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机体验区69

      “蝴蝶花舵左,猫尾花舵右!两翼包夹ᣴ,挤压航道!”

      约岛以西的广阔公海上,两艘悬着彩瞳骷髅旗的布里根廷型帆船张着巨帆,乘风破浪。

      她们在追逐两艘挂着法国商旗的柯克型。

      ∨如此张扬的追∲逐自然早早就被柯克型发现녥,但是宽底微胖和单桅横帆的设计使得这种船根本不具备竞速的可能。

      在眼下的横风环境下,尤其如此。

      她们借取风豧力的唯一方式是折线,但两艘布里根廷就像巨兽张荒开双颚,一左一右,正把她们的航线逼得越来越平直。

      折行的空间越来越小,风帆的利用率越来越低,他们还听᥹到上风处那位高大的青年提督向海盗舰队发布了新的命令。

      “迫降!允许炮击!”

      密密麻麻的炮엡门从内侧打开,亚查林闭着一只嚤眼,在一门九磅炮后翘起大拇指。

      “炮击是仅次于把妹的浪漫,⠔先生们。”他对站在身后的炮手们说,“我知道英格兰炮手训练有素,我们发射两轮,你ᰊ们往往可以发射三轮,军舰甚至更快。但为什么英格兰依旧不能统治世界?那是因为你们不够浪漫。” 垩

      他眯着眼,抻着臂,双脚像扎根一样站쁀在剧烈起伏的炮甲板上,纹丝不动。

      “风速,风向,风力,点火的时间,瞄准的目标,所有的一切都要考虑。就像把妹,你辟得知道她的喜好,她的成长,她的恐惧与热爱,然后才能一击中꼆的,直取……点火!”

      轰!

      第三舱的九磅长炮炸起一声轰鸣,烧得通红的炮弹划出一道美丽的,略有些偏斜的弧线䘤,精准落在50多米外柯克型摆着鍍小炮的主甲板,径直砸穿。

      甲板内侧燃起大火,火炮、炸蔒药顺着孔洞向内坍塌,紧接着……

      轰!

      在荷尔蒙教歪理邪说的加持下,亚查林的第一炮就引发的殉爆。

      爆炸发生在船体的内舱,冲击波轰鸣着把柯溦克型的船体从正中撕成两半。

      粗大的烟柱冲天而起,平静的海面掀起巨浪,那浪如此大,五六米高,几乎把一旁的蝴蝶花号掀翻。

      包括亚查林在内,所有人都呆呆看着这惨烈的一幕。

      残肢、断臂,完整的人体,巨大的船骸,还有封在蕭木箱里,和早已퇼经不封在木箱里的岎货物……

      像下雨一样。

      炮苖手们满脸都是敬畏:“司炮长,法国人都像您这么会打炮?”

      “嗯咳!”亚查林咳嗽了一声,“那什么……去甲板迫降。对于浪漫的绅士而춄言,我们只需要在쮬意女䥩人何时会躺到床上,不需要了解她究竟为什么㵉会躺到床上。”

      “是!”

      战斗就这么突兀地结束了。

      深陷地狱的同伴还在不远处绝望地下沉,ί水手哀嚎声从漩涡深惈处㟴传出来,幸存的那艘柯克型的船长听了,当即就决定……升選白旗,降帆,投降。

      亚查林的荷尔蒙炮立下奇功。

      伲깂 战场进入盘点阶段,拉莫斯让嶔他的三副带着水手们登上降船,不一会儿就给洛林带来了消息。

      依照那位船长的交代,他们居然是两艘为了追风,不小心远离海岸线的转运船。

      她们的底舱满载着来自东方的瓷器和绣品,总价值超过一万三千英镑。ꃳ

      洛林如坠在云端。

      一万……三千英镑……

      悻排除缴获的不可能去换成钱的船和海图,总商会上个月的盈利是四千余뉵镑,再上个月,不足两千镑。

      넑 由此可见,以德雷克商会现阶段的运力和渠道,两千镑是总商会的正常月盈利标准。

      想㟡凭本事挣下一万三千镑,洛林得在坎塔布连航线担惊受㸗怕地跑上좵整整甬半年。

      而现在……它们一半在俘船,一半在海上…… 琛

      뻦 这漫海域漂着的哪里是什么黑色的烟柱和战争的痕迹,是金镑,是时间,是更多的船,更大的炮……

      归根结底,它们都是金镑ᝳ!

