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免费视频在线看

      离奉灵城南面至少十公里的区域,有一片荒废的土地。

      牫散乱的建筑垃圾和干燥的生活垃圾占领了这片土地,看似曾经有人居住在这里,而今早已迁离。

      由于奉灵城南面临山,地形限制了这个方向的继续发展,因此,这片区域的开发进度一直较为落后,也꾑没有什么人愿意定居在这里。

      南方的荒凉,倒是和奉灵城的繁华形髿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在这片荒凉大地的下方,又是另一个光景。

      在离地面约有七八米深的地底下,有一个人为开凿痕迹明显的洞穴。

      洞穴的一头连着一条地道,不知通往何处。

      洞穴里面更是简陋,只放了一张床、一张桌椅和一些简易食品,ᒹ床上有个身形彪悍的汗衫男子躺在那儿。

      汗衫男子正在睡觉,但睡得并不深。

      繖因此,当他听到从通道中传来一阵唏嗦声时,就起了身,走到通道口边,定蚻睛看去。

      通道很黑,虽然有昏暗的灯光照着,但也只能看见一些虚无的影子在飘逸着。

      那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也是挑逗人心忐忑的阴影怪兽。

      但汗衫男子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环境,丝毫䷎没有因独自一人处于这寂静的地下而感到害怕。 ㍭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有节奏的敲打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嗒,嗒,嗒…䝁…

      听到这个声音后,站在通道口的汗衫男子抬起手表看了眼时间,不禁皱起眉头。

      但他仍然没有出声,就那么站着。

      敲打声越来越近,与此同时,㚚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也从通道里传了过来。

      在灯光的照映下,可以隐约看到自通道那边走过来的,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这人看似走得很稳,但每一步落下时,仿佛都带上了一点焦急,看起来就像是恨不得一步走穿这个通道,偏偏他又不能。

      他手上拿着一根灰败的树枝。

      錰那轻微的、有节奏的敲打声,就是这根树枝和通道内壁接触时发出来的。

      这树枝要是放在太阳底下,可能就是一根普通的树枝,但在这光线本就昏暗的地下,这树枝看着就有些奇特了。

      因为每次当树枝敲打通道㲧内壁时,树枝上竟会散发出几近透明的白光!

      檲 很显然,这不是一根普通树枝。

      但更加明显的是,无论是手持树枝走向这边的西装男人,还是见到这一幕脸上却毫无波动的汗衫男ᥧ子,都不是什么普通人。

      随着西装男人的越走越近,在他的身后,出现了第二个人。

      那人的走路姿势十分眔古怪,因为她明明是个女人,却在这时走出了男人的风格。如果再仔细观察퍿走在首位的西装男人的走姿Ί,就会赫然发现,他们俩的走能姿竟是一模一样的!

      不,应该说是,后面那女人셕在模仿前面西装男人的走路姿势!

      但这还不算完。

      在女人身后,还跟着一群人。

      有大人有小孩,有男也有女,偏偏就没有老人。

      这一群人的诡异之处在于,他们的走姿,竟然㜿跟最前头的西装男人都是一样的ՠ!

      ꯫ 就好像是西装男人牵着一群木偶人在走全路!

      最诡异的还数他们的眼睛。

      他们的眼中泛着白光,视线毫无例外地盯着西装男人手中的那一根灰败树枝,仿佛那根树枝牵ꊏ动着他们的全ﰳ部心神,迫使他们跟随着西装男人的脚步一路走到⑎此地。

      毫无疑问,这是一群早就失去自ါ我意识的,

      活死人!

      这也难怪西装男人明明身为这群人的领头人,却表现出一副“想赶紧走完这段路但又怕他们跟不上”的神情。

      换成谁,在一条通道内带着一群活死人走,恐怕都要走得提心吊胆。

      因为,你永远都不㐢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失輑控!

      眼见西装男人走进了身前十米处,守在洞穴口的汗衫男子终于开口了。

      “你来早了。”

      “魏哥,我不来不行。范氏集团的大小姐带人堵门了,胡总正在应付,怕事情鿬暴露힑,就叫我提前过来了。”

      “你现在过来也没用,时间没到。”

      “那就让他们等着,我要先走了啊魏哥,这一路过扦来你都不知道我都担心成什么鸟样了!”

