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草莓软件

      送走了黄新后,夏景行亲自参与了下午的第三轮面试。

      凌凡、杨浩勇二人和其他十名中国籍程序员脱颖而出,成功拿到了入职offer。

      走的时候,凌凡显得很兴奋。

      相比于薪水、期权之类的物质待遇,更加让他感到畅快的是,获得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

      在面试过程中,夏景行跟他聊了很多关于机器学习、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的前沿技术,并表明脸书后续会往这几个领域投入重金进行探索。

      他倒没怎么怀疑,脸书有没有这么雄厚的实力?投入能不能延续?

      来面试之前,他就打听过了,脸书估值公认已经超过一亿美金了,是近两年硅谷最为耀眼的创业公司之一。

      他相信,加入这家公司,一定会有光明未来的。

      至于王小川师兄那边邀请他回国搞搜索引擎,只能婉拒了。

      和脸书相比,搜狐孵化创业就显得不那么性感了。

      如果是王小川独立出来创业,他可能还考虑考虑。

      与还在读书的凌凡相比,年龄大他六岁,已经毕业工作了好几年的杨浩勇就有些纠结了。

      他上一份工作是在世界上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之一的瞻博网络担任核心开发组研发工程师,年薪12万美元。

      加入脸书后,夏景行承诺,由他来组建并带领网络安全部门。

      可薪水不高,与他上一份工作相比,仅仅只有6万美元年薪。

      虽说还有期权奖励,可公司创业不成功,这就是一堆废纸。

      他马上也快三十岁了,站在了人生十字路口上。

      是在大公司安稳过日子,当个中产;

      还是自己出来创业,实现阶级跃升;

      又或者加入脸书这种创业公司,搏一搏公司上市,财富自由。

      总之,摆在他面前的路有很多,但挺难做出抉择。

      因为一旦选择错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补救。

      带着这种疑问和纠结,他去找了同样定居在旧金山的亲哥哥杨浩然。

      杨浩然也不是泛泛之辈,是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计算机科学硕士,未来的赶集网总裁,目前在英特尔技术市场部担任中基层管理。

      杨浩然听弟弟杨浩勇叙述了心中的纠结和担心后,专门去查了查夏景行和脸书的资料。

      一查,大吃一惊!

      他都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牛的中国留学生,企业估值上亿美金,网站用户量超300万。

      “浩勇,我强烈建议你加入这家公司,创业的事情可以先缓一缓。”

      杨浩然知道自己弟弟想创业,于是就劝说道:“因为夏景行搞不好就是下一个邓锋,脸书搞不好就是下一家NetScreen。”

      NetScreen是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同时也是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市值十几二十几亿美元。

      创始人叫邓锋,清华本科、硕士毕业,随着九十年代初的出国热,这位牛人也出国留学工作了。

      先后在美国南加州大学攻读计算机工程专业硕士学位,在沃顿商学院攻读MBA。

      读书期间,进入了英特尔公司做工程师。

      在1997年,他和在清华同宿舍的同学、当时在思科工作的柯严在自家车库里创办了NetScreen公司,并迅速获得了红杉资本的投资,于2001年9.11期间正式把公司做上了市。

      在这个时代的中国留学生圈子里,这位是非常传奇的一位人物。

      目前刚刚40岁的邓锋,被誉为硅谷最成功的5位华人企业家之一,硅谷最年轻的中国富豪。

      不仅被中国留学生崇拜,事迹还被很多国内的媒体所报道。

      只是隔着大洋彼岸,名气没有三大门户的创始人那么响亮罢了。

      但公司市值和个人财富上面,一点都不比三大门户及他们的创始人差。

      谷歌的哲福纳说:在美国,没有外国人创业成功的先例!

      夏景行也是拿这家公司举的例子。

      不过夏景行也没大说特说,因为他知道邓锋明年就会把公司以4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瞻博网络。

      然后带着大量美金,还有老婆孩子回到了京城,创立了赫赫有名的“北极光投资”,开创了新的人生辉煌。

      杨浩勇在瞻博网络工作过,同在网络安全领域,自然知道邓锋和他的公司。

      他有点怀疑的说道,“有那么夸张吗?我觉得脸书规模还很小吧,离上市、离成功还远得很。”

      杨浩然指着电脑上搜出来的新闻说道:“你看看这篇报道,脸书拒绝谷歌数千万美金收购。

      一家公司有没有潜力,不能光看人员规模。

      硅谷这边一二十个人的团队,经常做出上亿美金估值的公司。

      谷歌可是拒绝了雅虎百亿美金收购报价的公司,这种大公司的眼光能差?

      他们都看上了脸书,说明其必有过人之处!

      你现在去创业,一没钱,二没经验,成功概率大吗?

      心态平和一点,蛰伏下来,加入这种初创公司学习一二。

      等将来脸书被并购,或者独立上市了,你钱和经验都有了,就连风投看你的履历,都会高看一眼……”

      听完哥哥的一番话,杨浩勇胜读了十年书。

      幡然醒悟的他也不再犹豫了,给脸书的HR回了一封邮件,接受了这份offer。

      …………

      …………

      数日后。

      脸书方面给十二名新员工搞了一个小小的入职欢迎仪式。

      在G栋的会议室里,众人吃着零食瓜果,听着夏景行给他们洗脑……哦,不,应该叫指引人生方向。

      “不管其他硅谷企业存不存在晋升天花板?存不存在种族歧视?”

