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魔幻传奇>

      第八章他活着,她才是真的活着

      此刻卧室里只剩下凌Ђ寒和송程峰两个人!

      程峰摘下墨镜,一屁股坐在了卧室的真皮沙发上,如释重负般翘起了縹二郎腿:“䝺这秦慕白擭再不走,我都快瞎了뷂,看谁都是诫四只䖋眼睛!”看来戴⧰墨ژ镜鼃是个技术活,他甘拜下风!

      “멾明天不是还有个跨洋会议吗?还不回去?”凌寒不理会他的抱怨,斜倪着他,状似漫不经心!

      ѳ程娺峰没回答,也没急着走,起身倒了杯水递给凌寒,低头沉吟良久垟才开口:“大哥,你的私生活兄弟们都不会㛫干涉,可那个彠女人的身手,我不相信你没怀疑过……”

      퀻 凌寒放下手中的水杯,力道不重,䵓却足以震慑人心!

      “没别的事就早些回去,公司的事明天Ὃ再೿说!”必起身便迈着长腿离开了卧室!

      逐客令已下,程峰抽了抽嘴角,只能暗自唱着凉凉离开!

      不过老大对这女人反应太过激烈,与平素不近女色的反差太大,着实引人深思……

      螶 二楼另一间卧室里,男人坐瘩在大床边,指尖颤抖着轻轻撩开女人柔顺的秀发,认㱌真᣼而又专注的凝着她恬静的睡颜! 蠙

      他已经多릑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过她了?又有多久没有这么这般真实的触碰过她了?

      搆 这一切太真实反而更像是一场梦,一场期待已久却又望尘莫及的美ɉ梦!

      心中那份经久不衰的痴恋与ዻ歉然仿佛因被打压得太久,一朝得势便放肆无忌,随着眼眶里灼热滚烫的液体一涌而出,在一阵⒮赛过一阵的生涩胀痛过后,男人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任由泪水湮灭了悲喜交加的眼!

      记忆仿佛是携着摧枯萹拉朽之势而来的洪水猛兽,硬生生将尘封已久的旧轷时光撕出了一道口子,也撕扯着凌寒麻木太久的心!

      那是深秋的贝斯山上,왊偶有雾霭笼罩山顶,天边依稀可见的鱼肚白隐隐泛䥦着稀薄而又清冷的疀光!

      是山顶,亦是悬崖,男人ỻ戴着银色面具半跪在地,只漏出两只黑洞般深邃的眼睛,胳膊和腿上的两个血窟窿已经将身下被泛黄枝叶覆盖的泥泞地面染成了一摊血泊,画面惨烈至极!

      톺 脸傪 他抬࣠起뚀戴᲏着银色面具的脸,迎上顶在他面前的几十只冷冰冰的枪口锤,那双毫无温度畏惧的鹰眼依旧泛着刚毅而果决的迫人锋芒,让人不由心底生寒!

      “你不是爱她吗?那你就用你手中的枪,듀杀了你自己,哈哈哈哈,现在就打爆自己的头梆,开枪证明你对她的爱吧!哈哈哈哈……”

      距离悬崖边薰只有几步之遥的中年秃头男人一只恕手臂死死的勒着女孩儿的坻脖䲜子,另一只手持枪对准女孩儿的太阳穴,挑衅般的盯着男人面具后的那双眼睛!

      ⟷ 秃头男糬人笑的癫名狂而又狰狞䑔:“只要你死了,她就能活!你坱快去死疮吧,去给我大哥陪葬吧!”

      男人几乎뒡没有犹豫,㟟缓缓举起了쳥手中的枪!

      暺 那森冷的目光在对上女孩儿视线的瞬⧓间,便犹如被骄阳射穿的乌云,寸寸龟裂,寸寸和暖:“暖暖,转过头去䊝……”

      “不,师傅,不要,不要……”଱女孩儿面上一片灰白矋,直愣蒫愣的看着男人近乎恳求般的ꢶ喃喃!

      ꉽ“哈哈哈哈……去吧,去死,只要你ꓗ死了,我就放了她!”秃头男人满眼都是嗜血的疯狂!

      “暖暖,乖,不䂳要看,答应我⺩,好好活着……”面具下的眸底染上了一丝安抚般的笑意!

      “不……不可以……我不允许……师傅……我不允许……”女孩儿满眼的绝岋望与不可置䈋信,她挣扎着,嘶吼着,她泪流满磷面……

      “快去吧,快开枪,你死了我就会放了你的女人럈……↵”秃头男人似是怕下一秒就会发生变故一般急不可耐,不停的重复这句话!

      屢 蓦地,女孩儿目光一凛,抓住秃头瞬间的走神,一脚便踢了出去,鞋틢尖越觨过秃头男人的肩膀,直奔秃头命门而困去!

      秃头侧身一闪,虽然躲过了这致命一脚,可也被폊女孩挣脱了掌控!

      “暖暖……小搰心……”

      “别动……”撹秃头ꘈ枪口依旧对准女孩儿,不屑的目光犹如盯着掌中玩⩺具,一步一步将女孩儿向풃悬崖逼近:“呵!小姑娘,᥌何必再做这些无用功的挣扎呢?难道你屺的身手还能快过我的子弹?哦对了,你还有第三条路……”秃头男人戏谑的看着女孩:“那就是从这儿跳下去,就可以跟他同生共死了!毶”

      女ᨩ孩儿望了一眼脚下的万丈深渊,没有说话!

      冷风捎ﲌ起她凌乱䒯的发丝,漏出一双灵动澄澈而又略显疲惫的大眼睛!也漏出了一个满足而又释然的笑!

      她看着他,用近似告别的语气告诉他:“师傅䒉,只有你活着,我才是真的活着!”

      女 那轻轻浅⏣浅的声音,却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记重锤,捶打在男人的心上,他完全不敢想象女人接下来的举动:“暖暖,你要做什么?听话,不要吓我……”

      山顶的风刺骨的寒,她就那么站在风中,笑容恬静绝美,沾满泥土的白色睡倷裙裹着她消瘦的身躯,裙摆随风波动,簌簌作响,也摇曳生姿,凄美的像是一副㈨定格在时光中的画!

      蓦地,女孩儿眸色一变,泛白的唇角勾出了塼一抹与那폊澄澈目光极为不符的,邪魅而又森冷的弧度!

      她纵身扑向秃头男人,一跃而下……

      “暖暖……”男人一声嘶吼,拖着重伤的身体,奋力向着女孩儿攀爬,却依然没有抓住她唹的一片衣角!

      峡谷深处还在一遍遍重复回荡着男人撕心裂肺怒吼,却已经不见了女孩儿的影迹…㰼…

      凌了寒起身走出卧室,仰头靠在卧室ࠢ的门上⫤,单手娗掩面,任由透明而滚烫的液体顺着指缝肆意流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