      Ἶ 西装男人将灰败树枝塞到魏哥手中讽,侧身挤进了唉洞穴。

      洞穴的一侧还装了个小餀铁门,西装男人伸手꘏就要去拉。 萡

      却被魏哥一把抓住。

      “你刚才说,有人围堵你们。”

      “是啊。”

      “你还敢过来。”

      “为什么不敢?先不说他们能不能发现通道,就算发现了跟了过来,通道里的那些陷阱可是魏哥您亲手布下的,一般人能过得来吗?”

      “万一不是一般人。”

      “嗨,多大点事,真要过来了,魏哥您亲手解决就行了。不说了,我要上去漢取暖了,这鬼地方,我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嗯,去吧。”

      魏哥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西装男人的头,往墙上用力一砸!

      呯! 庺

      西装男人的头当场就被砸裂了!

      魏哥在西装男人的身上擦了擦手上的血迹,然后将尸体扔到了一边。

      “别怪魏哥,怪就怪,你引来了不ᦓ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话音刚落,通道对面就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倒是你看得透,知道那些陷阱挡不住我们。”

      魏哥没有接话,只是拿着灰败树枝转身朝洞穴走去。

      活死人也跟了进去。

      然后,魏哥在鋰里面将一扇圆形的金属门关上,彻底堵死了洞口。

      接紧着,通道的另一头就走出了潥两个人。 葎

      正是一路追踪至此的夏小宁和镇灵子,以及,坐在夏小宁肩膀上却无人可以看到的图图。

      夏小宁一看门关上了,再次伸手一指。

      奴“破了这门。”

      걤镇灵子点点头,上去就是一拳。

      结果,这一拳打在金属门上后,只是在门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凹痕,并未打穿也未打塌。 驢

      夏小宁不满地说道:“固魂境后期以上的大高手,就这?”

      镇灵子脸色铁青地说道:“全盛时期的我一口气就可以吹倒这门,但被小魔女重伤后,我只能做到如今这个程度!”

      夏小宁一听,乐了。

      小魔女?你口中的小魔女正坐在我肩膀上呢!

      镇灵子一看夏小宁那兴灾乐祸的表情,突然间感到有些不对劲。

      那感觉,就像是小魔女正隐藏在附近看自己的表演,否则的话,夏小宁那兴灾乐祸是做给谁看的?

      镇灵子越㼹想越不对劲,连忙补充道:“也幸好是被图总重伤,我才有机会深入到这奉灵城地底,看到了在之前难以想像的一幕。从这个角度㴴来说,这次受伤,对我而言未必全是坏事,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打磨了我的心性,拓宽了我的眼界。”

      夏小宁笑道:“你还是先打穿这扇门再䍩思考如何逃过这一劫吧。”

      镇灵子眼皮直跳。

      她真的在这?

      䕣 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支配着镇灵子,他继续说道:“要打穿这扇门并不难,但你要把道观借我一用。”

      出门前,镇灵子就跟夏小宁申请了将摆在店里当装饰品的玩具道观带上,关键时刻说不定就能用到。

      夏小宁虽然考虑到道观再次回到镇灵子手上有可能会引发什⎯么变故,但镇灵子说什么也是一个强大的战力,就此废了实在有些可惜。

      再加上图图也会跟来,于是就同意他带싧上了玩具道观。

      由于时间紧迫,迟一秒打开金属门,门里就会多出一丝变故,因此,夏小宁大手一挥。

      “我同意了,用吧!”

      镇灵子硬生生地扯出一丝笑容:“谢谢。”

      用自己的东西还要经过㮞别人的同意,他这道门三杰当得也是够憋屈的!

      㡘 镇灵子将背后的背包取下来,拿出玩具道观。

      而后,将道观往空中一扔,掐了一个̠道诀,往金属门一指。

      道观这次没有迎风自涨,纅而是像个大铁块般砸了过去!

      这次,金属门没能抵挡来自道门的威势,在这一撞之下轰然倒憠塌。

      待烟尘散尽时,夏小宁通过残破的洞口,却没能找到那些活死人的身影!

      就连刚刚類看到的那名汗衫男子,也⻖不见了踪迹。

      夏小宁走进洞穴,四处打量了一番这个一眼就能扫遍的小洞,眼中疑惑更甚。

      这时,坐在肩膀上的图图小手一指墙上的一块黑布。

      夏小宁走了过去,将黑布揭下。

      但那里就是一堵墙,很普通的墙。

      “用道眼。”图图清脆的声혳音在耳畔响起。 猻

      夏小宁恍然大悟,赶紧打开道眼一看。

      结果,就看到在身前不远处,突然冒出了一条若隐若现丆的裂缝!

