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狼直播网络异常

      张猴的脸憋成猪肝色,气的咬牙切齿:“这群女疯子...似乎喜欢你这种小白脸!”

      林楠恍然。

      就算穿越他也和前世一样的帅,与生俱来的气质不是流民身份能掩盖住的。

      另一边,随着张猴被嘲讽完毕,众多女性开始关怀林楠。

      “这孩子皮肤好白,不会是哪里的贵族沦落成平民吧?”

      “有点像东玄国人士!”

      “小弟弟你多大,要不要去姐姐家住?”

      一众年轻女性迅速把林楠包围,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

      扑鼻而来的各种香水味,熏得林楠头晕眼花。

      他内心可是成年人,怎么可能会因为被女性包围而欣喜?

      也就天火决不争气的在识海里直跳了。

      忽然,张猴的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严肃的说::“你不会跟她们走吧?”

      林楠认真思索一番后,摇了摇头:“不会,我只想拥有单纯的快乐。”

      “那你为什么想这么长时间?!”张猴忿忿说道。

      对于莺莺燕燕的包围,林楠痛并快乐着,一双双小手在他身上揩油,这种窘境最终因为一名乐师的出现得到解围。

      女孩们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一哄而散,随着那名乐师出现,人流潮水般涌过去,呐喊,尖叫,完全陷入疯狂之中。

      林楠心中有股淡淡的失落。

      原来乐师还有这么一大好处,相比较厨师,身边环绕的大部分都是五大三粗的元师,而乐师受到许多年轻女孩爱戴。

      看着拥挤的人群,林楠头疼不已,到处都挤得满满当当,前往柜台办理房间都成了一件难事。

      “怎么办?要不咱们回去,等晚上再来。”张猴怂巴巴的说。

      “不用,挤过去。”林楠插入人群,大步前进。

      身为九星武徒,他力气远比常人要大,所过之处轻轻一推便就过去了,张猴在后边舒爽不已,完全享受了林楠的萌荫,但没一会儿就有声音尖叫:“是谁啊挤什么挤!”

      林楠不予理会。

      说到底这个大厅是公共场所,却被一群女人堵住,只为了见自家乐师,这本就是不合理的!很多像他一样前来录制影音的,都惧怕于这场面,只好在外边等着。

      眼看就要到达柜台,忽然,一声冷喝传来。

      “是谁对我的家人们不敬?!”

      人群刷的向两侧分开,林楠抬头一看,一名奶油小生模样的乐师,正冷着脸走过来。

      此人一头金色长发,身穿黑色燕尾服,旁边一名年轻女子正抱怨,说有人推搡她们。

      林楠怡然不惧,淡定回道:“是谁规定这地方是你开的,你有什么权力封路!”

      那名年轻乐师名叫菲克斯,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是谁,但我菲克斯的家人们不是你能碰的。”

      此话一出,又是换来周围一片狂热的叫好声,菲利斯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笑意,还得多亏这个流民又给他刷了一波声望。

      马上就要发布新的唱片,这群粉丝每个人不得买个几十张?

      林楠敏锐的捕捉到菲克斯眸中的笑意,想明白了原因。

      这货根本不在乎他的家人们怎样,只是在拉印象分罢了!

      越受家人喜爱,割韭菜就越方便!

      林楠心道此时不宜树敌,在菲克斯的号召下,那群女粉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讲道理根本行不通。

      “所以你想怎样?”

      “给我的家人道歉!”

      “道歉!”

      “???”

      “不是道歉吗?”

      林楠趁着一群人没反应过来,赶紧抓着张猴溜到柜台,迅速交上钱拿到房间钥匙。

      等菲克斯回过神,人已经跑了。

      “混蛋,敢糊弄我!”

      菲克斯心里咒骂,表面上却还是一片和煦笑容,看向自家粉丝,无奈的笑了笑:

      “大家谅解一下,流民不懂素质,但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是来录制曲子的,我们过去听一听,如果有人觉得好,可以支持一下他们给予鼓励,怎样?”

      “菲克斯大人真是太善良了,都说乐师的粉丝善变,但菲克斯大人一点都不怕我们叛变其他人,谢谢你对我们的信任!”

      “感动哭了!”

      “不行,我们必须让那两人诚心诚意道歉!”

      “流民还想当乐师,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

      一众粉丝大声呼应。

      菲克斯满意的点了点头,眸中冷色却是一闪而过。他堂堂一个乐师,却被流民冲撞,绝对会被登上塔网故意抹黑。

      然而自己大人不记小人过,予以对方指导,反而能迎来路人掌声。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林楠的房间走去。

      菲利斯和一群女粉就在外边观看,时刻等待两人出丑,甚至还没开唱,已经开喷,林楠性格再好也是脸色沉了下来。

      两个大巴掌蠢蠢欲动,很想用尽全力唤醒她们。

      他给张猴递了个眼神,那意思是:

      ‘必须支棱起来。’

      张猴也递了个坚定的眼神:

      ‘兄弟,我软。’

      不管怎样...林楠觉得问题不大!

      张猴唱功合格,水平没问题,缺的只是对原曲子的感觉,恰巧林楠听过原唱。

      他把房间内的隔音元力阵开启,周围才安静下来。

      而张猴硬着头皮上前,握住话筒,一双眼睛乱飘,总是忍不住去看外面。

      在这么多人的注意下演唱,张猴是头一次,紧张不已。

      林楠走过去,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张猴一听,露出疑惑之色,道:

      “这首曲子原来是这么唱的?”

      “对,按照我说的来。”林楠鼓励道:“肯定没问题。”

      张猴半信半疑,这种吊儿郎当的语气演唱,是不是有点太尊敬曲子本身...

      “不管了,试试再说!”

      张猴一咬牙,双手紧握话筒,闭上眼睛沉浸情绪。

      他回忆着林楠的话,脑海中浮现一副画面。

      和自己相爱几年,私定终身的青梅竹马,却出现在了别人床上。

      是我不够优秀?

      不,她竟然爱上了对方家里养的大鸟。

      她说,要去追寻广阔的自由。

      一股子愤怒油然而生,张猴喘气声都粗重了不少。

      然而,这里就是关键了。

      林楠告诉他的是,想象自己被绿了之后,又过一段时间,心态已然初步平静,却又着一丝淡淡的不甘和自嘲!

      此刻,张猴想象自己是一个无所畏惧的小丑,站在人潮中间。

      周围仿佛变成了马蹄声遍布的夜景,张猴疲惫的回家打开屋门,看到了那令人心碎的一幕。

      林楠心知还得再加一把火,悄悄走到张猴耳边,说:“那个...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艾丽,但...”

      林楠前边说的说什么,张猴忘了。

      他脑袋嗡嗡作响。

      虚假的情绪化作真实,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情绪开嗓。

      这一刻,张猴裂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