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学园援交日记

      麾下能臣猛将都忙做一团,张瑞亦没闲着。

      亲自主持全郡十八县之科考一事。

      十一月中旬,张瑞下令各县将科考之事昭示百姓。

      凡识文断字者,不拘出身、不限职业,无论年纪皆可报名参与。

      甚至张瑞想过不限男女。

      但毕竟这个时代官员权力甚大,执掌百姓生死。

      张瑞真怕这些女性同胞们审问犯人时来一出:“台下犯人所犯何事?”

      犯人回道:“大人,小人冤枉啊!”

      女官们直接捂上耳朵,蛮不讲理的答复:“我不听,我不听,都是骗人的,渣男!”

      又考虑到舆论风俗,最终还是没有让广大妇女出来顶上半边天。

      十一月末,各县回执报名人数,累计全境三十六万人,有识文断字、参与应试者千二百人。

      每三百人之中有一人识字,概率0.00333,约为千分之三。

      其中仅祁县王氏一族,报名者便超三百人。

      其余出身豪强之家者总计五百余人。

      而出身屠户、商贾、县吏、寒门之家者累计方得四百余人。其中泰半仅是粗通文字。

      看完数据,张瑞只感斗争世家大族之路任重而道远。

      于是张瑞亲自出考题。

      累计十道。前五题为填文,取自《春秋》、《孝经》。

      张瑞毕竟要选官任贤,最适合当下的还是儒家思想。

      儒家思想核心即为政治,其主要体现在《春秋》,而非众人以为的《论语》。

      孔子曾亲口言:吾志在《春秋》,而行在《孝经》。

      无论取才取贤,都绕不开这两部书。

      之后一连五题都是数算。

      这是在张瑞这里第一行得通的道理。

      数学乃是一切科学的基础。

      若是不当军阀,张瑞的第二大梦想就是同陆教授一般开挂人生。

      仅看张瑞麾下用人便可见一斑。

      最受重用的不是高顺、张辽这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悍将,亦非王昶、裴潜这种青史留名的能臣。

      而是师从郑玄,精通数算、天文的裴琚。一人身兼三职,权倾一郡十八县。乃是张瑞之下权势最重之人。

      事实上也正是张瑞这般重视科技,才有孟县如今欣欣向荣之局面。

      在裴琚主持下,科学院完善改进了汉末以来的灌钢法。

      既有当初宿铁刀之利,相助高顺一战正面砍穿吕布麾下州兵精锐军阵。

      亦有灌钢法打造农具无数,不然仅以耒耜之类木制工具,即便王昶以各种严刑峻法亦无法让百姓一冬之际开垦荒田十万亩。

      更无法在这寒冬之中大兴水利,灌溉全郡。

      所以说科技进步乃是第一生产力,实乃是金科玉律。

      甚至火枪、火药之类的如果能研发出来,直接一统三国。

      当然,这个要划掉。

      如果有人跟张瑞说公元二世纪能打造出燧发枪,张瑞一定派人去把他屁股踢烂。

      同为穿越者,君之秀,直令吾头皮发麻!

      第一轮科举张瑞打算在十二月初于各县举行,筛选出一批可用之才。

      十二月末再将人才聚集于晋阳,这次考卷当中就改了规则。

      前五题不变依旧为填文。但难度大幅提升,分别出自《春秋》、《孝经》、《韩非子》、《老子》、《商君书》

      后五题有关数算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少。

      考卷最后又新增了两篇论述题。

      其一为政论,即若主政一方,当如何抚境安民。

      其二为策论,尝述太原当如何立世,最终一统天下。

      这当中前五道填文题各占五分,总计二十五分。

      五道数算题各占十分,总计五十分。

      政论一题分数最高,为十五分。通过此题让有才之士脱颖而出,这是张瑞真正看中的郡县中流砥柱。

      策论占比十分,只是张瑞抱着一试的心态。万一有一个诸葛亮、毛玠、鲁肃之类的经天纬地之才,给张瑞来一个科考版隆中对。那岂不是白得一大才?

      即便没有亦能帮张瑞拓展思路。

      在最后,张瑞还留有一道选做题。而且日后每次科考都有此题。

      无分。但一旦答对,张瑞就会立刻下令大军封锁全境,挖地三尺也要这家伙揪出来。

      题目为“奇变偶不变。”

      这乱世有自己一只蝴蝶就足够了。张瑞得确保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家伙混进来。

      通过考题设定可见张瑞十分注重数算,实务。完全不注重当今流行的讲经释义。

      只要经历一次,相信全郡有志出仕的文士们都会彻底改变苦学方向。

      至少亦要钻研数算,熟读法家、黄老家名著。

      彻底改变汉末以来清流们重清谈,轻实务之文风。

      随着张瑞定下章程,裴琚便率手下提学官们开始准备科考事宜。

      首先一十八县要准备好一处可供数十名士子们汇聚一堂,挥洒笔墨之处。

      有些县文风昌盛,例如祁县,提学官们只要去物色一处合适的大族学堂即可。

      有的县则文风几近消散,如广武。全县遍地是舞刀弄弓的豪杰,就没几个人能认清自己大名。

      为了给士子们提供一个场所,不得不由县衙出资,改建了一处校场,添上了遮风挡雨之物,又摆上案桌。

      只是士子们看起来一个个孔武有力,比猛将还像猛将。

      解决了场所,还要解决如何出卷之事。

      这个年代纸张虽已发明,但价格还稍显昂贵。

      太原不可能出数千张纸仅供一次科考挥霍。

      于是张瑞一边下令科学院抓紧时间改进造纸术。

      一边下令各县准备木牌。将考题誊写于板上,由小吏举牌从考场中间穿过。

      士子自行记录。可铭记于心,亦可誊抄于竹简上。

      答案写于郡县统一发放的竹简之上,由提学官回收。

      初试便是在这种简陋、仓促的条件下紧锣密鼓的完成。

      以六十分为准,全郡共筛选出可用之才二百七十一人。

      这些人最低亦可于郡县之中担任一胥吏。

      最高可担任太守属官或者县令、县丞等职。

      第二轮考核便是筛选出其中佼佼者委以重任。

      至于第三轮乃是张瑞当面出题考较。

      这一轮没有落榜,只排名次。

      主要突出一个恩出于上的目的。

      让这些贤才栋梁知道所效忠之人究竟为谁。

      毕竟唯器与名不可假于人。

      还有就是张瑞想趁机看看其中有没有自己熟悉的历史名人。

      虽然那些被埋没的贤才未必就弱于青史留名的能臣。

      但毕竟他们已经在历史上证明过自己了,用起来也更加放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