      磡 这条裂缝并不是长在墙上,而是悬浮于半空之中!

      它高达三米,几乎是撑破了整个洞穴。宽度也不窄,뮺少说Ꮂ有一米之宽。

      夏小宁面对它时,就感觉好像在直面一只会吞垞没一切物质的虚空怪兽!

      “图图大人,这是什么?”

      镇灵子一听“图图大人”四个字,身体陡然就僵硬了。

      他机械般地扭过头。

      却只能看到夏小宁对着一堵墙在那自言自语!

      镇灵䉸子心ც中惊疑不定。

      小魔女在这?但我为什么看不到她?

      明明上次能看见的,这次怎么就看不见了?

      难道说,上次她是故意让我看见的?

      就为了我吓死我??

      这该死的小魔女!

      镇灵子心中在咒骂着什么,图图当然是感应不到的,她这时也没有心思去管别人在想什么。

      图图脸色凝重地说道:“这是,界隙!” x

      쬡 “界隙?连通两界的缝隙??”夏小宁惊道。

      “不错。界隙的出现十分偶然,且并非永恒存在,就算出现了,绝大多数时候也只会出现在人力不可及的地方,比如地底下、深海处、火山中。但也有极小的情况,会出现在离地面鵿不远处,就比如眼前这条。”

      “这界隙,生物能不能走进去?”

      “能。你也可以将它看成是连通人灵二界的传送门。”

      夏小宁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刚刚那群人是走进了这条界隙?界隙后面是哪里,大人您知道吗?”

      图图冷笑道:“吞吃了灵火的活死人还能去哪?”

      夏小宁正待回答,突然有声㌭叹息从墙后面传来。

      “谁?出来!”

      䢥洞穴的侧面的一扇小铁门被打开,一个身着汗衫的彪悍男人出现在那里。

      这扇侧门的颜色和洞穴相近,夏小宁一来就去揭黑布,一时间还真没发现那里有道侧门。

      汗衫男子也就是魏哥主动现身后,好言相劝道:“年轻Ↄ人,虽然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但听得出来,你应该是襉知道界隙后面的世界,那我也只能出来了。”

      夏小宁眼睛一眯。

      “你想杀人灭口?”

      魏哥一扫洞内。

      “一名빷初期,一名中期……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识趣点,自我了断吧。”

      夏᫩小宁瞥槥了眼镇灵子。

      镇灵子咬着牙说道硷:“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我……”

      “行了啊灵子,জ这话说多少遍了,打不过就明说,不丢人的。”

      꾟 夏小宁倒不是在讽刺镇灵子,而是魏哥刚出来时他就用道眼扫了对方一遍。

      结果发现,魏哥居然也是一名灵修!

      而他的灵力值,达到了923点。

      这是一名,引灵境后期且接近巅峰的灵修!

      这个叫魏哥的男人,是夏小宁在人界遇到的第二个灵修,第一个自然就是红红商场的老板陈红。

      说起来,他们三个还⾇是同行。

       夏小宁心里清楚,他跟眼前这男人如果是在地上遇到了,说不定还可以相互靮结识一番交流下修炼心得。

      但现在是在☕这地下遇到了,且双方的立场鲜明得很,那就意味着,一场恶战是避免不了的了。

      Ɒ㉙还有一点是夏小宁没想明白的。

      不是说,人族主修元气吗?夏小宁自己算是个另类,误打误撞之下被图图引上了灵修之웟路。

      那眼前这名汗衫男子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体内为何也有灵力?

      ᄩ 难不成,这个人跟自己一样,有着相似的经历?

      同时,夏ﱉ小宁也替自己解答了另一个问题。

      獖 眼前这汗衫男子既然有办法将刚刚那⻭群活死人通过界隙送入灵界,那就_是说明,这是一次有预谋有策划的行动。

      灵界里面,有接应他们的人!

      如今,他们的行动被햖夏小宁无意间撞破了,那么双方之间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那就是,不死不休!

      想到此,夏小宁毫不犹豫地朝着魏哥一指。

      “灵子,砸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