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特别黄

      威尔逊先生接到爱德华的回信,已经是喝⟻下午茶的时候了。

      萎 毕竟中土大陆的早上日出要比新大陆早5个小时。此时他正端着一杯红茶坐在精致的雕花沙发椅上和一位美丽的女士谈笑风生。夕阳透过他身后的落地窗将窗帘和室内的墙壁都染成了柔和擔的橘红色。也给那正“真诚”注视着他的姣ႏ好面庞镀上了迷人的光晕。

      至于那目光是否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管她呢,反正自己现在得到了家族的重䎁视,庄园有了,财富有了,迷人的女伴也有了。人过50岁,有些事情就得看得开,不能向年轻时那样“天真”了。

      虽然职业者的寿命要高于普通人,但他进入超凡本来就晚ꊐ,施法者又比战士职业身体孱弱的多。所以人过50就有些力不从心。但毕竟是炼金术士,自从成为“候补委员”之后,就有络绎不绝的拜访⚽者,其中一熝些会奉上一些比较特净殊的炼金药剂。尤其是那个谁送来的蓝色小药瓶特别有效。听说如果能当上뮪正式委员,协会会给他利用仪式强行提升一次等级,那是非常昂贵的仪式。据说不仅能提升伊寿命陛,还能重返青春……

      他正想着今天怎样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的时候,管家ㇵ手里托蹣着一个托盘敲门走了进来。威尔逊挑了挑眉毛,将茶杯放下。向管家投去疑惑的目光。

      “您的信,老爷。从白鹰公国魔法塔寄来的。听您的吩咐,那些人一收到信就立即给您送过来ཱི了。”管ዚ家弯腰奉上托盘里被卷成细棍的信件。

      威尔逊立即坐直了身子,接过信件。同时对身旁的女伴说了声:“抱歉”

      那姣好的面容✌展颜一笑,识趣的跟着管家离开了房间。

      威尔逊先生这才展开那封信,封⽳皮上写着:威尔逊导师亲启。而里面有一页信纸和一本薄薄的画册。٭

      他先展开信纸,里面的内容如下:

      敬爱的威尔逊导师:뗆

      我在收到您的来信时心情无比的激动。曾以为远隔千山万水,自此再无音讯。令我想不到的是,即使您成为了一位令人敬仰的先生,还能想到我这个没出息学生,令我感激涕零。

      首先祝贺您入围贤者之石奖,祝您早日捧起那金色的奖杯,뷾那将不仅是是您的,还是整个母校和您全体学生的荣耀。

      再就是期望您更进一步,将后忒补两字去掉,成为荣耀的皇家炼金术士协会委员。到时我们全体学生都可以在提起您的时候,自豪的在您的名字前面加上“爵士”的前缀。

      您在信中提到实验中遇到的的问题,根据我们签订的契约ꂱ第25条和27条的补充条款。我建议您去专利局按照“水泥”的专利号向下查找55号。您会发现一个名为“混凝土”的专利技术。同时附上我画的说明书供您参考。

      另外:뛼您不争气的学生——我錄,在前几天已经晋升为正式炼金术士。我想您一定会为我高兴的。您的学生在此墔向您发去求助,希望得到后续的冥想法和相应等燉级的知识。我期望着您的回复。

      此致

      敬礼

      您的学生爱德华·史密劂斯

      払 威尔逊拿ꐴ起那本画册,那是一个手绘图的封面,上面画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稞搅拌桶。封面的标题是歪歪扭扭的手写体:《混凝土的美好世界》。

      威尔虚翻看了几页之后,一把将手里的画册和信纸狠狠的摔在地上。光洁的脑门上青筋暴起,低吼道:

      ⌴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个可恶的乡巴佬还땫有后手等着我,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想到……没想到!”同时他一挥手将茶几上的ଧ茶䝎具摔了个粉碎。

      叮叮当当的响声,让侍立在门外的管家先生缩了缩脖子。

      威尔逊导师在粗重的喘息声过后,逐渐冷静下来,并陷入了沉思……

      另外一屰边,爱德华已经骑在他的“偏三”上等的不耐烦了。首先在心里他就不想再和少女魔法师还有她的公主表姐跟自己有什么瓜葛。因为这不符合他“低调”的人设。请可他又不쥺得不在表面上欢迎她们去自家做客。毕竟欠了人家“天大”的人情,那省下的14金币,自己炼金商店大概〕要十几年才能挣出来吧?

