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短篇文学 > 嫡女娇妃

第六百三十四章、心里天平

  • 作者:怅眠
  • 类型:短篇文学
  • 更新:08-02 04:19:37
  • 字数:5394

红玉这会也跟着说话了。

她语气怯怯的,生怕给苏向晚惹了麻烦,更连累了陆君庭。

“其实我跟翠玉在半个多月前,已经到了京城,但我们还没来得及赶上跟姑娘会合,就遭了算计,那天若不是翠玉警觉,带着我跑出来,兴许我们现在跟护送我们来的那些镖师,也一并没命了。”

这些事,她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了,苏向晚却听得眉头一跳。

“好在世子救了我们。”红玉语气略有感激:“他收留我们在此处,还派了人手保护我们,小姐,世子他绝对没有坏心,至于为何没有早些同你说,也是另有隐情。”

红玉说了大概。

但苏向晚听出来,她话语里遮遮掩掩的,显然还藏了很多话没说。

大抵是因为还有什么顾忌。

陆君庭沉着脸,一直没有开口。

翠玉见状,连忙出声缓和气氛,“小姐,你是真错怪世子了。”

红玉也跟着对陆君庭道:“世子,这其实都是误会,你也不要责怪小姐。”

青梅僵着站在原地。

她的脸色又青又白,似乎还没有从这样大的冲击里缓回神来。

元思在一旁,也皱起了眉头。

苏向晚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这才对陆君庭道:“我带人闯了你的宅子,怀疑你,确实是我的不对。”

她很认真地道歉:“对不起。”

青梅连忙摇头:“其实不关姑娘的事,是我私底下偷偷地派人查探你,姑娘全然不知的,今日也是我在她面前……”

“是我的问题。”苏向晚直接打断了她要说的话。

青梅和元思都是她的人,但他们的立场,又是豫王府的立场。

从前苏向晚是自己,现在她自己单方面的信任,已经不再只涉及自己,更涉及到整个豫王府。

这一点是她忽略了。

没理由要因为她个人跟陆君庭的私交,就要求豫王府出身的青梅和元思,也毫无保留地信任于他。

他们两个跟陆君庭不仅没有任何私人情分,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还是间接的敌人。

假如今日陆君庭真是有问题,她能负担得起后果吗?

这会她才能懂得赵容显身上背着的那些东西,而当时她为什么第一时间没有去找陆君庭问清楚,而是听青梅的话直接带人来闯宅子,其实心里的天平已经很明显了。

一边是陆君庭,一边是豫王府。

她倾斜于自己的责任,也并非私人的信任。

暖黄的烛光流淌下来,将陆君庭的身影拉得很长。

黑色的光影落在地上,映出一种莫名的孤清。

他侧开了一步:“不用说对不起,我也不喜欢听这种话,人你既然见到了,便带走吧。”

苏向晚没走。

她走上前去,到陆君庭的跟前。

黑夜里,她的眼睛极亮。

“能谈谈吗?”

陆君庭心里软成了一滩水。

他本来就没生她的气,只是因为太了解她,知道她心里向着哪边,就有些莫名的难受。

良久,他叹了一口气,这才道:“你的人打伤了我的人,还把这宅子搞得乱七八糟……”

苏向晚就笑了,“请你吃顿饭赔罪行不行?”

“当然不行。”陆君庭立马道:“还得赔点钱,汤药费什么的,还有这里头打坏的,砸烂的,可都是不小的数目。”

他又看了一眼脸色发青的青梅,又看着沉着脸一言不发地元思:“让豫王府赔,赵容显可有钱了。”

苏向晚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又看向红玉和翠玉。

“你们跟元思也算是老相识了,可相信他吗?”

这会她还是想先把这两个丫鬟安置好。

红玉跟翠玉不认识青梅,对她有所防备,但对元思却没有。

那时候在苏府,元思私底下还帮她们出过头,养只猫狗,时日久了尚且有几分感情,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

翠玉点了点头。

红玉也跟着点了头。

苏向晚就吩咐元思:“她们相信你,我就暂且把她们交给你看顾了。”

元思就听出来,苏向晚要顺便将他支开,再私底下跟陆君庭谈话。

“我会看顾好她们。”他应下了。

苏向晚就吩咐青梅:“这宅子,留给你善后。”

青梅欲言又止地,最后也应下了。

苏向晚把身边的人都支开了。

陆君庭看她安排完,这会就道:“前头有个面摊,那里的阳春面很好吃,就去那里吃吧。”

她身边离了人,也不能走很远。

再者,他们都没有心情吃什么东西,不过是寻个说话的地方。

苏向晚没有意见,只安静地跟他一块走。

她对这一带是不熟悉的,只由着他带路。

苏向晚支开了身边所有的人,对他毫不设防。

陆君庭看着地上拉长的一对影子,慢慢开口道:“我知道你没有怀疑我,只是不能让别人为了你的信任付出代价,认识你那么久了,哪里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信任的同时,代表着要交付生命。

这两个字太重了。

苏向晚只能给得起自己的,她给不起旁人的。

她摇摇头,却是道:“我的人怀疑你,跟我怀疑你,其实都是一样的。”

陆君庭心头像塞着注满水的棉花,几近要呼吸不过来。

苏向晚已经不再是苏向晚自己。

她是豫王府的苏向晚,有了要承担的责任,和有了要负责的人生。

他尽量轻松地开口道:“其实元思和你那丫鬟,也并没做错,毕竟以后我还是要站在昌陵那边跟赵容显为难的,我唯一能保证的,也只是不伤害你而已,所以你不防备我,不代表他们也不能防备我。”

陆君庭说着,语气难以控制地又低落下来:“不过你又骗我了。”

她分明说了,如果她的丫鬟欺负他,她也会护着他的。

“不骗你。”苏向晚开口道,“她冤枉了你,我该帮你要个公道,但我是她的主子,所以这个公道,得我来帮她还。”

陆君庭笑了一声:“你能怎么还?”

苏向晚应得很干脆:“你说,但凡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陆君庭没说话,只是安静地走,似乎在认真考虑要什么。

那个他说的小面摊,也出现在了跟前。

这会儿才是刚开摊的时候,面摊的老板才刚开始铺开了桌椅,这会见走开两个人,衣着不菲的模样,连忙恭恭敬敬地迎上前来。

他正要开口,又认出陆君庭,一下子放松下来。

“原来是陆公子。”面摊老板语气熟稔,他又招呼苏向晚:“贵人小姐,快请这边坐。”

苏向晚温柔地笑了笑。

“谢谢。”

她长得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完全不会让人感觉到压力。

那面摊老板被她这么一谢,简直是受宠若惊。

“别别别,别客气。”

他招呼着,把桌椅使劲地擦干净了,才让陆君庭和苏向晚坐下。

苏向晚坐下来,对陆君庭道:“原来你还是这里的熟客。”

他这个人,一直是典型地哪里都能混得好吃得开的人。

陆君庭没应她这话,反倒是问她:“你方才说,但凡你能做到的,都可以吗?”

作者的话:明天双更,在整理接下来的大纲。

阅读嫡女娇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www.v1122.com)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