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人青青青免费观看

      四人在酒馆혃聊了会,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南뵢宫陌问南琴桑和玥몷儿在何处落脚。

      糉 南琴说到,“我们到处游历呲,也没有安定居所。找个客栈凑合一晚好了ᾍ。”

      “萧大哥,你呢?你在哪住?”南琴问。

      萧若何说,“住在城外荒山上的一处破屋둕里。”

      贺南琴听了,又看萧若何衣衫褴褛,鼻子一酸,“当年云镜三大少年天才之一,曾经的翩翩公子,如今过得这么清苦!”

      萧若何倒也不以为意,“荣耀是一生,落拓也是一生。仗剑天涯快意恩仇,何必眷恋身外之物。”

      “说的好!为这句话,㾇也得喝一杯!”南宫陌让酒保上酒。

      酒保轻蔑地撇了一眼,“你有钱吗?”

      뾙 훡一句话把南宫的酒兴给噎了回去。

      “我堂堂凌霄八门长老,竟然受如此之辱!”南宫愤愤不平。 

      틓玥儿噗嗤一笑,“我之前听人说,凌霄门有个软饭废材넆长老,难道就是你숖?”

      南宫陌拍了拍胸෮脯,厚颜无耻地说道,“我都ꨡ这么出名了吗!”

      玥儿几人纷纷给他送上白眼。

      南宫陌想自己山头空落落地就两个人,而他㫩们三人都各怀异能,还是散修,不如就忽悠他们加入。

      “你们不是都没地方住吗,那就去洞虚山,䬺那边房子也多,正好跟我做个伴。”㫔

      “谁要鉽给你做伴?”玥儿撇嘴。

      贺南뽵琴看了萧若何一眼,“萧大哥,怎么打算。”

      矩 萧若何淡然一笑鵬,“녈反正也没地方去,就去南宫老弟那边做个挂名弟子吧。”

      “什么老弟,没大没小,叫长老!”南宫陌故意板着脸。

      贺南琴见萧若何答应,便也同意了。她跟玥儿两个姑娘,总是在江湖上飘着也不是事,能有个安身之所,也是不错的。

      暺 櫃有这几人的加入,冷清的洞虚峰热闹多了。

      柳青言修炼回来,见南宫陌不知从哪拐来了׌三个人,不由佩服自己这师父,修道不行,做人贩子倒是很在行!

       南宫琴带着䩳玥儿在洞虚山安顿焺好詃,为表达对南宫陌的谢意,便给了南宫一粒蕴灵培元丹。这培元丹不仅有疏通经络、加速聚气的功效,还蕴藏一股不小的灵气䝉,供炼气境修士修炼用。

      这丹药是南宫琴自创,她将蕴灵丹和培䤅元丹整合在一起,兼具两种丹药的功效。

      南宫服춐用了,不一会儿,便感觉体内有一股灵㠭气缓缓ㄥ流动着,自己按聚气ප的方法,将灵气引至经脉,汇入丹田。他重复㟜动作,这样修炼了一天,等灵气归于丹田。南宫略一运气,觉察媲到自己灵气厚重擮不少,修为增长了一大截。这一粒丹药,顶的딿上他几个月的饜修炼。

      他问贺南琴,这样的丹药还有没有了。

      南琴说,“还有一枚。”

      “也给我吧!”南宫索要,“再吃一枚,我估计就萤能修炼到炼气혃境的瓶颈期”

      南琴说道,“我们刚搬到这里,手头也不阔㌓绰,我准备把这枚丹卖到药䂕铺,换些钱用。等柀我以后找齐了药材,再炼一炉,送你几颗都行。”

      “能卖多少钱?”

      “差不多二千大钱吧。”

      “这么贵!”南宫陌咋舌。他本来还想自己把丹药买了,一听南琴说了謶价格便也打消这个⨺念头了。他长老一月供奉也不过一千大钱,而且已䆹经被他花得干干净净。

      “其实已经很便宜了,光炼制它的药材就值一千多大钱。这种丹瘹药店不常用,买不上价。要不是急用钱,也不会燫买它的。”南琴说道。

      南宫陌一思索,说道,“我有个方法,也许能多卖些钱。”他对贺南琴说,“你把丹药给我,我至少给你买五千。” ㇤

      “有这么多吗?”南雪琴将信将疑地将丹药给了他。南宫拿着丹药去了赵固的山头紫阳峰。

      赵固正在教弟子火系法术,㯤只是这些刚入门的弟子掌握得还不쬠是很熟练。 ⭗

      南宫陌刚到教习场,便有一团火焰朝自己飞来ૼ。原来是有一个弟子没掌握好方向,本来是要丢到靶子的方向的,结果不想直接扔偏到了靶子对面닉的南宫陌身上㉹。

      南宫躲闪不及,衣襟被火焰砸个正着,顿时烧了起来。

      赵햧固眼疾手快,念了句口诀,对着南宫放了➄一个施雨术。一◶阵雨水落下,浇灭了火焰,才让南宫不至于被火쁇烧死。

      ᱿ “你来这儿干吗?”赵固问,他以为南宫来这里是想学习法됖术。虽然南宫是他带上宗门的,但是他也只是让南宫做个吉祥物罢了,并没有心思教他法术。ྺ

      “没事,没事!”ང南宫陌笑嘻嘻地说,“我来看看我徒儿修炼得怎么样了。”

      说完,便簃叫来柳青言ᒙ,“徒儿,来,咱师徒比试下修为,拼下灵气。”

      柳青言ﰰ心里很䎏不爽拔,想着,“你平时在山头摆摆架子罢了,还显摆到了修习场。就你那资质,还天天뙲不修炼,还想跟我比拼灵气。哼,比就比,我可不会留情的。”

      柳青言打定这样的主意,御动真气,将灵气聚于手上,对着南宫陌打了过去。南宫从容接招,同样运出灵气。两股真气撞在一处훱,明显南宫陌的更浑厚一些嚙。两人角力不过一瞬间,胜负已分,南宫胜,青言负。

      “怎么可能!”众츲人都汪一脸不可思议,“这废材灵力这么强,修炼速度怎么这么快?”

      “你们都很疑惑吧!按道理说,我修为应该不如ጵ柳青言才是,可是事实显然燿相反。”南宫陌笑吟吟地说道,举起手里的灵丹,“答案ϊ很简单,就在这枚丹药里。我吃了这ꢝ枚灵丹,修为便到炼气中后期,若是再吃一枚,怕是就能突破到筑基境。”

      “我现在打算拍轜卖这枚灵丹,你们谁得了,便也可以有我这样的修为。”

      南宫陌这话一出,全场沸腾,“这丹药有这么厉害吗?”众人议论纷纷。

      “起拍价五千,谁想要得话,出旟价吧!”南宫勸陌又说。

      “这么贵。”众弟子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大多清贫,哪有这么多钱。

      ۮ ꃤ“我出六千!䙞”人群中有人喊,大늆家回身观望,是洪无垘极的真传弟子姚朔。他父亲齹是青州首富,这区区六千大钱,他出得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