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仙侠情缘 > 九世影杀

第两百三十一章 恶魔,撕开皮囊 下

  • 作者:辉影
  • 类型:仙侠情缘
  • 更新:07-01 04:09:46
  • 字数:14032

理性,并不等于全知。

由理性组成的世界就像是一块牢固的钻石,璀璨,强大,永远不用更担心它会自我崩塌下去。

也永远,不用担心它的未来,因为它的未来,也是这样。

我时常回去思考一个问题,在被这片新生的宇宙吸收殆尽,只剩下这羸弱的空壳的时候。

我会看着那些杂糅了我与同胞们的影子而诞生的生命体们,思考着:

以愚蠢与无知为开端的,拥有着可能性的生命。

以理性与制高为永恒的,抛弃了可能性的法则。

这两者,究竟哪一个,才能撑起这片新生的宇宙?

——异神,“思”

属于法则与外神们的位面里,原本在蓝星上空垄罩的灰色海洋,外神海德拉的身体,突然下起了黑色的雨。

液体的海浪上爬满了龟裂的漆黑纹路,正中央悬浮着的骷髅头一点一点地被蠕动的黑泥侵占着。

在其下方,在海洋上哀嚎的骷髅的声音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各式各样的姓名与称呼取代了统一的颂词。

他们大张着颌骨,耳后的黑色蛛网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掌,碾碎,并深陷入其中,操纵着,维持着,就像是腹语人手中的玩偶。

“啊……啊……!”

虚山内的哀嚎声还在继续,姗姗来迟的风许鸢出现在了墨薇模糊的视野中。

骑士不死,女王不灭,如果不是依靠着吸血鬼女王与骑士的契约,墨薇在被“林书文”用暗元素崩碎全身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书文!”

(不,不要过来!)

听到风许鸢呼喊声的墨薇挣扎着,想要制止可以预见的悲剧的发生。

她再强大也只是个人类,哪怕有那把剑的加持,面对这个相当于不完全体外神的存在……

这个烦人的家伙一定会死!

“pao……”

然而,自己身体内的血液已经被消耗吞噬殆尽,就算是拥有绝对治愈能力的吸血鬼女王,面对这样堪称“碎掉”的伤势,没有了骑士的血液……

“哈……唔……”

墨薇颤抖着张开了嘴,用她唯一能动的部位咬下了一口泥土,侧歪着头,被沙土迷住的眼睛里是试探着凑近的风许鸢。

(如果你再死了,达令可能会真的疯掉,那样的话……)

原本应被冠以优雅与强大的吸血鬼女王将肮脏的泥土含在了口中。

破碎浸血的衣裙,沟壑分裂的身躯,泥土与灰尘将她洁白诱人的身躯玷污,混着泪与汗与血的液体像劣质喷漆一样把她画成了乞丐。

曾经的女王含着泥土,对着争抢自己爱人的女人,用尽全力,做好了发出生还信号的准备。

“啊……师……师傅……救我啊……”

终于看清风许鸢的“林书文”咧开了嘴角,用走投无路之人的悲惨声调呼唤着自投罗网的羔羊。

(师……)

识海里的林书文灵魂开始在黑荆的十字架上挣扎,然而,贯穿了灵魂身躯的触手与管道也随之加大了力度,剧痛与无力之中,林书文连发出声音的权力也在这一瞬间,

被这个海德拉捏造的人格剥夺。

“师傅……啊……救……”

“林书文”还在演着戏,来自这具身体原本主人的挣扎愈演愈烈,那种不顾一切的保护欲成为了它此刻最佳的兴奋剂。

来吧,这是你让我如此痛苦的惩罚!

这是第二个!绝望吧!无力的哭喊吧!

这就是反抗我的下场!

这次,轮到我屠尽你所拥有的的一切!

千幕!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工具!!

