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app下载0

      玄州,玄峭城……

      玄峭城是帝国内陆三大州中非常著名的一座大城,这座城池四面环山,到处都能见到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美不胜收的风景多不胜数,所以,玄峭城又名,风光之城。

      东门村,这是一条建在群山中的山村,虽然是以村落命名,但东门村里却是有着数千户人家在定居生活,其繁华程度根本就不亚于一个普通城镇。

      村民们在村落旁边的大山里开掘了无数的梯田,时值初春,梯田中到处都可见到有村民在田中开垦播种,还有不少孩童就在田边开心玩耍。

      半山腰的一块梯田里,一名身穿粗布麻衣的青年男子正用锄头翻挖着田中肥沃的泥土,一位约在九岁左右的孩童正光着脚丫在男子身旁玩着泥巴,时不时的还发出阵阵铃铛般的笑声。

      :“傻哥哥,傻哥哥,你快看,”孩童忽然捧起一大坨泥巴,对男子笑道:“这里有一条红色的虫子在泥巴里翻来翻去。”

      :“这个叫“蚯蚓”,”男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渍,随手又用手中的锄头装作驱赶般,对孩童笑道:“你快过去哪边玩,我要开始翻这边的土地了。”

      :“傻哥,先别着急忙活,快来喝口水歇歇吧。”一道如黄莺般的甜美声音传来,这位被称作傻哥的男子回头一看,只见一位妙龄女子正一手拎壶,一手拿碗的向他笑着走来。

      :“姐姐,你快看,”孩童很开心的跑到女子身旁,把手中的泥巴像宝贝一样捧到女子身前,还不忘对女子说道:“这里有好玩的东西。”

      :“什么东西那么好玩啊?”女子对孩童娇嗔道:“天天在就知道田里玩泥巴,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再晚些,娘亲就要打你屁股了。”

      :“姐姐,送给你。”孩童从泥巴中拿出一条红色的,正在不断抖动的物体递到女子面前。

      :“这是什么?”女子正在倒水,也没注意,当她转头看向弟弟手中捏着的玩意后:“啊……”

      一道尖叫声直冲云霄。

      :“快给我丢了,”女子愤怒的对孩童叫骂道:“你个淘气鬼,竟拿红虫子来吓我,看我不把你屁股打开花。”

      说着,女子更是把手中拿着的碗放到一旁,可孩童早已跑到屋内躲了起来。

      :“那只是一条蚯蚓而已,至于嘛。”傻哥走到女子身旁笑说道。

      :“女孩子都怕这种没有脚的东西,你不知道吗?”女子红着脸,不满的对傻哥说道。

      见女子这样,傻哥也不答话,就这么微笑的看着女子。

      就在这时,两人身后不远处的一座农家院子里,一名妇人从一间冒着炊烟的木屋里走了出来,对女子大声喝道:“双双,叫傻哥和你爹爹回来吃饭。”

      :“哎,我知道了。”这名被妇人叫做双双的女子转头对妇人大声回应道。

      这座农家院子的主人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名叫李大峰,女的名叫许流云,他们生有一儿一女,女儿取名为李双双,儿子则是叫李全全。

      这一家人都是东门村的普通村民,一家四口,靠着周围的几块梯田,生活倒也无忧无虑。

      至于这位傻哥,那是去年秋天的时候,李双双带着弟弟李全全到山里摘果子时,从河边救回来的一名青年。

      当时这名青年身上穿着非常破烂的盔甲,手里还紧紧抓住一杆长枪,李双双发现他的时候,这名青年已经奄奄一息,要不是身上还缠绕着好几根结结实实的藤条,估计这名青年早就被水淹死了。

      山里的河流根本就无处寻找源头,所以李双双也不知道这名青年到底是从哪里飘来的,可人还没死呢,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所以,李双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这名青年背了回来。

