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口奈津美作品与封面

      他一脸不满的问道:“就丹华真人一人,没别人了?”

      籂 仱 俗讲的老者道:“是啊,就丹华真人一人斩杀了妖人的”

      “没有?是谁记录的呢”

      䂌 “是丹华真人的侍从,不过一开打他就躲一边了,不然他的小命ศ哪里还在,直到丹华真人斩杀了妖ﰨ人,他才颤抖騙的出来”

      莫别离큵一脸呆滞,这是我吗?几嘕人看他一脸呆萌的样子,笑起声来。

      海海角道:“我们在听着呢,看我们丹华真人是如何发威的”

      莫别离无语,只得埋头吃饭。

      吃过午饭后,众人拗便提意去城中走走,其中莫别离最活跃,城中人口众多,蟰一路上众人挤在人群中,莫别离走在最前面,把众人甩在了ꒃ后面。

      淣 在路过一家红楼ꂉ时,里面出来了一个衣着艳쑲丽的女人,年过三竃旬左右,看到他一脸好奇的看着周围。

      他的衣服都是季舒婉做的,款式新,衣质上阻等,脚上双履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穿的,便知隧其是刚出茅庐的小鲜肉,

      女子一脸兴奋的迎了上去,㽤道:公子,可来我们青月坊游乐下,我们里面表演节目众多,包你满意。”

      䌢 冇莫别离意动的道:“那行,恝进去퓳看看”

      女子高兴的领他进去,到了大厅中,各种男人都在喝酒谈荸笑,有女人频频的添酒戏闹。䶗

      꾏中央有个大舞台,有十几名女子在跳舞,后面和两旁都有几名乐师,

      这时女子道:“公子,公开表演在大厅的舞台,有大厅客座,人较多,声音比较杂,二楼有雅座独间,窗口可见舞台艳表演,三楼有包房,您是要在哪?”

      莫别离想了想,道:“二楼雅间吧ꨋ”

      女子跟老鸨说了一下,就带他上了二楼, ﴾

      来到ﲨ雅间,女子道:“公子,我们这有女儿红擹,花雕,茱萸酒,竹叶青,屠苏酒,菊花酒,桑落酒,新丰酒,小吃有桂花糕,蚕豆䇵酥,香酥小黄鱼,凤爪,干果核桃凭仁,无花果,杏仁,瓜子花生等,您要点些什么?”

      莫别离现在没人管他,随意道:“先来一坛花雕,再上些凤爪和无花果┢”

      女子去门外吩咐了一声,过一会儿来了一名小二,端उ上了酒食,

      ᶭ女子给他倒了一杯酒,自己也倒了一杯,道:“公子,我敬你”

      二人碰了一杯,酒还真不错,香醇回甘,莫别离一脸享受,一边吃着干果,一边看楼下舞娘跳舞,好不快活。

      这时女子ɮ给他杯中㨌添酒,身体慢慢的向他靠来,手亦抚向他的胸口,莫别离吓得跳了起来婓,手中酒也洒了出来,一把推开女子,

      女子也不生气,笑了笑说:“是我不对,也不看看自己,公子年青俊美,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来了位年青的小娘,大约十四五岁左右

      给莫别离倒了酒,如先前女子一般,莫别离一脸难受,不停的,时不时推开这位年青的小娘。

      女子过了一会也感无趣,道了声福,出去了,向老鸨说了情况,

      老鸨沉思了一会,请出了头牌如画。

      如画双十年华,精通琴棋书画,模样靓丽,性格温沉,在楼中多年,五年前出道迎客,这三年来为众多男人追捧,긿是青月坊的头号红牌。褶

      价格不菲,很多男人都是望之生叹,只有家财万贯一掷千金的富家公子才能一亲芳泽,老鸨䳂看莫别离衣品不凡才请出如画的。

      如画这几年来阅人无数,见到莫别离,道:“公子是初次到城中吧,不知公子哪骓里人士?”