海德拉本体的海洋上,被黑暗侵蚀得只剩一双眼框的骷髅发出了疯狂的咆哮,被海德拉抹去了数千宇宙年的人格残片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他的确与林书文这个灵魂存在着渊源,在九千个宇宙年之前,在林书文这个灵魂刚开始轮回的第一世里。

使用着“千幕”这个姓名的灵魂,在那不到两百年的时间里所经历的一切痛苦的源头。

就是此刻将手伸向了风许鸢的人格!

刺棱已经藏满了身前的暗影,崩裂吸血鬼的黑色纹路在他的手掌中汇合流转。

“师傅……我……”

手掌覆盖下的面容狰狞可怖,爱徒心切的风许鸢已经抬起了一只脚,踏向那死亡的区域。

“呸!”

突然飞到二人之间的泥土打断了即将落下的左脚。

风许鸢看着那被突出的刺棱瞬间撕碎的泥土,右手在瞬间握住了胸前血迹未干的剑型吊坠。

白光闪过,恢复成剑型的“辉”剑发出一声清脆的轰鸣,刺眼的白光照散地面与四周悬浮的黑暗。

“不,我是外神级别的才……啊!!!”

“叮!”

鲜血如瀑,黑暗爆散,感受到另一半共鸣的影剑撕裂了“林书文”的身体,直接从与铠甲同化的**中撕扯了出来,操纵着实体化的黑雾向着风许鸢飞了过去。

“咕……唔……这……是……”

(不过是个残魂而已,别小看异神啊喂!!!)

像个裂口石榴的“林书文”滚落在地上,他的诞生依托于异神“思”,而“思”在改造林书文身体时则是将“影”剑作为“操控中枢”的。

从年会后,极度虚弱的异神“思”,就是以依托“影”剑的方式存在在这个位面上的,在这段时间里,它将“影”剑尚未成型的剑灵当作了自己的女儿,教她知识,帮她化形,两个存在就像是亲生父女一样。

现在,“影”剑在“思”的指挥下,如同被摘掉的心脏一般从“林书文”的身体里飞出,“林书文”的身体正在逐渐崩毁失控。

由于失去了操控中枢,完全不懂如何操纵芥纳粒子与暗元素的“林书文”全盘接收着身体崩毁的剧痛。而在精神世界里,林书文与“思”两个人完全贯彻了趁你病要你命的方针,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反抗着。

“不……啊!!我不要!!……我比你强!!你永远只能……啊啊啊啊!!!“

在“林书文”浓郁的憎恨与不甘之下,来自身体的崩毁竟逐渐减缓了下来。在外神所在的位面,海德拉灰色海洋的身体重归本色,灰浪翻涌,骷髅高歌,林书文尚未完全觉醒的黑暗在这一刻被其反逼到了海洋中央,那个象征着“林书文”残魂的骷髅之上。

那是最后的争夺之地。

然而,不论是“林书文”,还是“思”,还是他自己本尊,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界。在这样诡异的平衡之中,那个“林书文”竟重新启动了插在自己灵魂身上的管道,吸收着自己的力量。

已经,到了慢性死亡的阶段。

(“小书文,长大后你有什么愿望啊?”)

(“我想要保护我爱的人!”)

(“我想要在闭目前看到他们安好。”)

(“我想要牺牲自己换取他们的安宁。”)

(“我……”)

‘你真正的愿望,是什么?’

我没有,属于自己的愿望。

‘那现在呢?如果给你在这样慢性死亡可以预见结局的现在,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杀了它……

‘杀了谁?’

杀了它!

‘你到底要杀了谁?!’

用黑暗一点一点地吞噬他的芥纳粒子,

把他装到玩偶里,对,单凭对灵魂的惩戒一点都不尽兴,

我要折磨,我要让恐惧与绝望填满他的灵魂,我要让他的灵魂爬满噬魂的蛆虫!

“眼睛”看到了,用针插进去吧,搅动吧,然后再拉出来吧!

