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野亚梨沙所有门牌号

      韩试其实也有些好奇,他们除了团队任务之外,私下里联᱘系的多不多。

      但见三人都对加㵭V信群的约定避而不谈㚀,他又觉得没意思,毕竟自己跟郑乐一样,终归也是没进入九人团的选手。

      쑦 ᢝ 非要问个所以然,未免有点上赶着的意味。

      韩试是还没有遭遇到芒果台的一名㘭神奇왎的主持人,面皮太薄了。

      据说那个暭叫张小小的男主持홚,半个娱乐圈的艺人都是他的V信好友。

      只⏊要被他遇到了基췺本就难逃毒手,当然,得是名꣪气比他大、人牢比他红的明星。

      提到网难云,齐毅又沉默趎了,水平高低他心知肚明,网上的口碑对比多少有点令他难堪。

      李青反应极快地转移了话题,每故作伤心道:“我就考验下你对我的感情而已,其笉实现在我也没空练歌䧰。”

      齐毅调整状态,很快又若无其事地笑:“听着感觉你和高哲,在为了队长争风吃醋一样,啧啧。”

      “毕竟我最帅!”韩试背起箩筐就跑,〚再说下去他又뱽被带偏就了。

      四੓个人뻲打打闹闹,没事找쐤罪的跑了一身大汗,才来到了玉米地。

      李青喘气道:“柿䯌子逮,这玉米∃地也离⿠蘑菇屋太远了吧?”

      “也就一公里左右吧最多。”韩试熟练地找了个有青草的土块坐下,“这里的农民伯伯多少年都这瑸么过的,挑着一两百斤还能在小道上健步如飞。”

      高哲有样学样地在一旁坐下,好奇道:“李青,你最近忙啥呢,居然练歌的时间都没?”

      즊“你们不是一个团的吗?”韩试耿ן直道,他挺奇怪,几人之间互相不清楚行程的吗?

      쾙高哲都郁闷了,他当然知道李青最近的莀动态,可他们几个来这节目也是有点宣传任务的,他总得找个恰当的切入口。

      韩试爃的问题换个小心眼的就得记恨上了,因为回答得不好的话,很容易招黑㍧,比如没有₉所谓的团魂、RIꦝSE疑似内部不和。

      不要怀疑娱乐报道通过蛛丝马迹就能ケ写出ⴏ来震惊体新闻的能力。

      “RISE也不是时刻都一起行动的好不好?”高哲笑笑,很自然地道:“再说,我不是怕李青还得保密,就先ꈀ问问纙嘛?”

      李青和齐毅还在纠结要ᣀ不要席地蓒而坐,毕竟草里面很可能햑钻出个小虫子之类的不明生物。

      “已经定档了,剧组也快杀青了。”李青随意答道,又一本正经㎋地理了理发型,走到镜头前,“由我主演的古装连续剧《镜心缘》,马上就要在芒果台播出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已经峽杀青了吗?”齐毅问了句,一脸向往地道:“拍戏好不好玩?我一直觉得穿古装帅爆了,白衣飘飘,高来高往,ᗾ飘逸如仙。”

      他一㍵边说还一边手舞足蹈地摆䝙了几个出剑的动作。芟

      ≋ “我也是第一次拍戏,去的时候숝紧张的不行,经㊦常被导演骂的狗血淋头。”李青可怜兮兮道,“好在后来慢慢适应了,发现演戏真㚱的会荨让人上瘾。”

      “就是林导太严厉了,有时候一个眼神都得拍十几遍,让我有点发怵,太累了。쑎”

      李青ꈡ嘴里略带抱怨,实则不着痕滽迹地顢表明了《镜心缘》的高要求制作,“不过也学到了很多,进步很大,希望到뀷时候能让观众满意,那就好了。”

      “还有最后一个取景地的戏份就杀青了。”李青舒口气道,“齐毅,我跟你说,齬去的时候我也和你➼想的差不多,但上阵了才发现现实骨感多了。”

      “吊威亚疼死了,而且大热天的捂着长袍一点也不潇洒,一寸场戏下来都能拧出水来,全是汗。”

      “这么累的吗?”齐毅吐了下舌头,“你说一点点情节呗,က我最爱檢看古装戏了。”祆

      真是一个优秀的捧哏。

      籰李青笑了:“故事主쒴要讲的是一对仙界的师徒螎,虐穝恋了三生三世寵。蕗”딋

      李青摆了个风骚的姿势,接道:“而我就是里面一往情深,帅⑯得惊天动地的师傅。”

      “有十里桃花吗?”韩试冷不丁插口。

      უ“啊?”李青愣了下,“有一段戏是在桃花林里拍摄的,当时漫天花雨,真是美到令人窒息。”

      “不对,柿子你怎么知道?”李青回过神来,惊呼道。

      韩试笑而不语,李青ᝯ拒绝了齐毅的追问,推脱道:“我不能再剧透了,不然到时候观众朋友肯定会骂我。”

      该说的都说完了,这不是《镜心缘》的剧组专场舽,李青很聪明地适可而止。

      츗“那你接下来是不是就得忙着跑宣传了?”韩试问。

      “我们开机的时候连个记者会⼎都没弄。”李青笑着摇摇头,“林导说只要是良心好剧,观众自然会看,没必要貎搞那些。所以杀青后我应该会休息一阵子。”

      “高哲你呢,你都忙些什么?”韩试来了谈兴,转头又道。

      “我在࠾筹捿备专辑,公司正帮我收歌呢,每쎹天就是练뮤歌练舞。㬋”高哲苦笑道,“好不容易冝才给了我这两天的休息机会,就投奔你来䛫了。”

      高哲有没有暗示昺的意思,反正嶜韩试是压根儿餭没领会到,他也苦恼道:“恭喜你,我的专辑还不知道啥时候能开始做。”

      “队长你想出专辑,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齐毅扁着嘴,“你们演戏的演戏,出专辑的出专辑,就我没拿得出手的事迹。”

      홁“啧啧,你是吃着碗里还不满足呢?”李青虚踹了他一脚,“你那节蒛目也快收官了吧?”

      齐毅参加的《唱跳青春》,韩试倒是똼知道,他也问了一声:“成绩怎么样?”

      콈 不会还是一招哭功走遍僯天下吧?

      “他在那里不说一枝独秀,也出尽风头了。”高哲打趣道,“现在粉丝是我们四个里面最多的。”

      聊了半天,韩试才想起正事,然后开始以过来人的身份,吆喝着三둿人摘玉米。

      “哪有光指使客人干活的主人?”싮

      ⢯㢸高哲和齐毅老老实实왼进了玉米地,李青却不干了,非要扯着韩试一块。

      “我最小,你就不能让着点!⍫”韩试把摘下来的玉米反手就丢在李青的箩筐里。

      四人小分队在地里,如同鸡飞狗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