      莫别离回道:“尹州城中来的,要游玩天下。”心道,还好师妹之前鴪就给编好了来历。 Ⳍ

      “尹州城是大城,到此城亦不近,公子好志向,楼中歌舞可还入目?”如画又道

      ⶞ ⵴ “是不近,不过一路上景色还不错,也没什么难的駔,不过是第一次看鋟到㰇这种排场”

      “那公子过来一定经过෦离江了?听闻那里景色不错。”

      莫别离读过水文经,一脸自然的道:“是的,离江攗确实美丽,江水贯穿于崇山峻岭中,山岭上青翠丛丛,一条江水把群山隔离,故名离江。

      江水清澈,江面宽阔,ᅫ多个ܢ地段水流凶险,江边两岸住着一些淳朴的山民。

      江面平和处不时有山民在扑鱼,江面上水鸟,雪鱳鹭众多,也不时有文人才子在江上划舟旅行,歌唱。

       两岸设有小渡口,山民划ᡁ舟接渡ꍕ过往旅客,两岸山岭非常险峻,山岭上只有一条小路。

      峻岭上猿声啼叫不绝,险要地段时有仙鹤飞起,据传有仙家人士。”

      譙 “公子见识广博。”

      莫諪别离笑了笑,道:“只蒡是途中所见而以,”渐渐的諵放开了胸怀,与如画聊起了风景人文。

      鼁 季舒婉不见莫别离,就使劲往前邔方挤了挤,找到了在一ઠ个古玩店中的海海角,问道:“海师兄,可看到我师兄了?”者

      海海角顺意道:“人众太多,他小子一路往前冲떀,我也看不到他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城里也没人耐他何的,晚些他会自己回到酒楼。”说完继续玩看古董。

      季舒婉不满,道:“䇪他不曾到人间生活过,人间各种人都有,别人骗他,陷害他,他都不一定知道呢。”

      壓海海角头也不抬的ﻊ道:“他都这么大的,又那么聪明,别人骗他?ぇ他不骗人就好的了,你这是关心则乱,ୡ再说了,你以前是府中大小姐,进山时也就七岁多而已,ྼ你不比他强多少,那小子鬼灵着呢。”

      季舒婉听了还是有些担心,过了一会,就硬拉着他去找莫别离,海海角无奈,只得离开店面,心中一万个神兽奔腾,不疠停的问候莫别离。

      来到街上,苏文༿琪也找到他俩,问道:“季师妹,莫师弟呢,刚才我看了趄一个花饰,你们就不见了。”

      샞 海海角道:“这小子一直冲在最前面,我们也不见他呢,季师妹。。。”

      季舒婉一把拉住他,不让他说,季舒婉道嘋:“可能他去哪里瞎逛了,我间们也是走走,他估计会晚些回来的”

      睊苏文琪道:“也是,他一直都喜欢瞎逛,在门中也是一样,前面有个茶쿳馆,我们去前面休息会,人太多了,天也热”。

      二人点了点头。

      青月坊二楼雅间中,莫别离与如画二人喝酒谈天说地,䂱莫别离从小在界天门中学习,知识㐾不凡,很多经典文化,㔋地里人文张口就来,让如画佩服,二人不知不觉中聊了两个时辰。

      “莫公子煱真是学识渊博,小女子从未见过如公子这般优秀的人呢”如画兴奋的道

      “如烟姑娘也是学识优秀,楼下女子比你可差远了。”莫别离回赞道

      詋 楼下舞台上表演的是紫烟,也是楼中的名角之一,一曲琵琶让楼中气氛高涨。抌

      如画高兴的又道:“今日与公子相谈盛欢,愿为公子歌ꭉ舞一曲。”

      “今日与穛如画畅谈亦高兴,如能再一观如画歌舞,更是牏喜不胜喜。”莫别离眼中一亮

      羅如画福了一礼:“那我去准备下,公子稍待。”

      话落, 转身下楼而ᎉ去。

      如画找到老鸨,说了自己的打算,老鸨意外不已,

      平日里,这如画可是傲得很,让她表演都是自己出面的,不过她的出场更能引爆全场,就立刻去安排。

      籼 不一会,如画出现在舞台中

      身著五色羽服,珠围翠绕,蝉纱薄饰,漫步摇冠的뛧走向舞台中央,如仙쟁女临凡一般。

      场中的呼声高叫,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声乐响起,如画身体亦随之转动,表演的是苣霓裳羽衣舞。

      只见舞台㦣中央珠缨旋转星宿摇,花蔓振作龙蛇动。

      浌丽影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跃似鹊鸟夜惊。

      一曲终了,众人如在梦中,久久不能忘怀,如画福了一礼,退场后众人才从沉醉中醒来,掌声如雷,长久不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