      “但只要在脸书,这些通通不存在!也严厉被杜绝!平等、公正,是我们刻在骨子里的企业文化。”

      “哪怕是个实习生,只要做出成绩,我们都给他们发期权。”

      “别不相信,一位叫沃克的实习生帮助脸书拿下了德州、亚利桑那州五十万大学生用户,被授予了0.5%期权!”

      “这件事,全公司上下的人都知道。”

      “只要为脸书做出贡献的人,我们绝不会亏待,绝不会吝啬各种奖励。”

      “我们虽然是一家初创公司,但却是第一家盈利的社交网站。”

      “谷歌的收购被我们拒绝了,亚马逊和我们有战略合作,另外沙丘路还有几十家风投在想方设法地接洽我们,想给我们投钱!”

      …………

      夏景行一边说,一边观察新员工的反应。

      基本上所有人都露出了笑容,眼含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和憧憬。

      实际上,新员工听完夏景行一席话后,都觉得脸书的企业文化很好。

      此外,CEO没有架子,很平易近人,同时还是中国人,天生就有一些亲近感。

      年纪稍大一点,成熟一些的,如杨浩勇,一张娃娃脸挂着淡淡的笑容,对夏景行的话很满意,但毕竟挨过社会毒打,没那么容易鸡血上头。

      年轻一些的如凌凡,本来就小的眼睛,直接笑眯成了一条缝,满意得不能再满意。

      总之,大部分的新员工听得是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恨不得明天就把公司送上市,人人财富自由。

      进行完入职欢迎仪式后,夏景行也对十二名新员工进行了分组。

      一部分人加入到埃文斯的团队,负责新产品、新功能的研发。

      一部分人组成了另外一支小组,由杨浩勇担任临时负责人,负责网络安全。

      凌凡被分配到了埃文斯团队,成为了一名普通的程序员,

      什么大数据、机器学习,全是夏景行吹牛皮,现阶段哪有钱搞?

      夏景行见对方情绪不高,就安慰他说:先从基础干起,等熟悉产品后,有重要任务交给你。

      凌凡人还年轻,自然是相信了,觉得老板还是很看重自己的。

      杨浩勇则感觉这趟来对了,虽说他只是网络安全部门临时负责人。

      但工作干好了,转正还会遥远吗?

      安排好十二名中国员工后,夏景行又找埃文斯谈话。

      之前的技术团队,几乎全是埃文斯的门生故吏、好基友。

      要是哪天埃文斯要求涨工资,分期权,不然就撂挑子,夏景行都还真拿他没办法。

      幸亏,埃文斯还比较老实,经历过一次失败,自然知道眼下获得的重用,有多么的来自不易。

      但夏景行自然不可能一直容忍对方长期把持技术部门,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人品上面。

      这些隐患,以前是没条件,现在必须剪除。

      他招揽这么多中国籍程序员,就是来平衡山头的。

      公司越来越大,随之而来的人事斗争都有可能发生,必须未雨绸缪。

      夏景行把埃文斯叫到办公室,谈了谈心,各种鼓励、表扬了一番。

      然后他又把埃文斯升级为产品研发部门主管,薪资待遇全部加一级。

      又是表扬,又是升职加薪,埃文斯整个人感觉了掉进了蜜罐里,幸福死了。

      他本来就是一个专注技术多过于心机的人,没想那么多,非常愉快的就接受了夏景行的“掺沙子”。

      同时,他还拍胸脯保证:绝对不会有种族歧视和不平等,严格践行公司的公平公正文化。

      毕竟老板是中国人,他也是知道逼数的。

      …………

      …………

      随着HR、技术人员的招聘到位,财务、法务等岗位也陆陆续续的被填满。

      此外,脸书还招聘了十名有经验的电商部门员工,组建了一个电商部门,专门负责亚马逊的店铺打理,包括选品、上新品、供应链等等繁琐的业务处理。

      脸书完善了组织架构,看起来也不像原来那么粗犷了。

      产品研发部、网络安全部、电商部、财务部、法务部、人事部……

      各个部门职能划分明确,各自分管一块。

      一切,都在朝做大做强的方向发展。

      脸书进行人员扩张后,团队规模一下子就从十几人膨胀到了四十几人。

      这个数量,包括了六名实习生和三位创始人在内,纯粹的正式员工只有三十几人。

      美国的人力成本很高,而且的确也用不着那么多人,所以脸书的人员扩张,完成了这一轮招聘,就基本暂时告一段落了。

      这么多人,F栋的办公室肯定就挤不下了,新办公室还有到9月份才能入驻。

      于是,夏景行就把电商部门放在了F栋办公,也就是原来那间面积稍小的办公室。

      其他更多部门,则搬迁到G栋面积更大的办公室,暂时过渡两个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