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点视频无推广无广告

      在等待朱婶的日子里,花念卿没有再出门,每日待在房中修炼。之前几乎被抽干了浑身血液,服下丹药和自己的血珠后,才得以保全性命,只是灵力尽失,休养了两月才恢复。

      在得知师父要夺了她的血脉时,她其实是存了死志的,只觉自己短短一生何其荒谬可笑。然而在梦中云朝的呼唤,让她醒悟过来,错的人并不是她,从此她花念卿要为自己好好的活。

      她生的意志萌发,也对梧桐落的“生”有了一丝明悟,灵力恢复后,修为竟不退反增了,隐隐向着筑基中期而去,不过要突破,还差了些火候。

      一日修炼结束,花念卿走出屋子,看头顶的月色极好,想起之前路过的一处水榭,兴之所至,便想去湖边坐坐赏月。

      时辰不早,小竹已然睡下,花念卿便没有惊动她,一个人走到了湖边,坐在水榭石凳上出神。

      过了许久,她起身正欲离去,却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李家那小子,当小爷我是什么人,什么人都想往我府里送,还想灌醉我,笑话,小爷我若是不想醉,谁能奈何得了我。”

      花念卿皱了皱眉,不愿多事,却见自己四周并无遮挡之物,便轻掠而出,想避开前方的来人。

      “何人鬼鬼祟祟?”这是与刚刚那人不同的声音。

      花念卿见势也知避不开了,于是大方上前行礼。

      “见过公子,小女是云朝的师妹,暂住府上,多有打扰。”花念卿并不知来人是谁,想来礼数周全也错不了。

      领头的是一名身着华服的年轻男人,年纪约莫二十岁出头,面容生的极好,上扬的眼角带着一丝风情,却让人莫名不喜,手中摇着一把折扇,看清眼前的少女后,不由挑了挑眉。

      “你便是云朝那小子月前带来的女子么,怎么几个月了还在府里?”

      “小女之前受了伤,被师兄所救,前阵子一直在贵府养伤。”花念卿不卑不亢的回应道。

      “模样倒是生得不错,是个美人。咦,竟还有筑基期修为。”男人摸着下巴,目光轻佻的看着花念卿。

      “时辰不早了,小女便回房了,公子留步。”花念卿心中不悦,便提出告辞。刚向前走了两步,便被四周家丁模样的几人拦住了去路。

      “公子这是何意?”花念卿的面色沉了下来。

      华服男人走到花念卿面前,笑得一脸春风得意。“别走啊,这么美的月色,美人何不赏脸陪小爷我小酌几杯。”

      花念卿忍住火气,向后退了两步。“公子还请自重。”

      男人嗤笑:“啧,自重还在别人府上没名没分的住了几个月,我看云朝那小子成天往你那院里跑,怕是早就不干不净了吧。”

      花念卿怒了。“你是何处来的登徒子,嘴巴如此污秽不堪。我与师兄清清白白,何须与你解释。云家之人,便是这样的待客之道么?”

      “放肆,此乃云家六爷,不得无礼。”男人身后的一名中年男人出声呵斥,气势全开,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威压,花念卿不由一惊。

      脑中迅速的思索着,云家六爷,便是阿朝的六叔么,竟如此年轻。

      呸,纨绔,登徒子,虚有其表的骄奢淫逸之徒,阿朝怎么能有这样的叔叔。花念卿在心里将人里里外外的唾弃了个遍。

      旁边这个中年男人,竟是筑基后期修士,自己是万不能敌的。不过这是在云府,应该不至于动手。

      “老吴你退下。”华服男子皱了皱眉,呵退了方才的中年男人。挑着眉上下打量着花念卿。“云朝那小子,竟如此不中用。筑基修士的元阴,可是大补呢。”

      花念卿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气得咬牙道:“无耻之徒,恕不奉陪。”说罢便转身离去。

      男人看着远去的背影,摇着手中的折扇,微微勾起唇角,轻声道。“牙尖嘴利的丫头,有趣,甚是有趣。”

      花念卿回到屋中,若有所思。自己日后要小心些,万不能再遇上这位云六爷,这人看自己的目光,真是一万个让人不舒服。待见过朱婶后,自己还是跟阿朝说一声,搬出云府去住吧。这位云六爷有一点说的也没错,毕竟自己是女子,常住云家也不好,只会让云家人看轻了自己。

      想起阿朝,花念卿的脸色微红,她轻咬着唇,思忖着。若是要嫁与阿朝,日后她也不想常住云府,今日之事,她亦不愿再遇。可又如何能有两全之法呢?

      花念卿想了想,还是没有将此事告诉阿朝,她记得从前看的那些话本里,大家族里总有许多腌臜事,而且自己还未曾想好今后的路,最近还是不要去烦他了。

      阿朝近日里似乎也有些忙碌,多日未曾过来,她也不再出门,一心只在房中修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