出这只牌时。

      砰!

      紧闭的大门忽然打破。

      破门飞进一个人影,重重摔倒在地上,人痛苦呻吟着。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顿时引起赌客们的恐慌,该不会是有人来砸场子的吧,可别连累到自己才行。

      庄家大汉心头同样不禁浮上一缕不详预感。

      下一刻。

      大门口缓缓走进两道身影。

      赫然是林克和方辛。

      “谁叫秃头六?”林克环视一圈,冷声道。

      此时。

      本眉头紧皱的大汉,看到林克身旁的方辛后,心中稍稍一定,知道不是仇家找上门来,而是巡捕局的人。

      于是,回应一句:“我是。”

      然后自顾自的摊开最后一张牌,朝众人说道:“地公!通杀!”

      “收钱了哈,把手让让。”

      正当他喜笑颜开准备收钱时,一道身影以惊人速度,从人群头顶飞过,如烈马直冲而来。

      踏马冲桥!

      林克目闪凶光,腿膝直中秃头六的正胸口。

      嘭!

      秃老六喉咙口直接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人如被快速小车撞击一样,狠狠飞撞在墙壁上,随后坠落地面。

      一时间。

      赌桌掀翻,牌九散乱。

      赌客神色惊恐,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群人立马四散奔逃,鞋子掉了都顾不得来捡。

      转眼间。

      人去屋空。

      哒哒哒......

      意识模糊的秃老六,低矮模糊的视线前,隐约看见一双油得发亮的皮靴晃动,强忍着痛苦,吃力问道:“为.....为什么?”

      林克抬起一只脚踩在他后背上,使劲发力,力道逐渐加大。

      因背部传来的巨大力量使得本内脏受损的秃头六,胸骨更加难受,隐隐听到有骨头断裂的声音,嘴里忍不住溢出鲜血来,想咳嗽又咳嗽不出的样子。

      见到这幅惨状的林克,俯低身子,淡声道:“不为什么,就单纯看你不顺眼而已。”

      “别....要死了,要死了。”秃老六粗喘着大气,如溺水一般,口鼻冒血,脸色发紫,苦苦哀求道:“钱,我有钱....给我一条活命。”

      林克和煦一笑,温声道:“好!”

      听到这句话,秃老六心中一喜,正要开口道谢,一股巨力突兀往胸口袭来,“嘭”的一声,人直接被踢飞三四米远,沿途杂物被身体破开,砸碎。

      拍了拍裤腿的林克,冷声道:“你这种人,死不足惜。”

      这一切,自然被在场的方辛看在眼里,他望着凶神恶煞的林师兄,一米八的高大汉子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赔笑道:“林师兄,威武,霸气。这种人渣,早该收拾了。当初收他的钱,真是猪油蒙了心。”

      听到这句话,林克转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由于方才林克出手时,脸上一不小心沾染上秃头六的鲜血,从方辛这个角度来看,此刻的林师兄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格外狰狞可怖。

      说着说着,他声音逐渐降低,直至消失。

      人呆立在原地,头皮一阵发麻,林师兄看着年纪不大,出手却是如此狠辣,不能招惹。

      知道下马威差不多了,林克收回目光,沉声道:“捡吧。”

      “哦哦哦.....”

      以为林师兄说是“走吧”的方辛,正抬腿要走,突然醒悟过来不对,呆呆问道:“师兄,捡什么?”

      林克顿时无语,眼神仿佛在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当然是捡钱啊!难不成捡牌九回巡捕局打牌啊?”

      “这是维持社会秩序,惩恶扬善的小奖励。我总不能白出手吧。”林克压抑怒气道。

      “啊.....”

      方辛看着地上散落的红红绿绿钞票,瞬间欣喜若狂。

      这满地的钞票,起码有好几百块。都说赌客钱多,这他妈实在太多了,单这一票够他十年薪水不止。

      “是是是.....不劳师兄动手,让师弟来。”方辛献媚讨好道。

      随后,人在地上狂捡钞票,笑得和二傻子一样,完全不顾及钞票上还沾染着滚烫鲜血。

      此刻的他,早已把秃头六抛在脑后,还是师兄说得对,这种人死有余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