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天天操天天趴

      “引䎝动大道之力,我承认,你闒的实力很⚠强,但也到此为止了。”

      ᖴ 魔影吞天。

      冰冷的声音响起,魔主骤然杀之。

      他一直没怎么说话,为的就是衡뎦量苏云的实力。

      ﻤ 栬 而他动手的那一刻,便是有了十足的把握。

      䒊 苏云虽能引뙔动大道之力,开讲布道,实力确实很强大,但不可能超出道侯境的范畴。

      充其量,也就是个普通的道侯境。

      而他自己,修炼神功多年,却是早已成就了道侯。

      虽还没能触及第二次斩道的门槛,却也不是一般道侯境强者能敌的。

      苏云,他必≃杀之! 

      说动手就动手。

      这魔主也是丝毫不拖擇泥带水,上来就是全力一击。

      椷 一掌劲风朝苏云袭来。

      身上浓郁的魔气,竟是有如灵性一般,转移到了他的掌心,并随着这一掌轰然籇拍出。

      ࠚ 掌风未到。

      苏云脚下的镇宗石碑,却是炸裂开来,化作漫天齑粉蚘,将其整个人卷入其中。

      “再吃我一招。”

      㥍 “化血魔掌!”

      尘雾未散。

      ᵻ魔主抬手又是一掌,结结实实地轰入了尘雾之中。

      他知道,即使取得优势也不能掉以轻心,而必须要以更加猛烈的攻争势去压制对手。

      如此一来,才不会让对手找到反攻的机会竝。

      哪怕对手比自ི己弱小,哪怕在此之前,再轻蔑对手,也要认真对待每一场战斗。

      这便是魔道之人,对于战斗的态度。

      山 相比于正道那般,你一招我一式,你来我往,切磋一样的打法。

      핋 魔道之人,更喜欢上쾈来就拼尽全䊤力,拼个有血有뱯肉,你死我活。

      这也是为什么,寻常修士在对付魔道之人的时候,会出现更多伤亡的原因。

      至于更加邪恶恐怖的邪道,则不在讨论范围。

      深谙此道的魔主。

      这一次。

      쇝他用上了自己的绝技,化血魔掌。

      䞎 一旦击中。

      对手浑身的血液便会迅速蒸发,如同被抽干一般,最后成为一具惨不忍睹的干尸。

      这一招,纵然뒨是道侯境强샋者,也不敢硬接。᠋

      魔主在魔宗的大本营,西域,之所以也能打出名堂,叫人闻风丧胆。

      此等绝技,功不可没。

      “当心啊!!”

      青玄宗众人见状,内心不由אָ一紧。

      魔主,太可怕了。

      这一掌拍下。

      ⥚ 哪怕只湗是看一眼,都有种如临地狱般的感觉,更别提成为对方的直쯚接攻䤵击目标了。

      苏云的⹆命运,又究竟会如何?

      众人心脏狂跳,尻都快提到嗓子眼去了。

      下一刻。

      只见彩光腾起。

      八朵青云缓缓浮现,将漫天尘雾镇压在地。

      众人惊诧地发现。

      本应被ඪ击碎的镇宗石碑,竟安然无恙!

      ꒛ 镇宗石碑没出事。

      站在石碑上的׶苏云,更不可能有任何问题。

      他甚至动都没动过一下!

      ₚ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魔主浑身一震,心里掀起滔天骇浪。

      这一掌化血魔掌,已经是他的全力一击,饱含了百分之一百的实力。

      纵然换做他自己,都不敢硬吃下来。

      可这赖苏云接下这一掌以后,居然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 他到底是什么境界䀘?

      一瞬间。

      魔主心里有些慌乱,转身便要退走。

       只一招。

      他便可断定,自己原先的推测,都是错的。

      苏云的漝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能拥有现在的实力,魔栽主并不蠢。

      액 ꀾ打不过的对手,他没有理由选择继续硬拼下去。

      ꢚ 血儁性的魔道之人,打个酣畅淋漓,拼个你死我活,那是建立在双方势均力敌的基础上的。

      最多,也就是比对手弱上一些。

      一旦双方实力严重不对等,魔主绝不可能愚蠢到继续和苏云对抗。

      为了一个玉虫宗,还不值得他如此㽜拼命。湧

      ᦠ 至于自信和自尊。

      那是什么?

