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猫3hfe视频

      “这里是大内王朝京城菜市口!”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难道……?”

      “我回来了?”

      陈闲跪在冰冷的邢台上,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

      陈闲,字天美。是大内王朝一个名不经传的捕快。

      开元1228年,陈闲奉命押送朝廷要犯回京,因押送过程中出现纰漏,导致要犯尸骨无存。

      大内皇帝知晓此事,一怒之下责令大理寺严查此案始末。

      后经大理寺一番查证,定性为妖物所为。

      陈闲等人因护卫不周,被判斩首。

      前世陈闲问斩后,魂穿到了地球。

      藉由地球大环境的影响,他目的明确的考入了知名警校。

      毕业后,陈闲如愿成了一名警察,开始社会实践。

      十几年下来,他屡破奇案,为此得罪了不少人,也遭到了不少人的记恨。

      再后来陈闲在破案的过程中,被人算计,死于非命。

      他本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却万万没想到自己死后,竟然又回到了大内王朝。

      “午时将到,你等可还有什么遗言,速速说来。”

      邢台不远处,负责问斩的朝廷官员抬头看了看天空,面无表情的询问道。

      “大人,小人冤枉啊!”

      一名问斩人员心有不甘的开口道。

      邢台上,与他一起问斩的其他犯人,则跪在邢台上一言不发。似乎已经接受了被问斩的事实。

      “刘捕快,你等护卫朝廷要犯不周,导致朝廷要犯押送途中发生意外死亡,这是死罪。”

      负责问斩的官员忍不住叹口气。

      关于此案的始末,他已经看过大理寺提供的卷宗。

      如果大理寺的卷宗属实,那此案便无从查证真正的元凶。

      为此大理寺便拿他们开刀,定案交差。

      “于大人,我等护卫不利,此事我认了,不过我等罪不至死啊,还望于大人从轻发落。”

      刘捕快恳求道。

      似乎对于自己等人被问斩一事,心有不甘。

      和他相比,此刻陈闲正在过滤自己的记忆。

      “之前我还关在大牢中的时候,曾经听于大人说起过此案的始末,这个案子的作案手法,似乎与我在地球上办过的一个案子有些类似。”

      “而他所述,和我所见所闻,也基本一致。”

      陈闲脑海中开始回放当晚押送要犯的场景。

      “当时是午夜时分,我们一行人押送要犯经过城南二十里外的杨树林。”

      “刚进入杨树林的时候,并无异常。然而等我们行至杨树林中间的时候,杨树林中突然响起了令人惊恐的诡异声。”

      “当时我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全身神经绷紧,其他同僚的情况和我差不多,都被那个诡异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那个时候,没人注意要犯的情况。”

      “等我们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大火烧成了灰烬。”

      陈闲在脑海不断的回放当时的情况。

      “由此看来,这个案子,一共存在两个疑点。”

      “第一个疑点,那个诡异的声音。那个声音虽然听上去十分渗人,不过声音本身,却带有一丝特有的旋律,若我猜的没错,那个诡异的声音,并非是妖物发出来的,而是来自一种十分特殊的乐器。”

      “而能够发出这种声音的乐器,如今想来,只能是水琴。”

      很快,第一个疑点,已经初步被陈闲复盘突破。

      “第二个疑点,要犯被大火烧成了灰烬。这才是此案的重点所在。”

      “大理寺出具的卷宗,和我们的记忆,一再言明要犯是被大火烧死的。可什么时候着的火,要犯又是什么时候被烧成的灰烬,却没有一个人清楚。”

      “此外,从要犯被烧,到要犯化成灰烬,自始至终,要犯都未曾发出任何惨叫,这里似乎也存在很大的问题。”

      陈闲心思飞快转动,不断进行着大胆的猜测。

      不知不觉,他闭上双眸,意识仿佛再次来到了命案现场。

      他们押送要犯进入杨树林。

      行进了大约半刻钟的时间,周围突然传来鬼哭狼嚎声。

      听到声音,所有捕快蓄势待发,绷紧神经密切观察四周是否有什么可疑的情况,突然囚车方向火焰冲天。

      呼!

      滔天大火,熊熊燃烧。

      这一场大火,瞬间把要犯烧成灰烬。

      “这里不对,那里也不对。”

      陈闲眼中精光闪烁,脸色变了又变,不知不觉中,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声。

      “陈天美,你可是死前有什么话讲?”

      负责斩首的官员闻言皱起眉头,询问道。

      “于大人,小人有要事禀告。”

      陈闲回过神,抬起头对上于大人的目光。

      “陈天美,你有什么要事禀告,速速说来。”于大人眉头皱的更紧。

      “于大人,小人要说的事情,关乎到要犯被杀的真相,不宜被外人所知。”陈闲回道。

      “关乎到要犯被杀的真相?”于大人一怔,气笑了,他看向陈闲笑道:“陈天美,你等护卫不周,导致要犯被杀,这是死罪,你莫不是知道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便想找个由头,蒙混过关?”

      说到这里于大人顿了顿,接着又道:“若是如此,本官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少在本官面前耍什么小心思。”

      “于大人,我等负责押送的要犯是谁,我不说,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此人的死,关系重大,不说大理寺,即便是陛下,也对此人的事情异常重视。于大人可知道这其中的原因?”陈闲盯着那名官员,笑问道。

      于大人的脸色一阵难看。

      他身为朝廷命官,自然知晓一些关于此事的内幕。

      可这些内幕,只有他们这些当官的知道,至于负责押送的衙役,只知道对方是要犯。

      至于对方犯了什么事情,要犯是谁,他们不得而知。

      “陈天美,如你所说,你很清楚这其中的原因所在?”于大人皮笑肉不笑,回道。

      “于大人,明人不说暗话,这其中的原因所在,我自然知晓,只是此事我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可是我敢说,你敢让别人听吗?”陈闲笑了笑,言语中,尽是不容拒绝的霸道。

      “大人,我看这个陈天美不像在说谎,要不先听听他说些什么,若是这小子说的是真的,于公于私,大人都是大功一件。”

      “倘若这小子说谎骗你,无非就多活个片刻的功夫,这片刻的功夫对于大人来说,似乎也没太大的损失。”一旁,眼看于大人骑虎难下,一名师爷打扮的人影突然开口道。

      “把他带过来。”

      于大人思前想后,对着两名衙役努努嘴。

      两名衙役得令,迅速走上邢台,然后按照于大人的吩咐,把陈闲带到了于大人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