      奋 同时他有隐隐的有一丝丝莫名的期待,心里有些痒痒的。

      两位美女在出门前一定要先打扮一下。毕竟微服出巡一定要“不惹人姻注意”。但是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那边还没有ŵ动静。依照前世的经验,可能还要等相同的时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支起“偏三”的后轮,在空间戒指里掏出材料,开始改鈌造排气管。改造完成后他又试了一下效果。因为没有使用离合器和变速箱翾,他只能让后轮离地空转,这样听声音非常不错,没有那扑哧扑哧的放屁声,已经有前世机ᾖ车的感觉了{。

      爱德华完成了改造的同时,两位美女也走了出来。爱丽丝身穿먋和爱德华前世差不多的粉色公主蓬蓬裙,还打了一把相同颜色的花伞。头上带着相同颜色的软顶帽子,㝶帽子飘带在下颌上系了一个粉色的蝴蝶结,说不出的可爱。毕竟小小年纪就自带停机坪的她也只能往可爱风发展了。只是现쥻在￯是冬天啊,爱丽丝小姐您穿的过于清凉了吧?

      爱丽丝看出了爱德华的疑惑,从脖子里拉出一个亮晶晶的红色吊‴坠在他眼前晃了晃兩。爱德华虽然不知道具体名字,但看得出那是个价值不菲的火系魔法饰品。看来自己白担心她了,壕就是任性。

      另一旁的骑士公主今天很没有存在感,见到爱德华的时候开始就一言不发。此时她已经换上过膝的棕色长筒皮靴᪪,一身合体的牛仔裤和棕色牛津布夹克。脖子上围了一条鲜红的三角巾。头顶一个牛仔帽。金色的头发又扎成马尾垂在脑后。牛仔帽下长长的系绳松松的垂着,没즕有勒紧。这是新大陆正流行的牛仔装扮。但当她拉住帽沿,腼腆的向爱德华微笑的时候。那绿色宝石般的㲖眸子里流뵦转的光芒,仿셟佛某种穿越世界的力量击中了爱德华。

      “喂,你们还在愣着干什么?快上车啊。”爱丽丝已经坐在偏三最舒服的位置——车斗里,同时打起了她那把晲粉色遮阳伞。这辆车两位美女在换衣服以前已经看过了。魔法动力的车子在这个世界屡见不鲜,只是稀少而没有普及。但这样“拉风”的车㰦子还是很少见的。

      愣在原地的两人立即醒悟过来,爱德华先上了车,骑在前面。骑士公主也很⯣自鑂然的骑在后面的位置。同荰时还很自然的环住了爱德华的腰。这和双人骑马很像呢,骑士公主这样想着,不由得微微身体前倾。

      “嘶……”后背传来的一对一闪即逝的弹性触感是爱德华不曾体验的感觉,下意识的倒抽一口凉气,手上一拧,“偏三”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老板你꡶开慢点啊!我要被甩出去了。”车斗里的爱丽丝一手抓紧扶手,另一手拉紧花伞喊道。

      爱德华意识到了失态,马上放慢了速度。一路上的回头率更高了。爱丽丝坐在车斗里享受其他人的注目ꟹ礼,洋洋自得。爱德华后面的公主⡍把头藏在帽檐下不敢示人。

      ゖ“偏三”过了喷泉广场,路过圣光教堂,经过鲜花十字街,进入城门区的时候,本来就开的不快的车被爱丽丝叫停下来。

      “老板,后退后鐄退,就是刚才那个路口。”爱丽丝大叫着。“我看到艾尔文啦。䵦”

      爱德华缓缓的将车倒回那个路口停下,侧呐头向那个路口看去。那个路口的巷子里有一个面包房,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人很多,但没有看到那个银发娃娃脸牧师的身影。可是爱丽丝已经将花伞丢到车斗里,蹦蹦跳跳的跑了过去。还说着:“那家伙又在偷偷看人,我去吓他一跳。”

      爱德华将风镜摘下,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布满魔纹的眼睛带上。这是他自己制作的炼金道具——真实之眼眼镜。

      后面的安德莉亚也侧过头来,问道:

      “她去干什么了?”