      父亲李大峰为这名青年检查过,青年身上没有伤口,但全身却有数十处淤青的地方,皮肤已经被水泡得肿胀,整个人也昏迷不醒。

      除了一件费了李大峰很大力气,才从青年身上脱下来的全身软甲外,这名青年身上就只有一枚虎型玉佩,和他手中抓着的那杆长枪。

      虽然李大峰和妻子许流云都是普通的村民,但他们也看出来了,青年身上的软甲,玉佩和长枪都不是寻常凡物,加上他身上还穿着只有军队才有的盔甲,来历定是不凡。

      若是贸然救下,怕是日后会惹麻烦。

      可这夫妻二人也都是心地善良之人,不可能置青年于不顾,所以,在稍稍权衡过后,李大峰让妻子和女儿把青年的软甲,玉佩和长枪用油纸包好,深深的埋在院子里。

      至于这名青年,救……

      尽力救活。

      为此,李大峰还叮嘱了妻儿,若是有外人问起,就说这是妻子娘家的亲戚,因为父母双亡,加之身体不适,所以才来这里投靠他们家的。

      这名青年足足昏迷了五天,才在李家人的精心照料下清醒过来,可是……当李大峰问起青年来历的时候,却发现,这名青年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人都已经救活了,还在乎把他留下来吗?如果现在让这名青年离开,说不得哪天就饿死在路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当初就不要救他了。

      年轻就是好,这名青年调养了十来天后,身体也算是彻底康复了,虽然是什么也不记得,但这名青年倒是勤快,总是帮着李大峰忙上忙下,从来不谈辛苦。

      很快,李家上下也渐渐接纳了青年的存在,至于“傻哥”这个名字,那是李全全给取的,因为青年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这在李全全这个小孩子眼中,那就等于是在傻笑。

      :“傻哥,你先去井边打把水洗脸,我去把爹爹叫回来,咱们这就准备吃饭。”李双双对傻哥说完后,转身向屋旁跑去。

      傻哥扛着锄头走到院子里的水井边时,李全全就已经呆在井边玩水了,见到傻哥走来,李全全还调皮的捧着一把清水就往傻哥身上泼去。

      :“你个调皮鬼,看我不收拾你。”傻哥装作凶狠的样子往李全全扑去,李全全倒是想跑啊,可他跑得了吗?

      还没起身就被傻哥抓住,更是整个人都被傻哥举了起来。

      :“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快洗手准备吃饭,不然一会我就给你们一人赏两板子。”许流云刚从屋里端菜出来,正好就见到傻哥把李全全举起来,两人还不停的哈哈大笑,忍不住的,许流云就对傻哥和李全全笑骂了一句。

      听到许流云的笑骂,傻哥也是连忙把李全全放下来,不知为什么,他对许流云的话总会非常在意,倒是李全全,不服气的对许流云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这才乖乖的洗起手来。

      没过多久,把锄头扛在肩上的李大峰在李双双的陪同下走了回来,李双双正对父亲不停的说着什么,倒是李大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快洗手吃饭吧。”许流云对丈夫和女儿招呼道。

      午饭算不上丰盛,一条鱼,一盘炒腊肉,一锅野菜汤,还有一碟腌菜,饭面上放着几个馒头,这就是普通人家的生活。

      :“双双,吃完饭后,你和傻哥到集市上去买些布匹回来,”许流云一边吃饭,一边对李双双说道:“马上就要到夏天了,我准备给你们做些夏天的衣服。”

      :“我知道了,娘。”李双双对许流云答道。

      :“我要去,我要去,”李全全一听到可以去集市,满脸兴奋的就对许流云哀求道:“娘,我也要去嘛,让姐姐给我买一串糖葫芦好不好?”

      :“好,你也一起去,”许流云对李全全笑道:“买糖葫芦可以,不过你要答应娘,要听姐姐和傻哥的话,可不能乱跑哦。”

      :“耶……好哦,可以去集市咯,”李全全开心得拍了拍手,赶紧抓上两个馒头就塞到傻哥碗里,还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对傻哥说道:“傻哥,快点吃,吃完饭我们去集市玩咯。”

      :“好,去集市。”傻哥溺爱的揉了揉李全全的小脑袋。

      :“傻哥,你就别去了,”李大峰对傻哥说道:“一会我们到山里砍些柴火回来。”

      :“爹,厨房里不是还有柴火嘛。”李双双嘟着嘴对李大峰说道,难得去一趟集市,她是真想带傻哥出去看看。

      :“对呀,家里的柴火还够用好几天呢,着什么急呀?”许流云也是对李大峰说道:“就让孩子们出去玩玩呗。”

      自从傻哥来到家里后,李双双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开心了,时不时的还哼着村间里的小曲,许流云可是过来人,自己的女儿已经年满十八,有些小女儿心思也是正常的。

      他们虽然不知道傻哥的来历,可那又怎么样呢?一个人,他可以忘记以前的事,但自身的素养是不可能改变的,因为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傻哥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在日常生活中,这名长相俊俏的青年,无论是言行举止都表现得非常优雅,别说是李双双了,这世间有多少的女子会不对这样的男子动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