“耳朵”听到了,放虫子进去吧,噬咬吧,然后看着它钻进他的“脑袋”吧!

把他的“脑浆”盛出来,填进他的“鼻子”!

把他的声带扯出来,割开小口,伸进细小的刺棱,听着他唱,听着血肉被刺棱划烂的伴奏声。

还有……

外神存在的位面中,被海德拉欺骗的灰色人形的雾气重新赶到了虚山的位置,但下一秒,奈亚就愣愣地看着眼前填补着时空的黑暗。

存在的,不存在的,虚幻的,实体的,腐朽的,不朽的,过去的,现在的,未来的!

所有的一切都被吸进了那个细小的“塌坑”,那不是洞或者落穴,那是“黑暗”。

“哥哥……你真的,是他……”

承载了外神情感的颤音轰鸣着,不断变换着身躯的无貌之神痴痴地锁定着那团黑暗,随后,仿佛癫狂了一般,大笑了起来。

宇宙的星空之渊,蠕动着的肉块聚集在一起,膨胀,裂纹,最终,无数行星级的爆炸绽放在她的身体上,黑山羊之母,“黑暗”的孩子,莎布·尼古拉斯,在其父一毫苏醒的瞬间,抓住了被奈亚禁锢的理智。

无数的黑洞与时空裂缝在其中形成,扰乱了同为奈亚所下的封印。

三道本源之躯冲出了时空的裂缝,火,水,木,三头龙凰拖着残缺的躯体,在模糊的意识中飞向了能感应到主人的地点。

但那里,并非始途。

星空烂漫的深渊中,莎布残余的躯壳伸出无数的黑色触手,抓住了无法计算的行星残骸,在蛛网般的触手中央,一个如同虫卵一般的黑色物体正如同心脏一般跳动着。

虚山内,一团可以用肉眼分辨出的深邃黑暗在黑泥之中扩散,在“林书文”的身躯下扩散,惨叫,再一次响了起来。

“啊!!……”

仿佛是被掐住了脖的鸭子,尖锐之后静谧突兀且诡异,那团比暗更深邃的黑暗仿佛宇宙的漏洞,将所在的一整块时空吞噬镂空,只剩下了深不见底的渊眼。

识海里,晶体崩碎的声音在生灵无法听到的位面中回荡,从十字架上落下的林书文,挂上了病态且癫狂的笑容。

他俯下身,在如海一样的黑暗中扒拉着,异形的黑棘,不祥的管道,肌肉的纤维,他每挖出来一点,就往自己的身上沾上一点。

就像一个病态的疯子。

而在外界,“林书文”披着铠甲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支离破碎,仿佛被什么东西硬生生掰扯下来,扶起墨薇的风许鸢瞟了一眼自己的手腕,距离那铠甲开始崩坏,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识海里,林书文刨动着的手突然一僵,随后,撕心裂肺的狂笑回荡在整个识海之中,他右手发力,清脆的咔崩声余韵悠扬。

龟裂的纹路爬满了林书文手里的骷髅人头,漆黑的细小荆棘在骷髅的每一个角落穿针引线。

“嘣!”

骷髅一颤,遍布全身的龟裂拉开了缝隙,碎成了一片碎渣。

然而,刚才穿刺其中的细小黑棘突然延展,以一种粗暴地方式刺进了那些碎片中,竟生生地将那个骷髅重新拉合了起来。

“啊……”

一声沙哑的恐惧哀嚎震动了林书文识海,刺激了他残虐的喜悦。

嘴角裂开的弧度逐步拉长,如龙一般地竖瞳逐渐取代了人类的瞳孔。

他手中的骷髅头,就是那个残魂人格的本体,只要它不碎落,这个人格就会一直存活下去。

就像是玩不坏的玩具。

“嘭!”

