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院影免费体验区

      有黄景的修为相助,颜陌不É再犹豫,鳺沉静下心绪,抓起一把碎青石按照自己的想法分别用力掷出去。

      不知是윿不是错觉,颜陌感觉扔石子的力气大了很多,体内那股暖流会遵循自己的意愿ឲ聚集在手掌,明明是手指大小的煖碎石威力却比弹ℵ弓射的更见威力。

      他并倰不是随意乱扔,按照文字组合的排列,逆着规律去훾进行破坏,掷出去的碎石刚一碰触那些线条就熘爆裂成飞灰。

      旁边的区域也在发生不梞可知的变化,就好像句子原΅本是按照主谓宾的规则基连成一串,中间串联前后的谓语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个句子也随之散架鸱。

      杨ዃ夏作为施术흙者最能感受场上的링变化,要想准确抓住篆文组合的瞬间去进行쭪破坏,可不仅仅是修为能搞定的,难度㨎远比想ⶼ象的⭑要困难。

      他不知道这是颜陌的功劳,认定黄景在롄依靠ྦྷ精湛的观胷察力在破局,惊诧对方不仅修为高绝,文学造诣更不在自己之下,连忙积极应对。

      㘊颜陌发现自己破坏的速度渐渐跟不上修复的速度,这些组合的篆文实在太多太多,自己的体力已经告罄,眼神焦急,汗流浃背。

      踁 所幸的是自己的确拖住了对方的进攻,只是这种拉锯战不会坚持鿦太久就又会被打破。 䯻

      “画格!”

      数不清的篆字终于将颜陌二人围困礉成௾一个正方体的图案,骨骼高古沚,姿态飞动在周围模模糊糊出现了硕大飘摇不定的篆字。

      “杀、空、城!”

      杨春漆黑的瞳孔偶见一丝神采,当“杀空城”完成启布、采௭墨、立意、画格四个步骤,这个术印基本已经成功,只剩下最后一个步骤,术印就会完美湮灭一切生命。

      “师姐,我送他们去天上陪你,你的路上不会孤单䩘。”

      杨夏漆黑的眼眸ᱣ滚落两串妖异퇏的血泪,没有报仇的喜悦,只有浓浓的失落在࠭胸腔发酵,隐隐作痛。

      똽 “陌儿现在我们怎么办,你不是有把握破了这术印么!”

      黄景一直用阻挡外항界的压力怘,体澔内已告罄的脉力越发支撑困难。

      “前辈,的确有你的脉力支持,슣可我的体力支撑不住啊,前辈不要着急驝,我还在想办法。”

      “面对这面墙,我就算急到裤裆里也不管用啊!”

      “……”颜陌语塞。

      “算싣了,老夫能死在雪方㌳这块土地뻳已经心满意足了,只是距离宗门近在咫尺,却来不及回去,也不知道师尊他老人家˙还在不在世。”

      “……”颜陌沉默。

      “我这半截身子入土街没什么大不了趣的,你却还是个娃娃,陌儿,临死前,⧵叫我一声师傅吧!”

      黄景突然一改뇪嚣张跋扈的⏃模样,慈祥地呼唤。

      “……”颜陌继续沉默。

      “咋地,没声音呢,是不벪是瞧不起老夫,我可跟你说,你体内有我留下的脉力,只갯要你跟着功法修炼,你就想不☽认我輖这个师傅也不可能。”

      “前辈,你不是说我们马上都要死了,没有狧以后了。”颜陌提醒道。

      চ “……”黄景沉默麜。

      “先不要下定论,我还要最后尝试一下。” 펨

      颜陌说完离开黄景的防护,走到那面闪烁着“城”的那面篆字墙。섶

      “赶紧给我滚过来,臭小子你卷要自杀不成。”

      黄景吓了一跳,连忙씇伸手要拉住他ㆺ,不过他忘了自己的瘭脉力状况,跄踉倒地,只见颜陌又走了回来,拾起他的长剑땡又再次走开。

      “臭ꦝ小子不会扶一把我啊!”

      颜陌像是没有听见声音,端量手中的这把剑,他刚才ꗫ就发现这些篆字毁不掉它,这次尝试将会是孤注一掷,如果他记错了ᡐ任何一个笔画,눔结局就是万劫不复。

       他深吸一口气,他握薵着剑柄就⤹好像手持一根毛笔,按照自己的记忆开始用笔之纤浓点画。ࣻ

      颜陌回忆夫子뭈曾经讲述的:先人学书,临者,置纸法书旁,仿之;摹宿者,笼纸法书上,写之。

      没有纸,⎐我就以篆字墙为纸。

      䠸 没有墨,我就以剑之锋芒为㬟墨!

      他不仅要临摹篆字墙上出现的所有微小字体,还要对他们重新排列组合,重新刻画在上面。

      篆字墙上的“噬杀空城”三个字之所以明昧不定,就是因为组成觊它们的细小篆字有的在破碎,有的在新生,理论上记住所有出现过的篆字是不可能的,但颜陌过目둬不忘的本领终于在此刻大放异彩。

      当剑尖轻微碰触篆字墙时,颜陌就发现自己ᮭ猜对了,这面篆字墙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轻微的力道只是在上面划过w一片涟漪,却不会伤害持剑者本身,他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第一个关垁都过不去,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近距离接触这面篆字墙,颜陌感叹术印真是瑰丽的令人迷醉,抛却篆字墙的杀伤力不说,它ᗒ是一种超㐢越现实的载体,结构只能承载内设的这些篆字,多余的퓫一切都会湮灭。

      长剑在颜陌手中真的像极了毛笔,칼每一次下笔连Ⰿ贯而潇洒,攒点、排ἃ点、散水Ⲣ、悬针、中竖、中勾、绰勾、伸勾、屈勾、从戈、横戈、从波、横波、减捺、重撇等笔画如行云流水,洋洋洒洒,又如羚羊挂角、意境超脱。

      黄景在一旁鶌目瞪口呆看着,颜陌所用的笔法自己㑦完全看不出区别,但如果让他写字,是绝对不会想到写个字会有这么ⓔ多的细微差异。

      他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在随着字里行间在抖动,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唯恐惊扰到眼前专注的身影。

      颜陌用事实证明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些由不稳定能量组成的篆字墙相ཫ当于跨㟺越不过去的门,而在它上面密密麻麻的篆字相当于门锁的各个部件。 ⠧

       想要打开门⊁锁除了施术者本身拥有的钥匙之外,还可以拆解门锁的部件并将其望重新组装,不能有一个部퇐件遗漏,否则无人能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面篆字墙上共凢有一千六百Ẩ三十七个篆字,只是因为它们闪탶烁不定才像数星星一样总是数不清。

      颜陌眼睛一眨都不眨,急速消耗的体力让他的握剑的手臂麻木⧰酸胀,鬓角的汗渍如同小溪般倾泻而下,滴穿了衣衫,滴落在脚面。

      成功与否,在此一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