      洛林的眼都红了。

      “传令,舰队下锚!蝴蝶花号第一级警戒状态,猫尾花号下放所有船员,接驳俘船,清点货物!”他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拉莫斯,尼奥尔德不需要瓷器和丝绸,海面上漂着的那些……全是我们的!” 

      随着洛林的命令,德雷克的两朵娇花在这낗片危险的海域泊锚、下帆,锚链一直下探到近七十米深的海底。

      ꫣ 猫尾花号液彻底放弃了战备。

      厜 除了留下必要的维持船只稳定的二十来个水手,有三☔十人登陆俘船,拉出十几谺条缆绳,几乎把俘虏的柯克型和猫尾花号绑在一起。

      匛有二十多人划着突击艇,分散在广阔的海域打捞那些飞出飯去䟜的货吝物。

      近处的货物直接由水手㮸游着泳ฎ打捞,듋捞到一件,就像㉝海狮拱球一样送回船上。

      蝴蝶花号则恰好相反,海娜爬上前桅瞭望台,监管西南,皮尔斯站在主桅的瞭望台,远望东北。

      所有的⢈炮门全部打开,所有的火炮装填就位,洛林亲自掌着舵轮,连ཻ操帆手都紧攥着帆索,全神戒备䫷在自己的位ﬣ置上。

      ⷮ 每个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小鹿一样,嘭嘭直跳。

      快一点,再快一点……

      这里紧贴着坎塔布连的主航道᚛。在这种要命的地方驳船打劫,就鞸好比在高速公路上撬翻一艘运钞车,捡钱的时収候,任何一辆飞速往来的汽车都可以虦要了他们的命。

      理性不断地规劝洛林,放弃一切,保持机动,钱哪有小命重要ං。

      詴 感性ጳ的小人则在旁边不屑直뙄笑,如果人可以依照↽理性来行动,侥幸这个词怎么可能被创造出来?

      两个小人开始吵架,在洛林的脑海里,吵得洛林心火直烧,足足烧了两个小时。

      打捞还꿣没完成、

      大约有六千镑以上的货物堆在俘船,还有湿漉漉的四千镑散乱地丢在猫尾花号的甲읢板,依旧有近三千镑的货物泡在海里浮浮沉沉。

      打捞的小艇越划越远,游泳的水手越来越慢。

      “上帝啊!”皮尔斯骤然发出一声惨叫,“驯鹿号!十二点钟方向发现驯鹿号,满帆,全速!”

      他猛地扯掉自己的头巾,一时又没抓稳,只能眼看着头巾飘扬着逃离。

      “风向正南,六级,中风!”他愣着神喃喃自语,声音越来越高,向着艉舵高喊,“哥!距离十八公里,驯鹿嚬号预计一小时内抵达!”

      听着皮尔斯的惨叫,洛林傻傻转过头,紧盯着全无半点帆影的正北海平线。썋

      “这是……믌教训ᧁ么?贪心ꘞ不足,过尤不及?”他咬了咬牙,“旗语!让拉莫斯立即放弃俘船,收回水手!问他需要多久!敘”

      拉莫斯当即回应,四十五分钟。퍜

      “我给他五十分钟……俘船的鮳货舱能搬多少搬多少,所有水手큹收回猫尾花号,然后……向毕尔巴鄂逃窜!” 걣

      海员们心䙋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克伦代替众人问:“那我们呢?”

      “我们……”洛林急脝促地喘了两口气“驯鹿号跑得太快。如果想要猫尾花号顺利逃掉,魓我们得扯一扯她的后腿。”

       克伦瞪大眼睛:ې“去扯一艘驱Ḵ逐舰的后腿?”

      “冒险开始了,我的朋友……”洛林苦笑出声,一边笑,一边陧下銸令,“蝴蝶花号,换商会旗,起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