比刚才更密一点的龟裂在骷髅头上增加着,伴随着轻闷的声响,骷髅再一次碎裂。

而再一次,那些黑棘再一次精准地拉回了所有的碎片。

再一次,更细碎一点……

再一次,更密集一点……

再一次……

每一次骷髅头的崩毁,这个人格就要经历一次存在崩碎的痛苦,而令它绝望地是,每一次的痛苦,都会因为碎裂的更加彻底而逐渐加重。

但它也差不多习惯了,只要做好了心理准备……

“为什么要安心呢?是嫌我……”

面孔凑近了骷髅,林书文富含磁性的温柔声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在识海中回荡。

“力度不够嘛?”

在那个人格本能的恐惧中,已经碎成夸克般大小的骷髅头再一次碎了下去。

然而这一次,那些黑棘并没有将它们拉回,而是将那些碎片如同装甲展开一样维持着,然后……

组合,打磨,碰撞,摩擦,形变,吞噬……

林书文仿佛神明一般追踪着这个人格的感官侧重点,在它感觉到恐惧时,给它希望,在它温暖于希望后,碾碎掉幻想。

最终,伴随着海德拉身体内的那个骷髅头的崩毁,被折磨到意识也崩散的人格,终于得到了解脱。

‘够了吗?’

不够。

‘接下来杀谁?’

找点东西,谁都可以。

‘谁都可以吗?’

猩红的瞳孔重新在铠甲的眼眶中浮现,夺回身体控制权的林书文驱动着这具全新的身体,然而仅仅是挪动了一根手指,他就感觉到了肌肉崩毁的痛苦。

“书文?”

扶着墨薇的风许鸢试探性地询问向了眼前的存在。

一样的黑铠,一样黑红的身体,不详的雾气缠绕在正体不明的部位上,飘荡着的裙摆传来了骨头碰撞的声音。

这看上去是穿上去的甲胃实际上全部都是林书文身体的一部分,只是被“思”做成了铠甲的形状。

“……”

头盔下的眼睛只是静静地瞥了一眼风许鸢与她怀里的墨薇。

黑红的管道从他的脊椎中刺出,带着鲜血刺进了墨薇的心口,当管道蠕动时,林书文在仿佛万虫噬身一般的痛苦之中跪倒在地。

“达……”

蕴含着某种能量的血液滋润了墨薇干枯的身体,微颤的沙哑从她的喉咙里飘出,林书文收回了插在她身上的脉络。

“吾……父……吾父!”

然而就在管道回到身体的一瞬间,周围安静了十几分钟的无角羊突然就像是嗅到了鲜血的鲨鱼一样,冲向了墨薇与风许鸢。

‘杀这个?’

林书文并没有回答这辨不出是自己还是其他存在的问话,竖瞳微缩,数根刺棱从四面八方飞刺而出,只须弥就捅穿了最近的几只无角羊。

“唰拉……“

洞穿了无角羊的刺棱主枝变软,如同触手一般在空中挥舞着,仿佛在玩着血腥的游戏。

刺棱之上,无角羊们的身躯被各式各样的刺发与撕裂法折磨着:

被突然暴长的尖刺直接插成蜂窝,

被圆锯撕裂到只有皮在粘连,

被精密细小的手术刀做剔骨,

……

每一种的酷刑都在将黑暗烙印在它们的身上,宛如寄生虫一般一点一点地吸取着它们的一切。

银色的脓水滴答流淌着,就像是人的血液,

那仍在重复的歌颂回荡着,就像是人的失去了神智的木然。

这场嗜虐的游戏又进行了七分钟左右。

‘新的玩具奔来了。’

‘海德拉的归一者’