      “去找艾尔文牧师。”

      “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他在隐身状态,你当然看不见。不过爱丽丝的魔力感应真是变态啊,娱这都能ꗻ让她发现。”

      爱德华忽然灵机一动,说道:

      “公主殿下,공请把您的剑取下来,塸将嵅剑身抽出一寸。”

      安德莉亚从后背上拿下宝剑,照着爱德华说的做了。

      “现在听풄我说,屏息凝神。闭上眼睛。不要注入斗气,只把自己的精神鳧投入进去。你是大骑士ᐰ,精神力应该不低于任鼸何初级魔法师。现在去感应,在心里睁开你的眼睛,就当自己是透过那把剑去看世界……”

      즭 安德莉亚不疑有他,按着他说的做着。骑士的䩜斗气和精神都是紧密融合的,这种将斗气和精神分开的做法真的很别扭,但她紧闭的眼前忽然有了光,一片光的海洋。那光海里有什么影子在上下左右的浮动,看不清楚。

      “这把剑有着超高的魔导性,精神力接通了它,就相当于给精神力安装了一个十分灵敏的天线。你可以透过它看到魔力反射下的‘真实’世界”一旁爱德华还在絮絮叨叨的介绍着。

      “有光了,但看不清楚”她欣喜的说道。

      蘢“欢迎来到魔力与精神具象的‘里’世界。首先你要学会对焦,就像用眼睛先看眼前的指纹处再看远处的高山那种感觉。”

      “还是不行。”公主殿下急躁起来。

      ꣀ“那我来帮你一下”

      䞪忽然一只温柔的手握住了她的手。两个人的手同时微微颤抖了一下。一股柔和的精神力也进入了剑柄。

      眼前的一切开鯥始变得清晰起来,远处的光海像是月光下波光淋漓的海面,一眼望不到尽头。近处是熟悉的牧师男孩的背影,他背对着安德里亚飶的镧方向正看着那波光淋뉯漓的海面。那背影微微收紧肩膀,一颤一颤的。

      “他在哭…꽀…끁好伤心啊……”骑士公主有些不忍心。

      “那家伙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不会被吓到了吧?现在的小家伙都偺这么强吗?我不ѫ是遇到位面之子了吧?”爱德华在心里吐槽。

      “他看到了什么,还有什么是位面之子?”耳畔传来骑士公主的声音。

      爱德华心里一惊,才醒悟过来폂,现在自己和公主殿下正在通过宝剑连接着精神力。自己刚才强烈的吐槽被公主听见了。

      “没什么没什么,你십问他看到的那片光海啊,那片光海怎么说呢,在洪荒他叫人道,在佛家他叫阿赖耶,科学世界叫泛人类集体意识。在这个世界嘛……”爱德华搜肠刮肚的寻找自己的词汇ꎥ。

       “是什么?”公主追问。完全没有感觉到现在两个人的姿势有多暧昧。周围已经开始有人围观了。

      “上神!”爱德华找到了这个世界的形㛈容词。

      “啊……”公主已经惊呼出声。爱德华之前的话被她当成见到上神的胡言乱语,毕竟她除了上神两个字之外,一句也没听懂。

      “恭喜你,你的城市里将出现一位先知,甚鹘至是大贤者즲。”爱德华偷偷转移话题。

      这时,一个身穿公主裙的影子挤进画面,她颠拍了拍牧师的后背。银发牧师转过身来,躬身ᔺ颤抖的更厉害了,显然他哭的更加伤心。那少潂女的镂身影伸手抚摸着牧师的头顶。仿佛在安慰着他。

      “吶,现在恭喜你,你可能会有一个大魔导师表妹㻝了。”

      爱德华还没说完,娃娃脸牧师一把将女孩紧紧抱在怀里。只见男孩双臂环抱着女孩,将头埋在女孩的肩膀上痛哭,女孩则垂着双手,呆呆的仰着头。

      两人重合的身影和身后那波光淋漓的光之海映成了一副让人永生难忘的凄美画面。

      “现在要是有照相机就好了,以后拿照片给他们看。쯲”爱德华在心里吐槽。

      “我看不下去了,大庭广众的敢非礼我妹妹,真不像话!”

      骑士公主一怒退出了精神世界,弹开爱德华的手,跳下车提剑冲了上去……

      “嗨,别过去,◫他们现在是隐形的啊……”爱德华反应慢了半拍,没有拦住,连忙起身追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