      活命最要紧!

      魔主当即运转秘法夞,暴退而去。

      “想走就走,这里是你家客厅?”尙

      苏云眼神一凝。

      闪烁着八种色彩的青云,骤然间朝着他的体内涌去,气息从一开始的若有若无,随即膨胀到了令人骇然的炳程度。

      苏云坙虽站在原地。

      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让他有如一尊撼天巨人一般,仅用气息,便将魔主的所有退路⚃完全封死。

      纶从被动防守,再到主动还击。

      只用了一瞬。

      苏云与魔主。

      ֛ 双方的攻守变换,看的围观众人是一愣一愣的,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

      山下的张护法ꐬ,更是瞪大了眼珠子,目光中满᪼是不敢置信

      ⭃ꙡ在他眼里已经举世无敌的魔主,居然只对苏云出了一招,便选择了逃跑!

       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

      这怎么可能!?

      他不敢相信。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一切都告诉他。

      친这是真旾的。

      魔主真的在逃跑。

      ה 张护法几乎要昏厥过去,但无譏数道虎视眈眈的目光,却在同一时刻落在了他的榸身上。

      魔主刚才那一阵爆发,不知震死了多少十大宗门的弟子。

      他们早就是一肚子怒火。

      只是碍于魔主的淫威啷,才不敢还击。

      眼下魔主逃跑。

      和魔主穿同一条ꑵ裤子的张护法,便成为了他们痛打落水狗的对象。

      尤其十大宗门的老祖,没一个是吃素的。

      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有着悟道境之巅的实力。

      打不过魔主,还打不过张护法吗?

      斩元境对他们来说,简直脆弱得连纸都不如。

      顷刻间。

      无数拳影,如疾风骤雨般招呼到了张护法身上。

      随后传出的,ᾁ是佖张护法那如杀猪般的惨檴叫,可听在众人耳中,却是如此的美妙。

      大快人心!

      犢 而且生怕打死太快,他们并没有用元力,只是单纯的拳头。

      ......

      青玄峰上。 㲒

      已经是第五次尝试脱身的魔主,再次被苏云뾃用气息逼退了回来。

      “你!!!”

      此时的魔主,已然浑身狼狈,给人一种明显的疲态,再没了刚开始的强势。

      他死死盯着苏云,已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能让他如此没脾气的人。

      这个世界上,苏云还是第一个。

      直面苏云,就仿佛面对듎着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而他那随时发散出来的吸力,将成为无法打破的枷锁,将他紧紧束缚。

      哪怕稍微挣扎一下,都将耗尽他浑身的力量。

      “谢谢你们,告诉了我斩草除根的道理,以后我会更谨慎一些的。”

      㔛 苏云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旋即心念一动。

      插在镇宗石碑上的上清出云剑,瞬间出鞘。

      刹那间。

      一칕抹白色剑光划破天空,将䊨浓云完全劈开,让璀璨的阳光重新洒下大地。㻙

      “这把剑......”

      魔主眸光浮现出极致的恐惧。

      在这抹剑光闪过时。

      他便察觉到自身的嶐实力被压制了大涉半。

      恔 随着剑光逼近。

      这种压制仍在继续提升,愈来愈肒沉重猒,仿佛无数重大山压在了他的头顶。

      他的元海如同沉寂ꎚ了一般。

      即便运转一点元力,也必须全力以赴。

      “啊!!!”

      损魔主连连怒吼。

      瞬间施展了无数种保命手段,将身上所帙有的至宝、秘术,ኙ一股脑的抛出,试图阻挡这抹剑光的来临。

      只可惜。

      对于上清出云剑而言。

      魔主的手段,不过是清风拂过,只能微微在水面带起一阵涟漪。

      片刻后。

      云淡风轻。

      一ᎍ切恢复了平静。

      剑光之下。

      魔主ﴩ已然溃散,连同他的那些宝物一起녺,彻底在人世间蒸发。

      “原来如此......”

      苏云喃喃道。

      媀看着沾染䃙了血气,微微发红的剑身,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淬剑之后。

      他总觉得,这把剑还缺了点什么,并未达到真正的圆满。

      原来。

      ᖍ ᎃ 好剑,须㾁得以人血开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