无视了仍在剧痛着的身体,身穿黑色铠甲的林书文翻身坐上了头部恢复的狼王背上。

摇摆着的骨尾扫过了林书文被黑雾包裹着的小腿,狼王下意识地垂下了自己的头颅与身体,等待着冒犯的惩罚。

然而,骑上了狼背的林书文只是轻轻地踹了一下它的腰腹,给它下达了前往三点钟方向的指令。

那里,是距离叶阑心营地最近的区域。

也是距离叶阑心营地最近的一处天然险境,两边是高耸如云的高山,中间是异花丛生的草地,

但只有老人或者调查过的人知道,这处看似风景秀美的地点是虚山数一数二的险地。

无数被花草遮挡的落穴,将身形隐藏在各种地方的爬虫类生物,捕食肉类的植物,作为领主的巨型毒蝎。

这片区域危险到能逼叶阑心放弃对这里的想法,转而去绕远路行军与运送物资。

而在最开始的安排之中,负责这片区域的带队人,是林书文的生死之交兼小弟,“焱”,莫云飞。

而此时,由于不久前刚刚结束的战斗,此处已经被来自莫云飞的火焰烧成了秃地。

就连那个领主巨型毒蝎,也被火烤成了红壳,被“影杀”队员们分成了数块,当作了可以加餐的战利品。

““焱”队长,防御工事已经修建完毕了,大家也都做好了收缩包围圈的准备,我们是……”

“留几个轮换的哨岗,其他人就位之后原地休息。”

“是!”

破洞的衣着,流血的额头,以及帮着绷带的脖颈。

原本青春洋溢充满干劲的子弹头也已经长成了一般的中分,总是激动慌张的话语也变得平缓。

在“刑”的那段日子里,莫云飞跟着欧阳逸见过了太多太多的恶人与好人。也一起执行过包含军团指挥,单兵突击,特种作战之类的演戏与实战。

这么一套十分促进人成长的经历,再加上莫云飞想要转移注意力的专注,造就了如今孤身一人时成熟稳重,颇有大将风范的莫云飞。

“不知道大佬他们走到哪了?也应该快到我们这边了吧?”

莫云飞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全是x的信号,将其弃疗一般地放回口袋。

“真的是,没有信号的话真的能把人急死……”

莫云飞向右随手一拳,发泄着自己的焦急与忧虑。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里总有一股隐隐约约的,不详的预感。

总感觉这里要出什么事情。

““焱”队长!”

“怎么了?!”

“有情况!你快过来看看!”

气喘吁吁的战士将莫云飞拉向了面朝叶阑心营地的方向,但由于有巨树与山脉遮挡,莫云飞并没有看到什么情况。

“怎么了?”

“队长你没看到吗?刚才,好像有什么白色的火光熄灭了。”

“你说……白色的火?”

“对啊!”

“等下,白色的火……”

莫云飞左手抱胸,右手摸向了自己的下巴,仔细地思考着。

几秒钟后,他猛地抬起头。

“那不是大佬他某一世的妻子嘛!我记得是叫,莫妖?”

“啊?”

这下轮到了身边的战士们一头雾水。莫云飞见状,微笑着抬起了手,像个老大哥一样拍了几下他的后背。

“你带几个人,我们一起去那边看看,如果真的是莫妖的火的话……”

那就代表着有什么变故发生了。

这样想着的莫云飞皱紧了眉头,他眺望着前方,冥冥之中,一股如同火焰燃烧的感觉出现在了他的心口。

他伸手捂着,脑海中回想起了某天被那个莫妖叫住的景象,好像之后,她给自己注入了什么东西?

“火……种……?无法理解……“

莫云飞摇了摇头,扭头看向了小跑过来的六人队伍,大手一挥,带着他们直接走向了叶阑心的营地。

而就遭他们离开后的十分钟后,姗姗来迟的许风咬着牙,拉着胯下的巨狼调转向他们离开的方向。

就在这时,一个漆黑的身影从他的身边一闪而过。

在那一刹那,仿佛世界关上了灯。

许风身下的巨狼恭敬的在地上匍匐着,他看着前方,一股不详的预感萦绕在了心间。

阅读九世影杀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www.v1122.com)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